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66 解救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2:23字数:449938

  30分钟后。

  欧阳诺朦朦胧胧地睁开眼睛,此时齐藤一已经套上头套,准备出去彻底解决这件事。

  “你在这里休息,我去解决。”齐藤说着,打开了车门。

  “不!”欧阳诺支撑起身体,下意识地抬头看了看监控中的画面。

  仲间由纪惠已经被折腾的不成样子,身上布满了皮鞭造成的伤痕和红色的蜡油。

  然而池田仍然不知足,正用他那肥胖而又矮小的身体拼命地蹂躏着她。

  欧阳诺默然摇摇头,眼眶湿润,瞳孔渐渐变得越来越空洞。

  “我去。”他的声音很冷,给人一种绝望的感觉。

  “还是让齐藤去吧,这些事情你不方便出面。”维德回头叹息了一声。

  “Fuck!”欧阳诺怒不可遏地冲维德喊道。“I-am-the-boss,I-call-the-shots!”

  “OK……OK……Uptoyou……Just-relax.”维德抬手,做出了投降的手势。

  齐藤想说什么,不过被欧阳诺制止了。

  “我去,如果你还当我是兄弟的话。”欧阳诺的眼中布满了血丝。

  齐藤叹了口气,把头套摘下来,递给欧阳诺。

  欧阳诺没有接头套,就这样拉开车门,冲向了别墅。

  “齐藤,我觉得他要丢饭碗了……”维德远远地看着欧阳诺,无奈地说道。

  “我们可能也会丢,不过这总比丢了朋友强。”齐藤笑了笑,他是一个拿得起放得下的男人,看到欧阳诺这么坚持,他绝不会再做丝毫阻拦。欧阳诺不是那种受不了刺激的人,此时突然反常的举动,一定有必然的理由。

  池田喘着粗气,每次累了就会停下下身的动作,拿出器具继续禽兽之举,这是他与仲间由纪惠的最后一次,不充分享受够了他是不会收手的。

  仲间已经感受不到身体的疼痛了,只剩下心灵的痛苦在摧残着她,在这里的经历注定会成为她一生的梦魇。

  “呵呵……别着急,还早着呢……”池田吐着舌头狞笑道。

  他扭动起身体,扑到了仲间的身上,准备再来一个回合。

  “砰……”

  身后突然传来了门被踢开的声音。

  池田回过头去,一个面色阴冷到极致的年轻人正向自己冲过来。

  “你……怎么……”池田张着大嘴,无法理解眼前的这一幕。

  红着眼的欧阳诺没有说话,这是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头一次这么愤怒,也是头一次用全力去揍一个人。“你这个混蛋……欺负明日香的混蛋……”欧阳诺的大脑全部充斥着一个女人的身影,这个女人被黑暗无情地吞噬,这让他发疯似得要毁掉眼前的一切。

  池田没有看见欧阳诺拳头的轨迹,他感觉自己是凭空被一股力量打到的。

  他脸上的肥肉开始抖动,颧骨开始变形,眼球开始凸起。

  池田的大脑一片空白,身体已经被轰飞,他没有感觉到疼痛,只是觉得脸上很燥热,就像是被火烧化了一样。

  欧阳诺紧握着拳头,这一击使池田的面骨严重受损,自己的拳头也受了些擦伤。

  他握得越紧,就有越多的血顺着拳头滴到地上。

  嘀嗒……嘀嗒……

  在这短暂的静默中,血滴与地面碰撞的声音变得如此的刺耳。

  仲间由纪惠被绑在囚台上,就像是一个饱经蹂躏的天使,浑身布满了伤痕与血迹,她看着欧阳诺,脸上有一种解脱的表情,一种濒临绝望的解脱。

  “你……你……”池田瘫在地上,捂着脸,吃力地抬起了左手。

  看到池田的这幅嘴脸,欧阳诺好像被什么东西冲击了,愈发狂躁起来。

  他死命地再次冲向池田,一脚踢向他的下体,这次同样是全力。

  池田没有感觉到下体有疼痛,只是突然脑袋嗡了一下就晕了过去。

  然而欧阳诺就像是一头发疯的野兽,根本就不顾及他的死活,依然拼命地踹着,鞋子上布满了血液与粘液。

  “把明日香还给我!!还给我!!你毁了她!!下地狱!!下地狱!!”欧阳诺不知不觉已经流出了眼泪。

  齐藤和维德此时刚刚冲进房间,二人见到这个状况同时拍了一下脑袋,大呼不好,而后一左一右把欧阳诺拖了回来。

  看着池田血肉模糊的下体,欧阳诺渐渐冷静了下来。

  “对不起。”

