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1 夏花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34字数:449938

  之后的整整两周时间,欧阳诺都在带着二位新人在MAGI中进行后期工作,这部原先表现手法较为传统的经典之作已经完全被他折腾成另一幅样子。

  欧阳诺力求将日式电影的心理压抑同美式电影的视觉冲击结合,力求让影片的每一秒都让人过目不忘,这种精益求精的决心大大拉长了影片剪辑的周期,两位新人也在这个过程中不断提高着。

  秋叶月每次来那间办公室,看到的都是倒头大睡的三人,他们除了必要的生理活动外基本上没有离开过这个房间,秋叶月干脆叫人搬了两张床进来,一张单人,一张双人,这里面秋叶月使了个坏,想看看他们到底怎么睡法。

  如同秋叶月预料的一样,第二天早上推开门,欧阳诺抱着野比康夫睡在大床上,牧野兰则一个人抱着被子躺在小床上。

  “老板,你果然是基。”

  欧阳诺做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满地烟头。他的眼袋已经黑得很明显了,但眼神却依旧神采奕奕。旁边的二人与他一样,历时现实时间两周,思维时间588个小时的庞大工程终于完成了。

  三人最后又重头到尾看了一遍这些看了上百次的镜头,尽管这些镜头他们已经可以背下来了,却仍然心潮澎湃。

  影片的制作表上,在剪辑那一行上,赫然印着吉川康夫与牧野兰的名字。

  看着这些,两个可爱的人造人慢慢闭上眼睛,欣慰地睡去,渐渐淡出空间。

  “辛苦了,MAGI,我也要去睡上一大觉了。”欧阳诺搂住MAGI亲了一口,在这个过程中,MAGI满足着他各种无理的要求,忍受着他各种急躁地谩骂,怕是机器也要吃不住了。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MAGI永远是那么精神,不知疲倦。

  这一觉三人都睡了很久,直到第二天接近中午的时候才被秋叶月叫醒。

  “喂喂……两个星期了,你们再这么下去我就卷钱跑了。”秋叶月推了推打鼾中的欧阳诺。

  欧阳诺听到那两个字立刻跳了起来:“卷钱?谁谁!不需动我的钱!!”

  “擦,终于醒了。”秋叶月锤了他胸口一拳道,“两个月不过问公司的事,你就不怕我使坏把公司据为己有吗?”

  欧阳诺笑着说:“这有什么好怕的,一句话你不是还得还回来。再说,现在对我来说建立一家AM规模的公司实在不是什么难事儿。”

  “好了,不开玩笑了,公司的报告,你该看看了,我已经精简得不能再精简了,麻烦你抽5分钟看完,OK?”秋叶月把两张纸递给了他。

  “现在是什么时间了?”欧阳诺坐在床上,一边看资料一边问道。

  “2011年3月24日,距你上一次参加公司事务运营已经过去1个月零18天了,你忍心把这么多恶心事儿都扔给我和张毅么。我还好,意志坚定,可人家张力已经快成疯子了,随时准备逃回国避债……”

  “哈哈,有那么严重吗?”欧阳诺笑着继续翻报告。

  两部分,工作报告和财务报告。

  工作报告基本顺利,《HERO》杀青,前5集剪辑完成已经交予TBS,TBS的首付款也已到位。《ONEPIECE》前10集制作完成,后面10集大概还需要1个半月的时间,尾田那边的漫画进度更快一些,已经达到了35集的水平。

  《水果篮子》一切正常,收视率维持在11%左右的水平,每月定期将分成收入打给高屋奈月,但可惜她的创作进度没有尾田那么夸张,估计出第二季要等到一年之后了。

  现在的状况基本都在意料之中,动画组依然在忙,《ONEPIECE》够他们消化很久的了,而影视组这边两部大剧刚刚完成,大家在放假,一时也没有什么新作在筹备。

  财务报告则是满面飚红,欧阳诺跳过其间大量的赤字,直接浏览最后一行。

  为了确保《大逃杀》的顺利拍摄,张毅不得不追加贷款,并且被迫拖欠上下游企业的款项,现在的状况是,除去最开始的2亿贷款外,公司又负债1亿2000万,拖欠其它企业资金3000万。

  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大逃杀》的宣传才刚刚起步,欧阳诺还打算在这里投上几千万呢……

