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2 活在当下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3:06字数:449938

  转眼已到年末,回味这段时间的业绩,欧阳诺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

  但到了跨年的这一天,他突然觉得很落寞。

  这一切地进展与努力究竟是为了什么?

  为理想?太空洞了。

  为欲望?如果那样的话留住当初MAGI内的作品不是更方便。

  ……

  几经思索过后,他终于知道,这种落寞的来源是孤独。

  他是一个理想上的孤独者,除了MAGI和秋叶月这些机器以外没人能与他分享这种独有的喜悦。

  身在异国他乡,在这种阖家欢乐的时候,放下工作,自己的孤独开始被无限地放大。

  这种时候该做些什么,他不知道。

  为了弥补这种孤独,他决定在跨年当晚邀请所有能邀请的朋友来公司开PARTY。

  好在他的朋友圈中单身汉不在少数,志村朗自告奋勇地接下了筹备工作,在当天下午就已经将办公楼的三层大厅布置地很喜庆,联系好餐厅在这里摆好了自助宴席,还租来了一块103寸的大屏电视。

  晚上七点,PARTY准时开始。

  这里有吃不尽的美食,取不尽的美酒,大家最近这半年都过的很愉快,打了一场场胜仗,事业上都有极大的丰收,现场气氛甚是欢愉。

  只有欧阳诺,他不知道什么,叫来这么多人,组织这么大的PARTY,自己反倒更寂寞了,自己好像突然变成了一个哑巴,想说什么却又说不出来,只得独自一个人靠在边上喝闷酒。

  “怎么?很少见你发骚啊?”菊地拿着两杯啤酒走了过来,作为老牌单身汉他当然会参加这个宴席。

  欧阳诺接过酒杯,若有所思地说:“我也不知道为什么,我现在应该一切都有了,但好像还少了点儿什么。”

  菊地喝着啤酒笑道:“你来日本多久了?”

  欧阳诺掐指一算,已经六年了。

  “中间回过几次国?”菊地接着问。

  “两次……还是三次,我也记不清了。”

  “这种时候,是不是要给家里打个电话呢?”菊地笑着拍了拍欧阳诺,没再多说什么,转身走到大屏前与大家一起观看红白歌会。

  “打电话么……”欧阳诺暗自嘟囔着,不由自主地掏出手机,他这才发现自己根本就没有存家里的电话。

  “我都忘了,我已经没有家了……”欧阳诺敲了敲自己的脑袋,一股心酸由然而生。

  之前他骗了菊地,自从94年来到日本后,他根本就没有回过国。

  在前世,就算是到了2010年,他落魄的不能再落寞了也没有回国。

  收到北海道大学的邀请后,他与父亲彻底决裂了。

  欧阳家的历史有些坎坷,到了欧阳诺这一代就剩下了他一个独子。

  原本这是一脉很旺的宗门,居住在南京,这个充满了历史韵味的城市。

  后来发生了那件事,整个宗门只有欧阳诺爷爷那一代的几个人侥幸生还,随后大家四散奔去,逐渐断了联系。

  爷爷是眼睁睁地看着亲人惨死的,他对日本的恨已经到了狰狞的程度,从父亲出生开始就教育他——杀回日本,屠尽鬼子。

  由此,欧阳军也成为了一个极端仇日的人。

  他为了实现这个目标,毅然入伍。

  但现代军队与战时是不同的,战场厮杀的决心不再被看的那样重要,像欧阳诺父亲这种一腔热血,刚正不阿,又没什么背景的人的人最多当上个小排长而已。

  退伍后,欧阳军终日为这件事苦恼着,直到欧阳诺出生。

  欧阳军的父亲把一个目标给了他,他现在想把这个目标传承下去。

  可现实让他失望了,欧阳诺是一个极其有主见的孩子,根本就不被欧阳军的想法所控制。

  “仇是几十年前的,为什么要转嫁到我们这一辈身上?”

  “犯错误的是当时的政-府,天皇,军队与军国主义者,与现在的老百姓无关。”

  ……

  类似的话欧阳诺说一次,被父亲打一次,但他依然坚定。

  94年,他阴差阳错地收到了北海道大学的邀请。

  尽管他拼命地隐瞒,但欧阳军还是知道了。

  欧阳军以断绝父子关系的方式来要挟他。

  之后就是欧阳诺的出走,在来到日本两年后,他得知,父亲没事,母亲因为这件事生了重病,去世了。

  他在母亲去世后半年才从朋友的嘴里知道这件事。

  他再也没脸回家,再也没有勇气回家。

  他知道,自己已经没有家了。

  欧阳诺不知道为什么在这个愉快的PARTY上想到了这些事,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已经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这是他最脆弱的一面,在这个欢乐的时刻,他却被一直隐藏悲伤侵蚀。

  大家都在看红白歌会,几乎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痛哭的欧阳诺。

  “哎……”叶飞儿递了一张纸巾过来,坐在了欧阳诺旁边,她是唯一一个一直盯着欧阳诺的人,很早就知道他今天有些不对,却又不知道该如何介入。

  “我不该让公司的人看到我懦弱的一面……”欧阳诺接过纸巾,慌忙地擦拭着泪水。

  “没关系,他们不会想这么多的。”叶飞儿爽朗一笑,“你可以说最近太高兴了,你是喜极而泣!”

  “呵呵……”欧阳诺就像一个小孩子一样破涕为笑。

  叶飞儿饶有兴致地端详着欧阳诺说:“原来你还有这样的一面……跟小姑娘似地,真可爱……”

  “谢谢你,我感觉自己好多了。”欧阳诺晃了晃头,努力使自己从回忆中抽离出来。

  “愿意聊聊吗?”叶飞儿诚恳地问道。

  “不必了,没用的。”欧阳诺摆摆手,叹了口气,“我知道你一只关心着我,从未改变,只是……我自己还没有想好。”

  “别说了。”叶飞儿轻轻捂住欧阳诺的嘴,身子一软,依偎在了他的怀中。

  欧阳诺木然地抱着她,很规矩地搂着叶飞儿的大臂。

  他知道叶飞儿是一个认真的女人,可就是这种认真与义无反顾给了他很大的压力。

  他已经不可能做一个好儿子了,只想做一个好丈夫,将来做一个好父亲。他不敢冲动,不敢冒险……

  平野绫端着两杯果汁向这边走来,远远地看见了依偎在欧阳诺怀中的叶飞儿。

  她正要上前说道的时候,加藤爱拦住了她。

  “就让他们稍微抱一下都不行吗?”

  平野绫还想再说什么,但最后只是叹了口气,攥着拳头离开了。

  加藤爱默默嘟囔着:“欧阳诺啊欧阳诺,你在感情上怎么就不能拿出平常的气魄来。患得患失,优柔寡断,这太不像你了。”

  新年的钟声中,欧阳诺暂时放下了回忆,放下了感情,他不知道什么时候那些事情会再缠绕着他。

  人,活在当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