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41 月色下的DoubleFly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12字数:449938

0141 月色下的DoubleFly

1月15日,历史性地跨国合作正式展开,欧阳诺以艺术指导身份加入剧组,不时客串着翻译的工作。

拍电影拍到他这个程度,导演对于剧组来说也无非就是实现设想的工程师而已,欧阳诺只需要在风格和某些关键镜头上下达命令,具体的麻烦事儿都由导演搞定,与电影相比,他更看重交流。

与黄秋生时不时地闲聊中,他大概了解了香港和大陆圈子的现状。

严重地跟风,这就是此时中国的影视格局。

香港还好一些,基本确定了的风格,主要的重点作品依然没有变——警匪。黄秋生也刚好是完成了《无间道》的拍摄后才来到曰本的。

这位影帝拍了十几年的戏,出演过上百部影片,然而他却悲观地认为,香港电影只剩下警匪这面旗帜了。

不可置疑,香港电影很多产,风格也算百花齐放,但能真正走出香港的影片中,警匪仍占据多席。警匪片已经成为了香港的标签,《无间道》将是香港电影21世纪的爆发之作,但在同时,香港电影也将迎来漫长地下坡路。这部影片将成为很久一段内香港警匪片无法逾越的高峰,而其它类型的电影也在其阴霾下没突破。

电视剧市场则依然被TVB垄断,高产而又稳定,欠缺激情。

反观大陆,欣欣向荣。

资本开始热衷于影视投资,张艺谋带领的大制作热潮和《康熙王朝》扛起的精品旗帜使大陆影视业空前兴盛。

但欧阳诺,这种美好是短暂的。

正如中国的历史一样,在任何一个朝代的初期都是“盛世”,为官者清廉。为民者本分,而随着资本与**的累积,一切开始变味。

影视市场也是如此。在之后将很难再现《康熙王朝》一类的经典之作,取而代之的是无尽的跟风。出现一部武侠剧后会有10部武侠剧投入制作。清宫,谍战等题材也是一样,短短一年可以有30部同类型影片公映,必须要让人看吐了才肯罢手。

欧阳诺有自知之明,想去解决这一切肯定是不可能的,他唯一能做的就是让大陆观众看到更多、更全面的题材,从而打开他们的文化观,做出力所能及的贡献。

当然,这是为观众,也为。

如果这次合作顺利的话,他会渐渐改变侧重点,回归出生的地方。

前天的反串造型是经过精心设计的,看上去有一种很舒服的忧郁,并没有太多化妆的痕迹,但前天还是被不可置疑的“毁容”了。

天生丽质的美人儿并不多,眼影粉底和新潮发型才是她们美丽的资本。

而为了饰演碇真嗣这个角色,眼线的没有了不说,最可怕的是要以小平头的形象出现。

前田敦子扭扭捏捏地走出化妆间,剧组的人员都在等她。

她不敢看别人的眼神,生怕从中捕捉到一丝嘲笑。

“很好。”欧阳诺带头鼓起掌来,“对,就要这样,自卑感,你可千万别自信起来……”

大家也都跟着边笑边鼓掌。

“是啊,咱们得在敦子建立自信以前快点儿开拍了。”三浦友研笑道。

“讨厌死了……”前田敦子低着头嗤笑了一声,“都好讨厌。”

与敦子的自卑刚好相反,当麻里子穿上白色的研究服后从骨子里透露出了一种自信。

“马上就要开机了,感觉如何。”欧阳诺端摹了一下麻里子,很满意。

“迫不及待。”麻里子的声音柔和而又沉稳,“还记得咖啡馆的时候么,我早在端咖啡的时候就在幻想这一天了。谢谢你,欧阳。”

“都是你的努力。”欧阳诺拍了拍麻里子,“走吧,开始了,去看第一场戏。”

麻里子表现得很好,她毕竟在之前已经客串过一些剧集的演出,《EVA》中赤木律子的戏份对演技也没有太多的要求,只要表现出那种“酷酷的”感觉即可,这刚好符合麻里子的本色。

