第三百零四节 唐敏的罪行

小说:魔幻水晶作者:雨打芙蓉更新时间:2018-12-14 14:22字数:559543

果然不出琴吟所料,当张家兄弟浑身挂彩的时候,宫娇云就推门进入了石屋,只有她一个人,一个随从都没带。悫鹉琻晓

“二姐,大半夜的不去睡觉,怎么跑妹妹我这儿来了?”琴吟皮笑肉不笑的站起身来,迎了出去。

“妹妹不是也没睡呢吗?生更半夜的这是生谁的气呢,值得妹妹动用大刑?”宫娇云的态度和在大厅里截然不同,一副好姐妹的样子。

“我得给新来的这两个小子一点教训不是?免得他们像其他人那样,动了逃跑的念头。”琴吟也笑嘻嘻摆出好姐妹的姿态。

“迷思琴吟!你非得跟我作对是吗?”宫娇云脸上的笑僵住了,声音也大了起来碛。

“不是我要和姐姐作对,而是姐姐硬要和我为敌。”琴吟也卸下笑容面具,脸色严肃的道。

琴吟的师父是有魔法圣母之称的迷思仙仪,她潜入狼潭虎穴之中,自然不能用真实姓名,所以她就随了师父的姓氏。春栀琴吟这个名字家喻户晓,她也不敢轻易报出。

“唐书昊的魔性被封印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宫娇云逼近琴吟,眼神不掩恨意攸。

“唐书昊的魔性不解,对你又有什么好处?”琴音不闪不躲,与宫娇云对视,反问道。

“你......这与你何干!”宫娇云突然一怔,反倒心生胆怯,后退一步和琴吟保持了距离。

“我替你说吧。”琴吟向前逼近一步,神情无比严肃“你想杀唐敏。这些年在她手下做事,不过都是忍辱负重,你恐怕夜里做梦都想把她剁成肉酱吧。”

“你不也是心怀不轨?”宫娇云被说中了心事,胆怯的又退了一步,她强撑着镇定“你跟着唐敏,不一样是为了杀她?”

“我从来没有否认过这件事,唐敏自己也知道,我想杀她。我和她不过是各取所需,互相合作的关系。所以,唐书昊不能死,他若死了,唐敏就会生无可恋,她一定会更加弑杀成性的。”琴吟深知狗急跳墙的道理,不再向宫娇云逼近。她不想在这里和宫娇云动手,不想唐敏渔翁得利,所以语气放柔,不像刚才的犀利“二姐,你要想清楚,错一步你就再也杀不了她了。”

“三妹,你知道的。唐三不死,唐敏就永不松懈。”宫娇云的戾气被琴吟那温和的一席话抽干了一样。她嘴角噙着苦笑,说不出的悲哀,声音也透着怨恨“你说的对极了,我做梦都想杀了她。我恨不得将她碎尸万段、坐骨扬灰,我恨不得吃她的肉喝的她的血,我恨不得将她的肉一片片的割下来,我恨不得在她的身上戳几千几万个窟窿。”

宫娇云冷笑着看来一眼琴吟接着道:“她杀害了我们玉鲛族两万人的性命,扣押了我们玉鲛族三万人。她必须死,她若不死,玉鲛族无辜死去的那两万人都会死不瞑目。她若不死,那些在她手中的玉鲛族也迟早会送了性命。而我,唯一杀她的机会,就是在唐书昊死去的时候,唐敏心力交瘁、悲伤欲绝的那个时刻。”

“二姐,唐书昊的死期是一年之后。你真的要等上一年吗?你要真的等了,恐怕到那个时候玉鲛族连一万人剩不下了。”琴吟苦口婆心的劝着“如果唐书昊的魔性被封印,唐敏就不再需要蓄养鲛人了。需要你们为她织绡,也不需要你们的眼泪了。金家赌庄也会变回再正常不过的赌庄,从此不再干那些黑良心的事了。或许,唐敏会良心发现,放玉鲛族离开。”

“哈哈哈哈.......”宫娇云突然狂笑起来,像是听到了天下间最好笑的事情,一直笑到她上气不接下气,这才舒了一口气,缓缓地道:“哼,说的可真好听。”宫娇云顿了顿,转动着身体,像盯着杀父仇人一样盯着墙壁上挂的各型各色的刑具“我们玉鲛族何其有幸啊。”宫娇云的声音悲切,说不出都哀怨肠断,接着又放肆的狂笑起来“哈哈哈.....这里.......还有那里,这里的每一样刑具,都是给唐敏给我们玉鲛族准备的。哈哈哈......她会放了我们?哈哈哈....这是天底下最好听的笑话”宫娇云看着琴吟,眼里迷蒙,突然提高了声音“迷思琴吟!你他娘的放屁!”她骂完之后,猛烈的咳嗽起来,过了好一会,才缓了过来,她的嘴角却挂着一道红。如果不是伤心欲绝,又怎么会咳出血来。

