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77 伟大的胸怀

小说:垄断传媒作者:码蚁更新时间:2019-01-19 03:43字数:449938

  老平野坐在家中,独自看完了别人送过来的这段发布会的视频,闭上双眼,默默地靠在椅背上。

  他知道欧阳诺卑鄙,欧阳诺无耻。

  但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卑鄙,这么无耻。

  这哪是什么新闻发布会,根本就是一出狗血剧!

  在开场,主演欧阳诺就把狗血剧的主题提到了一个理想的高度,什么自由的战士,什么时代的先行者,亏他想得出来。

  之后,他爆出了一段视频,把剧情直接带入了高潮,借着这个高潮,几位主演痛洒狗血,在感情上煽动在场的记者与大众。

  高潮过后,引出了主题,让大家借着情绪,了解艺能公会,将艺能公会碰上神坛。

  最后,几位主演分别作为解放者,煽情者、严肃主义、理性主义、自由主义的代表进行发言,全方位地煽动着他们能煽动的一切。

  在期间,欧阳诺还借秋叶月之口对AM进行宣传,这种宣传是可怕的,总有不怕死的风险投资商,如果AM能融到第一笔资金,其后的发展必然是井喷式的。

  这一切煽情倒也罢了,大家有各自的立场,用各自的方式做事,没什么可说的。

  老平野是一个成熟的人,他不会为此影响到判断,可欧阳诺最后的杀手锏,对他来说实在是太难招架了。

  自己的女儿,在完全没有商量的情况下,就这么背叛了。

  老平野知道女儿的性子,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她以这样的一种方式肆无忌惮地站在了自己的对立面上,这让老平野很难受。

  商场与家庭,本应分开。

  但此时的老平野做不到。

  提拔欧阳诺的事情,为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这个责任公司还在调查,自己在这一段时间可算有的忙了。

  老平野拿起了桌子上的一个摆饰。

  这是一个佛家的护身符,他从没有戴过,他不信佛,但美惠子却说,既然拿回家了,就不要扔掉,不管是神明是否存在,都应对他们报以足够的尊敬。

  松下美惠子走到了老平野的旁边,轻轻抚着丈夫的脸颊,虽然他们之间发生了很多事,但夫妻终究是夫妻,岁月积淀的东西永远存在着。

  她握住平野俊二的右手,扶着他将护身符缓缓地放在了桌子上。

  老平野深吸了一口气,好像突然想通了什么。

  有些东西,是放下来的时候了。

  老夫老妻默默地走到了落地窗前。

  窗外,在东京的繁华背后,是无尽的空洞。

  次日的报纸,被新闻发布会的事情占用了大量的版面,尽管如此,细心的话,还是可以在角落中找到一条消息——舆论压力巨大,TBS社长平野俊二引咎辞职……

  当天晚上,欧阳诺在平野绫的陪同下,再度来到了平野俊二的别墅。

  老平野显得很热情,他卸下了某种让他窒息的东西,现在的他只是一名慈爱的父亲,亲切地接待着女儿的男朋友。

  松下美惠子往桌子上送着一盘又一盘的好菜,席间没有一个人提工作的事情,大家只是唠唠家常。

  这对夫妻是伟大的,他们有胆量放下很多东西,迎接平淡的生活。

  欧阳诺没想到,第一次让他感觉到温暖的地方竟然是这里,就在几天前,他与平野俊二还是上下级关系,甚至一度兵刃相向。

  自己深深地伤害了这位老人,而老人却用温暖地方式送回了一个拥抱。

  欧阳诺头一次感觉到这种深深地歉意,他虽然在某些事情上很残忍,但在面对一个这样的老平野的时候,却变得异常的羞涩。

  正是由于这种愧意,在老夫妇开玩笑称他为“准女婿”的时候,他并没有反驳,不想打破老夫妇这最后单纯的快乐。

  平野绫自然也是红着脸低着头,父亲的态度完全超出了她的想象,她本以为加入公会会让父亲气得发疯,却没想到父亲竟将这一切都放下了,以这样一种伟大的气度容忍了自己,接受了欧阳诺。

  她终于感觉到,父母的爱是最无私的,此时的家才算得上是真正的家,她为自己之前幼稚的行为而自责。作为补偿,她决心要努力奋斗,好好孝敬父母。

  亲情四溢的家庭聚餐完毕后,欧阳诺照例同老平野来到了他的书房,二人同时点起了烟,相视大笑起来。

  一笑泯恩仇,在这一笑中,大家都释然了。

  “平野先生,你是一个伟大的人。”欧阳诺诚恳地叹道。

  “哪有你说的那么好,出了这么大的事,就算我不主动辞职,也马上就会被挤下来,我不过是一只穷途末路地骆驼,最终选择了体面而已。”老平野和蔼地笑着,这样一件影响他一生的事情就被轻描淡写地带过。

