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大结局下

小说:爱上你的甜作者:桂枝更新时间:2018-12-14 15:19字数:124085

“我一种不祥的预感,我觉得好像将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将要发生!”宣灵担忧地看着玄烨,眉头紧锁的样子,不同于往日的天真活泼,反而有点淡淡的忧郁隐藏在眉眼之间。

“真的那么害怕有人伤害你吗?”低沉的声音看到这样的宣灵,更加温柔,用着只对她才有的柔情,紧紧地抱着她娇软的身子,低沉磁性的嗓音低低地在她耳边轻说:“你知道吗?为什么我会神出鬼没地出现在你的地方?”

“你每一次···········”宣灵脸红地看着玄烨,竟有点不知所措起来了,想起他每次出现,都会情不自禁地狠狠要她····

娇艳欲滴的红唇羞赧地轻咬起来,明亮晶莹的黑瞳,不好意思地看向另外一边,不敢看着浑身散发着致命的邪魅气息的玄烨。

“朕每一次见到你,都禁不住狠狠地要你——”轻吻着低上乌黑的情丝,抱住她身子的双手,更加用力地使两具躯体更加紧密,有一种无言的亲密在两人的心田上,温暖润滑地流过。

“你不要说了——”脸上大红的宣灵,飞快地阻止着玄烨想要继续说下去的话。

狡猾的嘴角轻笑,他还是成功地把她的转移力移开了!她还是那么的单纯,每一次说到这些,她总会害羞地一塌糊涂,可能就是她的这些别人永远都不会有的可爱,深深吸引着他寂寞的心!

素来恬静的宣灵,突然变得这么的敏感害怕,难道在宫里真的有人要害她?!如果真的有,那么那个人,到底是谁?

剑眉紧蹙,他一定要找出那个人出来,不能让悲剧再一次重演!

“你为什么每一次都要这样?难道晚上那些侍寝的妃嫔,还没有服侍好你吗?”看见这样的情形,让宣灵不由得猜想了起来,黑白分明的双眸,有点怪异地看着玄烨,就差没有把话说出来而已。

玄烨宠溺地轻拍着她乌黑的头顶,语气带着浓浓的宠溺和轻责说:“别用你怪异的脑袋来胡思乱想,我可不是你所想象的那么欲求不满!”

“那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甚至那次在我寝宫里,做出那么过分的事?”宣灵生气地质问道,他不说起来,她还能当没有这么一回事的不发作,但是他一旦说出来的时候,她就不由得生气起来,那次竟然如此不爱惜,和强暴没两样地对她!

“因为很爱你——总是想着你——”深情地低唤,成功地阻止了宣灵快要说出口地怒骂。

“你——!”乌瞳惊愣地看着眼前放大的俊脸,一瞬间,竟不知道如何是好!“你怎么突然这样了?”

等她回过神的时候,已经是一刻钟过去了,她依旧深深地被他刚才哪句柔情蜜意的话,震胁住,脑中一片乱哄哄,不能正常的思考。

“傻瓜,我很爱你,从见到你的第一次开始,就爱上你了——随着时间的推移,我更发现自己很爱你,非常地爱你,一天没有见到你的时候,就觉得很空虚,紧绷的身躯也需要你温柔的慰藉。”宠溺着,带着柔情万千地亲吻着娇嫩的红唇,宣灵因为惊愣而微张的红唇,刚好迎接低头而来,一直想紧紧亲着她的薄唇。

惊涛骇浪般地深吻,把宣灵整个的灵魂都被灵巧的舌头,深深牵绊住,不能离去分秒。她好像等待了一辈子,就是为了这个深吻而来,等待着挚爱的男人,倾情的一吻,往她冰冷空虚的身体内,注入源源不断的炽热和热情。

“我爱你·······”晶亮的水雾,划下她娇嫩的雪颊,越发美丽娇艳的芙蓉脸,绽开一抹花一般的笑靥,又再一次深情地对着眼前的男人说道:“我爱你——我一直等着你的宠爱,一直等着,就算那天如此粗鲁,不同常理,我还是深爱着你,这种隽永的爱,好像上辈子就已经潜伏在我的身体深处,当遇到你的那一天开始,它就开始萌芽,苏醒!”

“我也是——我的爱——灵儿··········”温柔的眼神,似水一般的抚触,无不证明着他的动情,他的炽热。

“我现在就想要你——立刻——”宽厚的大手,随即灵巧地解开她衣襟上的盘扣,一颗颗的扣子,禁不住力度的使然,快速地迸开。

宣灵不由得带着一丝犹豫——“皇上,会有人来!”

