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15 一个人的大逃杀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3:33字数:449938

  欧阳诺本害怕这次的“被迫”挖墙脚活动激怒各大艺能公司,可结果却让他大跌眼镜,这几位艺人没有辞职成功,他们的公司反而主动联系AM进行业务合作。

  其实想想也不奇怪,AM的影响力与日俱增,欧阳诺更是黑白通吃,正道上有艺能公会撑腰,地下有山口组罩着,完全找不到突破口。再这么斗下去,AM和艺能公司都不讨好,只有公会从中坐收渔利,一步步开始蚕食艺能公司的储备。

  既然对方表示友好,欧阳诺当然不会不收,这才是他最愿意看到的共赢结局。首先利用公会的影响力壮大自身,把圈内的水搅浑,然后再让这潭浑水慢慢沉淀下来,这样才有自己生存的空间,公会只是短期的合作伙伴,将来必将面临利益纠纷。只有业内公司间这种纯粹的利益交换才是真正长久的。

  与业内各大公司交涉过后,演员的薪酬基本没什么太大的变化,这次是大家的初次合作,艺能公司在佣金上也只是意思一下,聊胜于无,重要的是表达出一种态度。

  公会那边暂时也没有什么态度,他们毕竟更看好背景干净的潜力艺人,艺能公司在与艺人签署合同的时候大多都附有高额的违约金,公会是承诺垫付或者借贷一部分的,最初那300名艺人的违约金已经够他们受得了,现在也消化不了太多东西,自己培养才是如今发展的核心。

  各大媒体也知道,长达几个月的拉锯战终于和平结束了,长时间的冷战最终并没有发生,大家都为利益而活。

  随着AM与各大电视台的关系缓和,大家的业务联系开始正规化,TBS已经着手于《HERO》与《ONEPIECE》的前期宣传,他们很看好这两部剧,对于这种质量坚挺的正剧来说,配合适当的宣传,收视率绝不会让人失望。

  同时,各大电视台的娱乐节目也对《大逃杀》的拍摄很感兴趣,由于现在公司基本没什么储备艺人,张力暂时客串起了公关工作,他的手机就从来没有停过,尽管电影还没有拍摄,各种采访与猜测就已经有策划地冲入大家的视野。

  这是一部有争议的电影,不管有多经典,或者将会有多经典,他的暴力与血腥都是无法被抹去的,至少16岁以下的观众是别想正正经经地凭身份证进电影院观看了。

  还好日本的文化界比较开放,即使这种限制级的影片依然可以公映,依然可以公开发售DVD。

  AM有策略地一步步放出消息,平均每几天公布一名剧组演员,从北野武开始,一步步吊起大家的胃口。虽然现在小栗旬,松本润等潜力艺人还未跻身一线,不过他们仍有一定的影响力,虽然这部电影除了北野武以外并没有太多大牌参与,但仍星光璀璨。

  TBS的娱乐新闻深度挖掘了演员阵容,称这部影片将是日本电影的未来,节目细细分析了每一位主要演员,他们都具有成为巨星的潜质,只要这部电影的导演脑袋清醒,完全可以捧红一批年轻艺人。

  可《大逃杀》的导演是谁,这件事迟迟没有公布。

  欧阳诺带着一束花,来到了东京国立医院的A-315特护病房,深作欣二正一个人躺在这里,孤零零地,面无表情地看着新闻节目。

  这位70岁高龄的老人已经失去了最后一根黑色的头发,尽管身体虚弱,面色不太好,但眼神依然凌厉,里面包含着积淀了几十年的硬朗。

  “哦,来了,坐。”深作欣二显得很淡定,还试图起身搬过来一把椅子。

  欧阳诺连忙制止了他,扶老人家躺会床上,默默地将带来的花瓶放在床头柜上,而后把一束紫罗兰小心地插了进去。

  “呵呵,不用这么麻烦,我并不喜欢花。”深作嘴上虽然这么说,眼睛却在细细品味着紫罗兰,这是欧阳诺特意挑选的红色紫罗兰,象征着永不熄灭的生命力。

  欧阳诺把花插好后,又仔细看了看,总感觉有些不漂亮,但又无从下手,插花是一门高深的技艺,即使现在只有一个品种,一种颜色的花,其错位摆放,高低安排仍然很有讲究。

  深作欣二看出了欧阳诺的烦恼,颤颤巍巍地伸出手来,胡乱地倒腾了几下,将原本集中在一起的花打乱,似有意又似无心,这瓶花还真显出了一丝奇特的美感,是那种混乱的美感,毫无秩序可言,打破了原先规矩的束缚。

  欧阳诺看着花屏,有种感觉似有似无地涌上心头。

  深作漠然一笑:“万物都是相通的,虽然我不懂插花,但我会拍电影,知道怎么使一个镜头看着舒服,当然,这是我自己的方式,并不一定所有人都喜欢,这瓶花被我搞成这样,你不会生气吧?”

