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8 佳节人赏元宵景 色心心仪俏佳人

小说:双珠遗红楼作者:颜月惜更新时间:2019-01-15 22:43字数:113819

上回说到轩辕夜清带着皇长孙轩辕景言来带贾府欲接了黛玉一同游灯会,中间夹杂了诸多事,轩辕夜清应了自家儿子的要求带着贾环一同前去游玩,这不,又引起了一阵波折。

“太子殿下,贾环还是小孩子若是一同前去怕是会冲撞太子和皇长孙,不如由臣弟宝玉陪同可好?宝玉会些诗词歌赋也能博太子殿下开心。”贾元春一番话听上去合情合理完全是为轩辕夜清着想,却又夹杂了私心。

“贾侧妃什么意思?难道本殿下连这点识人的本事都没有么?年前皇爷爷还说本殿下已经长大了,有些事可以自己做主了。贾侧妃这话可是在忤逆皇爷爷的金口玉言?”轩辕景言掷地有声的一番话让众人都不敢小瞧了这位年纪轻轻的皇长孙殿下,但见小人儿话音一转又道:“本殿下倒是觉得贾环没什么不好,读的是治世之书,学的是安国之道,总比有些人成天只知道吟诗作乐来得好,免得哪一天江郎才尽那才叫丢人!等过些时日本殿下回禀了皇爷爷,让贾环随我回宫当我的伴读去!”

“殿下恕罪,是妾身失言,请皇长孙殿下息怒。”元春早已被轩辕景言这样子吓住了,皇家威严可不是任何人能有的,再加上轩辕景言学着轩辕夜寒一样板着一张脸愣是把众人给唬住了。

轩辕景言话中的话在座的都心知肚明,想那贾宝玉在贾家是众人心尖尖上的人,何时被人如此奚落过,挨着轩辕夜清这个太子的面不敢发作,在心底早就把贾环恨得死死的。

探春此时早就没有先前的欣慰,取而代之的则是浓浓的担忧,不安的望着黛玉眼神中似有乞求之意。黛玉瞟了眼贾环依旧笔直的站在那里,目光平视毫不恐慌也没有半点骄傲,暗自的点了点头道:“言儿,不是说要和环儿一同赏灯么,怎么还不走?别忘了还要去接你母妃呢!这皇宫一来一回可要花不少时间呢。”

“皇宫?呵呵,玉儿妹妹可错了,你嫂子可是在相府了和老夫人叙旧呢,我看她们许久没见就先来接你了。”

“什么许久没见,母妃上个月才回去过。”轩辕景言小声地嘀咕着。

却不知说者无意听者有心,这话落在贾元春耳中却是极大的讽刺,自己好不容易才能争取到回家省亲的特权,府中上下莫不以此为荣,重而视之,可恨这云心蕊(太子妃)却能时常的回家,自己这般炫耀在她眼中却是跳梁小丑般的存在!

一番繁文缛节之后,轩辕夜清带着黛玉等人终于离开了贾府,先去了雅阁休息等着太子妃云心蕊和轩辕夜寒的到来。雅阁原本是前朝一王爷所建专为自己玩乐,后来前朝所灭这雅阁就被轩辕皇室所用而后翻新加高,为皇室中人在重大节日能够很好的观赏美景,渐渐的便成为皇室贵人游乐之所。

轩辕夜清带着黛玉等人所来的这个包厢则是整个雅阁之中最贵的,通常只有直系的皇室中人才能进入。终是尊卑有别三春姐妹也只是选择坐在副桌之上,不向黛玉一样和太子同坐一桌,黛玉也曾劝过奈何三春执意不肯,黛玉见三春这般模样也知道这样下去只会让三春姐妹更加的拘束,便只有同意了。

虽说是副桌,却也不能失了华美,实际上更像是大包厢里的小包厢,在包厢之内用屏风以隔绝,自成一体却又不显突兀。屏风之外便是小阳台,四周加以轻纱围绕更显神秘。三春姐妹便是坐在这里观景,语笑嫣然,完全没有刚刚的约束。

风乍起,纱幔轻扬倩影偶现,让人误以为是仙界美景。街道上不少俊朗公子悄然想问是谁家小姐,只是望着雅阁而却步,皆叹此等佳人非他等寻常人可配!不过却不包括人群后刚刚走进的锦袍男子,只见他在众人的羡慕嫉妒恨中带着仆役走进了雅阁的大门。

包厢之内,三春姐妹正坐在塌上思索着黛玉和太子刚刚还未下完的棋。迎春执白子,探春执黑子,最小的惜春不善于棋艺便只在一旁观战。三人虽非倾国倾城之貌却也各有风华,只是这三人不知道自己将要面对的是怎样的劫难,却还在谈笑风生!

