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0 茶话论道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6 15:39字数:449938

  在一个如同书中描写一样的月黑风高夜,欧阳诺尾随着神堂峪来到了她家公寓的楼下,假装是住户,同神堂峪一起进了电梯。

  他的计划很简单,在神堂峪出电梯的同时尾随出去,在楼道里搞定她,然后掏出她包里钥匙进入她家,之后运用MAGI,在梦境中诱导她说出隐情。

  这种方式有些残忍,有些违背道德,但这件事是欧阳诺留在TBS的最后心愿了,他愿意用这个罪过换取等待的时间。

  近期频繁使用暴力解决问题的方式,让他麻木;神堂峪的缜密,他让急躁;所向披靡的力量,让他自满。

  最终,他犯下了这个错误。

  神堂走出电梯后,欧阳诺身形一闪,脱离了电梯监控的可视范围,随即用沾满迷药的手套从身后捂向神堂峪。

  他没有看见此时神堂峪嘴角微抬,好像是猎人等待已久的猎物终于要上钩了。

  她微微躬身,而后右手以难以想象的速度回身劈向欧阳诺的肋下。

  欧阳诺立时大惊,急忙强硬地扭动身体,企图避开这一击。

  不过他还是慢了一步。

  神堂峪的掌锋牢牢地劈在了他的小腹上,这一掌就好像是刀子劈到了他的肉里,躁痒过后传来剧烈的疼痛。

  欧阳诺要紧牙关,他知道这次遇到真正的对手了,这是来到这个世界后第一个能与他过招的对手。

  欧阳诺紧盯着神堂峪的右手,刚才那一掌劈出了空手道的精髓,绝对是出自名家之手,只是没想到这样一个空手道的高手并不是一个穿着格斗服的老者,而是一名弱不禁风的女子。

  神堂峪不打算再给欧阳诺机会任何机会,柔中带刚的右掌一次次地劈向欧阳诺,后者只能慌忙抵抗、闪避,转眼已被逼到了楼道的角落。

  这是一次无声的打斗,只有拳掌的风声与欧阳诺狼狈地呼吸声,神堂峪像是一个优雅的演员,从容不迫地玩弄着手中的猎物。

  她并没有如同传统的空手道格斗一样口中不停地呼喊着“哼”、“啊”一类的助气词,只是冷酷而又纯粹地操动起这些招式,没有什么感情。

  “记清楚,你败在神堂刚柔流的手里。”神堂峪三个虚招过后,右臂一晃猛然劈向欧阳诺的颈间,夜色下欧阳诺只感到有一股凉风袭到。

  这一击欧阳诺等了很久,对手显然是早有防备,实力不在自己之下,而自己又先受伤,与之正面对峙非常不利。

  因此他不断地卖破绽向后退,为的就是引得对手轻敌之下的全力一击。

  神堂峪的所有攻击都是出自右手,只要掌握了她右手的出招轨迹,欧阳诺有自信在对手大意的一招中干掉他。

  欧阳诺虽然来不及抬臂,但还来得及抬肩。

  他脖子向侧方扭过去,同时左肩奋力抬起,身体微侧,用大臂硬抗了神堂峪这一击,而后借着这股力量右手一拳猛然砸向神堂峪的小腹。

  “哼……”神堂峪发出一声轻嗔后,左手猛然如游蛇一般窜出,一把扣住了欧阳诺的关节。

  “**不是空手道吗!!”欧阳诺无奈之下竟破口大骂,有一种深深地被坑了的感觉,此时左臂受伤,右臂被人把住,已无胜算。

  “空手道是祖传的……”月色下,神堂峪的脸上突然浮现出了迷人的微笑,之后她身形一侧猛然发力,小小的身体竟然直接扛着欧阳诺完成了过肩摔。

  “柔道是后学的。”神堂的身体压在欧阳诺身上,用柔道的技巧封住了欧阳诺的多个关节。

  欧阳诺被一本了。

  他红着脸挣扎了一下,浑身上下再也使不出半分力气来。

  “妈的,竟然被一个小姑娘一本了……”他漠然一笑,喘着粗气说道,“还有的聊吗?”

