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12 中间人——石原宏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3:10字数:449938

  优子有些害怕。

  按照计划,自己本来引立花春子,铃木兰和濑户秋美三个人来找欧阳诺就可以了。但是在学校门口非常不巧地遇到了这片学校的恶霸——石原宏。

  石原宏在很久以前就已经被学校开除了,但他却在学校混上了瘾,既不愿意正式迈入黑-道,也不想找个正经的营生。于是他这种人,就成为了校园暴力与黑-社-会之间的“中间人”。像这种中间人,其威慑力是肯定强于在校小混混的,但与真正的黑-道想逼,又稳稳地矮上了一头。

  因此,“校园”这个黑-帮不屑一顾的地带,就成为了这些“中间人”的生财宝地,只要在道上拜上一个大哥,打着大哥的名义偶尔收收保护费或者卖点K-粉,很轻松地就能掌控几所学校。

  像立花春子这样的不良少女,与“中间人”石原宏自然也是有些交情的,在日本的校园里,没什么黑-道背景的小混混见到“中间人”是必须低头的。

  “石原哥!”立花春子笑着同石原宏打了个招呼。对于她来说,认识石原这种层次的地痞,可以无形中提高不少自己在学校中的威慑力。

  “呦,春子啊,怎么,晚上去哪玩?”石原宏舔了舔嘴唇,春子这骚货自己的是没兴趣的了,不过她后面那个娃娃脸的小姑娘倒是清纯的很,“这小妞是谁,以前没见过啊?”

  立花春子捏着优子的脸笑道:“快叫石原哥!”

  “石……石原哥……”优子低着头,完全不敢正视石原。

  石原邪恶地看了看优子,又转头看了看春子他们。

  “这姑娘显然和你们几个不是一路人啊?”石原凭着在道上打拼多年的直觉,谁是什么人自然一眼就能断定。

  春子这才傻呵呵地凑到石原耳边说出了事情的来龙去脉。

  “这种事你们都他妈敢做?”石原大惊,逼良为娼这种事就连自己也是不敢轻易涉足的,“这可不是劫个钱打个人那么简单,就算放在我这里也算是一件大事了,你们几个可真有胆!”

  春子被他这么一说也有些惊了,刚开始她们只是看优子老实,欺负她这件事,不过是无聊之时胡乱找点儿乐子,打发时间罢了。在这个过程中,优子全部的零用钱自然也被洗劫一空。

  如果偶尔有反抗的话,优子可能还不至于落到这般田地,但这妹子实在是个天生的受气包,每次都会把刚得到的零用钱双手送上。

  在任何欺压良民的政权中,群众的软弱都是统治者暴虐的培养皿。同样地,小太妹的欲望也是被受气包的顺从养肥的。那点儿可怜的零用钱渐渐无法满足太妹三人组的欲望,她们决定用更极端的方式榨取小仓优子的剩余价值。

  “你们真是不要命了。在学校里玩这套,你知道需要打点多少人吗?”石原宏虽然只是一个“中间人”,不过他毕竟混的年头比较久了,道上的规矩还是清楚的。

  春子不敢怠慢,熟练地为石原点上了烟。

  “她,要是真急了,你们就死了。”石原宏冲着优子吐了口烟圈,“最近警署正在严打这方面的事情,事情要是真捅出来,你们几个要进管教所不说,还要赔偿巨款给她。”

  春子颤颤地说道:“她不敢的。我们不是有照片吗?”

  石原宏大笑:“把人逼到那份上,接了几十个客人,谁还会在乎那几张照片?”

