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3 尾声(完)

小说:九死九生作者:花花公主更新时间:2018-12-14 16:00字数:363129

石生顿时明白过来,可是等他明白过来的时候,他们三个人都已经处于一个完全冰冷的环境,就如同之前在冥界时候所在的环境一般。这里是完全的冷空间。

在这里石生根本就施展不出任何的能量。他手中的那柄射日神弓也瞬间丧失了光彩,变得暗淡无光。石生心里骂道,真该死。他没想到六耳猕猴还是没有忘记自己的弱点,再一次用冷来袭击自己。

还好,天音陪在旁边。她看了石生一眼,从他冰凉的身体上感觉出他的无助。

六耳猕猴这时候笑了起来,笑声在空荡荡的白茫茫里回荡。石生听在耳朵里是那样的刺耳。

六耳猕猴说:“姜还是老得辣啊!你以为你真能打赢我么?你的法宝能有我的多?你的法宝都是我给你的,你这条命,要不是我想留着自己用,又怎么可能容许你活在这世界上?做你的春秋大梦吧!”六耳猕猴越说越上瘾,“我虽然皮囊没有你的新,但是我的法宝足以让你们死无葬身之地!嘿嘿!”

他话音刚落,就见天音手上多了一副铃铛,那铃铛看起来十分地小巧,就如同玩具一般,在天音的手中轻轻晃了一下,发出叮叮的声音。

这声音让人一麻,石生感觉有点像做梦。他想让自己动弹起来,可是好像比上次还难动弹。莫非是因为功力汇集的原因,造成了能量越多。反而越容易被这种寒冷给侵袭。

天音刚才听到六耳猕猴地叫嚣甚是不满,现在见六耳猕猴忽然趁虚而入,就要对石生不利,更是激发了她的怒气。她摸着那铃铛,对六耳猕猴道:“是么,法宝厉害得很?那么你可有法宝对抗我这只阴间的催魂玲呢?”

她说着,又摇了两下。铃铛一下子变大了一倍。

铃声也比刚才要高了一倍。石生听着也不禁浑身一颤。但他的颤动并没有超过半秒钟。石生再看六耳猕猴,只见他的眼神涣散而无神。整个身子在那一刻僵硬着。虽然过了两秒钟又恢复了常态,但六耳猕猴明显受到了一种干扰。

石生心里暗暗高兴,想到天音还有这样一个好的法宝。

天音又何尝不知道六耳猕猴对这个的不可抗拒,不禁急急地把铃铛摇了起来,只是她摇了一遍,就越发吃力,越摇下去。就感觉到身体被架空了三分。

石生再看天音地时候,嘴角竟然渗出了血丝。石生心里大骇,一下子明白过来,这种法宝是以伤害施术者元神的基础上而建立地。天音能够驾驭这种法宝,可是自己却要受到莫大的伤害,不仅如此,只怕连性命都要被搭了进去。

石生看了,赶紧制止她。可是自己却说不出一句话来。他看着天音,心里头简直急得快要脱壳而出了。他可不能让天音就这样傻乎乎地做下去。

虽然那一头的六耳猕猴已经有些昏迷状态了,两只手自然下垂,好像完全听指挥。

天音虽然内息大乱,而且元神已经亏损,但看到六耳猕猴这样一副德性不禁心满意足。觉得自己这样的付出也是值得的。

在六耳猕猴已经完全没有机会来进行还击的时候,天音朝六耳猕猴扔出了一块玉石。那玉石发着莹莹的光彩,在六耳猕猴地上空停滞不前,然后慢慢发着光彩,那光彩越集越多,最后变作了一团溶溶的伞状物,飘下飞絮,那飞絮也是一样的带着光彩,在六耳猕猴的周围起了一层水雾一般。

在石生的眼里,看得到六耳猕猴好像渐渐被天音所掌控。可是。天音这边却也不见得有多么地幸运。就在她把玉石释放出去的时候,她口中喷出了一口黑血。

以天音的能力。原本是不该有什么问题的。毕竟她刚刚把她师傅幽冥教主地内力全盘接受了,说起来,和六耳猕猴相比,应该更强大一些。只是她非要用这样一个极端的手段,用阴间镇鬼界的法宝催魂玲来对付六耳猕猴,因为现在是拼法宝的时候。

石生看在眼里,不知道有多难受,他要同天音说,让她别这样玩火**,但是他说不出来。倔强的天音也不会这样做的。

莹莹地光芒渐渐把石生给吞噬了。石生感觉到自己的喉咙里有声音在鼓泡,他看着那萤光把六耳猕猴的魂魄给活生生引了出来,他看到那一缕魂魄被吸入玉石当中。

天音看到自己居然成功了,不禁欣喜异常!可是她那一声笑还没有出来,情况就陡然逆转,本来已经被萤光吸入的魂魄此时又好像放电影倒放一样从那里给全部吐了出来,完全吐了出来,回到了六耳猕猴的身体里。

六耳猕猴居然又活转过来。

天音没想到会发生这样的情况,拼命的摇着手中的铃铛,但铃声叮叮,没有把六耳猕猴给摇昏,却让天音再次吐了一口血,石生看着她的脸色又变苍白,知道她的元神只怕伤地太厉害了,再这样下去,天音会死地。

六耳猕猴冷笑道:“小娃娃,才多少岁就想跟我斗?你以为你有冥界的法宝就能拿我怎样么?哈哈,笑话!天大地笑话!”空荡荡的回音在屋子里飘荡。

“你不知道这世界上有一句话叫做知之死地而后生么?现在你家猴爷爷就告诉你什么叫人神的主宰!!”六耳猕猴说着这话的时候,忍不住咳嗽了两声,石生知道他的身体终究要走到尽头了,可是,在他走到尽头之前,他和天音的命运又会怎样呢?

