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24 Bitch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6 15:37字数:449938

由于AM此时还没有属于自己的专业放映厅,因此秋叶月暂时借用了公会的小剧场,除去原制作组成员外,北野武、神堂父女等公会人士也一一接受了邀请,虽然剧场内只做了寥寥数人,却都是资深人士。

“两周时间,是不是太仓促了?”小野问道,“我知道……最近的事情比较多,但好电影都是磨出来,不能急功近利。”

“再磨就破产了,看过再说。”欧阳诺没有做过多的辩解,与公会人士一一打过招呼后便开始放映。

影片开头的特效只能用华丽来形容,快节奏的背景交待过后,在北野老师伤口涌出的鲜血中,《大逃杀》三个字刻在了屏幕上。

正如欧阳诺所想,影片不会给人一秒钟喘息的时间。

与传统日本电影的慢节奏与阴郁气氛不同,《大逃杀》的剧情从未有低谷,当你还在惊讶于上一个场面的同时,新的子弹已经射出。

大量的镜头特效在其中穿插,虽然华丽却并未让人头晕目眩,节奏依然张弛有度,并没有因为过于强大的视觉表现而遮盖了影片的思想本质。

历时1小时25分钟的放映时间内,没人说过一句话,除了神堂峪偶尔的惊呼声外只有其它人咽口水的声音。

第一版成片放映完毕,欧阳诺亲自起身打开灯,大家却都还死盯着屏幕上的制作人员表,意犹未尽。

整整3分钟,直到制作表全部滚动完毕,依然没有人说话。

北野武缓缓转过头,尽管他的面瘫后遗症依然存在,却能清晰地感觉到他面部的颤抖:“去美国做的特效?”

欧阳诺尴尬地摇了摇头:“AM自主制作,后期技术是我们核心的竞争力。”

神堂清问:“我仔细看了,整个后期工作都是由名为MAGI的小组完成的,这么强大的工作室,如果在日本的话,我们没有理由没听说过……”

“世界很大,奇人很多,我们先不纠结这个问题,诸位老师觉得这部戏如何?”欧阳诺连忙引开话题,继续这么深究下去可不是好事儿。

“给我的第一感觉是……”北野武犹豫了一下,还是说出了口,“很难用现在的电影理论还衡量,这更像是一部属于未来的作品……”

周围的其它圈内人听到这句话之后也都深以为然,他们也都有种说不出的感觉,只是北野武率先找到了一个恰当的形容。

“那……北野老师,你认为市场会有什么反应呢?”欧阳诺迫不及待地问道。

“这个,抱歉……”北野武双手支撑着后脑,靠在椅背上,“我没有资格来衡量它,这部戏的包装技术和镜头手法将我之前的认知完全打破,可能需要很长的时间来消化。”

北野武都这么说了,别人更不好妄加评论,他们都是最专业的电影人,却不是最专业的观众。

这是一个尴尬的地方。

许多被电影人以及资深观众捧上天的佳作,其中的表现手法让人叹为观止,故事结构更是让人拍案叫绝,然而对于大多数普通观众而言,却不能完全接受。

这就是叫好不叫座,在艺术和专业上做的太过了,让普通观众在观影时产生了障碍,导致票房不佳。

《大逃杀》是绝对是一部让这些电影人看得哑口无言的作品。

我没有资格来衡量它——北野武的评价说明了一切。

“既然这样,大家可不可以抛开自己的专业,以一个纯粹的观众身份来告诉我,这部戏,到底……好看么?”欧阳诺打破了许久的沉默。

“欧阳,这部戏实在是……”神堂峪开口了,非要说的话,她恐怕是这里最像观众的观众了,“实在是……好看爆了!!”

“恐怖吗?”

“恩。”

“紧张吗?”

“恩!!”

“刺激吗?”

“绝对刺激!!”

“发人深省吗??”

