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09 第一场梦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13字数:449938

  东京的道路并不宽阔,而两旁的建筑却十分高大,在阑珊灯火的交辉下,这个现代化的都市给人最大的感觉就是——压抑。

  欧阳诺与小仓优子就这样沿着新宿大街漫无目的地前行。

  “你自由了,这个晚上,属于你自己。”欧阳诺拍了拍优子的肩膀,打破了沉默。

  但是优子没有说话,依然低着头跟随在他的身后。

  “家在哪里,我送你回去。”欧阳诺又问道。

  优子抬起头,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你就这么跟着我?我到哪里你就到哪里?”

  优子点了点头。

  这妹子也太纯了吧!!到这份上老子再不收了她就就太对不起自己了。

  欧阳诺虽然心中猥琐,表情却依正气凛然。

  “我回家了,你也跟着?”

  优子想了想,最后还是点了点头。

  这也行!!苍天在上,可是她自己要跟来的!!!

  欧阳诺的廉租房虽然不大,却很温馨。在他之前住在这里的是两个女生,给本来空洞的房间里增加了不少的配饰。

  “随便坐,想喝点什么?”欧阳诺打开冰箱,转头问道。

  “不用了……那个地方……太脏了……我想……先洗个澡……”优子低着头,脸已经红的不成样子。

  欧阳诺抑制住喷血的冲动,找出了一块新的浴巾递给了优子。

  “去吧,我家没有浴缸,只能用喷头,不好意思。”

  优子点了点头,快步走进了浴室,不过她并没有关门。

  听着浴室中“哗啦啦”的水声,欧阳诺虽然貌似镇定地坐在沙发上,但心里已经陷入了异常纠结的状态。

  卧槽!什么意思!还真当老子不是男人了!!

  不过随后两行泪水顺着他的面颊怆然涌出。

  优子……你猜对了……我还真不是个男人……

  面对着送到嘴边的美女,欧阳诺的身体竟然一点反应也没有,二弟依然垂丧着头,一副爱答不理的样子。

  狗日的,给了我青春,给了我MAGI,却偏偏不治好我的病,这让叔情何以堪啊!

  事已至此,说什么也没有用了,欧阳诺擦干了泪水。

  既然这样,就让我这个逼,装到底吧!

  优子裹着浴巾走出浴室,沐浴过后,白嫩的小脸透着桃红,让人垂涎欲滴。

  欧阳诺忍住大哭的冲动,道貌岸然地说道:“卧室在那边,放心睡吧。”

  优子瞪大眼睛看着欧阳诺,眼神中既有纯情又有妩媚。

  欧阳诺避开了她的眼神,只是装作很随意地打开电视机。

  “那……我去睡了,你……可以……”优子话没说完便羞得跑进了卧室。

  当然,卧室的大门同样地敞开着。

  大叔的泪水再度夺眶而出。

  “MAGI……启动……”

  MAGI拿了将一块纸巾递给了欧阳诺:“看的出了你狠难受,不过这件事情,我也无能为力……”她的眼神中透露着深深的同情。

  “谢谢……”欧阳诺接过纸巾擦干了泪水,“MAGI,我要你帮我一个忙。”

  MAGI无奈地说道:“这件事,我真的无能为力……你节哀顺变吧……”

  欧阳诺深吸了一口气,当他再度睁眼的时候,锐利与深邃又重新出现在他的瞳孔中。

  “帮我织一场梦,MAGI。”

  ******************************

  小仓优子做过很多的梦,不过在大多数时候,她并不知道自己在做梦。

  但这一次的梦却是这样的真实,她甚至能清晰地听见自己的心跳。

  这是在一个巨型颁奖典礼,四下望去,周围坐的都是全日本最为知名的艺人。

  “下面,2002年日本电视小姐的荣誉马上就要揭晓了!有请颁奖嘉宾,日本广播电视协会副会长——关根昭义先生!”