  想到这一步,小太妹三人组有些怕了。

  她们毕竟只是在学校里混混的小太妹罢了,从来没有想过——原来自己已经犯罪了。

  石原宏靠在墙上低吟道:“我四年前第一次坐牢,就是因为这事。不过我当时还只是个从犯,半年就出来了。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当时的主犯——阿部哥,应该是判了十年。”

  坐牢!太妹三人组这才发现,这个词已经如此接近自己了。

  “石原哥,救救我们!”春子拉着石原的手臂开始哀求。

  石原最喜欢把自己的经历讲给这帮不入流的小混混,从她们惊讶或者恐惧的眼神中,石原的虚荣心得到了莫大的满足。

  “我给你们讲讲,这一套到底应该怎么玩,听完再告诉我你们要不要继续。”石原掐灭烟头,蹲在地上开始娓娓道来,“首先,你必须击溃目标的心理,让她永远不敢反抗,就这点而言,那几张**实在不算什么。这个过程,一般是需要道上人帮忙的,只有让目标被真正恐怖的家伙胁迫,才能让她们彻底放弃反抗的希望。”

  “第二,要专业。”石原正色说道。“胁迫援交是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要让目标从最初的‘不愿接受’一步步地变成‘坦然接受’,最终‘乐在其中’。这期间要不断地提高她们的劳动分成,让她们得到好处,最后欲罢不能。第三,要有背景。不管是道上背景警署背景还是援交场的背景,一定要靠得住,这些背景可以大大地降低出事的概率,就算出了事,有他们在也可以大事化小。你觉得,这三点你们做得到吗?”

  太妹三人组同时茫然地摇了摇头,她们感觉石原所说的已经完全是另外一个层面的事情了,一个血腥而又黑暗的层面。

  “所以说,早点收手吧,别再给自己惹事了。”石原故作沧桑道。

  春子三人交换了一下眼神,从她们的表情上就可以看出她们肯定是不敢再干了。

  “你走吧,那笔钱我们不要了。”春子转头对优子说道。

  石原本想小装一下逼,让太妹们见识见识自己的阅历就得了,但一听到“钱”字,这厮立马就不淡定了。

  “什么钱?”石原的状态瞬间回归了他流氓的常态。

  春子指着还没来得及逃跑的优子说道:“她昨晚赚的钱,给了我们五千,自己还藏了一部分,我们刚才就是要去拿那部分钱的,不过经过石原哥你的劝说,那笔钱我们还是别要了。”

  “多少?”石原这句话是对优子说的。

  优子不敢抬头,因为她自己也不知道应该是多少……

  石原走到优子身前,流氓架子尽显:“到底多少!?”

  “两……两万……”优子怯生生地从嘴里挤出来了这个数字。

  “在哪里?”

  “我……朋友家……”

  几轮对话下来,老练的石原很快就发现了优子的破绽。

  这么老实的姑娘怎么会耍心眼儿藏钱?藏钱又怎么会藏在朋友家?退一万步说,这么一个尤物的“开苞费”怎么可能只有两万。

  石原把脸凑到了优子的眼前,舔着嘴唇笑道:“你最好说实话,我可没有她们那么好对付。”

  优子紧闭着双眼,欧阳诺的声音开始在她脑中回荡:“引她们来,其它的交给我。”“你愿意做我的孩子吗?”“人活着,就有未来……”

  教父的身影开始在优子的眼前浮现。

  这一刻,她不再恐惧。

  优子猛然睁开的双眼,散发出了凌厉的光芒。

  “我没有做援交,是教父救了我,教父让我带你们去找他。”对教父的信任使优子在此刻克服了恐惧。

  有教父在,就有未来。

  石原和太妹三人组呆在原地,优子强烈的反差震撼了他们。

  不过石原这种老江湖很快就从惊讶中回过神来。

  “哈哈!我就感觉两万太少了,带我去找你那个什么教父,不敲他五万我就不姓石原!”

  优子没有理他,径自朝着欧阳诺公寓的方向走去。

  “你们也来,事成之后分你们一万。”石原对太妹三人组招了招手。

  根据他的判断,小仓优子八成根本没有做过援交,一定是被什么人救了,这个人得知事情的全部后打算解救出困境中的优子。

  石原再次舔了舔嘴唇——自以为是的家伙,就由我石原宏来好好教育教育你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