“…………”

“…………”

二人快速地一问一答,欧阳诺算是收集了自己第一份的观众体验。

其它人则低调一些,专业视角不是说脱掉就能脱掉的,就比如一流的厨师品菜,首先看的是色泽,而后闻味道,再考量火候与食材的新鲜度,思索菜中所用到的所有调味品……

最后让他认认真真地说这道菜好吃不好吃,反而很难给出一个简单明了的直观结论了。

电影也一样,专业人士看色彩,看镜头的长度与衔接,节奏安排,场景渲染,最后问他们对这部电影的第一印象到底好不好看,他们有时也会哑口无言。

神堂清看了看左右,欣然一笑:“欧阳君,你能拍出来让我们这帮家伙既夸不出什么,也骂不出什么的电影,也算是一朵奇葩了……”

奇葩?这可不是欧阳诺想要的结果。

“知道我什么叫诸位老师来观影吗?”欧阳诺做到神堂清旁边,坏笑着问道。

神堂老头子本能地感觉有些不对,怔怔答道:“心理没底,想让我们帮你评价一下?”

“抱歉,说错了,我心里有底的很,《大逃杀》会名利双收,名垂青史,你们的反应已经证明了这一点!”欧阳诺提高音量,所有人都感到他不是故弄玄虚,是真的自信爆棚。

“这一切还是让市场来验证读书阁,就算是我们也会有偶尔走眼的时候。”神堂清不反对也不支持。

“神堂老爷子,我想您心里,还是会有一个评估读书阁,只是不想说罢了。”欧阳诺搓着手问道。

“是的,我怕影响你的运营,再说我确实拿不准,不能随便出口。”神堂清点点头,连北野武都不好评论的影片他自然不会轻易出口。

“你看这样如何……影片的开头和结尾,在‘导演:欧阳诺’这行字出现之前,加上‘日本艺能公会’监制出品这几个字,我想您一定很期待读书阁……”

“这……”神堂老头子眼睛一转,欧阳诺这种家伙是不会无缘无故送大礼的,心下立时将他的心思猜到了大半,他低下头,从微弱地音量说,“看来,AM财政紧张的事情是真的。”

“明人不说暗话,公司没热钱进来随时都会破产。”欧阳诺没什么遮掩,用全场都能听清的音量说道。

“说实话,这部片子真的很有意思,我很多年没有看到过让我说不出话的片子了,但就是因为这样,我才拿不准。”神堂清叹了口气后继续说,“但并不是所有的都拿不准,虽然票房和市场反应我现在不能定论,但至少我可以确定——这部影片将极具争议,它实在是太疯狂了,它同时又太艺术了,疯狂与艺术相结合,真是件可怕的事。”

北野武在旁边应了一声,接着说道:“我了解伦理协会的审核体系,他们看到这部片子的时候绝对会比我们头疼。如果这是一部单纯的血腥片,他们会将其封禁,无法公映,或者只能极小范围地放映。但偏偏,这部片子的艺术性绝佳,剪辑手法让人叹为观止,伦理协会的人也都是业内打拼很多年的,知道出这样一部片子不容易,我相信他们会将这部电影设定成R-18分级。”

“R-18……我以为可以是R-15……影片的血腥都是经过艺术加工的,也并没有什么反人类,反社会的……”欧阳诺说着说着,自己也说不下去了。

“艺能公会是一个具有社会正面影响力的组织,监制这样一部争议的电影,不免冒险,我们现在不想冒险。”神堂清最后的决定很理性,欧阳诺再也找不到说服他的理由。

他本想让艺能公会冠名,争取到一定量的流动资金度过这段难关,但现在看来不太可能了。神堂清既然已经知道了公司的窘境,如果愿意资助自会开口,自己再求也没什么意思,毕竟人家也要运营,又不是亲戚,哪能随便投钱。

“我明白了。”欧阳诺挠了挠头,钱的事还是另外想办法读书阁,“那么各位前辈,对于本片还有什么建议吗?”

