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33 长夜中的刽子手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6 14:24字数:449938

0133 长夜中的刽子手

还有空哭?

并不是没有观众连眼前的一个也打动不了,来打动一千人,一万人?

想要走的更远,先试着打动眼前的一个人

——秋元康

在AKB48成立近4个月的时候,首支单曲终于发售了,这本是个值得纪念的日子,但留下的只有遗憾。()

尽管AP动用全力打通销售渠道,然而《樱花花瓣》就这样被遗忘在了唱片超市的角落中,首周仅有两万出头的销量。

一张唱片的首周销量基本相当于总销量的一半。

这个数字意味着惨淡,意味着赔钱。

与赔钱相比,欧阳诺更不愿意看到的是姑娘们的绝望。

他刻意隐瞒,不愿将数据透露,但市场的反应就在明面上,藏也藏不住。

欧阳诺是唯一看到美好结局的人,而姑娘们则是黑夜中摸索的婴儿,不知前路在何方。

又是一年毕业季,一期成员中有几个姑娘已经高中毕业,到达了人生的拐角,到了这个年纪,偶像梦开始变得遥远而虚幻。

“东川大叔,请让我走读书阁。”宇佐美由纪走进剧场后的办公室,咬着牙说道。

“就不能……”欧阳诺皱眉看着她,“就不能再稍微坚持一下吗……”

“抱歉……我没有耽误了。”宇佐美由纪终于有勇气将一直以来的憋屈发泄而出,“现在就像打工一样,每天训练,演出,拿着可怜的工资,我再也受不了了。”

“小姑娘,做事情都要坚持。”

“坚持?为了?就算演出场场爆满又怎样?我的工资永远都只是那个水平,我已经18岁了,没有再燃烧了。”

“一切都在发展,尽管有些慢。”欧阳诺拿起桌子上的单曲CD说道,“看,你们已经出单曲了,离出专辑还远。

“AP的人告诉过我CD的销量,东川大叔,别再瞒着我们了……”宇佐美摇着头叹道,“即使将来有一天组合会成名,那也不属于我,我只是在后排的伴舞罢了。”

“AKB的每一个人都会闪光。”欧阳诺盯着她,眼神坚定。

“东川大叔,有的时候真的不你是哪里来的自信。”宇佐美最后朝着欧阳诺鞠了一躬,“总之,还是谢谢你,这段我学到了很多,变得现实了,也许我很快就会嫁人,过平常人的日子,谢谢你,让我看清了。”

“我很想再挽留你,提薪,或者提升地位的,不过这对其它人不公平。”欧阳诺揉着脸,挣扎道,“我只能恳求你,再稍微,稍微……坚持那么一会会,一会会儿都不可以。

宇佐美没再说,又朝欧阳诺鞠了一躬后,默然走出了办公室。

“一会会儿都不行么……”欧阳诺靠在椅背上,旋转半周,望着窗外刺眼的夕阳。

宇佐美输给了,输给了毅力,但让人完蛋的因素不止于此。

中西里菜是第二个提出离队的正式人员。

她甚至一句话都没留就这么走了。

两周后,欧阳诺收到了一个包裹,上面写着“甲斐正明敬上”。

欧阳诺心头身子一紧,已经猜出了事情的大概。

中西里菜的全裸写真集,甲斐正明急不可耐地将未完成版送给欧阳诺尝鲜。

“他-。”欧阳诺将写真狠狠地砸在地上,“甲斐正明,我警告过你。”

“肥秋,该闹的老子陪你闹了,老子现在没耐性了。”欧阳诺双手交叉,支撑着头部,独自坐在办公室内。

他再也无法忍受下去,拨通了秋元康的。

“起,所有团员工资上涨为30万日元每月,启动第二期招募计划,AP全面接手AKB48的包装和宣传。”欧阳诺冷冷地说道,“请注意,这是通知,不是商量。”

那头沉默了几秒,而后响起了秋元康略带苍老的声音欧阳君,就不能……再坚持那么一会儿么……”

