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44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你

小说:噬骨柔情,首席保镖的密爱作者:秋,风吹过更新时间:2018-12-14 16:00字数:505070

尹南歌没有走远,想了想,觉得不放心,还是折了回来,站在病房门口,透出玻璃窗注视着里面。

上午那一幕还是让她心有余悸,不敢轻易离开。

里面两个人,一个坐着,一个躺着,始终没有开口,没有交谈。

尹南歌不知道,这到底是好,还是不好。一个爱成了痴,一个痛彻了骨,这样纠葛痛苦的爱情,连她这个所谓旁观者清的局外人也看不到头,分不清方向了。

回想近日来的一幕幕,再看看眼前两个明明深爱却相隔鸿沟的人,眼眶渐渐湿润了。

她曾以为失恋已经让自己尝尽爱情的苦痛,可在亲眼目睹后,她才知道,原来世上的爱情不是自己想的那样,简单的爱与被爱,简单的相守或是分开。原来它也会是这个样子,猜疑、盲目、偏执、折磨,口是心非,或是情非得已……

被感动,被震撼,也让她害怕。她只想要简单的爱情,这样的轰轰烈烈,她承受不起。

只是那份她渴望的、视为瑰宝的简单,已经远去了,已经舍弃了她,留她孤独守望着,不知道还有没有明天……

呆呆地看着病房里的情景,直到护士站起身,在病房里走动,尹南歌才眨了眨眼睛,微微转眸。

也直到这时,她才发现,自己身边竟然站了一个人。

“郎……总。”她有些吃惊。不只是因为他的突然到来,也是因为她竟不知道他来了多久,站了多久。而在她回头看他的时候,正好看见他的脸微微移开的动作,好像他刚才看着的,不是病房里,而是别的某处,比如……她。

郎总?上次在郎氏大宅,她不是跟着蒋甦叫他“大哥”吗?怎么忽然又变回了“郎总”?……

担心着郎霆烈,郎霆逸并没有多想,只是认为也许在公众场合,她已经习惯这么喊他。

这样也好。这句疏离的“郎总”,比那句让人心痛的“大哥”,要令他觉得顺耳。

“费小姐没事了?”郎霆逸负手站立在尹南歌身边,看着病房里的情景。

“嗯,已经醒了,应该没事了。”尹南歌没有吃惊他如何知道。作为郎霆烈的哥哥,作为叱诧风云的人物,知道自己的弟弟到底发生了什么,并不难。

郎霆逸看着病房里目不转睛正凝视着费芷柔的郎霆烈,狭长的黑眸微微眯起,划过几许担忧和触动。

上午郎霆烈在这里想要自尽的举动,吓坏了他的助理,就算郎霆烈曾经交待不许泄露行踪,但助理还是觉得后怕,偷偷地向郎霆逸汇报。而郎霆逸借故将雷玄支开后,火速赶到了这里。

在事情还没有弄清楚之前,既然弟弟想保守秘密,他这个做哥哥的,当然会帮他。尤其是对郎霆烈的知心朋友。越是隐秘的事情,就越应该由郎霆烈自己亲口来说,他不会过多插手。

早就猜想过郎霆烈是不是与这个费家三小姐猜出了火花。现在看来,不仅仅是火花那么简单了。

弟弟分明就是爱成了魔,成了痴,所以才会那样不要命地去救她,才会那样疯狂地想和她一起死。

既是爱得如此深刻,为何从未听他提过。就算奶奶和父母一直在催婚,也从未听他提过……

想起郎霆烈爽快答应回到郎氏的反常,想起他时不时流露出的痛苦和忧伤,郎霆逸微蹙起眉头。

他可以在商场上叱诧风云,却拿感情之事无能为力,不管是郎霆烈的,还是自己的。

“谢谢你。”站立了会,郎霆逸淡淡地开口,眸光未动。

尹南歌愣了一下,很快明白他说的是什么。

“不用谢,这是我应该做的。”

“阿烈和费小姐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怎么会弄过这样?”