坐在小野新一旁边的青年制片人龙崎生嗽了嗽嗓子,他的面容枯白,眉角下弯,有种文艺复兴时代嬉皮士的感觉,却又一本正经。

年轻的制片人起身说道:“欧阳先生,我在观影的时候大概记录了一下血腥出现的镜头,时长以及程度。其中血腥镜头24处,超过15秒的8处,人体内部器官裸露的镜头13处,这么搞的话,正如北野老师所说,在日本能拿到R-18的分级就不错了。”

“你的意见是?”欧阳诺心下一惊,这方面的事自己还真没有细想过,这个人很有心思,竟然在观影的同时记录了这些数据。

“我的建议是所有导演最痛恨的建议——删减镜头。”龙崎略带歉意地说,“如果能将影片的血腥镜头控制在20处以内,裸露器官的地方在3处内,再稍加修饰,也许可以争取到R-15的分级。”

“会差很多吗?”

“当然,R-18是日本最高的分级了,日本已经是文化相当开放的国度了,在这里了R-18就意味着在国外很有可能会达到R-21的分级,那无疑会极大地限制影片公映的剧场数量以及观众人数,况且很多国家对于引进限制级影片是有数量限制的。即便是在日本,R-18这种分级的影片也没有太多的电影院敢碰,即使放映也只会在午夜,如果你纯粹为了艺术,可以当我什么都没说,但如果对票房还有所期盼,则必须删减。”

“还未请教您的大名?”欧阳诺的语气很尊敬。

“这位是龙崎,新锐制片人,也才加入公会不久,是个认真的家伙。”小野新一笑着拍了拍龙崎,帮他介绍。

欧阳诺转头向神堂清问道:“我能雇他来帮我做制片顾问吗?”

“当然……不过出于老朋友的角度,我劝你还是省点钱读书阁,这方面的事情小野新一应该也可以做到。”神堂清答道。

欧阳诺这才想起小野也在场,但他显然没有龙崎那么心细,不管怎样,自己这么说等于扫了他的面子,自己爱才心切没有顾及这么多,不好意思地挠头道:“抱歉,小野,我有些急……”

小野则大笑道:“欧阳,我不是那种小肚鸡肠的人,龙崎的心比我细,我甘拜下风。而且我没有任何不满,因为……”

“因为小野是我的老师……”龙崎搂着小野新一笑道。

“那就好,都是一家,都是一家。”

神堂清警惕地身子一震,不过只是一震,很快将自己的忧虑隐藏了起来。

欧阳诺离他近在咫尺,自然看到了,但也没有多说什么。

现在双方已经各自壮大,也许,离分道扬镳已经不远了。

放映结束后,欧阳诺让小野新一私下里约上龙崎,大家一起去小酒馆喝上几杯。

“小野,你有这么一个好徒弟也不说一声,真是不够意思。”欧阳诺率先举起酒杯。

“怎么叫不够意思?我自己在水深火热之中,还要拉着徒弟一起来受罪?”小野大笑着开玩笑道,这位老制片就是这种性格,没有什么不敢说的话。

“AM再水深火热,能与艺能公会相比吗?”欧阳诺又与龙崎碰了一杯。

“呵呵,言重了,既然选择了道路就要走下去。”龙崎的回答很中庸,但还是表达出了一层意思。

欧阳诺话中的含义再明显不过——你那边的饭不好吃,大可过来。

龙崎的态度也很暧昧,就是没有态度。

“月,你怎么看今天神堂老头子的态度?”欧阳诺转头问道。

秋叶月望了望龙崎,当着艺能公会人的面理应该避讳这方面的话题,然而欧阳诺却这么直接引出,想必是要直来直往了。

“神堂清不想让这部影片成功。”秋叶月开门见山地说,随后又转而向龙崎问道:“龙崎老师,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神堂清在来之前应该对你们说了什么读书阁。”