这话,似曾相识,但却如此刺耳。

欧阳诺这才宇佐美听到劝说时的感受。

“康叔,现在不是坚持的问题了,再这么下去姑娘们全都会被挖走,剧场演出的亲民路线成名太慢,理应投资做更全方位的宣传”

“是,是让你变得如此急躁。()”秋元康长叹了一口气,“中西里菜的事情么,SOD也送了我一份。”

“既然你看到了,就应当理解我。”欧阳诺半恳求地说道,“我不是圣人,姑娘们更不是,不是每个人都能撑过这种苦日子的。”

“欧阳君,现在放弃了,那一切的努力可就白费了。”那头的球员看冷然说道,“还记得我一开始说的话么,现在对于AKB来说是必须经历浴火重生,只有留下来的人,才配成为新时代的偶像,如果你启动大范围的商业化宣传,那么AKB与那些昙花一现的组合又有不一样?”

欧阳诺捂着头痛不欲生,他不是不明白,只是不愿意看到。

这太残忍了。

“15万,15万的月薪总可以了读书阁。”欧阳诺冲着吼道,“这都是我的钱,又不用你来买单。”

“10万,最多了,不能让她们有种安逸的觉。”秋元康坚定地说道。

“你这个恶魔。”

“天使都要经历恶魔的历练,欧阳君。”

欧阳诺还是再次向秋元康妥协了,不过对于甲斐正明和SOD,他是不会轻易让步的。

然而在他行动前,对方却先压在了的头顶。

晚上的演出,不时候来了很多奇怪的人,就是那种面目可憎的流氓,山田亮或者崛尾那种,总之就是那副样子。

他们买门票入场,然后抢占中央的位置,在那里大喊大叫,指手画脚,甚至打牌赌博,很明显是来找茬的。AKB现在的粉丝还是以宅们为主,自然不敢对这些可怕的家伙发脾气,只得忍痛退场,或坐在靠边的位置上默默地支持者的偶像。

户贺崎走想与他们商量,可没说两句就被踢了,他只能捂着肚子去敲欧阳诺办公室的门。

“出手够快的。”欧阳诺得知后,不怒反笑,从纸篓里找出了甲斐正明的名片,“这个滚蛋,我开始喜欢他了。”

“现在办?要报警。户贺崎忍痛问道。

“没用的,他们买票进来看演出,看是他们的自由。”欧阳诺淡然答道。

户贺崎握着拳头,吐了口酸水那……我们到底办?”

“你保护好姑娘们,我来解决。”欧阳诺脱掉外套,摘下眼镜,虽然现在的造型依然老成,但总算亮出了几分锐利。

“要动用你和山口组那边的关系。户贺崎思索道,“可这样不就等于暴露你身份了。

“几个杂碎而已。”欧阳诺晃了晃头,抻着胳膊走向剧场。“好久没活动筋骨了,再这么下去我就真成大叔了。”

剧场中,姑娘们虽然害怕,却仍坚持表演,在最后一首曲目完毕前,她们是不会停下舞步的。

几个流氓见到东川诺终于肯前来,都大叫着冲他吹起了口哨。

“东川,AKB做不做,我们有的是钱。”穿着黑背心,肩上刻满纹身的大汉指着前田敦子笑道。

“大哥,这么多姑娘我们可吃不消啊,哈哈”

“怕,咱们们也不是吃素的。”

“对对,以后咱们就管这里叫SEX48好了。”

欧阳诺没理会这帮人渣的叫嚣,径直走到舞台前,姑娘们的眼中饱含愤怒,舞步也变得沉重起来,但仍没有一个人停下。

“有的时候,在你成功的路上会有一些小丑,嘲笑你,干扰你,甚至侮辱你。”欧阳诺扫视着队伍,铿然吼道,“但请记住,我永远守护在你们身前,为你们挡住箭矢与顽石,口水与谩骂。”

“WOW,老家伙慷慨激昂起来了”纹身男吹着口哨大笑了一声,“怎样?你要对我们这些忠实粉丝做,我好怕啊”