旖旎的情欲之旅,正式上演····连清凉的夏风,也不由得要躲起来,害怕看见这害羞的一幕。

“玄烨,我爱你,我愿意,多少个小孩,我都愿意为你生。我永远都会不求回报地为你做任何事······”任何事,甚至死·············

那一句永远的爱语,随着夏风的轻快,轻易地传送到皇宫里面每一个角落,引起绿树和繁花的庆祝和欢腾。

。。。。。。。。。。。。。。。。。。爱上你的甜。。。。。。。。。桂枝。。。。。。。。。。。。。。。。。。。。。。。。。。。。。

自从那天过后,明显周围的侍卫严密了许多,人员也增加了许多。

玄烨并没有说谎,他真的在保护她,用他自己的方式来保护她!

宣灵心里甜滋滋,这样每天受着莫大恩宠的日子,已经过了三个月了,所以她心里头还是有惴惴不安的阴霾,但是到现在每天被玄烨爱的滋润,慢慢地变得有点遗忘自己要提高警觉的事了,有点遗忘,这里是人吃人的皇宫,在玄烨的爱中,她太幸福了,她拥有后宫三千,所有女人都没有办法拥有的东西,——皇上的爱,皇上不止深爱着她,还每天都只到她的景秀宫,独宠着她,她好像和他过着只是属于两人的夫妻平凡生活,虽然刚开始的时候,四大贵妃依然不放弃地来景秀宫闹过,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到了最后,那尖酸刻薄的声音全都消息了,反而多了许多灿烂友好的笑容,而且平常她就算经过她们的院落,都不太可能见到她们的身影,对这个突如其来的好运和难得的安静,她真的高兴了许多,为此她还跟玄烨开心地说了一回,“皇上,呵呵!”

“你最近心情都很好。”淡淡的声音,隐藏着无数秘密式的眼神,一直是他拥有的专利权。

“我这里安静了许多,我这段时间是难得的清静,我真希望永远可以这么静下去。”甜甜地依偎在他结实的怀里,呼吸着他专有的干净气息,幸福地轻轻呢喃。

玄烨淡淡地说了一句,“这样安静一些,才能容易怀上孩子。”然后注意力还是回到有点深奥的资治通鉴之中,宣灵发现他特别喜欢看这本书。

不过看在他在专心的份上,也就没有打扰他,自己独自看着《西游记》,呵呵,这是难得的清代古本,在现代想看,都不可能看得到珍贵名著,要是再穿越个晚几年的话,说不定还能看见红楼梦的全本呢?!呵呵——

带着一抹幸福的微笑,宣灵专注而享受着这一刻的宁静!

这希望这样的生活可以到永远——

·······················

明月初升。

一颗明亮而淡黄的圆月高挂在星空。

今天玄烨宴请总大臣,好像是庆祝一些什么事,因此她一整天都没有见过他,突然她心血来潮,静静地看着圆月出神。

来到清朝,好像已经一段很长的时间了,要不是她感到喜怒哀乐和疼痛麻木的话,她一定以为自己只是南柯一梦,多么不真实,她只是平凡的一个女生,却是在她身上发生如此离奇古怪的事情,难道这真的是上天的一个奇异的天意?

自从上次跟他淡过那些妃嫔都没有来找她麻烦这些事后,就再也没有讨论过此事了,不过对于这种安静祥和的生活,她也没有多想,虽然心里有许多的疑问,但是现在这么平和和幸福的生活,为什么要探究它是怎么来,过程有发生了什么,这么烦心的事情,她应该好好享受才是,因为幸福真的来之不易··············

“小福子向兰妃娘娘请安。”

突然一个身影细小,级数不是很高的小太监,进入到她的寝宫之中,向宣灵问安。

宣灵一脸估疑,不明白这突然而来的人,到底是为何。

“起来吧!你来是到底为何事?”

小太监低垂着头,礼仪动作愈加恭敬,细细尖锐的嗓音,缓慢而清晰地说道:“稟娘娘,奴才奉皇上之命,宣娘娘到宫里的明湖赏月品酒。”

“皇上叫本宫去明湖?皇上不是正在宴请大臣吗?怎么突然叫本宫去明湖赏月品酒?”