  欧阳诺摇摇头,尝试用传统美学方式来分析深作的摆放手法,然而这一切根本就是没有秩序和规矩的,根本就无从下手,唯一的规律就是没有规律。

  “有的时候,还是要跟着自己的感觉走。”深作看见欧阳诺的样子,突然变得有些亢奋,他知道这个年轻人在思考着什么,这是一个自己曾经也思考过的问题,“在我刚拍电影的时候,也尝试去分析黑泽明、甚至希区柯克的片子,在这个过程中虽然有所提高,但终是十分有限,直到我将以前的这一切认知重新打破后,才终于有了自己的风格。”

  深作再次吃力地略微起身,再次摆弄其这些花,这次的成品表现出的是一种和谐,每一支紫罗兰都错落有致,好像它就应该放在这个地方,这个高度,不可置疑。

  同刚才的混乱一样,欧阳诺仍然无法找出它的规律,因为它实在是太规律了。

  深作这次没有说话,待欧阳诺看清后又一次重新摆放,这次的结果依然规律,但明显与上次的插花方式不同,也就是说,这种规律不是唯一的,是相对的。

  “这就是一种感觉,强求不得,人都是一步步走过来的,别指望一步登天。”深作喘着气靠回床头,淡然道。

  欧阳诺也长舒一口气,这口气好像把心中的压抑都吐了出来,这次来探病,他没说过一句话,但深作却把一切都给了他。

  欧阳诺不再纠结于花屏,起身冲着深作深深地鞠上了一躬。

  深作笑骂道:“我还没死呢,不用这样。”

  欧阳诺随后帮深作简单收拾了一下病房,又打了一壶水,洗了几个水果放在床头。

  “你走吧,我都明白了,唯一的忠告——不要那么渴望成功,适当的失败是必要的过程,我能感觉到你的那种个性,凡是都抱着必须成功的自信在做,这样很累。”

  尽管欧阳诺并不认同这个看法,但他还是点了点头,他相信如果深作认识MAGI的话,一定就会和自己有同样的想法了。

  “对了……我还有个不成器的儿子……可能没有当导演的机会了,希望你将来可以照顾一下……其实,他写的剧本还是很不错的,可偏偏执迷于导演……”

  欧阳诺对这个嘱托感觉哭笑不得,深作欣二今年70岁,他的儿子怎么也得40岁了,到底是谁照顾谁啊……

  欧阳诺回到家中,简单吃了几口饭后就迫不及待地调出了MAGI。

  “MAGI,给我花,还有花瓶。”

  “什么花,多少?”

  “各种品种,各种颜色,数量吗……先来1000支吧……”

  没人会知道,欧阳诺在之后几天除了睡觉就是插花,这也算是一种全情投入的闭关了,他研习的重点从原先的优秀电影转为插花,而这次研习的时间超过了在任何一部作品中投入的时间。

  为了避免睡觉的时候被吵醒,欧阳诺只给秋叶月打了个电话,让他全权代理公司的一切事情后便拔掉了手机电池。

  欧阳诺好像忘记了时间,靠着储备的方便食品度日,直到他睡觉的时候被砸门声吵醒。

  打开门,秋叶月,叶飞儿正惊恐地望着自己。

  “你……是人是鬼?”秋叶月颤颤巍巍地用手指轻触了一下他的脸,感觉到一丝体温后才回头对叶飞儿说道,“放心,还活着。”

  欧阳诺这才想起还有时间这么回事儿,呆呆地问道:“现在是?”