《EVA》与《银英传》一样,货真价实的拍摄大多在摄影棚中完成,并不需要太久,更多的工作将由MAGI完成。(请记住我这次全部流程已经驾轻就熟了,仅用了不到一个月的就杀青。

杀青晚宴十分热闹,只因为AKB的姑娘们加入了进来。

AKB组合中的很多成员在其中跑了跑龙套,敦子和麻里子又以主要角色的身份参与演出,片尾曲也由她们演唱,可以说《EVA》是她们国际化的第一步。

席间,欧阳诺被姑娘们灌得一塌糊涂,每次与姑娘们在一起吃饭结果都是这样。

一个个娇滴滴地小姑娘敬酒,不喝还混?

有句古话,酒能乱性。

这个“乱”字用得极好。人原本的想法都被现实中的条条框框拘束着,该说的说,该藏的藏,而在酒精的催发下,这些约束都会渐渐瓦解,之前深藏的终于得以出来透气。

欧阳诺喝得高兴,一把抱住了前来灌酒的板野友美和篠田麻里子,她们也都稀里糊涂地喝了不少,对这个唐突的行为并没觉得有不好,只为尽兴。

旁边的小野新一却还绷着心弦,他小声提示道欧阳,注意影响,你忘了当年岛上的事情了?”

“岛上?”欧阳诺大笑了了起来,“那家伙叫来着……那个卖照片给八卦杂志的家伙,他出狱了么?”

三浦友研赔笑道这种事没人关心的,大家只关心你。”

“哈哈,无所谓了,我活的洒脱,谁爱说谁说,往我脑袋上扣屎盆的话我一定会还。”欧阳诺大口地喝着酒,难得轻狂。

小野只是摇了摇头,也不好多说。圈子里再奢腐糜烂的他都见过,与那些家伙相比欧阳诺绝对算得上是正大光明的君子了,有时人也不应该刻意压抑太多,该尽兴时则尽兴。

宴席快结束的时候,一个家伙提出合影,在姑娘们的要求下,欧阳诺与他们拍摄了一张滑稽的“百芳照”。

欧阳诺陶醉地躺在地上,被姑娘们包围,活像一个古代皇帝。这可是东川诺时代完全没有享受过的礼遇。

这里要提一下欧阳诺的司机了。

这个家伙绝对是个人精,仅有九流高中学历的他一点点打拼,竟然混到了AM董事长专属司机的位置,这种敏感的职务绝对是所有人巴结的对象,其地位不亚于一个正儿八经的课长。

他一直坐在宴席靠边的桌子上,与其它司机和闲杂人员在一起用餐,但他的眼睛始终没有离开过老板的桌子。

其它姑娘上来灌酒的时候欧阳诺只是调侃两句,唯对板野友美和篠田麻里子青睐有加,这里面耐人寻味啊……

几乎所有宴席散伙的时候大家都要商量一件事情,那就是分配车辆走人。

这次AKB的成员都是以个人身份零散赴宴的,平时负责接送她们的大巴并没有来,因此她们也只能零散搭别人的车回家。

话说让AKB成员搭车这件事绝对是一种荣幸,所有没喝酒的或者有司机的,甚至是喝了酒的人都自告奋勇地要拉姑娘们。

开玩笑,第二天告诉别人,昨天老子送前田敦子回家了,实在是太有面子了。

此时欧阳诺的司机,发挥的时候到了。

他抢在所有人前问欧阳诺老板,咱们车上还能坐两个人,要不要也顺路拉两个姑娘回家?”

