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2 绑架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3:34字数:449938

  欧阳诺偷偷瞄了一眼表,现实时间才过了半分钟左右,这次玩的有点大,现在要做的就是赶紧想办法转移神堂的注意力,不要让她过多的注意时间。

  “这么长时间,也该饿了,咱们出去边吃夜宵边聊吧?”

  “好啊,稍等我收拾一下桌子。”

  “我帮你。”

  这么长的时间,欧阳诺已经做出了决定——加入艺能公会。

  不过表面上却不能这么做,他需要利用自己内控专员的身份继续探索内幕,找到计划失败的原因后再尽全力挽救,这个工作类似于双重间谍,很难把控,搞不好在两条线都会吃亏。

  欧阳诺并没有把这个想法告诉神堂,因为她还不清楚之后会面对多么可怕的困难,在她眼里,只要大家揭竿而起,未来就是光明的。

  欧阳诺不想这么早打破神堂的幻想,他选择默默地做一个苦行者,待掌握到足够的线索后再作打算。

  遗憾的是,他没有时间了。

  二人收拾好桌子,说笑着打开了玄关的大门,迎接他们的是5名黑衣男子。

  带着黑头套的男子瞬间冲了进来。

  这一切都发生在电光火石之间,猝不及防。

  纵是神堂峪功夫不错,也没能反应过来,瞬时便被几名男子按倒在地。

  欧阳诺心下一惊,刚要出手,却见为首的黑衣人冲着欧阳诺抬起头套,露出了眼睛,低声道:“欧阳大哥,是我。”

  黑衣人的右手只有四根手指。

  这个人欧阳诺认识,是齐藤一的手下,取代了山田当上小头目的伊藤原野。

  “你们?”欧阳诺挥出的拳头停在半空,不解地问道。

  “上面安排的,路上再解释。”伊藤说着,取出了一根针管,插在神堂峪的脖颈上。

  透明的液体缓缓地注入到神堂峪的体内。

  “你……这个骗子……”神堂峪的眼皮颤抖着,与药剂做着最后的斗争,两行泪水从她眼角滑落。

  欧阳诺眼看着神堂峪最终不甘地闭上双眼,心如刀割。

  他握紧拳头,在冲动与理智间挣扎,但这件事终究牵扯的因素太多,摊子太大,并不是说救了神堂就能万事大吉的。

  这一次欧阳诺选择了理智。

  他只是轻轻地一笑,拍了拍伊藤的肩膀:“干的好,来的真是时候,我正想怎么通知你们呢。”

  欧阳诺随着伊藤等人押着神堂峪来到了郊外的一所小仓库,想必这里也是山口组准备的地方。

  伊藤抱着神堂走进了一间库房,他指了指二楼的一间亮着灯的房间,让欧阳诺上去。

  “哦,来了,你还真是出色呢。”白川上前亲切地拍了拍欧阳诺,他显然已经在这里等很久了。

  维德也在,他只是尴尬地笑笑,并不似白川那么兴奋,反而有些落寞。

  “我本来以为这是一个接近她的机会,没想到你们这么快就下手了……”欧阳诺摇摇头,低叹了一声。

  白川递过香烟后说道:“潜入他们内部的事有人在做,你的身份太敏感了,不适合做这件事,能揪出她的狐狸尾巴就够了,现在的年轻人还是很有敢作敢为的胆量吗,哈哈!”

  欧阳诺知道白川在为没有将行动上报的事情埋怨自己,忙解释道:“关于她的信息我还掌握不足,所以斗胆自己去试探了一下,没想到刚好赶上了抓捕行动……”

  “没事没事,正是由于你试探的成果我才决定行动的,再晚一些……我可怕会发生什么事情,呵呵……”白川脸上的肉又扭成了一团。

  欧阳诺不由得攥紧拳头,白川明显是话里有话,“再晚一些”,他是怕自己会犯错误吗,他是自认为把自己从悬岸上拉回来了吗?

  一旁的维德此时指了指房间中的监视器说道:“开始了。”

  欧阳诺和白川连忙凑了过去,看见了一名身着西服的中年男子走入视野,蹲在依然昏厥的神堂身边,把手提箱放在地上,里面摆满了各种针管与药剂。

  “这是……”欧阳诺心下有些慌乱,他们不至于玩的这么大吧,难道这是最新的拷问方式?

  “别担心,现在已经不流行那种野蛮的拷问方式了,更何况我们也不想把事情闹大。”白川指着屏幕中穿着西装的男子说道,“这是催眠师,在药物的辅助下,他可以轻松地让神堂说出一切我们想知道的事情。”

  欧阳诺点了点头,这样反倒好些,神堂峪好歹是免过了皮肉之苦,自己的心里也好受些。

  神堂峪依然处在昏厥中,恐怕不会立刻醒来,白川干脆招呼欧阳诺也过来一起坐在了靠墙的沙发上。

  “欧阳啊,这件事情一直是别人负责的,我们早就察觉到了神堂的异动,但就是抓不到有用的信息,在她家的‘眼’其实已经放了快两个月了,还是一无所获。”白川又点了一支烟,现在事情进展的很顺利,他终于发现了神堂的真正动机。

  “结果被我误打误撞套出来了……”欧阳诺尴尬地笑道。

  “怎么是误打误撞呢?明显是有针对性的行动吗!”白川的语气中又透露出一丝挑逗的味道,“我奇怪的是,她行事一直很缜密,怎么一见到你就变得这么坦诚了?”

  欧阳诺定了定神说:“应该是由于我的坦诚吧,我们这个岁数的人交流起来比较方便,没有过多的城府,更容易敞开心扉。”

  “应该不是这个原因……”白川皱着眉头思索道,“你们在对话中说到过,是你先准备袭击她的,但是她早有防备,想必你的身份已经被识破了,在这种情况下她依然选择了坦诚,这点实在是说不通……”

  欧阳诺摊了摊手,这一点他自己也无法解释,也许这就是与生俱来的气质吧,他和神堂都可以感受到彼此生命中相同的东西,这是一种本能。

  “先不说这个了,鉴于你的表现,现在是让你参与到这件事中的时候了。”白川掐灭了烟头,开始把整个计划娓娓道来,“虽然神堂这边我们从没抓到过什么线索,不过从其他渠道却搜集了足够的信息,我们称他们的行动为‘扑火计划’,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找出所有的‘蛾子’,把他们的翅膀折断,让他们老老实实地在地上爬。”

  白川的面色很狰狞,有些兴奋。

  欧阳诺注意到,此时的维德身体微微颤抖了一下,想说什么却欲言又止。

  他们是两种人。

  白川由于多年从事这种见不到光的工作,心理已经扭曲了,他目睹了太多的残忍却又不能宣泄,此时的他只能在一次次行动中寻觅到变态的快乐,每扼杀一件事,他的心里就会产生莫名的满足,而后是无尽的空洞,他要寻找下一个目标来填补这个空洞。

  维德则不然,他的本质是一个追求自由的梦想家,这一点从他以往的经历中可以看出来。随着这份工作的深入,他开始质疑自己,开始斗争,却没有勇气打破这一切。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