流氓们的嘲笑声中,欧阳诺转过身,将背影留给了姑娘们。

“答应我,不管看到,都不要停下你们的舞步。”欧阳诺脱下衬衫,露出了健硕的肌肉,那是与他现在形象完全不符的野性。

姑娘们眼眶湿润,握紧拳头,她们虽然不东川诺到底是飞儿扑火还是胸有成竹,但此时在这个背影的保护下,一切都变得很决绝。

流氓们的嘲笑声渐渐低了下了,他们虽然不堪,但对局势还有起码的判断力。

这身肌肉绝不是花瓶,是在千锤百炼的战斗中塑造而出的,他们只在格斗运动员身上看到过类似的。

“东川,你别搞了,我们可不是来打架的。”纹身男还算有些脑子,他笑着靠在椅背上写意地说道,“请搞清楚,我们都是AKB48的粉丝,现在正在剧场里欣赏他们的表演,你身为经纪人难道要对我们动用武力。

未等欧阳诺发话,剧场中仅有的几名粉丝都不约而同地站了起来。

“东川叔,冷静,别和他们一般见识”

“在这里斗殴的话会被勒令停业的。”

“我们会一如既往地支持AKB,不会被他们影响。”

“你看,我们不还在这里吗?他们叫嚣不了多久的”

这些坚定的粉丝是可爱的,尽管他们的力量微弱,但却以的方式支持着AKB。

“谢谢你们,现在我只求你们一件事。”欧阳诺长舒了一口气,“请暂时出去,忘记今晚的事情,我保证的演出继续,而且你们再也见不到这些人渣了。”

“东川叔……”粉丝们焦急地看着他,不知何去何从。

“户贺崎”欧阳诺转头对经理人喊道。

“东川,我你。”户贺崎坚定地点了点头,拉着粉丝一个个向门外走去。

在大门关闭的瞬间,欧阳诺开始朝这伙流氓走去。

20对1。

不对,是20对21。

在欧阳诺身后还有20个姑娘,她们的表演仍未结束。

纹身男本能地打了个寒颤,眼前的这个大叔看都是个老实人,但却不知他的压迫感从何而来。

“你……想好了,我们是不会先动手的,只要你碰我一下,这个剧场就玩蛋了。”纹身男站起身,迎向了欧阳诺。

欧阳诺并未。

“,还……”纹身男继续向前凑去。

话未说完,只听见一声闷响。

他再也吐不出一个字,因为他的嘴已经被打烂了,四颗牙齿同时与他永别了,他跪在地上开始撕心裂肺地痛吟。

这种呻吟声与AKB的舞曲搭配,有一种独特的血腥美感。

欧阳诺看着滴血的拳头,心中的野兽再次被唤醒。

“上”既然欧阳诺已先动手,流氓们自然就不用有所保留了。

AKB48——《我的太阳》

“如果你在”

“世界的某个地方哭泣的话”

“孤独地瑟瑟发抖的话”

“我一定 会去找你”

“这就是爱的印记”

欧阳诺踏着音乐的节奏,犹如一名舞姬,穿梭于人群之间,不经意间挥动双手,为敌人送去挣扎与痛苦。

“在梦中无数次梦到太阳”

“永远都会”

“从这条地平线上升起”

“发出耀眼的光芒变作能量”

“你现在 是”

“我的太阳”

敌人的惨叫在剧场中回荡,听起来并不那么刺耳,反而有种奇妙的解脱感与节奏感,越来越多的敌人扑上前去。

“孤单一个人”

“在夜晚的黑暗中也不会胆怯”

“因为我一直 在你左右”

“与你一起”

“如果 世界上”

“出现了敌人”

“我也会是你的同伴”

他们倒下后会狼狈地再度站起,叫嚣着冲上前去。下手还是太轻了么,拳间已皮开肉绽,疼痛催发着仇恨的怒火。

“所以”

“怎样悲伤的事情都忘记读书阁”

“就当是件小插曲地笑读书阁”

“你绝对不是 孤单一人…”

“与你一起等待黎明来临的人还有我”

“在梦中无数次梦到太阳”

“变得晴朗”

“现在 不能放弃”

“虽然 有时偶尔也会下起雨”

“但请不要哭泣”

“我的太阳”