唉,琴吟看着神情恍惚的宫娇云,缓缓叹了一口气。唐敏这样残忍的对待玉鲛一族,的确令人发指。

宫娇云双眼蒙上了一层水雾,却不见有眼泪落下来。或许她早就忘记了该怎么哭,因为刚才的咳嗽,她的声音带上几分沙哑:“不管成年与否,唐敏叫人强行分开我们鱼尾,玉鲛族有多少人因为无法忍受这剧痛而丢掉了性命。我们鲛族世世代代都离不开水,可是唐敏就是要让我们在陆地上生活,玉鲛族又有多少人,受不了陆地的干燥而死。因分尾而亡的玉鲛族,有近万人;因不适应陆地生活而死的,有五千多人;还有五千多人,是被唐敏活活折磨死的。这还不够,在断气之前,唐敏还要剜去我们的双目。你看着这夜明珠发出的柔和光芒,是不是在可以听到玉鲛族的哭声。你说,唐敏的心得有多硬,居然可以看着这么多血淋漓的场面笑。她如果不是魔鬼,怎么会做出那么多丧心病狂的事情来。”数着唐敏的罪行,宫娇云却笑着,那笑却让看得人留下泪“每当我踏入这间刑房,耳边响彻的是我们族人的哀嚎和哭求。没有人救得了他们,没有人。”

倾城、星落和琴炫,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了为什么琴吟会出现在这里。她一定是知道了这件事情,为了解救这些鲛人,而混入唐敏的府中。宫娇云不知道,琴吟就是那个即将带着玉鲛族脱离苦海的人。

石屋里很安静,其他人一言不发的听着,而宫娇云还在诉说着唐敏的种种恶行:“听了这些,你能想象的到吗?我有多恨她吗?她日夜让我的族人织绡,动不动就对我的族人用刑。为了逼我的族人落泪,多惨剧人寰的事她都做的出来。我们身处苦海之中,没有人能救我们。就连妖朝都摒弃了我们,对我们不管不问,让我们自生自灭。我们只能靠自己,忍辱负重的活下去。”宫娇云说到动情之处,身体剧烈颤抖着,一双眼睛红得像是会渗出血来。可是她始终不肯掉下一滴泪来,她对自己的残忍,让人动容。要经历什么样的大悲大痛,才能痛不流泪?

宫娇云吸了吸鼻子:“为了变成人类,我亲手挖下了哥哥的双目,把它们献给了巫婆。为了变成人类,我喝下巫婆给的剧毒,差点把自己毒死。为了掩藏鲛人的气息,我每隔三天就要杀一个人。你知道人血有多恶心吗?每次喝完我都要干呕好几个时辰,一天都吃不下东西。哥哥是生是死我都不知道。”说道自己的哥哥,宫娇云终于落下了一滴泪来。水珠滚出眼眶,变成了莹白的珠子,从脸上滑过,在地板上敲出一个声音来。

“我想报仇!我只想报仇!只要能杀了唐敏,吃什么样的苦,遭什么样的罪,我都必须坚持下来!因为,我要手刃仇人!为了报仇,就算会坠入地狱又能怎样!就算是地狱,我也要拉着羽慧一起去!为了杀她,我不惜任何代!”宫娇云再次情绪激动起来,她挥动的紧握的拳头,发泄着藏在心灵深处的恨意。

“仇恨使人偏激,你已经不是玉鲛族的宫娇云了,你只是一个被仇恨蒙蔽双眼的复仇工具。”琴吟看着宫娇云,语气平缓地道。

宫娇云嘴里泛起一种腥甜,侧身张口将一口吐在了地上。亏了这一口血,才让她激动的情绪缓和了一些:“三妹,我很喜欢你这个人,虽然你长得不好看,但却干净的让人嫉妒。每当看到你无辜的笑脸,我都想折断你的翅膀,把你拉入我所在的黑色仇恨沼泽里。”她悲伤的看了琴吟一眼“但是,人都是向往美好的。你和我们不同,你是洁白无暇的,让人不忍玷污的。”宫娇云垂下眼帘“况且,你也是真心待我,给了很多温暖。真正下地狱的,只有我和唐敏这样双手沾满血腥的人。”宫娇云用悲伤至极的表情看着琴吟“但是,如果你选择帮助唐敏,我会毫不留情的杀了你。你记住,我和唐敏,永远是不共戴天的仇人。”

“所以,为了复仇,就算是牺牲掉唐敏手上的那些鲛人?”琴吟脸色无比凝重,严肃的目光打量着宫娇云。

“是,反正他们也不可能再回到水里。我想他们是愿意为了报仇雪恨而献出生命的。”宫娇云没有否认,反而大大方方的接收。

“那好。”琴吟看着这个可怜的鲛人,严肃地道“二姐,如果你真的为了报仇而牺牲同族的话,我也不会对你手下留情的。”

“哼,我无所谓。”宫娇云冷哼一声,理了理衣服“今天我到你这里来,不是来找你诉苦的。”她认真的看着琴吟“我是来宣战的,唐书昊不能救,我一定会杀了那些双子的。”

琴吟淡然的笑了笑:“我用生命保证,他们一定会平安无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