郎霆逸看到郎霆烈在深情凝视,费芷柔却冷漠地看着别处,似乎并不想看到他。

“一言难尽。”尹南歌叹口气,垂眸,低声说,“总之是狼头误会费芷柔太多了,伤她太多了,这份被伤透的感情,还不知道能不能挽回。”

她的一声叹息是情不自禁的。连她都没听出来,这一声里,除了对别人的担忧、惋惜,还有浓浓的忧伤。关乎她自己的忧伤。因为她的感情,再也挽回不了了。

她不开心。她很忧郁。她在难过……

郎霆逸看着玻璃窗上照映的尹南歌的面容,看她微微低下头去,看她平日清冷的脸上有一抹难掩的哀伤,倏地揪紧了心。他能感觉到,这抹忧伤不是为别人,而是为她自己。

她,有心事……

不动声色地长吸一口气,郎霆逸收回自己盯着玻璃窗的灼灼目光,提醒自己,她的事情,他无权多管,也不能多管。

他已经开始在挑选合适的对象,准备相亲了。他已经在逼自己抽离了。所以任何时候,只要关于尹南歌的,他都不能多看、多听、多想。因为一个不小心,他就会再跌回去,重重地跌回那个漩涡,也许再也爬不出来了……

“会挽回的。”他发出的声音如常,倨傲又醇厚,“做错了事情,不管多难,都要去承担。认定的目标,不管多苦,都要去争取。这才是男人。我的弟弟我清楚,他认定的事情,不会轻易放弃的。只要费小姐对他还有一丝一毫的感情,他就一定能争取回来。只是……”

郎霆逸担心的并不是相爱的人是不是能重归于好,而是他们的将来。

费芷柔当时轰动一时的艳照和退婚事件,必定会成为她进入郎家的最大阻碍。郎家这样的名门望族,根本不可能会接受一个有污点的媳妇。

这也是郎霆逸在第一时间封锁所有消息的原因。在事情还没有完全明朗之前,在郎霆烈还没有亲口说明这件事之前,他不能让奶奶和父母知道这件事。

郎霆烈肯定是想到了这一点,所以才会对自己的行踪保密。若不是助理吓坏了,惊慌失措,大概郎霆逸现在也还是被蒙在鼓里。只是现在,郎霆烈无暇分身,那这些事,做大哥的当然会尽全力帮他,帮他保护他想保护的人。

不过,再怎么隐瞒,也只是暂时。只要两个人在一起,很快,关于费芷柔所有的事情成为媒体关注的焦点。好的可以不提,但是坏的,必定会成为头条新闻!

“你和费小姐熟悉吗?她的事情你了解多少?”

常年跟着郎霆烈的几人,甚至连蒋甦都不在,只有尹南歌在这里,郎霆逸感觉她会知道全部的事情。包括费芷柔的。

“她是个很好的人。”尹南歌抬头,看了一眼郎霆逸,眼里有深深的笃定,“相信狼头的选择。我也相信,像你说的,他会承担起所有的责任,到最后,会给大家一个交待,给费芷柔一个交待。”

既然调查了那么多,联系了前因和后果,再回想费芷柔的艳照和退婚事件,尹南歌不免有了大胆的猜测。她在一个国外的加密网站上,找到了一些费芷柔的艳照。又用专业的软件,比较了曾经从蒋甦那里拷贝过来的照片,上面有他和郎霆烈在部队赤膊训练时的样子,有郎霆烈光着的背影和侧身。

做这些的时候,尹南歌有些抑制不住的难过。因为这些都是蒋甦教她的,让她不禁回忆起,曾经和他一起,坐在书桌前,坐在灯光下的场景……

比较的结果与她猜测的一样。那个所谓的纹身男,其实就是郎霆烈!

很痛心。没想到自己一直崇拜的狼头,会变成这样的恶魔。可是,在眼见之后的一幕幕,尹南歌只能摇头,只能叹息。

在这场残忍的报复里,郎霆烈并不是赢家。他对费芷柔的伤害,没有让他自己得到救赎,反而让他*更深,更加痴狂!