  主持人激情的介绍过后,一个身着西服,头发整齐的中年男子走上了高台。

  关根接过接过话筒,嗽了嗽嗓子。

  “我今年42岁,在这个圈子不知不觉已经混了快20年了。什么样的美女我已经看尽了,尽管‘日本年度电视小姐’是青春与美丽的化身,不过恐怕已经很难勾起我这个岁数大叔的兴致了……”

  关根风趣而又朴实的发言引起观众席阵阵的哄笑与掌声。

  “但是!有一个女生,她重新唤醒了我对青春的回忆!让我这个麻木的大叔在冲动之下收集了她全部的写真,回家还被老婆大骂了一顿。我相信在座的很多男士同我有一样的经历。”

  说到这里,关根一反成熟稳重的常态,眼神中焕发出了兴奋的光彩。

  “请所有喜欢她的人与我一同宣布她的名字!她就是……”

  全场观众起立,疯狂地大喊出同一个名字——小仓优子。

  优子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上领奖台的。

  她被这个舞台震撼了。

  在她的面前,是上万观众狂热的目光,是一波又一波雷霆般的掌声,是数百位艺人同时起立的祝福。

  “小仓加油!”

  “小仓!你是最棒的!”

  “我爱你!小仓!”

  她的泪水早已泛滥成灾……

  ***************************

  当优子再度睁开双眼的时候,她终于知道——这是一场梦。

  欧阳诺坐在床边,温柔地擦拭着她脸上的泪水。

  “这不是梦,这是你的未来。”

  优子感觉面前的这个男人正像自己的父亲一样,在最迷茫的时刻陪在自己的身边,安慰着、指引着自己。

  不过她知道,这只是一场梦,这只是一句安慰,残酷的现实,早已将梦想无情地击溃了。

  “谢谢你……不过优子……恐怕已经没有未来了。”

  优子起身靠在了床头,她从心底感谢这个男人为自己所做的一切。

  “人活着,就有未来!”

  欧阳诺说的话,有种可怕的穿透力,直刺人心。

  优子看着面前的这个男人,自己已经枯萎的内心,好像又焕发了一丝生命的律动。

  “可是……可是优子已经……”

  欧阳诺轻轻捂住了优子的嘴,淡淡地说道:“世界太危险了,孩子必需有两个父亲才行,你愿意成为我的孩子吗?”

  优子虽然听不懂这一番话,但她已经感受到欧阳诺如父亲一般的慈爱,如父亲一般让人依赖。

  她没有任何思索,坚定地点了点头。

  欧阳诺笑了。

  老子既然在生理上不能征服你,那就在心理上征服你吧!

  这也是一种快感,而且是绝对不亚于**的快感。

  欧阳诺决定将装逼进行到底。

  “孩子,说出你的烦恼。”

  优子低着头,泪水又开始在眼中打转。

  欧阳诺心下暗骂:这妹子怎么这么多事,真他妈麻烦。不过他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骂人家小姑娘吧。

  优子终于下定了决心,将这一切娓娓道来。

  “他们,他们把我脱光了……拍照片……让我出来做援交……”优子吞吞吐吐地说出了事情的梗概。

  妈的,世界果然很危险……

  “他们的名字,一个不落,都告诉我。”欧阳诺的表情有些发狠,这种混蛋的事情是他最气不过的,以前自己在山口组的时候因为看不惯这种勾当没少树敌。

  “立花春子,铃木兰,还有濑户秋美……”

  “看样子都是你的同学吗?”

  “恩……她们都是坏孩子……让我援交赚了钱,再给她们,这样就不公布我的照片……”

  欧阳诺冷然一笑,心下立刻有了定夺。

  君子之治人也,即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

  他从抽屉里翻出了五千日元,塞到了优子的口袋里。

  “你明天上学,把这笔钱给她们,说这是你今晚赚的。她们肯定嫌少,认为你还私藏了一部分,然后你就承认确实把钱藏起来了。放学后把他们引到我这里,其它的就交给我吧。”

  “可是……”

  “没什么可是,我说过了,交给我。你什么都不用想了,好好睡上一觉吧。”

  欧阳诺起身,帮优子盖好了被子。

  优子突然有了一种冲动,这还是的第一次:“你可以……和我……一起睡……”

  听到这话,欧阳诺就差把拳头快攥出血来了……

  “傻姑娘,女孩子的第一次,一定要献给自己最爱的那个人。”

  大叔再也受不了这种煎熬,微笑过后便要离去。

  “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欧阳诺,如果你愿意的话,也可以称我为教父。”说罢,他不再逗留,快步走出房间,还不忘带紧房门。

  优子躺在床上,很快就进入了梦乡。

  虽然这个房间很陌生,但这一觉却睡的很踏实。

  但她不知道的是,她的教父此时正躺在客厅的沙发上骂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