龙崎笑了笑没说话,只是用右手捂了捂嘴。

“欢迎加入AM!!”秋叶月起身激动地喊道。

欧阳诺也与龙崎相视一笑,又干了一杯。

只有小野新一还蒙在鼓里,瞠目结舌地问:“啥?怎么能这么快?你们都说什么了?我还没喝多啊,是不是落下什么了。”

“这还不够明显吗?我从头到尾帮你分析一遍……”秋叶月解释道,“最初的线索是艺能公会那帮家伙的态度——一片沉默,我们是叫他们来影评的,哪有这么影评的?一句没有资格评价就算完事儿了?这绝不可能,一定是达成了某种默契,不予置评。”

“除了北野武和龙崎生。”欧阳诺接着他的话说道,“北野武一方面参与了制作,一方面位高权重,可以无视神堂清,再加上我与他的关系还算不错,人家也真心爱艺术,因此才对影片简短地评述了一番,字里行间提点了我们,要注意尺度和分级,他说自己没有资格评价,这就是最好的评价。北野武以这种比较隐喻的方式将信息透露过来,既没有和神堂清撕破脸,也算仁至义尽。”

“而龙崎就没那么多顾忌了。”秋叶月也笑着同龙崎干了一杯,“他完全无视了神堂清的嘱咐,记录了很多细节,并中肯地评价,他完全可以私下里做这件事,然而却当众都说了,意思再明显不过。”

“那就是加入AM!”欧阳诺再次举杯,“现在大家可以没顾忌了,干杯!”

小野喝过酒,依然恍惚:“你们的大脑都是什么构造……我怎么就啥都看不出来?”

“反常,几个反常组合在一起,这一切就很明显了。”欧阳诺搬出手指,边说边数,“其一,除了北野武外其它人都不予置评,神堂峪不是电影专业,她的评价不算;其二,神堂请放着买卖不做,坐看AM倒霉;其三,老一辈的电影人都没发言,龙崎却突然跳出来,这一点违背日本严格的辈分制度;其四,你可能没有注意,在神堂峪和北野武发言的时候,神堂清的表情就有些不自然,待龙崎发言过后,神堂清已经有了明显情绪波动的表现。”

“天啊……咱们还是聊电影读书阁。”小野只觉得自己眼冒金星。

“龙崎,你是什么时候做出这个决定的?”欧阳诺问。

“说老实话,在来之前我还打算遵从神堂会长的意思,一言不发,我那时还不怎么看重这部电影,才2个月的时间,能出什么好电影。但是我错了……”龙崎说着,表情渐渐激动起来,他掀起自己的袖管,上面布满了密密麻麻地伤痕,“我有一个毛病,每当看见优秀的电影或者剧本的时候,就会情不自禁地开始掐自己……在今天观影的时候,我恐怕把这辈子的疼痛都受尽了……”

这一幕让大家有些哑然,电影人的偏执果然有些变态……

“咳……不管怎样,咱们马上就是伙伴了,龙崎,你介意说一说现在公会的情况吗?”欧阳诺试探道。

“我在公会并没有涉及到管理工作,从我的角度上来看,作为电影制作人员,这里更像是一个人才市场,时不时地给你介绍些工作,你去做就是了,并没什么认同感和责任感。”

欧阳诺与秋叶月相视一笑,这一切果然符合他们的预测。

公益与共享——公会最大的王牌也是其最大的漏洞。

甲方公司向公会提出用人要求,公会筛选出合适的人员后介绍给甲方,大家满意后达成合约,这看起来好像是一个顺理成章的过程。

但事情并不是像表面上那样美好。

演艺圈不是模特公司,杂志要拍个封面,然后雇个模特,完事儿后一拍两散。

演艺圈的每一个艺人与工作人员都在不断升值,他们升值的途径就是工作,歌手出专辑,演员拍戏,每次工作都会使艺人的身价提高。

如此看来,所有雇佣公会艺人的公司都是在给这些艺人做嫁衣,辛辛苦苦帮他们提高名气与实力,到头来对方却仍是工会的人。

长此以往,甲方公司必然会动起歪心思,尝试反向从公会挖人,毕竟公会的盈利有限,在没有达到垄断规模前是无法与制作公司的盈利相比的,其它公司对艺人的开价会更具诱惑力。当然,这一切都是循序渐进的,如果公会的运营策略不进行调整,公会吃进去多少,最后终将吐出来。