  “走,先去找张毅。”欧阳诺挠了挠头,拉着秋叶月向外走去。

  “还有两件事我口头汇报,都是坏消息,你要先听哪个?”秋叶月问。

  “先说不是很坏的那个吧。”

  “好的,这是我整理的上个月的报纸杂志,按照你说的,我在拍摄期间公布了你亲自导演《大逃杀》的消息,媒体评论很不乐观。”秋叶月将半打杂志交给欧阳诺,关于《大逃杀》报道的页面他已经夹上了书签。

  欧阳诺边走边翻,这种情况基本在他的预料之中。

  “AM董事长自信心膨胀,从深作欣二头上抢走了导演的帽子。”

  “大投资,烂制作,AM倾家荡产,年轻制作团体的烧钱活动。”

  “日本电影学院教授表示,《Battle

  Royale》这部小说很难改编成电影,如果是深作欣二或者北野武或许可以做到,但绝不是那个毛头小伙子。”

  “《大逃杀》的拍摄地在濑户内海的荒岛上,这是不是欧阳诺为了逃避?”

  “电影拍摄过程完全保密,学生演员1个月未归家,父母担心落泪。”

  …………

  通过这些评论,欧阳诺不难想象出电视媒体上的报道,估计也不会太客气。

  管他的,谁没有被质疑的时候。

  “这不算什么坏消息,早有预料,剩下的那个呢?”欧阳诺把这些杂志随手一扔。

  秋叶月犹豫了一番后,还是把另外半叠杂志递给了他:“诺,做好心理准备。”

  欧阳诺一看封面心就凉了大半。

  《爆周刊》,无良八卦杂志,没有的事儿都能说的跟真的似地,这次竟然轮到自己了。

  再仔细看封面,欧阳诺彻底疯了。

  要让他抓出来谁干的他一定要把那个混蛋在MAGI中折磨死,当然,在MAGI中是杀不死人的。

  封面是一张醒目的偷拍照片,男人把女人按在树上,正在做着那件事,关键部分打上了厚码。

  但他娘的脸上的码跟没打一样,柴崎幸的脸很容易就被认出来了。

  “里面还有……话说老板你的屁股长的可真漂亮……”秋叶月咳嗽了一声,帮他翻开杂志。

  一共有5张偷拍照片,同样是关键部位厚码,脸部基本**,各种角度,傻子都能看出来这对男女就是欧阳诺与柴崎幸无疑。

  “妈-的,我留了这么多胡子他们也能看出来是我?”欧阳诺扔下杂志骂道。

  “……因为你两周前出现在公司,你的新形象很快就被大众认知了,从这一点上来看,正是你的新形象才让大家更确定照片里的长毛怪是你。”

  “玩脱了。”欧阳诺拍了拍脑袋,“后续影响都有什么,我赶快想办法解决。”

  “外面的事倒是还好,最多是网民骂骂你,每天有几百封匿名讽刺信,业内的人拿这个当笑话传……”秋叶月一边说一边看着欧阳诺的眼色,准备随时逃跑。

  “说关键的,这些我都能想到。”欧阳诺不耐烦地大臂一挥。

  “公司内部出现松动了,老板与女演员那个,这好像与公司的原则有那么一点……违和……最近员工们时常聊起这件事,有些人很失望,觉得与梦想中的AM差距甚远,有些人倒无所谓,淡然的认为这才是事物的发展规律。”

  “这才是我最怕的事情。”欧阳诺的表情很严峻,“外面怎么说无所谓,关键是公司内部不能乱,有没有人明确的表示过态度。”

  “暂时只有一个人,其它人都在等你的解释。”秋叶月将一封信交给欧阳诺,“叶飞儿,她辞职回国了,要说的话都在这里。”

  欧阳诺突然浑身软了一下,他本以为这种事情不会对他造成什么刺激,但是他错了。

  有一见钟情的女人,也有日久生情的女人。

  有见不到想她的女人,也有分别了才知道想她的女人。

  欧阳诺不知道自己为什么突然有种很难受的感觉,之前的那些打击对他来说都不算什么,唯有这个,让他崩溃。

  他瘫坐在椅子上,目光空洞。

  也许,爱,有的时候就应该做出选择,那一秒钟过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头儿,别这样,这不像你。打开信看看吧,我在张毅的办公室等你,希望我和他不用等太久。”秋叶月拍了拍欧阳诺,没有多说话,信步离去。