她的话意有所指,郎霆逸听出来了。

而只要是她说的,他毫不犹豫地相信,相信那个所谓的“污点”,其实别有隐情,等待郎霆烈自己来揭开谜底。

郎霆逸的心微微一颤。他感觉到这是一种默契。她知道他问的是什么,而他知道她说的是什么。

【尹南歌,若你一开始遇到的人是我,该有多好,那我绝不会给你走向别人的机会,绝不会……】

手机响了。

郎霆逸飞快地接起来,不让它影响医院的安静。

“妈。”

电话是容雅打来的,在那头问着郎霆逸什么。

他看了眼病房里一直保持着一个姿势的郎霆烈,声音低沉,但语气比较轻松,“阿烈没事,我刚刚见过他,他确实在这边的别墅里休养。放心吧,让他好好休息几天就好了。”

那边大概又叮嘱了几句,郎霆逸没说话,静静地听着,然后低声应允,挂了电话。

尹南歌忍不住看了他一眼,正好对上他也看过来的目光,忽然有些慌乱,避开了。

看着那个留着短发的小脑袋,看着她清丽又英气的侧脸,郎霆逸的心里幽幽地叹了口气。

“别让阿烈知道我来过。”

话音一落,他已经转身,迈开大步往电梯口走去。

而等他离开,尹南歌的视线又投了过去。

其实,这个冰山一般的男人,内心藏着别人想象不到的柔情。他不善表达,或者说他吝于表达。他只是做,默默地做着,用自己的方式,在给他关心的人温暖和呵护,执着,细腻,又不求回报。

——————————————————————

待医生们检查结束,走出病房,郎霆烈走到费芷柔面前,轻声说,“小柔,我们谈谈,好吗?”

三天了,她的情况差不多稳定。而他这满腔的话,也再也憋不住了!

“好。”费芷柔没看他,倒是爽快地答应了。

身体一点点康复,精神也一点点好起来,想的事情、疑惑的事情跟着浮上心头,让她思考,让她难受,也让她好奇。不明白他为什么又要回头找她。不明白他这样日日夜夜守着她,却什么都不说,心里究竟在想些什么。

他说想谈,那就谈吧。既然逃不开,那就谈吧。

曾经他那么吝于给她机会,可她不会。他想说什么,她都会听着。只是,无论他说什么,对她而言都是枉然,只想快点结束,只想自此永生不再相见。因为她已无力再承受更多的伤害……

她的应允让郎霆烈不由地雀跃。至少她现在愿意听他说话了,不再只想着逃离和躲避。

“小柔,我……”吞咽了一下干涩的嗓子,郎霆烈凝视着她,在她身边坐下,沙哑的声音几乎不像是他的,“我知道自己错了,我不该不相信你,不该误会你那么多……说不爱你,说分手,说一刀两断,那都是我在骗你,因为误会你,所以恨你,想报复你……小柔,我爱你,爱的只有你,从未变过……小柔,原谅我,回到我身边,好吗?我会用一生来补偿你,我不会再让你受到任何的伤害!”

什么?!他说什么……

说他爱她,说他不该误会她、不该不相信她,说他再也不会伤害她!

这是真的吗?……

一道极亮的光从费芷柔的眼底闪过,带走之前所有的迷茫和苦涩。

这道光也唤起了郎霆烈眼里的光,燃起了他心里的希望!

他紧张地呼吸急促,黑眸更深地凝视着她,等待她点头,等待她回到自己的怀抱……

不对!

两三秒的震惊和喜悦后,费芷柔忽然蹙起眉。

他为什么突然转变,为什么几天之内判若两人,之前不是还口口声声不爱她了吗,为什么现在又说爱她……是因为她的离开,让他恍然大悟自己的感情吗?……

不对,不对!之前他还说不相信她,还那样笃定自己调查的就是全部真相,还认定她原本就是肮脏不堪的女人,可为什么又忽然变了?……

“为什么?”她终于正眼看他,眼底却有着防备和犹豫,“为什么突然变了,为什么现在跟我说这些?告诉我原因。”

郎霆烈张了张嘴,喉头却是哽咽地什么都说不出来。

他知道她希望听到的是什么,也知道实情会让她更难过、更讨厌他……可这本来就是他的错,是他该承担的后果,他不会骗她、不能骗她,不能用谎言再去伤害她!

“我见过你的二姐费燕娜了,南歌把她带来的。”郎霆烈低下头,因为羞愧,他不敢看她,“还有那个整形医生,我也见过了。我知道你说的都是真的,都是真的……”

他的声音低了下去,到最后,难过得什么都发不出来了。

久久的,郎霆烈没有听见费芷柔的声音,连呼吸都像是停滞了一样。

他猛地抬头,却对上一双盛满晶莹泪水、写满痛苦悲伤的眼睛。

“小柔……”

那样的眼神撞痛了他的心,狠狠的痛着,痛得他的视线也模糊了。

他伸手,想要触碰她的脸颊,她却迅速地避开了。

“这就是你的爱吗,郎霆烈!”