  这是一个试探,如果神堂峪真的打算伤害自己的话,欧阳诺会毫不犹豫地使用MAGI自保。

  “呵呵,被我一本的人可多了,我可是七段高手,别太自卑了。”神堂峪笑着松开了欧阳诺,一跃而起,优雅地鞠了一躬,“欧阳先生,请多指教。”

  欧阳诺狼狈地爬了起来,把帽子和墨镜扔到了地上。

  “你给我上了一课,谢谢。”胜败乃兵家常事,他只是付之一笑。

  “来都来了,到我家坐一坐吧。”神堂的脸上露出了一种古典的笑容。

  神堂峪家中的摆饰很传统,属于那种古朴的日本风,欧阳诺没有想到在一幢现代化的公寓楼中,竟然也可以把房间内布置成这种样子。

  “请坐。”神堂峪客气是示意欧阳诺坐到大厅茶几前,而后打开柜子,取出了一套看起来很不错的茶具。她此时更像是茶社中的一名茶师,双眼中充满了古朴的神韵,没有一丝尘世的味道。

  之后很长时间,神堂峪都在专心地烧水沏茶,长嘴水壶中的水沿着一条漂亮的弧线浇到茶杯中,这一切都表现出神堂峪是一个茶道高手。

  “请品尝。”神堂峪躬身将茶杯递给欧阳诺,后者礼貌地点头称谢。

  欧阳诺用杯盖略微翻了翻茶,又小心地吹了一下,轻抿一口。

  这种绿茶的清香是他从未体会过的,就算是MAGI献上的顶级绿茶也没有这种味道,这已经称得上是一种艺术了,期间包含着厚重的文化与精神。

  “我的国家以茶叶而闻名,我却没怎么研究过,想不到在这里却阴差阳错地品上了茶,真是惭愧。”欧阳诺自嘲一笑,中国在很多方面都拥有渊源地文化底蕴,但自己却不懂得珍惜与发扬,反而总是在外面开花结果。

  “欧阳先生想一开始就把话题定位到这样的高度吗?”神堂峪轻轻一笑,没有过多的深邃,只是有一种最原始的纯真。

  欧阳诺哑然一笑,这是他遇到的第二个摸不透的人,与本田佑的那种冷厉的深沉相比,神堂峪更加热情而又自然,但他们在本质上拥有一种同样的神秘感。

  “你究竟……要做什么?”短暂的沉默过后,欧阳诺选择直接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这句话好像应该我问你吧?”神堂峪起身为欧阳诺添了些水,“深更半夜地跟踪一个女孩子,企图袭击,怎么看都是你更奇怪一些。”

  “抱歉,出于专业操守我不能说出此行的目的。”欧阳诺摇摇头,无奈地说,“不过我觉得你应该已经猜出来了,不然也不会准备的这么充分。”

  “还是注意到我了么……欧阳专员。”神堂峪低头轻泯一口绿茶,发出了一声低叹。

  “现在为止还只有我注意到了,你的行为实在是有些……有些太诡异了,我找不到合理的解释。”欧阳诺摊了摊手。

  “说到行为的话,你好像更加诡异吧?”神堂峪露出了她独有的孩子般的笑容,“7月入职,同时兼任后期部与动画部的工作,8月奖金榜冠军,解决公司丑闻,9月升任副课长,开始管理办公器材,这里有一件事是正常的吗?”

  欧阳诺无话可说,只得尴尬地笑一笑。

  的确,怎么看都是自己更诡异一些。

  “哦对了,还有10月,也就是几天前,你独立制作的动画刚刚首播……”神堂峪漫不经心地说。

  欧阳诺稍微愣了一下,很快又释然了下来,虽然有关《水果篮子》的事自己一直保持低调,不过在很多情况下还是不得不出面,被人知道了很正常,他只是没想到最先说出这件事的会是神堂峪,他们之间毕竟从未出现过交集。

  “对你这样的人来说,在TBS工作还有什么意义吗?”神堂峪问道。

  欧阳诺耸了耸肩,笑道:“呵呵,我觉得咱们要问对方的问题都是相同的,这真有意思。”

  “既然这样……”神堂峪从炉子上取下刚刚烧开的水壶,放在桌上,“不如我们把心中所想多说出来,或者就此别过。”

  欧阳诺没什么迟疑,接受了神堂峪的建议,除了MAGI的事情以外他并没有太多要保守的秘密,在这个女人面前他更愿意坦诚相待。

  “好吧,那么我先说。”欧阳诺放下茶杯,用简短有力地语气说道,“我最初来TBS的目的只是熟悉这个圈子,这个过程对我来说出乎意料的顺利,如你所说,我做了很多事,见了很多事,积累了足够的经验,现在我的目的已经基本达到了,这里没什么可留恋的了。”

  “比我想象的要简单。”神堂峪也放下杯子,友好地笑了笑,“我以为会是商业间谍什么的……现在看来就没这么复杂了。”

  “总之,这就是我的故事。”欧阳诺苦笑了一声,“很无聊对吧?”