  “2001年2月12日,明天就要开拍了,怎么都联系不到你。”秋叶月像看疯子一样看着欧阳诺,“不知道你在搞什么,反正看起来好像还挺带感的……”

  叶飞儿也没好气地说:“我们以为你死了呢,就差去警察局报案了,闹了半天就是在家里宅着。”

  “呵呵,不好意思……”欧阳诺再一说话,才发现自己现在的体质十分虚弱,近两周吃了就睡的生活,吃的还是方便食品,现在他的身体状况已经像个病人。

  “哎……受不了……”叶飞儿见欧阳诺虚弱的样子还是心疼了起来,“月,你们帮忙照顾一下他,我出去买些菜回来。”

  秋叶月开玩笑道:“还是我去准备吃的吧,我可不想伺候大男人洗澡!”

  “找死。”叶飞儿面色一红,匆匆离去。

  秋叶月见叶飞儿已走远,借机试探道:“这妮子这几天可一直关心着你呢,平野绫却连句话都没带,这还有什么好选的?”

  “活腻味了?来,伺候我洗澡。”欧阳诺扯开话题,做出了宽衣解带的姿势。

  这一下可着实把秋叶月吓坏了,连忙捂着嘴惊道:“别……这不是命令吧……”

  “我自己还嫌恶心呢……最近忙别的都没注意拍摄安排,你带材料过来了吗?”欧阳诺伸了个懒腰,坐在沙发上打着哈欠。

  “当然,小野早就做好了,我联系不到你就在上面签字了。”秋叶月将拍摄方案交到了欧阳诺手上。

  《大逃杀》的拍摄场景相对不是很多,因此安排也比较简单。

  开机时间定于2月13日,第一场戏是学生们在巴士上参加毕业旅行的场景,这场戏虽然很简单,却也安排了两天的时间,好让这帮演员们先培养一下感情,尤其是剧中有关联的几个角色。他们毕竟只是十五六岁的艺人,有可能需要很长的入戏时间,这种交流是十分必要的。

  2月15-16日,大家转到教室场地,拍摄醒来后发现自己已深处小岛,卷入“圣战”的那场戏,这部分戏虽然只有十几分钟,却需要全员参与,每位演员都必须充分地投入,因此给出的时间比较长。

  之后的一个月都会在那座濑户内海的小岛上度过,道具师和场景师已经提前过去搭建场景和设备,由于这座岛是荒岛,制片组还不得不请建筑公司在此搭建了简易住房,这部分的开支基本是影片最大的支出了,共花费了4000万日元。

  待岛上圣战结束后,除去北野老师、男女主角和川田章吾三个角色外,其它人的戏就算结束了,最后再用几天时间把北野武在监控中心指挥圣战等戏补完,就算大功告成。

  根据欧阳诺一切从简的原则,小野最终确定的拍摄周期只有1个半月的时间,对一部电影来说绝对算得上神速了。

  欧阳诺这也是迫不得已,要知道,养这样一个剧组每天都要承受着数百万的资金支出,简直就是在烧钱。

  尽管已经把拍摄周期压缩到极限,但小野最后给出的预算依然超过了1.7亿日元。

  最终的结果与最初的设想心猿意马了。

  理想中的小成本制作并没有出现,欧阳诺还是一步步地卷入了大片的漩涡之中,还好这次的导演是自己来干,否则预算就要突破2亿了。

  “张毅对这个预算有什么意见吗?”欧阳诺问道。

  “这可苦坏了他了……”秋叶月的表情充满了同情,“张毅在来来回回计算了一个晚上后,哭丧着脸表示——这是极限了,求咱们别再花钱了。他已经随时准备申请临时担保贷款了,还让我传个话,如果实在不行的话就只能找山口组那边借高利贷了。”

  “……没办法的事,起点太高了,没有积累的过程,上来就硬干,挺过这半年就好了……”欧阳诺靠在沙发上幽幽叹道。

  这半年决定着AM的生死。

  现在公司所有的流动资金都投入到《大逃杀》之中,风险极大,如果这部戏没有收回成本,公司后续的其它制作都将面临资金枯竭。

  而现在,这部戏成败的关键全部集于欧阳诺自己身上,别看他风生水起,这也才是他一手制作第二部作品而已。

  《水果篮子》可以借由MAGI强大的功能与菊地的原画,每集成本才10万左右,也就相当于欧阳诺把当时TBS的工资投进去,基本无压力。

  后续的《ONEPIECE》、《HERO》等则都是由现成的专业制片人和导演来制作,自己只是监督一下,也没有多大压力。

  而这次,是一部投资近两亿的作品,是凝聚了大家几个月心血的作品,是动用了诸多潜力巨星的作品。

  欧阳诺感觉这部剧就好像是自己一个人的大逃杀。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