欧阳诺已经喝得快走不了道,半醉半醒地应和道好……好……多拉几个,我的车地方大……”

“那就拉板也和篠田吧,她们应该都住在新宿附近。”司机搓着手问道。

“好……好……友美……麻里子……跟我走……”

既然欧阳诺发话了,其它老爷们儿便不好再争,忙把目标瞄向了其它大牌。

欧阳诺的宝驹十分嚣张,亮红色的保时捷卡宴,无论是在公路还是丛林里都给人一种肆无忌惮的感觉,车身稳,车内宽,他喜欢这种感觉。

欧阳诺迷迷糊糊地坐在后座上,麻里子和友美显然也不清醒,一左一右靠在她肩上,司机时不时看看后视镜,他特意买了瓶传说能“催发兴致”的香水喷在车内,此时正观察着受众的反应。

欧阳诺感觉口干舌燥,缓缓地睁开眼睛想找水喝,这才的左手正捏着麻里子的大腿,而右手刚好搭在友美的胸口上。

软软的……飘飘然……这是他此时唯一的一个感觉。

友美喃语了一声,又朝欧阳诺的方向凑了凑,把头埋在他的肩后,就像是一只小猫。

欧阳诺在酒精和奇怪香水的催使下,骤然感觉硬硬的……飘飘然……

一只蓄势待发的司机时机到了。

“老板,渴了吧,我去买水,先把车子停在这里吧。”司机没有回头,匆匆地打开了车门,还不忘嘱咐道,“也不哪里有24小时便利店,我进巷子找找,估计很久才能……”

尽管欧阳诺处于半醉状态,但他还是看见了就放在眼前的矿泉水,并且他清楚地感觉到,司机在走之前把前排的座位都向前挪了一些,好像是为了特意让出空间……

“这混小子……”欧阳诺轻骂了一句,但他的双手还是没离开大腿和乳-房,“这……躁人啊……”

友美和麻里子的呼吸侵袭着他的耳垂,好像是魔女的咒语,让欧阳诺欲罢不能。

他本能地将双手向更深的地方探去。

友美皱了皱眉头,但没有推开他,麻里子的的双腿摩擦了一下,慢慢夹紧了欧阳诺的左手……

yu火中烧的时候,所谓爱的忠诚就是扯淡。

欧阳诺的手继续向深处探去,右手已经钻进友美的胸-罩,左手也抵到了密林之前。

麻里子缓缓地睁开眼睛,看着眼前的欧阳诺并没有太多的惊讶。

欧阳诺呆呆地看着她,咽了口涂抹。

麻里子突然紧紧地抱住欧阳诺,二人开始了月光下的激吻。

另一边的友美也不知何时醒来,依然没有推开欧阳诺,反而缓缓地解下衣扣。

罢了,就这一次……

欧阳诺再无节操,回归了兽性,多亏卡宴的后座宽敞,他才有空间起身,将两个姑娘按到座位中央,则像野兽一样扑到了她们身上,用舌头和手指侵袭着一切。

月光下,两个各有风情。

可爱的友美像一个初尝禁果羞涩的小女生,有着强烈的**却又不敢直接施放,只待被人一点点地引向极致。

麻里子的成熟与艳丽则是另一种感觉,充满神秘感的她极具诱惑力,让人不由得想一探究竟。

粗重的呼吸夹杂着诱人的呻吟,剧烈的抖动与胸口急促的起伏相映成辉。

这次的情况有些复杂,他只感觉舌头不够用,手指不够用,下面的更不够用。

友美与麻里子出其地温顺,也许是出自对那个大叔的感情,也许是出自对老板的某种态度,极力配合着他的姿态。

此起彼伏。

两个欲求不满,一个左右为难。

当然是乐呵呵的左右为难。

远处地司机蹲在电线杆旁,见车子开始摇晃,并且越来越剧烈,终于松了口气。

“哎……老板……有我这样会做事的司机真是你的福分啊……”他默默地点起了一支烟,也不欧阳诺能搞多久,他至少要等车子停止震动10分钟后再才保险,“干了……人和人的差距真大,你在那边爽,我在这里挨冻……”