这一点是欧阳诺一直都想不透的,他一直认为神堂峪在当时与自己的对话中有所隐瞒,给自己编织了一张漂亮的网,让自己一头栽进去。

这一切,太梦幻,太天真,太不真实了。

公会绝不会坐以待毙!

解决这个问题的唯一方法,就是自主创作。

在聚集了这么多艺人与制作人员的前提下,依然只是承接委托,如此低效的盈利怎么可能?再将来还要面对其它公司的挖角,面对必然崩溃的命运,怎么可能?

自主创作,在积累到一定程度,公会一定会开始运营自己的作品,电影,电视,动画,歌曲,能涉及的一切。

欧阳诺相信,早在公会筹备的时候,他们的几位主创人员就想到了这一步。

给艺人一片自由的天空——多么美妙而又天真的笑话。

娱乐圈的巨无霸——这才是残酷的本质。

神堂清是一个当了半辈子艺能协会花架子会长的家伙,到了这个年龄,要么是一个对权利毫无兴趣的老头子,要么是一个像变色龙一样隐秘的野心家。

从他当任艺能公会会长的事情可以肯定,他一定不是前者。

那就只能是后者了。

这个老头子是一个野心家,他最出色的能力就是隐忍。

他在忍,忍到公会人员储备足够丰富,影响力足够大,投资足够多……

届时,他会脱下自己的伪装,违背公会最初的原则,开始独立制作,让公会成为一个将艺能公司与制作公司合一的巨无霸。

在这个过程中,他被迫与欧阳诺合作了。

如果不是欧阳诺的介入,这一切不会这么顺利。

但在合作的过程中,他看到了欧阳诺的野心。

AM飞速地拓展着业务面,同时不忘吸纳艺人,这与神堂清的制霸路线不谋而合。

同行是冤家,与电视台,艺能公司相比,AM和公会才是对方最大的敌人。

欧阳诺的蚂蚁们正在以可怕的速度繁殖着,它们是行军蚁,要横扫一切的行军蚁!

此一时,彼一时,昔日双方同病相怜,此时各行其路。

欧阳诺默默吸纳着艺人与制作人,艺能公会看在眼里;艺能公会蓄势待发,也逃不过欧阳诺的直觉。

就在刚才,神堂清的表现也印证了这一切,面对昔日战友的财政窘境,这只老狐狸只是冷眼相看。

即便这样,现在也还不是双方撕破脸的时候。

公会这边的准备还不够充足,突然宣布独立制作会引起社会和会员的不满;AM这边还不够强大,与公会决裂将会失去自己最后的“战友”。

秘而不宣,利益至上,这才是商场的法则。

梦想是童话,讲给小孩子的童话。

“我想你决心进入AM的原因,应该不止于此读书阁……”欧阳诺掏了包烟出来,除了秋叶月以外的人都取了一支。

龙崎点起香烟,意味深长地说:“我是一个崇尚激情的人,在东宝没有激情了,才来到了公会,来了后才发现,公会只是一个外表清纯的娘-们,本质上仍然是一个婊-子。”

“哈哈!婊-子,说得好!!”欧阳诺笑得前仰后合,不住拍着桌子,而后突然抬头道,“难道AM就不是婊-子了?”

龙崎也笑了起来,右手不由自主地掐着自己的左臂,指尖浸满了鲜血:“AM当然是婊-子!他是我见过最贱的婊-子!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处女了!与其上其它婊-子,不如上最贱的那一个来得痛快!”