  欧阳诺想说对不起,但却怎么也说不出口,在这件事情上,一千句,一万句对不起也是徒劳无功的。

  老平野抓着欧阳诺的肩膀,轻轻地摇了摇调侃道:“你是个敢作敢为的人,不要再为这件事情自责了,我都放得下,你有什么放不下的?再说,你根本就没做错过什么。”

  欧阳诺知道自己没有做错什么,但这句话从平野嘴里说出,更让他感到难受。平野的态度越好,他就觉得越难受,如果可能的话,他宁可被平野骂一顿踢出去,他都会痛快好多。

  “有没有时间听我这个老人家唠叨一切陈年往事?”老平野拉着欧阳诺坐在了书房的沙发上,淡淡地问道。

  “当然,洗耳恭听。”此时的平野,已经成为了欧阳诺最为尊重的人,为他的气度与胸怀。

  “还记得我跟你说过什么吗?”平野变得很生活化,谈吐中再也没有一丝官腔,他像讲故事一样,脸上的表情变得很精彩,“我说我早该看出来,你和比古清十郎那家伙一样!”

  欧阳诺思索着这句话,突然一个激灵,想起来了什么,他瞪大眼睛问道:“你这么一说,我好想听老师提起过,说什么……不知道平野那家伙还能不能再往上爬……我怎么才想起来,原来他说的就是你!”

  平野爽朗地大笑起来,不小心呛了一口烟,弯着腰一边咳嗽一边笑,就像是一个孩子。

  “哈哈……没错……没错……那老家伙还记得我呢……”老平野笑着笑着,说话的味道透出了一丝伤感,“我们在30岁以前是最好的朋友,我们比谁的专业功底深,我们比谁升职快,我们比谁的女朋友更漂亮……那段日子过的可真有意思……”平野弯着腰,喘着粗气,吃力地说道。

  平野喝了口茶,继续说:“之后,我们在理念上发生了分歧,在理想与现实面前,我选择了妥协,他选择了对抗,自此我们再也没有联系过。”

  “老师他既然提起过你,就证明他忘不了这段友谊,现在你已经放下一切了,我可以帮你们安排,相信你们一定可以找回之前的感觉。”欧阳诺安慰道。

  “晚了……晚了……有些事情,发生了就无法弥补了,尤其是那个家伙,眼里揉不得一点儿沙子。”老平野渐渐收起悲哀,拍着欧阳诺的肩膀正色道:“回顾我的一生,这件事是唯一一件让我后悔的事情,如果当时我选择和十郎一起奋斗,搞不好现在也能用我们自己的方式闯出一番天地。”

  欧阳诺回味着平野的感叹,不错,将平野的沉稳与比古清的狂放结合在一起,他们真的能成大事也说不好。

  平野深吸了一口气,目光中又透露出他以外坚定的气质:“欧阳君,我说了这么多,就是要告诉你——选择理想,然后坚定不移地去实现它!你比我强,比比古清也要强,你懂得如何用独特的方式贯彻自己的理念,既没有像我一样迷失,也没有像比古清那样过刚而折,你现在需要的就是坚定与耐心。”

  “肺腑之言,永远铭记。”欧阳诺向平野回以了同样的坚定,这个老人在辉煌过后,只留下了“理想”、“坚定”和“耐心”三个简单而又平凡的词语,欧阳诺将它们全盘接下。

  平野轻松地笑了笑道:“正事说完了,咱们说说私事,你可不许对不起我女儿啊!我知道你和那个叶飞儿还有些纠缠不清,这些事情我是过来人,欲望是欲望,感情是感情,你要分清楚解闷的对象和过日子的人……”

  欧阳诺没想到老平野的话题转得这么快,在男女之事上被他教育实在是有些尴尬,不过话说回来,平野俊二一辈子玩过的女人绝对不少,但在阑珊过后,最终依然能与妻子享受天伦之乐,这里面无疑充满了生活的智慧。

  “所以说,如果你真心和喜欢我的女儿,我希望她是和你过日子的那个,而不是解闷的那个,否则看在我老人家的面子上,早点放手。”平野最后的话说的很平和,但有一种不可置疑的味道涵盖在里面。

  欧阳诺低着头,说他对平野绫没有感情是假的,可这种感情终究是玩闹的还是认真的,他自己也说不清,对于婚姻与爱情,他显然还没有准备好。

  ********************************************

  新的一周,求【推荐】,求【推荐】~~~~~

  两礼拜求一次,不过分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