只是微微一颤,那晶莹的眼泪就顷刻落下,一颗颗砸落下来,砸在她的手背上,又顺着肌肤流下,很快浸湿了被褥。

费芷柔死死地抓着被子的一角,在痛苦地隐忍着胸口的撕裂,“你可以相信别人的话,任何一个人的话,却不肯相信我!无论我怎么解释,怎么恳求你相信我,你却是冷冷离去。到头来,你说相信我,不过是相信别人!郎霆烈,我宁可你不知真相地恨着我,宁可你说你不爱我,也不要你这样地不信任我!你因爱成恨,报复我,我不怪你,不怨你。可你这样不信任我,让我恨毒了你!”

她恨他,恨他!怎能不恨!

她那样地坚持,那样地哀求,自尊、廉耻都不要了,只求他能相信她,如同她相信他一样,可他回馈了什么,给了她什么!……

是的,到现在是真相大白了,可那又如何!这个男人不相信她,那就注定这份感情是悲哀的,是无助的,是凄凉的!口口声声说深爱她,却连基本的信任都做不到,这比不爱更可怕,更让她绝望!她不想要这样的爱,她要不起这样的爱!

她恨毒了他……

这句话比她刚才的眼神更深地撞进心里,一下又一下,直到整颗心都碎了,粉碎了……

是啊,她该恨他,怎能不恨他……他做了那么多可恶的事情,她怎么可能会轻易原谅他。对于爱的人,他连基本的信任都没有,又怎么奢望她的轻易原谅……

她在电梯前的等候,在他住所前的守候,在商场里的追逐,还有医院的企盼……那一次次,她执着地解释着,盼望着,渴求着,希望他相信她,可他呢?他却一次次躲开,一次次拒绝,一次次用残忍的话伤她,又冷冷地转身离去……

她的恨,是他亲手逼的!

“小柔,我知道自己错了,给我一个机会好吗?”那样高大的身躯此次弯曲了下去,低低地看着她,卑微地恳求,“求求你,小柔,给我一个机会证明,我再也不会不相信你!小柔,我知道你还爱我……”

“你走!我不想再听你说!你走!”

费芷柔狠狠地擦掉脸上和手上的泪,仿佛流下它们是一种羞耻。

她冷漠地打断他,拒绝再听他说多一句的话。

郎霆烈张开嘴,还想说什么,却看见她的胸口因为激动在剧烈起伏着。

她才刚好,他不能再刺激她……

握紧拳,他终于收回了想说的话,转过了身。

“郎霆烈,我宁愿自己从来没有爱过你!”

在他走到门口,拉开房门的时候,她的声音清晰无比地传过来,一字一句,咬牙切齿!

脑袋里一阵嗡嗡的声音,震得他耳鸣头晕。

他装作没有听见,步伐不变地走了出去,关上房门。却在迈出房间的那一刻,流出一滴滚烫的泪……

————————————————

“咳咳。”

一走进房间,尹南歌被满屋浓浓的烟味呛得忍不住轻咳了几声。

外面明明是明媚的晴天,可这里却是漆黑一片,笼罩着烟雾,仿佛忽然进去了阴暗的沼泽。

看到角落里有忽明忽暗的红光,尹南歌拧紧眉头,借着一点微弱的光,迈着大步走到窗前,准备拉开厚重紧闭的窗帘。

“不要拉开。”

在她刚摸到窗帘时,一个声音传来,沙哑模糊得像是来自地狱。

尹南歌犹豫了一下。

“啪!”

窗帘被重重地拉开,灿烂的阳光瞬间穿透进来,照亮了整个房间,也照得角落里的那个人睁不开眼,背过身去。

“咚、咚。”

又是几声响,尹南歌飞快地推开了窗帘后的所有窗户,让窗外清新的空气快速流通进来,驱赶房间里呛人的烟味。

题外话:

秋的读宝们,过节是不是都出去嗨皮了?明天若是有加更,你们会来评论区嗨吗?别忘了秋,爱你们!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