六耳猕猴把手伸了出来,手心里攥着一把钥匙。那钥匙是金色地小钥匙,六耳猕猴把那钥匙猛地朝天音一掷,钥匙的准心很准,天音拿着催魂铃,竟然好像躲避不开。天音知道那是一把什么钥匙,若是被这钥匙碰到,元神就会像被吸铁一样抽离出身体。被锁入这钥匙,以天音现在这么虚弱的身体。想要把这个避免,似乎更是不可能。

眼看着天音就要被这钥匙击中,石生看着那发光的钥匙,能感受到钥匙的厉害,他心里发毛,不知道该怎么把这件事给避免掉。他冲着天音大喊大叫,可是嗓子里出不了声音。

天音也看着那钥匙。就是挪动不了身体,她只来得及看向石生,给石生一个还没有展开的微笑。

石生在那一刻,怒到了极点,他心里是那样的在乎天音,在乎这个失而复得地女人。可是现在,难道又让自己再看一遍,看一遍她是怎样和自己天涯永隔的么?

他只觉得有一股腥热在喉咙里头泛滥。感觉到那股腥热冲上了脑门,又从脑门划了下来。他感觉到脑袋里电光石火般地闪过一系列的画面,那片段,说不出是什么东西,但是给石生一种奇妙而美丽的感觉。他好像一下子进入了太空,一下子悬入了太古时代。

在那混沌里。石生好像看出了什么奥秘,那是一种无以言状的喜悦,获得智慧和能量的喜悦。

就在钥匙穿入天音身体的那一刻,天音惨叫的声音忽然唤醒了石生,一只手朝那边浑然摸去,竟然就这样直接把钥匙给重新掏了出来,已经崩溃地天音歪倒在旁边,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地石生忽然发力,把自己从生死的边缘又给活生生给拉了回来。

六耳猕猴目瞪口呆,可是他没有来得及思考石生怎么会突然之间突破那种寒冷的状态。就只见钥匙朝自己飞了过来。

那钥匙经由石生的手朝六耳猕猴飞去。竟然是那样的有力。天音躲不开,六耳猕猴又何尝躲地过去?

他忿忿地想要掏出法宝来抵挡。但钥匙已经深入他的心脏。

石生搭弓引箭,这一次,射日神弓没有发出金黄色的光芒,而是一种幽蓝的光彩,这种光彩很暗淡,但是在场地两人看到了,都是一般的敬畏,因为那里灌输的是元始天魂的意念。

是的,元始天魂是最高的主宰,石生一直忽略了这个问题,既然所有地空间都是人的意念所缔造的,那么元始天魂凭什么不能完全打破这些空间呢?这是石生的思维定势,要不是天音的危险触发了石生的灵感,石生怎么都不会想到自己可以不由自己的身体说话,而是把所有的主权都给元始天魂。

那个和自己合为一体的元始天魂!

一旦把这个定势打破了,世间的万事万物都是虚幻地,又有什么是他不能做到地?

射日神箭带着幽蓝的光芒射入了六耳猕猴地身躯,六耳猕猴的臭皮囊哪里接受的了两个强大的攻击,只是片刻的功夫,就看到他的灵魂化作一片片的飞絮,然后再消散,消散,变作分子、原子,然后消失得干干净净!

而他的身体也化作了碎片,飘散在地上。那个冰冷的空间就这样被消除了。六耳猕猴完全没想到自己在死的时候竟然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一代枭雄就这样带着他的野心被消散在空气中,石生口中点了一把火,把六耳猕猴的灵魂给彻底地消除。

这世界上,从此便没有了六耳猕猴。

石生把天音扶起来的时候,转头看到六耳猕猴身后的那个大婶正在扫地,把尸体的碎片都一块一块地会拢起来,那灰尘一扬,又没了干净。看到石生和天音两人看她,于是朝两人挥挥手,叹息了一口气说道:“你们走吧!”她说完又重新扫地,好像她主人的死亡是她早已经预见的一样。

石生冲她的背影笑了笑,带着天音离开了这个空间。

天音很是虚弱,她这个时候需要的就是养伤。

石生对天音说道:“我先送你回北京吧。中国龙组虽然你看不上,但绝对适宜调养的。”

天音俏笑道:“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他们水火不容。”她说着,想到了什么,讥诮道:“你是不是想去会会你的那些旧情人啊?”

石生咧嘴一笑,说道:“不是,我要去别的地方。”

“哪里?”天音有些奇怪。

“宋朝。”

“穿越?你在开玩笑么?”天音有些惊讶,能够穿越时空的,即便是神仙也不见得有这个能耐的。

可是石生当然不是在开玩笑:“我刚才在救你的时候,发现了这个奥秘,原来元始天魂的最高形态是可以忽略掉一切形态,包括穿越时空。只要我想,就一定能。”他信心满满地说。

“我要去把水仙救出来!我一定可以把她给带到这个世界。”石生眼睛里放着光彩,他记得他和水仙的那个承诺。

谁知天音听了脸色一拉:“哼,你有了我还想有别人么?”

石生尴尬地看着她,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哪晓得天音又是脸色一变,换上了一副笑颜:“好哥哥,那你带我一起去好么?我们一起去宋朝玩玩,顺便把你的水仙带回来呀。”

石生简直是哭笑不得。女人的心思还真是摸不透。他无奈地摇了摇头,抓紧了水仙的手:“好吧,咱们一起回宋朝!”

(全书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