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2 三人组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27字数:449938

  白川开车带欧阳诺到了10多公里外的一家西餐厅,这里环境优雅,人烟稀少。

  二人径直走进了餐厅最内侧的包厢,里面有三个人已经在等待他们了。

  大家见面并没有什么热情的客套,只是很拘谨的点头对笑了一下。

  这里面有一个人欧阳诺认识。

  齐藤一。

  当欧阳诺与齐藤一对视的时候,同时惊讶了一下,又同时把这份惊讶深深地埋入了心底。

  这三个人都有各自鲜明的特点。

  最在最正中的是一个60岁左右的日本老者,头发和胡须虽已斑白,但眼神却透露着些许锐利,尽管已经被时光磨去了大半。据白川介绍,这是内控情报部的初代元老,在退休以后依然兼任部门的顾问。

  “有任何问题都可以请教阿久津前辈,我不在的时候,他可以暂时代替我作为你的最高领导。”白川介绍阿久津的时候充满了敬意。

  老者点点头,很自然地扫视了欧阳诺一番,他的锐利完全不亚于本田佑,不过眼神却又与本田佑有很大的不同,其中包含着更多温暖与超然,只有时间才能留下这样的痕迹。

  坐在阿久津左边的是一个拥有漂亮金色长发的美国青年,他的表情充满了自由的味道,在心态和风格上与阿久津形成了鲜明的反差。如果不是白川介绍,欧阳诺绝对不会相信这个人已经28岁了。

  美国人的经历很曲折,他几乎是最早的那一批黑客,或者说是飞客,在17岁的时候通过破解美国的电话系统,贩卖机密信息成为百万富翁,不过在三个月后就被警察逮捕了。神奇的是,他没有服过一天刑,而是直接加入了CIA,在两年的工作中做了很多事情,维德很想把这些告诉大家,但迫于保密协议,他只能憋着,他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这个家伙很不老实,运用CIA的资源总爱搞些小破坏,当然这个“小”字只是对他而言,并不是为了赚钱,纯粹是对技术的那种狂热的兴趣。

  CIA局长虽然惜才,不过维德的破坏力已经到了令人发指的程度,三年前,他在维德的辞退书上签了字。

  之后维德重回黑客圈子,他用积蓄不断地购买着各种先进设备来满足自己对技术的追求,这让很快就没有买面包的钱了。很多公司向他发出了高薪OFFER,不过在CIA的工作经历后,他对那些平淡的安全技术工作已经完全没有兴趣了。

  他现在效力与一家神秘的公司,为全世界的大型企业提供信息支持服务。

  “我认识几个非常棒的中国人!!他们真的非常棒!!”维德笑着拿起酒杯,做了一个干杯的比划,随后表情又变得很遗憾,“不过他们都在美国,这太悲哀了。”

  维德为自己见不到他们悲哀,也为中国本土人才的流失而悲哀。

  “我不是也在日本呢吗?我们都会回去的,迟早。”欧阳诺隔着空气与维德碰杯后,抿了一口红酒,他很喜欢维德,没有原因,就是本能地喜欢。

  最后轮到齐藤一了,从白川的口中欧阳诺终于知道了他为什么会在这里。之前山口组负责TBS业务的人升职了,齐藤一过来顶替,白川也刚刚认识齐藤一,没有过多的介绍,只是表示这个男人很让人放心。

  “很高兴认识你。”齐藤冷漠地点点头。

  不用再做更多的介绍,他们三个人的分工已经表现的很明确了。

  阿久津是指导,是老师,有任何问题可以请教他,在紧急时刻可以让他帮忙。

  维德提供一切技术支持,软件硬件,甚至包括小型爆破系统。

  齐藤一,自然就是暴力支持了。同时,如果需要一些特殊的物品,齐藤也可以帮忙提供。

  之后的午餐,大家开始聊一些往事,无关痛痒,但很有意思。

  从谈话中,欧阳诺得知到了很多以前从来不敢想象的情报。

  丑闻或者绯闻的曝光,都是在情报部门的控制下爆发的,什么时候需要一些东西来刺激市场或者打压对手,他们就会放一些情报出去。

  如果把手头的情报全部公布,八卦杂志就算是日刊,都要出上几年才能全部曝光。

  公司员工与高层的离奇意外、非常手段的商业竞争、控制导演与投资商的关系、危机公关……

  白川带欧阳诺进了另外一个世界,这里面的故事离奇而又诡异,黑暗而又血腥。

  欧阳诺喜欢这里。

  就像他对女人的态度一样,如果他将要有一个结婚对象,他会想办法看到那个女人最丑陋的一面后再选择是否继续交往。

  这最丑的东西才是最真实的。

  午餐过后,维德随着欧阳诺和白川回到TBS,他需要在欧阳诺的计算机上架构情报系统。

  欧阳诺的新办公室比白川的小一些,不过朝向很好。他利用总务处职务之便,在房中放置了大量了盆栽和装饰。

  “喔!真是个漂亮的地方!”维德惊叹道,走上前伸手揉了揉了绿萝的叶片,“不过东西太多了,不适合咱们这行。”

  “我知道。”欧阳诺笑了笑,轻轻地摸着桌子上仙人球的细刺,“这对反侦察太不好,如果房间里被放了‘眼睛’,会很难发现。”

  “话是这么说,不过我觉得这问题不大,在这种环境里工作会很舒服。”维德深呼吸一大口,体会着清新地空气。

  “知道我觉得白川的房间像什么吗”欧阳诺笑了笑,拿出杯子开始冲咖啡,“像墓地。”

  “哈哈!这个比喻真有意思,你一说我还觉得真是那么回事儿。”

  欧阳诺把咖啡递给了维德:“这不过是一种心理安慰罢了,其实他在监控别人的同时,自己也会产生恐惧,越是深入地工作,就越觉得隐私是一件可笑的东西,他把自己关在墓地中,企图与世隔绝,自欺欺人罢了。”

  维德接过咖啡杯,绕要兴致地体会着欧阳诺的话。

  “你们中国说话都要以这种深奥的方式表达吗?”维德抿了一口咖啡,坐在办公桌前打开计算机,“要我说就是一个词——恐惧,其它都是废话。”

  欧阳诺没有在这个问题上多纠缠,这就是两国思维的不同。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