荣一代理

荣一代理奥丁的弩箭手射杀了白悦,爻森和伊森互相牵制,弩箭手二度包抄,正在僵持之中的爻森被伊森堵住了闪避的后路,被击中了腿部。第二局随之结束,奥丁的比分已经变为“2”,在这一刻,巨大的压抑和紧迫笼罩在Titans四人头顶上空,压得他们几乎喘不过气来。奥丁队里有一位负责观察战场全局、以给队友传递最有利的行动信息的观察员,他就像是整个队伍的鹰眼,可以迅速地从混乱的情况中筛选出最佳行动路线。爻森在地上迅速滚过,枪口在移动中一甩,即使是在巨大的抖动和视角旋转中,他的移动甩狙也准确无误地击中了远处弩箭手的头部,只是对方戴了头盔,一枪还不足以致命。王宇锡:“我才一百四十二!一!百!四!十!二!”

荣一代理第二局,爻森再次在奥丁的猛烈围攻中被迫落单,奥丁每一位队员的单人战力都高得可怕,即使王宇锡可以从包围中杀出路来支援爻森,伊森也不会给他更多的机会。王宇锡还是紧张不已,他顺了顺自己的呼吸,在裤腿上擦着手心里的冷汗,默念道:“别紧张别紧张……等我打完这场比赛回国,我要把奶茶喝个够,四季奶青,等着我!”爻森的拳头微微握着,他紧紧地盯着电脑屏幕,又回过头看向自己的队员们,紧张、不甘、熊熊的烈焰燃烧在每个人的眼睛里,就是看不到气馁。队员们入座之后,赛场的升降机缓缓上升,座椅周围的灯光被分别点亮为双方队伍的颜色。爻森远远地看了一眼观众席,果不其然在其中看见了邵涵的身影。看着大屏幕上目前的比分数字,邵涵几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心跳。他紧紧地捏着拳头,目光紧紧追随着赛场上的爻森,直到看到他一如既往沉稳的神色,他鼓动的胸腔才慢慢地平复下来。剩下三人齐声回答:“OK.”他们已经和奥丁交锋过一次了,奥丁并非完美无瑕到绝对所向披靡,不然他们也不可能从奥丁手里拿到比分了。“Haha! Sure enough!”

荣一代理爻森在地上迅速滚过,枪口在移动中一甩,即使是在巨大的抖动和视角旋转中,他的移动甩狙也准确无误地击中了远处弩箭手的头部,只是对方戴了头盔,一枪还不足以致命。爻森心里已经明白了,奥丁的战术就是将他和队伍分开之后歼灭。就算伊森在1v1中被他打败,位于暗处的观察员也可以随时参战,采用车轮战方式把爻森消耗干净,同时也可以避免观察员过早地加入战局而不敌对手死亡。爻森微微笑了笑,望着大屏幕,声音不急不缓,却透着不容置疑的笃定:“战术我也不多说了,跟着感觉走吧,国旗颜色和我们队服那么般配,至少也得披上一次吧?”“这是标准体重!还有我穿鞋179谢谢!”王宇锡刚张嘴想反驳,顿了顿,又深吸一口气,少见地正色道:“行了,哥们儿,不用转移我注意力帮我放松了,有你们在,我放心。”奥丁的弩箭手射杀了白悦,爻森和伊森互相牵制,弩箭手二度包抄,正在僵持之中的爻森被伊森堵住了闪避的后路,被击中了腿部。

上一篇:印僧水山喷收及泥石流齐收 中收馆吁前进借鉴

下一篇:黑黄蓝幼女园孩子称睡觉前被喂黑药片 每天皆吃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人人网腾讯微博网易微博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