宣灵觉得有一丝疑惑,觉得这话蹊跷甚多,而且平常代替皇上来宣旨的都是她身为熟悉的‘中年公公’海大富公公,怎么现在就变成了小福子。

看着宣灵满脸估疑,并不相信他的话的神色,小太监脸色从容,没有半点紧张,好像早已估计会有此一问似的说:“皇上觉得宴会无聊,早就退下了,现在正在明湖等娘娘呢!”说完此话,随即拿出一块玉佩,态度恭敬地递到宣灵手上。

只见此玉佩晶莹剔透,在明亮的烛光下,发出柔和迷人的白光,上面真雕刻着龙凤呈祥的样式。

宣灵认得,这是皇上贴身携带的玉佩,有一次她还拿起来把玩,玄烨还叮呤着她说:“这块玉佩是朕的母妃留给朕的唯一遗物。朕时时戴在身上,用来缅怀着她,想着她对朕的疼爱照顾。”

她知道玄烨的母妃很早就过世了,所以这块玉佩对他弥足珍贵,现在小太监拿着它来,应该就是玄烨所受旨。

“好吧,小福子你来带路吧!”宣灵终于放下心底的疑惑,披上一旁的斗篷,经过翠红的身边时,“翠红你也一同来吧,有你在,我比较好照应。”

“是!娘娘。”翠红虽然还是她的贴身侍女,但是很多琐碎的事,都交由低下位阶较低的宫女去做,翠红反而较闲了起来,她有时也是想让她舒服点,故此就没有对她吩咐什么事了。

但今晚好像一种重重的气压压在她心头上,她觉得会有什么不祥的事情将要发生了,把她叫去,总是有一个微弱的保障。

小福子在前头带路,她和翠红紧跟在后。

半刻钟之后,他们来到了寂静的明湖,宣灵睁大明亮的黑瞳,想要在这个平时最爱来的湖边,寻找那抹高大的身影。

但是四周除了一片的黑暗外,并没有任何的声响。

“小福子,你又说皇上在这里?你知道假传圣旨是死罪!”宣灵严厉地质问前头的小福子,她不好的预感,终于浮现了,今晚她知道她上当了!

“娘娘,这里除了你的侍女和你之外,就没有第四个人知道我做了什么!”小福子依旧是低眉顺目,但是那奸笑的嘴角,明显显示出他心中的得意。

“如果你们死了,就没有人知道我所做的事,不是吗?”

“你!真大胆,你可知道,兰妃娘娘是皇上最宠爱的妃子,你毒害我们,你也是在劫难逃,皇上一定会查得出来。”翠红稳定心神,故作冷静的呵斥道。

“呵呵·······是吗?如果兰妃死了,她还会是最宠爱吗?”一声阴狠毒辣的声音,穿透黑暗来到她的面前。

“怎么是你——!”宣灵惊讶地看着眼前本应该艳丽无双的容颜,变得憔悴不堪,穿着的衣服也破旧脏污,在黑夜中一看,像一个中年老妇人一样的苍白无力。

“你很惊讶吗?呵呵——”尖锐的笑声,划破长空,刺耳地进入到宣灵的心里。

“懿贵人,你怎么变了那么多?”带着一丝怀疑,宣灵沉静地看着前面阴沉苍老的脸,本应该是天下第一琴音高手,受尽荣华富贵的女人,为何会落得如此田地。

“就是因为你,我才会被打入冷宫,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就是你——”懿贵人尖锐的叫骂声,不断地在她口中骂出。

在那毒辣的眼神,宣灵已经深刻地知道她的恨意,到底有多浓重。

“我根本没有做过什么!”根本就是你自己白痴好不好?这怎么牵扯到她的身上呢!

“要不是你跳如此怪异的舞步,皇上都不会不喜欢我的琴声,都是你——自从那次在皇上面前表演过后,皇上就再也没有宠幸过我,我跑去质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是他的最爱啊——他不可能这样对我·····不可能···········”

看着神智有点错乱的懿贵人,宣灵虽然同情,但是也知道,这种把戏,绝对不是一个疯子能想得出来!

宣灵拉着翠红,在懿贵人还在喃喃自语,疯狂叫骂之中,发狂地向有亮光的地方跑去!

“翠红,快跑——”

她绝对不能死,她还要完成帮玄烨生一个孩子的承诺!

还在她们没有走几步之间,一个异常快速的身影,瞬间来到她们的面前,带上带着一丝冷笑地看着她:“娘娘,你想去哪里?”