他始终在前进,从未让任何一个人再接近舞台一步。而他们,始终在后退,没有逃跑的勇气,只有丧心病狂地挣扎。

“在梦中无数次梦到太阳”

“如果”

“被乌云 笼罩的话”

“想想还有人在等待着你”

“只有你是”

“我的太阳”

在最后一抹音律的回响声中,最后一个敌人倒地,血腥之舞的结局是静默的。

姑娘们的演出结束,她们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感情。

“东川叔”她们尖叫着,哭泣着跑到欧阳诺周围,紧紧地抱着他,为他擦拭手中的血迹。

“哭,多没出息。”欧阳诺感觉很疲惫,此时才感觉到手上的疼痛,但在姑娘们的环绕下,这一切也就不那么难受了。

“东川叔……谢谢你……”高桥南靠在欧阳诺身上擦着眼泪,“不管将来会怎样,你永远都是我们的东川叔”

其它女生也都哭成一团,她们东川诺一直在守护者,却没想到这一切是如此决然。

“别哭了,去换衣服准备回家读书阁。”欧阳诺摸了摸大家的脑袋,有她们在,这些痛苦简直不值一提,“忘记今晚的事情,我保证大家可以继续演出。”

姑娘们恋恋不舍地走后,外面响起了抠门声,显然是户贺崎耐不住了,他怕欧阳诺遭遇不测,那样的话事情可就闹大了,这位大佬真的发起火了,AKB的事情就算彻底黄了。

“进来读书阁。”欧阳诺坐在椅子上,看着空荡荡的舞台说道。

户贺崎翼翼地推开门,眼前的景象让他惊呆了。

他欧阳诺有黑-道底子,却没想到能如此夸张。

二十个流氓横七竖八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的力气,而欧阳诺的脸庞依然皙净,滴血未沾。

“这……”户贺崎不可思议地望着这一幕,慌忙地将“演出完毕”的标牌架在门口,锁上大门,“欧阳,这……这……处理?”

“有人会来处理的。”

正说着,叩门声再度响起。

户贺崎朝欧阳诺递去了一个询问的眼神,后者点头后,他才翼翼地开了一个门缝。

“甲斐正明吗?请进。”欧阳诺头也不回地说道,“户贺崎,你累了,先休息读书阁。”

户贺崎踌躇了一下,与甲斐正明擦肩而过,再次关紧大门,亲自守在门口。

“真没想到。”甲斐正明摘下墨镜,鼓着掌坐在了欧阳诺的旁边,“真没想到……”

欧阳诺低头看着的双手,刚才板野友美已经帮他包扎过,但此时又渗出了鲜血。

“你想不到的事情还多着呢。”欧阳诺淡然道。

“你有很多方法来解决这个问题,可偏偏选了最笨的一种。”甲斐正明靠在椅背上叹道。

“你让你进来不是聊天的,赶紧把这帮人渣带走,不要再玷污我的剧场了。”欧阳诺踢了踢地上的纹身男。

“好读书阁,你想好了吗?现在还有机会。”甲斐正明拿着墨镜,并没有急于戴上,“你答应合作的话,我之前的承诺一分不少,这件事情我也会压下去。”

“我早说过,没的聊了。”欧阳诺指着门口说道,“叫醒他们,走。”

“好读书阁。”甲斐正明戴上墨镜,“希望你做好准备,如果剧场被勒令停业的话,我们的开价也就没那么高了,我都是为你好。”

与户贺崎一起将剧场打扫干净后已经是深夜。

“欧阳……你,准备好了。户贺崎与欧阳诺行走在午夜的秋叶原,寒风瑟瑟。

“当然,再难办的局面我都遇到过,这些杂碎影响不了我。”欧阳诺拖着疼痛的手,楞是掏出两支烟。

“好读书阁,虽然我很想帮忙,不过恐怕你也用不到我。”户贺崎点起烟,自嘲一笑,“我这个人就是这样,总会想很多,但在关键时刻却像废物一样。”

“会呢?”欧阳诺搂着户贺崎,真切地说道,“智信,你不是和我一起挺了吗,帮我照顾好姑娘们,一切如往常一样继续,我可能来不了了,帮我解释一下。”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