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3 白川的审判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6 14:39字数:449938

  欧阳诺问道:“课长,看来这件事已经不算是什么秘密了,涉及面应该很广……也就是说业内的其它企业也会有所行动?”

  白川点了点头,传递出赞许的表情:“不错,各大电视台,艺能公司,唱片公司,甚至是动画公司都察觉到了这件事情。所有大企业的内控情报部门展开了史无前例的合作,在这件事上,我们的情报都是共享的,你见证了一个历史性的事件,欧阳君。”

  欧阳诺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原来这在前世没有惊起任何波浪的事件竟然是这样的,在如此大规模的合作面前,这些可怜的为了自由而拼搏的精英们,就像在黑暗中行走的小女孩,永远都到不了家……

  白川继续说道:“现在情报搜集工作已经进入尾声,这次套出神堂是一个关键性事件,只要能从她嘴里撬出大鱼我们就可以

  ‘收网’了,到时候咱们可就有的忙了……你可能需要照顾几十个不长眼睛的家伙……”

  “这个‘照顾’……需要控制在什么程度呢?”欧阳诺咬着牙关问。

  “因人而异。”白川舔着嘴唇笑道,“老实点的家伙提示一下就可以了;不听话的就需要威胁恐吓了,给他们制造点麻烦,直到他们变成老实的家伙;这样还搞不定的家伙,你就上报给我,有专家去解决他们……呵呵……”

  白川的眼神很兴奋,好像在想象那一幕,这种事情正是他终极的快感所在。

  “这样做,摊子搞得有些大了,我觉得倒不如想办法让他们召集一次全体会议,咱们到时直接让**出面,一网打尽,这样更有威慑力,行动起来也更方便。”欧阳诺提出了自己的想法。

  白川托着腮说道:“这样么……其实也很好,不过他们从没开过什么全体大会,都是通过私下联系的方式沟通的,恐怕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啊……”

  “反正还有时间,不如让我试试,我觉得我能从神堂那里找到突破口。”

  “可是……现在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了……”白川挠了挠胡子,此时他有些后悔这么唐突的行动,他的本意是扼杀欧阳诺与神堂的友谊,现在看来欧阳诺的忠心基本没什么问题,这么做反而断送了一条捷径。

  “不试试怎么知道,她既然能对我坦诚第一次,说不定还有第二次。”欧阳诺露出了自信的微笑。

  白川畅然一笑说道:“既然如此,你就去试试吧,不过你的时间可不多,我感觉很快就要开始‘抓蛾子’了,到那时候可就来不及了。”

  此时,屏幕中的神堂扭动了一下,已经开始苏醒,白川和欧阳诺忙回到了监视器前。

  药剂的效果很不错,白川在醒来后按照催眠师的指示做到了旁边的椅子上,目光空洞得像一具尸体。

  “你叫什么名字。”催眠师缓和而又阴冷的声音回荡在仓库中。

  “神堂峪。”神堂呆滞地坐在那里,吐字的音调就像是一台机器。

  “你的年龄是……”

  “27。”

  之后催眠师又提了些不疼不痒的问题,他催眠的方式是由浅入深,从一些没什么抵抗反应的问题开始,渐渐深入,这样可以在一定程度上缓和被催眠者的本能保护意识。

  …………

  “你知道艺能公会的重组吗?”问题渐渐深入,终于到了关键点。

  “……知……知……道”神堂峪的眼皮略略微抖动了一下,情绪稍微有些不稳,不过还是吐露出了实情。

  “别怕,孩子,你现在很安全,你的周围很安静……”催眠师见神堂峪有抵抗反应,连忙又为她注射了一些药剂。

  “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催眠师问道。

  “恩,很舒服。”

  “那么,你知道艺能公会重组的事情吗?”

  “知道。”这次神堂峪回答的很快,显然已经进入了更深层的催眠状态。

  “这件事情你参与了吗?”

  “参与了。”

  “你在其中的身份,是否很重要?”

  “是的。”

  “除了你,还有那些重要的人物?”

  “…………”神堂峪的身体突然开始颤抖起来,眼球向上翻滚,进入了一种极其不不稳定的状态。

  “孩子……你在做一场梦……安静……安静……”催眠师拿出了另外的一管药剂注入到了神堂的体内。

  随着针管中药剂水平面的下降,神堂峪又渐渐安静了下来。

  “你现在感觉如何。”

  “很舒服。”

  “我可以问你问题吗?”

  “请便。”

  “关于艺能公会的事情,我可以问吗?”

  “…………可…………不……不……不!!不!!!!!!”神堂峪突然又狂躁了起来,空洞的双眼变得血红,流出顺着眼角流出,身体开始猛烈地颤抖。

  催眠师无奈地摇了摇头,抽出了手提箱中最靠边的一管药剂,缓缓地注入了神堂体内。

  “就这样……轻轻的入睡……”催眠师像唱歌一样说着。

  神堂峪渐渐闭上了眼睛,头一歪,沉沉睡去。

  二楼房间中的白川一把将咖啡杯摔在了地上。

  “妈的,这他妈是什么催眠师,这就完了??”白川使劲砸了一下桌子骂道。

  伊藤很快带着催眠师很快来到了二楼。

  他是一个让人看不出年龄的男人,从神色和皮肤上来看,应该还很年轻,但头发已经半数斑白,瞳孔更是透露出无尽的苍凉。

  “这就完了???”白川走到他面前质问道。

  “她的抵抗意识很强烈,再加量的话会有意识崩溃的危险。”催眠师的声音很沙哑,语气却毋庸置疑。

  “也就是说,你没有办法了?”白川问道。

  “是的,我能做的只有这么多了,会对人造成终生损害的事情我不会去做。”催眠师咳嗽了一声,指着屏幕中昏睡的神堂峪说:“我劝你们也不要去做,她是我见过意识抵抗最为激烈的人,我的药剂已经加到极限了。我相信如果你们用传统方式拷问也绝对问不出来什么。”