欧阳诺这次直接笑到了座子底下,锤着地板说不出话来,旁边桌子的人都像看疯子一样看着他,就连秋叶月也对他的这个行为十分不解。

然而这次,小野新一却只是默默抽着烟,根本就没有像刚才那样的疑惑。

这位老制片人知道——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处女了。

全他-妈是婊-子。

欧阳诺挣扎着爬上桌子,像个醉鬼一样:“不错!既然大家都是婊子了,就让咱们一起上那只最贱的婊-子读书阁!!”

“干杯!”

“为了婊-子。”

“老板,你是公众人物,要注意形象……”秋叶月尝试着制止欧阳诺。

“形象?你都说了,我的屁股还算好看,我还有什么形象?”欧阳诺表面上自暴自弃,其内心却是豁然开朗。

“好了,说正经事儿。”欧阳诺渐渐收敛情绪,现在还不是狂欢的时候,眼前还有很多棘手的问题,“神堂清那只老狐狸以为他不帮我我就会倒霉,去他-妈的,老子大不了去找高利贷。”

“不必如此。”龙崎随手拿出笔记本电脑,打开了一个文档,“这是我上一部制作电影的资本概况,制片方的投资只占总投资的40%,其它还有很多赞助商和投资人。AM的片子都是独资的,因此来钱的空间还很大。”

“不用劝我与其它资本合作,独资是我的风格,否则现在的经营也不会这么窘迫,只要挺过这一段就是海阔天空,这个决定我不会动摇。”欧阳诺斩钉截铁地说道。

“除了合资之外,AM现在还有很多来钱渠道。单就《大逃杀》来说,现在还没有赞助商,完全可以出售几个醒目的赞助位置,总会有大胆的商家来买单。另外据我所知,AM的很多商品还处于未开发阶段,比如《水果篮子》和《ONEPIECE》的玩具,《HERO》的DVD等等,可以考虑将这些权益适当的出手,也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欧阳诺简单思索了一下后问道:“帮我算算,一个月内拿到7000万热钱,我们要付出多少。”

“根据经验,《大逃杀》的赞助费能卖出去2000万左右,如果再疯狂一些可以达到3000万,不过我不建议那样,那会让电影充斥着广告,影响观众感受;其它的,《ONEPIECE》现在的人气还不够,不适合出手周边产品,但《水果篮子》的热潮已经达到顶峰,先行出手周边制作权的话会有2000-4000万的收入,《HERO》同样,将DVD制作权直接出手也会有近2000万的收入,当然这些都是直接以买断方式出手,虽然这样利益会小一些,但时间不等人。”

“你可以联系卖家吗?”

“可以试试,应该问题不大,这些产品都是炙手可热的,除了《大逃杀》有些难度,后面两个应该问题不大。”龙崎已然成竹在胸。

“龙崎,我需要帮手,能暂时出任AM的副总裁吗?”

“这……”龙崎犹豫了,一时不知道说什么。

“龙崎,你要知道,现实远比电影要精彩得多,如你所说,AM是最贱的那个,你不觉得只是当制作人太大材小用了吗。”

“我怕自己不能胜任,没有这方面的经验。”龙崎犹豫道。

“经验?经验都是逼出来,磨出来的,在我看来,潜力和天赋才是最重要的。”欧阳诺指了指秋叶月,“他,一年前还是个毛头小子,现在呢?AM照样风风火火。我的财务总监张毅,半年前还在东大上课,现在呢,面对上亿的赤字都能周转过去。而你龙崎,在这个圈子里混了多少年了,跟他们比起来你简直就是教授了。”

34岁的龙崎,是一个充满激情的偏执狂,由于他的古怪性格,一直没有走上管理岗位,虽然能力出众,却永远被锁死在了制片人的位置上。

现在,一个比他要偏执100倍的家伙给他打开了一扇窗。

龙崎的左臂在向下滴血,这是他掐得最深得一次。

“为你效劳是我的荣幸,老板。”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