司机蜷缩着身体,不是该盼欧阳诺快点儿完事儿还是多撑会儿。

如果此时他这一等就是两个小时,一定会找一家拉面店好好休息一样。

回到别墅的时候,天已经蒙蒙亮,明日香正一个人趴在床上。

欧阳诺轻声开门,洗了个澡后蹑手蹑脚地走进卧室。

“不用这样,我还没睡着。”明日香淡淡地说。

“哦了,喝的有点儿晚,应该和你打个招呼,抱歉了。”欧阳诺用比较镇定的语气说。

“别说了,睡吧。”明日香没回头,就那样躺着。

的直觉是可怕的,只要你做了,她很快就会。

“……不会有下次了。”欧阳诺叹了口气,躺在床上抱紧明日香。

“没关系,你的心在就可以了。”明日香并没有推开他,只是心里有些难受,毕竟还是欠他的,尤其是在这种事情上,并没有资格提出任何要求。

“真的不会有下次了。”欧阳诺渐渐闭上眼睛,沉沉睡去。

明日香望着窗外的月亮,突然想起了本田佑的一句话——

“男人只对男人忠诚,不会考虑。”

她喃语道只对男人忠诚,同样也不会考虑男人,对吧……”

不得不说,明日香完全就没有理解本田佑话中的意思。

此时此刻,在月光拂过的另一个张床上,阿久津大部正搂着本田佑。

“佑,他们说你原来追过一个中国,是真的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阿久津的脸在月光下显得更苍白了。

“恩。”本田佑沉声道。

“然后呢?”阿久津抚摸着本田佑的胸口问道。

“她跟欧阳诺跑了。”

“你不想她么?”

“不想。”

“那你并非真的爱她……”阿久津感叹道,“如果我跟别人跑了,你会想我吗?”无错小说网不跳字。

“不会。”

“真讨厌,一句情话都不会说。”阿久津狠狠地掐了本田佑一下。

本田佑并没有呻吟,只是突然回想起两年多前的场面。

他因为一个,而放弃了所有。

只有男人对男人,才是真正的忠诚。

阿久津转而问道: “那个叫明日香的靠得住么?这都几个月了,一点消息也没有?”

“不,在她与欧阳诺重逢前是靠得住的,现在就不好说了。”本田佑眯着眼睛说,“欧阳诺有一种魔力,会改变人。”

“切……我感觉不到……”

“因为他只会改变弱者,真正的强者不需要依附于他。”本田佑转过身抚摸着阿久津。

“那明日香呢?是强者还是弱者?”

“不。”本田佑悠然一叹,“我在调查欧阳诺学生时代资料的时候了她,一直到半年前找到她。那时她已经是一个烂的不能再烂的演员,不和多少导演制片睡过,却只得到了几个三流角色,基本在崩溃的边缘。”

“那应该是弱者喽?”阿久津问。

“不尽然。”本田佑道出了一直以来的忧虑,“如果是弱者的话,她欧阳诺成名后一定会去找他,而不是这样暗自糜烂着,可见她有的坚持。”

“那就是强者呗?”阿久津又问。

“不合理。如果是强者的话,必定成功。”

“真是纠结……那你靠说服她回到欧阳诺身边的?”

“她的心想,我只不过是诱导了她一下,给了她一个理由。”本田佑回想着那时的明日香,终日沉浸在自责与悔恨中,现实是残忍的,梦想是虚无的。

“也就是说。”阿久津略微沉思了一下说道,“她不,是因为没有勇气面对欧阳诺,而你给了他一个面对欧阳诺的理由,就是成为他的敌人,如果这样的话她就不会背上爱的责任,成为纯粹的罪恶,会更好受一些?”

“是的。”

“还真是难以掌握啊……完全没有可以控制她的条件,一切就看她的吧……”阿久津无奈地叹了口气,渐渐睡去。

本田佑没再,这件事本就是他对付欧阳诺的千百种策略中最不起眼的一个,如果可以丰收当然好,没有结果也无所谓。

遥远地望去,月亮是皓白而又美丽的,但当你细细品味,会看到上面满是无尽的伤口。

无节操,无福利,对不住了任君想象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