且说那轩辕夜清和黛玉在对弈一番之后便有人进来禀报说是在外礼佛的太后不日将要提前回来,身为太子的轩辕夜清自是亲自部署安排以确保太后的安全。黛玉见轩辕夜清走了边让三春姐妹在外面玩耍,自己这绕过了屏风慵懒的躺在美人榻上看着街上嬉闹的街市不觉得熟睡过去。至于皇长孙轩辕景言早就拉着贾环不知到哪里玩去了,这才留下了三春在雅间里对弈给了别人可乘之机!

原来那锦衣男子在楼外看到的女子却并非众人当时所看见的三春姐妹,而是另一位紫衣美人,紫衣女子的样貌在见识过众多美貌女子的锦衣男子眼中,那简直是惊为天人。

那男子于是就带着手下上了楼,但见那包厢房门虚掩,不是有笑声从里面传出来。只见那男子单手执扇支开虚掩的房门,就见三妙龄女子围坐在卧榻旁,卧榻中间还有一小几上放着棋盘,看样子是在对弈。

在男子看来,三春虽非紫衣女子那般倾国倾城却也可人让人耳目一新。执棋深思的探春,端茶轻抿的迎春及一旁有些激动的惜春,不同于其他闺阁小姐的矫揉造作,故作矜持,三春的一颦一笑也是极能打动人心的。故而,这锦衣男子有了将三春同黛玉同时收为妾侍的想法,然而只想着自己是如何高不可攀却不知自己在不知不觉中得罪了最不该得罪的人!

“啪”的一声那锦衣男子收起了折扇一步三摇的走进了包间之内流里流气的说道:“不知几位是谁家的小姐,竟生得如此的娇媚,本王可有荣幸与三位小姐共度佳节良宵?”

“你是何人?怎么能擅闯!不知道这屋子里已经有人了么?看到女眷还要往里走”说话的是惜春,别看在三春姐妹中惜春最小,却也是最心直口快,如今又在黛玉的调教之下恢复了本性不再冷冰冰的,自然不会像以前一样胆小怕事。

“年纪虽然小点不过够泼辣,本王喜欢!等本王见过美人榻上的美人,回头第一个就尝尝你的味道!”

“你!你这个登徒子……”惜春说到底也只是十几岁的小姑娘,在贾府中虽不如贾宝玉那般受宠,却也不曾听过这些话,顿时是吓得六神无主浑身发颤,靠在探春怀里低低的哭泣。

“妹妹快别哭了,小心身子。”饶是再笨的人都知道眼前的人打的是什么主意,探春只能一边安慰惜春一边快速的想着法子,抬头看了一眼迎春,探春便知道迎春也没什么法子打发眼前这位自称‘本王’的人。为今之计只有等,却也不能连累后面的林姐姐,哪怕是牺牲自己!

打定主意的探春不露神色的将惜春送到迎春身边并用只有三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不要拖累林姐姐’后就将二人挡在身后对着来人恭敬的行礼。迎、惜二人也非愚笨瞬间就听懂了探春的话,却听得探春说道:

“不只是哪位王爷驾到,臣女姐妹有失远迎,还望王爷赎罪。家妹年幼冲撞王爷还请王爷海涵!这屋子本不是臣女姐妹所包下的,如今主人未在,我等姐妹也不好邀旁人入内,所以刚才家妹无礼了。”说完探春又盈盈下拜。

“嗯,起来吧,看来你是个明事理的,本王不怪你们姐妹就是了。”自古对于美女,尤其是通情达理又楚楚可怜的美女男人是没有抵抗能力的,这位也不例外。

“谢王爷,今日多亏是王爷才这般宽宏大量,若是他人,还不知怎样为难我们姐妹。不知王爷可否告知名讳,我等姐妹也好为王爷立个长生牌位,早晚三炷香为王爷祈福。”

“听好了,本王是当朝堂堂的绍王轩辕……不对,本王还要一睹美人风采,你这是故意拖延本王的时间么?”那轩辕夜绍这才想起自己上来是冲着那紫衣女子来的,现在竟生生的浪费了这许多时间,说罢脸色刷的阴沉下来,一副风雨欲来的样子。

探春心里‘咯噔’一声,心想完了,若是黛玉有什么好歹,自己怎么对太子和寒王交代,想要阻止确实没有办法,自己三人已经被捉住就连嘴巴都被布团塞住,真是求救无门,但是探春怎么忘了现在的黛玉有岂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欺负的了的?随着轩辕夜绍的步步逼近,三春的心已经跳到了嗓子眼,正在这时一声犹如天籁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