  “你走吧,我要怎么做不用你来指点。”白川大臂一挥没好气地说道。

  “请相信我,我从事这个职业就是为了不让那些人受苦。”催眠师叹了口气,转身离去,没再说什么。

  白川转头对伊藤说道:“齐藤不在,你去吧,别弄死她。”

  伊藤略微踌躇了一下,还是点了点头。

  “等等!让我试试。”欧阳诺起身拦在了伊藤面前,转而对白川说道,“催眠师说的很清楚,神堂一定是那种烈女,用强硬的方法恐怕并不好解决,弄不好还会将事情搞大,给我些时间让我接近他,用我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可以吗?”

  “我们没这么多时间!”白川冲着欧阳诺咆哮道,“上面已经点过头了,为了她嘴里的情报,我们可以动用一切手段!”

  胜利的果实就在白川面前,他不想放弃。其实在他的潜意识中,真正放弃不下的是神堂的这种坚定的精神,白川想摧毁她,白川渴望那种快感,这种让他为之疯狂的快感。

  “可是如果真的用了一切手段,她的嘴只会封的更严!那时就连我也没有机会接近她了!”欧阳诺也不顾一切地咆哮着,直面抗拒着白川的命令,他瞪着白川的眼睛里充满了坚定。

  白川已经很久没被人顶撞过了,在日本的职场中,上下级关系森严得像军队一样,欧阳诺这样敢直面对峙上司的人他还是第一次见到,此时竟怒得说不出话来。

  伊藤连忙鞠躬劝慰道:“白川课长,稍安勿躁,依我的经验看来,神堂峪这种人连催眠都抗得过,对付皮肉之苦一定也不在话下,我们这么做只会更加催动她的反抗意识。”

  一直沉默的维德也劝道:“白川,这件事我支持欧阳,咱们今晚做的事情够多了。”

  “你们他妈的都在说什么屁话,全站在他这一边???”白川指着欧阳诺发疯似得怒道,“在这里老子最大!!你们他妈的听我的,懂么??”

  伊藤低着头,沉默不语。维德也是一声叹息,不再说话。

  白川指着欧阳诺的鼻子骂道:“混小子!我跟着社长拼命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个幼稚园尿裤子呢!现在……滚!”

  欧阳诺笑了。

  这是他来到这里后第一次放声大笑,为释然而笑,为自由而笑。

  该死的TBS,他呆够了,现在他最后的心愿已了,今晚与白川闹僵刚好给了自己一个离开的理由。

  这一刻他突然觉得很轻松。

  “让开!”白川用尽力气想推开欧阳诺,后者却岿然不动,他一脚踢在欧阳诺的腿上,却没有撼动他半分,“伊藤,过来帮忙,这小子反了!!!”

  伊藤只是默默地低着头,没有移动分毫。他知道欧阳诺是齐藤大哥的拜把子兄弟,说什么也不会对他出手的,更何况他知道欧阳诺的功夫,十个伊藤也绝对搬不动他。

  “滚蛋!!你还想不想干了!!!!”白川已经怒得口不择言,转头吼道,“维德!!”

  维德漠然起身,开始把屏幕和线缆收到行李箱中:“抱歉,白川,关于这件事,I-quit,你找别人吧。”`-

  “都他妈反了!!!反了!!!!!”白川怒极,不计后果地一拳砸向欧阳诺。

  欧阳诺很轻松地在空中抓住白川笨重的拳头,他笑着搬开了白川的一根小指,慢慢地向后折去。

  “要搞清楚你的身份,白川寺,你是一只疯狗,不要以为自己咬的人多了就能怎样?”欧阳诺的眼神变得很清澈,轻轻地折动着白川的手指,笑得很惬意。

  疼痛使白川整个身子都歪了下来,但却怎么都挣脱不掉。

  这样的事情他做过不少,今天,终于轮到自己头上了。

  整个房间十分安静,这让手指折断时的“咯吱”声变得很刺耳。

  白川跪在地上,看着自己耷拉着的小指,火辣辣地疼痛从指根传来,疼得他根本没有呻吟的力气。

  “当好狗,少咬人。”欧阳诺笑着摸了摸白川的脑袋。

  白川最终的下场是众叛亲离,伊藤和维德随着欧阳诺离去,没有一个人多看他一眼。

  “啊!!!!!!不!!!!!!!!”白川捂着断指痛苦地哀嚎着。

  他又想起了欧阳诺的那个表情,在摧毁池田时的那个表情,白川能感觉到欧阳诺属于难以把控的那一类人,只是没想到一切竟然发生的这么突然。

  审判一定会降临,只是早晚的问题。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