“小福子,只要今晚你放我回去,我可以既往不咎,而且还会对你重重有赏,你的主子,怎样待遇,我增加十倍封上。”

现在这样的情形也只能是实行“重金之下必有‘二五仔’”的策略了,要是这样卖不通他的黑心,那么她们是比死无疑,这个小福子武功非常高强,今晚要杀她的人,早已准备多时了!

“你以为我是笨蛋吗?放你回去,你还会放着我活着吗?”小福子步步逼近,宣灵只能和翠红一步步地往后退,直到湖边。

“我是一个爱才之人,你这样本事的人,难道我就舍得杀吗?”

现在看来他也不会放过她了!她要想出一个办法,就算不能救活她自己,也不要把翠红连累了!她一把推下翠红于湖中,大声说道:“快点去找皇上来——”

在她还没有说完这句话时,只感到后背一种锥心刺骨的剧痛,贯穿全身,腥甜涌上她喉咙之中,想要把它吞回肚子的力气都没有了,血雾喷洒在黑夜的天边,为这个黑暗的夜晚,增添一抹妖异的红色·······

她的身子很沉,不知道是谁推了她一下,沉重不能动弹的身子,瞬间没入湖中!在她还有意识之前,整个人沉没在湖里深处,空气的窒息,让她知道,她永远都不可能再见到那个她爱逾生命的男子···············

玄烨啊···········再见了·············玄烨······

在被湖底的水藻紧紧缠绕的那一刻,她轻轻地呢喃出最后一句的思念!冰冷的黑墨吞没她的瞬间,她盼望的祈祷,祈祷在来生,可以再次与再续前缘············

“格格——!”翠红悲愤的痛哭················这时她已经离有很长的一段距离,她是游水好手,格格最后一句就是想要让她通知皇上,而且那个小福子就在岸边等着,格格········已经不可能救活了,但是她就算没有了性命也要通知皇上,来帮格格报仇!

。。。。。。。。。。。。。。。。。。。。。。。。。。。爱上你的甜。。。。。。。桂枝。。。。。。。。。。。。。。。。。。。。。。

玄烨拿起酒杯的手一震,一股猛烈的不安袭击在他的心头——!发生了什么事,灵儿出事了吗?!

他立刻叫随侍一侧的海大富,“海大富,你立刻去景秀宫,查看兰妃如何!”

“是!”当他的命令还没有下完,肃静的侍卫带着一个湿透的宫女进到宴会之内。

“稟皇上,此宫女说有兰妃娘娘被谋害的事禀报。”

本来在欢畅喝酒的大臣,看到这一幕,都不由得停下手边的畅饮,静静地看着这怪异的女子。

玄烨定睛一看,是灵儿的贴身的侍女,他神色一凛,心里慌乱地一震,声音带着从所未有的颤抖,厉声问:“兰妃娘娘到底怎么样?”

“皇上,兰妃娘娘她被谋害了!呜——”翠红虚软地趴在低上失声痛哭,“被人打伤推进湖里——”

“在哪里?!”修长的身子,闪电式跑到她的面前,让海大富一手提起她娇弱的身子,“快点去带路!”

众臣惊讶地看着这一幕,不知该如何处置之时,皇上和还公公的身影,已经没入漆黑的森林里,飞快的来到明湖之中!

················

“灵儿——”嘶声裂肺的狂叫,疯狂沉痛的黑眸,看着还残留着一些水纹的湖面,“不——!灵儿——!”

玄烨想也没多想,修长高大的身影直接跳入深不见底的湖中,在漆黑的湖水里面,隐隐约约透着一丝月亮折射的光芒!

他的灵儿,······他的灵儿········在哪里·······你在哪里·········

不要这样对待我,·········不要·····

冰凉的湖水,浇熄不了他心中火烧一般的疼痛,·············

在他看到湖底深处,被层层海藻缠绕的身子时,他素来坚强的心崩溃了!

不——!他快速地舞动手臂,不管海藻缠绕着他身体的危险,快速地来到宣灵已经没有丝毫不动的身子旁边,手刀瞬间砍断所有海藻,他用力地把她身子抱在怀里,飞快地往湖面上游去————

··················

景秀宫,整夜灯火通明,皇宫里面的所有御医,全都跪在宫门前,不断的求饶声,声声传入宫门之内!

“给朕滚——朕只要治好兰妃的人,其他人给朕全都滚!”

