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8 拼接胶片的老人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24字数:449938

宫城坚持要亲自开车接送欧阳诺,这着实让藤原和森田心底大大地后悔里一番——同部长近距离接触的机会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很多小人物就是由于这短暂的接触而受到了赏识,得以混个一官半职。 欧阳诺也实在是找不出来拒绝的理由,只能硬着头皮答应,在车上报出了李浩基家的地址。

宫城开着车子,慌乱的心情渐渐平复下来,49年的人生经验告诉他,事情永远没有想象得坏,也没有想象得好。

“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宫城摆出了一副礼贤下士的样子。

“欧阳诺。”

“哦?中国人?你日语说的可真地道,我一点都没听出来。”宫城小小地惊讶了一番,他并没有从欧阳诺的谈吐中感受到不舒服的地方。

“呵呵,大学时就在这边了,日语比我想象中的要容易。”

“恩,日语和汉语本来就有许多相似的地方。你是哪所大学毕业的,什么专业?”宫城熟练地引出了下面的话题,他对欧阳诺的出身很好奇,一个年轻人竟然熟悉线性剪辑机这种连自己都不太清楚的老古董,这很不合常理。

欧阳诺看着夜景,灯火通明,但在飞速行驶的车子里看则有些朦胧。自己的大学生涯也同样,那毕竟是十年前的事了。

“北海道大学传媒学院,专业方向是传媒理论。”

宫城转头看看欧阳诺,心中的惊讶终于展现在了脸上:“你说专业方向?你是硕士?看你的年纪和样子不像啊?”

“我15岁读的本科,是北海道大学破例入取的。”

宫城皱着眉头搜索着记忆,他想起在很久以前,北海道大学确实有一个叫“天才计划”的项目,向全世界15岁以下,在某个领域内崭露头角的少年发出邀请,不过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计划到最后也就不了了之了。这些“天才”要么被学府夺去了灵性,要么迷失在赞美中……

宫城当时就不看好这个计划,觉得这是揠苗助长,反而会消磨掉小孩子的才华。

“你是当年的天才生?”

欧阳诺谦然道:“走运而已,之前做过一个短片,不知道怎么就被我后来的导师看上了,他点名要的我。”

“哪位教授?”

“比古清十郎。”

“哦……比古清先生……确实做的出来这种事。”宫城哑然一笑。

比古清十郎年轻时在圈子里是出了名的高调。

他是一个激进分子,主张改革全日本的电视网,发表过数篇论文批判了日本电视系统的构架与运作方式,并且在各种会议中反复强调自己的理论。

那时候的宫城也很年轻,才刚入电视圈,那时的自己从心里是支持比古清十郎的,他提出的理论如果能够实现的话,绝对能使整个日本传媒产业的效率提高几个数量级。

不过宫城把这种肯定深深地藏在了心里,他深知官场之道,比古清的设想虽然从理论上很优化,但离实现还有很远,这段距离中最难以逾越的高峰就是利益集团。

比古清的设想是建立在重组的基础上的,这无疑触动了这些集团的根本利益。

之后几年,圈子内各集团的高层默默传达了打压比古清的意思,这使得他始终难以再前进半步。

心灰意冷的比古清最后回到了他毕业的大学,当起了教授,从此圈子里再没什么关于他的消息。

立场坚定的比古清最后成为了失败者。

而像宫城这样趋炎附势的人成为了胜利者。

“哎……这是世界很复杂,比古清先生真是可惜了。”宫城的叹息是真诚的,尽管自己是那种走官途的伪君子,但对比古清学识和信念的佩服却是真的,因为这些东西正是自己最为缺少的。

“老师他没有死。”欧阳诺没头没脑地说了一句。

“哈哈,他当然没死,他老人家一定会长命百岁的。”

“我说的是这里。”欧阳诺指着自己心脏的位置,“心死了,才是真的死,心活着,便是永生。”

宫城沉默了。

自己的心是否还活着?

自己的信仰是什么?