  他道歉的对象并不是池田,是齐藤和维德。

  这次的任务砸了,事情恐怕要闹大了,这是所有人都不愿意看到的情况。

  “你这个疯子……”维德惊叹道,他终究是一个技术人员,这种场面对他来说过于血腥了。

  齐藤没有说话,只是蹲到池田旁边探了探鼻息。

  “维德,你把‘眼’都拿掉,赶快走人。”齐藤眉头紧蹙,转而对欧阳诺说,“诺,带这个女人走,开我的车。”

  “可是……这……”欧阳诺的眼神有些空洞。

  “所有事情我来解决,你现在的任务就是带她走,其它的以后再说。”齐藤指着依然赤裸的仲间说道。

  欧阳诺点点头,事情已经无法挽回,现在只能尽全力大事化小了。

  他解开仲间四肢上的麻绳,帮她穿好衣服。

  由于仲间现在的情绪依然不稳定,欧阳诺干脆一把抱起她,跑过走廊,塞到了齐藤的车子里。

  欧阳诺把外套盖在仲间的身上后,她很快就昏睡了过去。

  秋叶月正在廉租房中百无聊赖地做着数独,他现在身为AM的社长,要随时恭候东京电视台的电话,无法回到维度空间。

  于是欧阳诺便让他同自己一起生活在廉租房中,没事的时候涉及一下这个时代的知识,避免自己的思想太过“先进”。

  没错,就是先进,有的时候理念过于先进反倒不太好。

  秋叶月合上本子,最难的数独题也用不了他几分钟的时间。

  他在思索下面该干些什么的时候,猛烈地砸门生打断了他的思绪。

  秋叶月打开门,见欧阳诺正抱着一名女子站在门口。

  “咳……这……老板,你光天化日之下抱着一个大美女上楼就不怕邻居报警吗……”秋叶月轻咳了一下,连忙帮了把手,将仲间放到了沙发上。

  欧阳诺关上门,从冰箱里抽出一罐啤酒,一饮而尽。

  “老板,不用喝的这么急。”秋叶月笑着递了张纸巾过去。

  “我得趁现在多喝点,要不该没机会了。”欧阳诺颓然一笑,把罐子里的酒根倒入口中。

  秋叶月立马从他的话中品出了味道,他拉来一把椅子推给了欧阳诺。

  “发生什么了?我还没见过你这么狼狈的时候。”秋叶月正色问道。

  “哎……一些旧事,看来我还是忘不了啊……”欧阳诺垂着头,瘫坐在椅子上,“月,我好像杀人了。”

  “……哈哈”秋叶月沉默的半晌,而后竟然笑了起来,“杀人么?我每天要杀几百个,没什么可怕的。”

  “月,我如果发生什么意外,你要好好的把公司运营下去,然后每周来探监,尽量把损失降到最低。”

  欧阳诺又拉开了一罐啤酒。

  “别这么悲观,事情还没到那一步呢。”秋叶月起身拍了拍欧阳诺的肩膀说,“就算到了那一步,你也有全身而退的办法。”

  “逃跑?回国?或者去偷渡?”欧阳诺大笑了一声,难道自己的人生就要被这样毁掉了么。

  “完全没必要,你难道忘记了维度空间里还有一个人?”秋叶月露出了神秘的微笑。

  欧阳诺只是瞬间就想到了要点,激动地跳起来狂亲了秋叶月一番。

  “我真是被冲昏头脑了,还是你比较冷静!”欧阳诺如释重负地说,“里面还有一个假欧阳诺呢,我怎么忘了,最不济让他顶罪,我再改名换姓就是了。”

  “老板,别这样,我的性格里没有搞基的设定……”秋叶月尴尬地推开欧阳诺,随后又调侃地笑道,“除非你是L。”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