海大富跪在低上,本来白皙的额头,已经变成红肿一片,丝丝红血还留在上面,他哀求着皇上:“皇上,兰妃娘娘已经崩逝了,你就让她好好地去吧,皇上节哀——”

“你给朕滚,听到没有!兰妃没有死,怎么会死呢?!她昨天还跟朕说,她多么的幸福,怎么今天就死呢?!她不会离开我——不会啊——”

本来锐利深沉的双眸,敛去所有的思绪,只剩下一片通红的血丝,整夜,···他整夜抱着她冰冷的尸首,怎么也不相信她真的死了,真的离她而去·····!

“来人啊——把兰妃的尸体拿去换衣殓葬!”一声苍老,却满布权威的声音,有力地说着。

“参见太皇太后!”

“也叫御医不用跪,退下去吧!”

众人看着皇上和太皇太后,不知道听谁的好,终于经验丰富,跟随皇上许久的海大富公公,立刻从低上站起来,安排兰妃死后事宜。

偌大的宫门再次关上了,宫殿里面只剩下玄烨和太皇太后还有死去的宣灵三人。

“你如果早听我说,皇宫里面不能存在爱情,你就不会这么的伤心!唉!”低叹从那把慈祥和蔼的声音中,缓缓说出。

“皇太奶奶!”

黑眸太痛苦了,深沉的痛,快要让他崩溃,他的心好像被活活地撕裂开了!

“你皇阿玛,就是因为太爱一个女子,才会早早地离我而去,”太皇太后悲伤的老眸闪过痛苦的泪水,她这样严厉地阻止着历史故事的重生,为了就是他们的大清啊——

大清失去了一个皇上,不能再失去多一个!

“从小我就教导你,在皇宫里,不能有爱情,因为一个皇帝不能有爱情,福临是我的儿子,更是这个大清江山的皇帝,但是他不争气地为了一个女子,轻易地离开我,离开这个江山,把这个痛苦的重责,再一次狠狠地落在我的身上,这个不孝子,我恨他····恨他!”太皇太后痛苦地说起一直避讳多年的名字,多年的儿子,她的心里是多么思念着他啊!

“玄烨,不要再这样对待皇奶奶了,我再也受不了这种非常人的折磨!兰妃的去世,是皇宫的定律,没有任何一个女人,能够承受一个皇上独宠一个女子,就算那个女子是多么的厉害和重要,都不可能——这就是皇宫里面的生存法则!如果这样的女子活着,那么她们就必须要死!”

“我从一开始就错了!我不应该让她进入我的世界,她一直在门外的话,她能很好的活着!”痛苦的泪水,缓缓流下他凌厉的黑眸。

“让她安息吧——她已经很累了!”好像苍老了十岁的嗓音,带着一抹道不明的悲伤,徐徐地传送在这个寂静的空间,“大清还需要你啊!”

门再一次地打开,又关上了!

“太皇太后?”海大富犹豫了一下,叫住要离去的老人。

“让他们相处最后的时刻吧!”

···············

恬静的睡容,长长的睫毛,小巧的嫩唇··············

玄烨黑眸盈满了悲伤,他深深地看着她,希望能够永远记住她的样子在心中,轻轻地在她的唇上一吻,“再见了,我的爱,我们相约在来生!”

悲恸的泪水,再也止不住了,缓缓地流下他坚毅的脸上,这是他今生的第一次痛哭·······也是最后一次!

。。。。。。。。。。。。。。。。。爱上你的甜。。。。。桂枝。。。。。。。。。。。。。。。。。

繁华的街道上,人来人往。

“小姐,你掉了钱包了!”一个高大英俊的男子,叫住快步向前走的女生。

“谢谢你——”扬起一抹甜美的笑靥,带着她特有的甜美软腻声音徐徐问道:“你叫什么名字?”

男子微微一愣,但是看到让他莫名喜爱的笑靥和甜美,沉静说出:“我叫玄烨,李玄烨。你呢?”

“我?”笑靥更快乐了,不知不觉地熟悉中情感:“我叫宣灵,林宣灵!”

“我以为你早已认识我呢?呵呵——”甜美的笑声,久久地回荡在繁忙的街道上,形成一把清脆好听的和音········久久不散···········

×××××××××××××××××

亲们,甜已经结束了,大家千万不要扔鸡蛋喔!呵呵

还有请支持桂枝的新坑《恶男的糖果》!

谢谢,糖果同样也是一本非常好看的现代浪漫小说喔!

再次谢谢大家一路以来的支持!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