……

他摇了摇头,努力让自己不去想这些,信仰什么的对他来说都是些幼稚的想法,只有眼前的权利才是最真实的。

看着欧阳诺的背影,宫城有种错觉。

这个年轻人好像从比古清身上继承了某种东西。

那是一种像火一样旺盛的信念。

但稍微把握不好,就会被烈焰吞噬。

宫城闭上了眼睛,自己上一次给人开车的时候,年纪跟欧阳诺差不多,那一路他和老版聊了很多,老版很喜欢他,这让他走出了官场的第一步。

现在宫城是老板了,但同欧阳诺的一路交谈让他有种错觉,好像自己依然是那个初入职场的毛头小子。

欧阳诺并没有真的去找李浩基,他消失在了天台的角落中。

MAGI一如既往地端了一杯咖啡过来,“拿铁咖啡,中间的牛奶65度,你的最爱。”

“别老搞的自己跟个服务生似地。”欧阳诺笑着接过咖啡,在这里他可一点也不着急,不算睡眠时间的话,他有几百个小时可以挥霍。

这种程度的剪辑对MAGI来说实在是太小儿科了,她依照分镜头脚本全自动剪辑出成品的质量完全不亚于TBS流水线生产出的节目。

欧阳诺大概扫了一下片子,莞尔一笑。

这部片子困扰他的并不是MAGI做的不好,而是她做的好过头了。

MAGI很满意自己做的特效,各种转场堪称惊艳,滤镜效果也运用的十分得体,他翘着脸蛋等待着欧阳诺的夸奖,没想到迎来的却是埋怨。

“你做这么好干嘛?”

MAGI气得狠狠地锤了欧阳诺一拳:“你不是要在上司面前出头吗!可不是越漂亮越好!讨厌死你了!”

欧阳诺捂着肚子笑道:“也对,也对。不过你要考虑到现实情况,在他们的眼里,这是我在一个多小时内用线性编辑机剪出的片子,一堆特效滤镜什么的……你要我告诉他们这是我一帧一帧画到磁条上的吗?”

MAGI撅着小嘴,不再说话,这种思维分析模式已经写到了她的代码中。

“这次我来纯手动重做吧,你也学习一下,下面我来用单纯镜头拼凑的手法来剪辑,这是最能看出一个剪辑师功底的。没有任何特效和转场来掩饰镜头转换,要做到让人看着舒服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这次剪辑是欧阳诺最用心的,也是耗时最长的。

MAGI之后把欧阳诺这次的剪辑做成了一段“老电影”,欧阳诺很喜欢。

一个满鬓苍白的老剪辑师坐在漆黑的房间中,除了他眼前的幕布外,几乎一切都是黑的。

老人穿着淡灰色的工作服,带着一副深度眼镜,是那种最古老的厚黑框眼镜。他拿起放大镜,观看者手中胶片上的每个细节。

反复看了几遍过后,老人拿起了一把很细很长的剪刀。

他的双手沉稳而又有力,瞳孔出透露着执着,完全不不像一个风烛残年的老人。

画面开始快放,老人不断地重复着剪开,拼接,剪开,拼接的过程,他制作的胶片转眼已经接的老长。

老人的动作渐渐慢了下来,直到回归了正常的速度。

他长舒一口气,把最后一截胶片卷到了胶带的轴上。

老人又回复了老人应由的状态,他颤颤巍巍地站起身,把胶带插在了放映机上。

屏幕上的电影很舒服,老人端着咖啡,望着自己的电影。

他像个孩子一样,痴痴地笑。

这种剪辑方法是最传统,最落后的,但却是最有感情的。

在那个时代,剪辑师与胶片是直接接触的,他们用这种难以想象地方式制作着节目,可惜的是,他们的手艺没有传承下去,数字化的普及使人们完全忘记了这种古老而又温馨的方式。

欧阳诺很高兴MAGI能做出这段片子,这个两个世纪后的机器人,从自己身上继承到了一个世纪前的某种东西。

他坐在沙发上,欣赏完了这部老电影,也露出了孩子一样的微笑。

“不再坐会儿么?”MAGI搂着欧阳诺的脖子,她知道他要走了。

“不了,我想用这段时间去看看李浩基。”欧阳诺轻吻着MAGI的额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