  “如果你的精力称得上是无聊的话,那其它人都只能算是流水账了。”神堂峪起身,滤去了二人杯中的茶叶,换上新茶,再度冲拭。

  “看得出来你是一个理想主义者,为自己设计了稳固而又充实的前进道路。”神堂峪放下差距,转而望向了欧阳诺,“我的一样。”

  从她那清澈的眼眸中,欧阳诺看到了一种坚定的信仰。

  神堂峪继续说道:“这一切已经腐朽了,人们在渐渐糜烂,不管是身体还是精神。”

  “你是说……演艺圈……还是整个社会?”

  “都有。”

  短暂的沉默过后,欧阳诺深深地叹了口气:“这个问题,说的太大了。”

  “任何大的问题都是从小问题累积起来的,不是吗?”神堂峪说着,用最标准的姿势品了口茶,“所以要解决大问题,也要从小问题入手,通过不懈的努力与积淀,达到最终的目的。”

  “你确定要把这些政客的问题揽到自己身上?”欧阳诺问。

  “至少在演艺圈的范围,我可以尽一份力。”神堂峪望着窗外,悠然说道,“发展到现在,大多数艺术家都成为了资本的俘虏,这是一个根深蒂固地社会问题,要解决它,就要从一点一滴做起。”

  “洗耳恭听。”欧阳诺正色道。

  “你知道艺能公会吗?”

  “日本艺能公会?貌似只是一个名誉组织吧,没什么作为。”

  “是的,我现在要做的事就是重建艺能公会。”神堂峪默然说道,“同你的行为一样,我也在按照我的计划一步步地前行。”

  欧阳诺托腮沉思了一番后问道:“你所说的重建,是不是指把它从一个名誉的协会,变成一个商业机构。”

  神堂峪的眼睛突然一亮,激动地说:“是的!没错,你居然这么快就想到这一点了,我代表我的同僚们敬你一杯茶!”

  茶杯的轻碰声好像把谈话带入了一个愉快的节奏,两个年轻人都轻松了很多。

  “恕我直言,这可是一件非常麻烦的事,现在的艺人都受雇于各大艺能公司,无论是在收入上还是前途上,都是艺能公司的发展更大,艺能公会想挤出一个属于自己的位置恐怕很难。”欧阳诺无奈地叹道。

  “这一点请你放心,我和我的同僚们已经精心策划多年了,只待揭竿而起,皆是将有大批的艺人投靠于公会。”神堂峪笑道。

  “可是……公会有既没有艺能公司高额的佣金,也没有业内的关系网络,怎么能长久地吸引艺人呢?”欧阳诺皱着眉头道出了心中的疑问。

  “首先,艺能公会是开放的,免费的。所有加入公会的艺人都不必支付经纪人费用,这一点对新人很有吸引力。”

  “那也就是说,公会的赢利点仅仅是针对公司和剧组的?”

  “基本上是这样,动画公司可以到公会来雇佣声优和动画师;剧组可以来雇佣演员和剪辑师,甚至导演;杂志也可以来雇佣模特。公会会向他们收取一定的中介费用用于维护日常开销。当然,除此之外,每位加入公司的艺人都有义务为公会拍摄广告,这里面也会有一定的收入,不过十分有限。”

  “这样的话,公会基本上是一个半公益机构了,这对新人确实是一个好消息,但限制自己利益的同时也限制了艺人的利益,比如某个新人通过公会的途径成名了,与纯粹只有介绍工作的公会想必,他显然更愿意接受艺能公司的雇佣,在高额的合同收入的同时亦可获得最大额度的宣传。”欧阳诺沉思道。

  “这一点你就说错了……这不怪你,你可能对艺能公司还不够了解。”神堂峪摇摇头解释道,“实际上,艺能公司才是压榨艺人的罪魁祸首。艺人与公司签约后必须无条件地服从公司的安排,尤其是大火的艺人,他们也许一年到头也很难有一天的休息,更不用说去陪资本商吃晚饭这种事……同时,艺能公司的合约是死的,比如一个新人与公司签了5年的合约,也许他在第二年就火了,但合约中的工资与分成依然是那么低,他要么选择忍气吞声,要么毁约。毁约的话他就要面对巨额的赔付,有很多艺人都栽在这上面了。还有,大的艺能公司的手段更加残忍,在他们的体系中形成了一套独有的潜规则,迫使所有艺人为了陪老板睡觉会拼的头破血流,如果哪个人不听话,很有可能会被永远的打入冷宫。”

  “哎……黑不见底啊……”欧阳诺长叹一声,无可奈何。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