  欧阳诺颤抖着打开信封,信的内容并不多,字迹很清晰,飞儿写的一手漂亮的正楷,在字里行间可以看见曾被打湿的痕迹,也许是泪水,也许是别的什么。

  诺:

  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应该已经在回到中国了,我为自己安排了一个假期,去丽江和西藏,一个人的假期,你一定很嫉妒吧。

  我想起了我们第一次相见的场景,在电车上,你教训了一个讨厌的家伙,虽然你的手段我不敢恭维,但这却是世界上第一次有人保护我,我很庆幸那是一个中国人,可惜你匆匆离去,没给我们机会。

  再次见到你,我相信是上天给了我们机会,你再次帮我教训了一个讨厌的家伙,这是我第一次见到有人敢直面顶撞本田佑,你让我知道,即使在异国他乡,中国男人也不会输给任何人。

  之后的日子是我这辈子最快乐的一段时间,你,我,还有菊地那个疯子,我们一起玩,一起工作,除了睡觉什么都做在一起,从《幻影死神》到《水果篮子》,我愈发相信你是一个神奇的人,你是我生命中的那个天使,为我孤单的生活涂上了色彩。

  跟着你做什么事都很痛快,离开TBS这件事我完全没有思考就决定了,之后我很荣幸地目睹了艺能公会的成立,AM的壮大,我也很荣幸地成为了其中的一份子,但得到这份光荣的同时,我却感觉我失去了你。

  我知道你与平野绫有关系,不过并不十分介意,男人吗,我理解,至少你回来很不好意思面对我,这样我就心满意足了。

  再之后,你离我越来越远了,好像刻意远离我,我们的关系渐渐成为了点头之交,除了跨年PARTY外,并没再说过什么交心的话。

  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了情人节前夜,我觉得,幸福是要自己争取的,而不是等待上天赐予,上天将你送到我的身边,我也应该自己做出努力,不是么。

  2月13号的晚上,我把眼泪哭干了,第二天没有上班,当然,你不会知道,你已经不关心我了。

  那句话让我很难受,但却没有绝望,我依然坚信,我可以用我的真诚与努力打动你,感情也同样需要争取。

  然而,上天用那些照片点醒了我,你根本就不是那种可以和一个女人厮守一生的男人。

  呵呵,我才觉得,我真的很傻。

  我甚至一整个礼拜抱着手机,希望你能打来一个电话,哪怕解释一句话,就算骗我也无所谓,就算你说“那不是我。”我也相信。

  但是你没有,我又天真了。

  是啊,你为什么要向我解释呢。

  我算什么?

  直到现在,我也不知道我算什么,也许是一厢情愿吧,我愿把不愉快的记忆统统忘掉,只留下需要的那部分,足够我回味一生的了。

  希望,这一切可以在丽江,在西藏做到。

  永别了,诺。

  希望我在你的生命中,至少是一朵夏花,你曾轻轻摘下,淡淡闻过一口的夏花。

  不要来找我,我明白你的想法,你的事业是空前远大的,不想为女人乱了心神,我懂,这就是男人,你如果不是这种人,也就不是我爱着的那个欧阳诺了。

  愿你成功,让小蚂蚁遍布世界的每一个角落,我也会默默祝福着你。

  你,爱过我吗?

  在你生命中一隅的夏花

  飞儿

  欧阳诺以为自己足够坚强,只要与那个女人无关,任何事也不会让他落泪。

  他错了。

  这就是代价,早已埋好的因果是非,他曾经想到过这一幕,真正遇到的时候才知道有多难受。

  叶飞儿,一个聪明而又天真的女人。

  她懂欧阳诺,欧阳诺也懂她。

  尽管欧阳诺不愿意承认,但却不得不承认,叶飞儿成为了他事业的第一个牺牲品,代价是感情。

  他擦干眼泪,抽出打火机将信点燃。

  “我记得你,飞儿。”欧阳诺一口将灰烬吹散,让它随风而去。

  欧阳诺,依然是那个欧阳诺,叶飞儿说的很对,他不会去找她,也许将来会,但不是现在。

  他揉了揉脸,让自己重整精神,事情要尽量往好处想。

  “至少,少了一个麻烦……呵呵……”欧阳诺自嘲了一下,聊以慰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