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白狐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1:44字数:119449

狼唳狐媚

作者:谷风

满江红

岳飞

怒发冲冠,凭栏处潇潇雨歇。

抬望眼,仰天长啸,壮怀激烈。

三十功名尘与土,

八千里路云和月。

莫等闲白了少年头,空悲切。

靖康耻,犹未雪;

臣子恨,何时灭!

驾长车踏破贺兰山缺。

壮志饥餐胡虏肉,

笑谈渴饮匈奴血。

待从头收拾旧山河,朝天阙。

第一章白狐

1.

李太白有诗云:“危乎高哉,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说的就是进川路之艰难,围在四川周围大山之险峻。后韩愈又有诗云:“云横秦岭家何在,雪拥蓝关马不前。”单表的却是横亘在西北川陕交界处的秦岭,秦岭之高之险,自古天下闻名。

说起这秦岭的高和险,天下人无不望而却步,其间更是毒蛇猛兽出没,鬼怪横行,只有那有着百折不回、坚韧品质的人,方敢去翻爬这座大山,小子在这里要讲述就是南宋末年时在这座大山之中发生的一段离奇的故事,把它作为本书的一个引子。

南宋宋度宗元年的这一年的冬至前后,秦岭山中连续下了几场洋洋洒洒的大雪,整个秦岭山峦之间,被厚厚的一层白雪覆盖,连平日在那陡峭的山崖边傲然挺立的大树,也被一律拉平,连树冠都不见了踪影。

而山腰以下,虽然也是一片银白,不过那积雪的厚度却比山顶薄了许多,那一簇簇亚热带茂密的森林,依然绿意盎然,夹杂在皑皑的白雪之中,就如同那印花的彩布,风景如诗如画,煞是壮观。

远处的崇山峻岭之间有一条黑白相间的弯弯曲曲的羊肠小道,小道上缓慢地移动着一个小黑点,据说那羊肠小道是当年诸葛孔明六出祁山之时开辟的栈道,以用来运兵和输送粮草,这栈道年久失修,未免破损不堪,稍不留神就会坠入万丈深渊,实在是凶险无比。

待得小黑点走得稍近一些,方能看清原来是一个风尘仆仆的少年,少年约莫十五、六岁年纪,皮肤黝黑,眉眼之间却生得斯文俊秀。山中常有鬼怪的传闻,更何况凶猛的野兽也多,少年只身一人在山中行走,不是事情逼到这个份上,不得不这样做,就是有惊人的胆量。

少年上身着了一件土布织的棉衣,脚上蹬了一双草鞋,一看就是寻常老百姓家的孩子,可能是赶路久了的缘故,棉衣被路旁伸出的枝桠给划破了,翻出一些星星点点的白色的棉花来,背上背了一个大包袱,包袱显得异常沉重,虽然山间的寒气袭人,可能是赶路太急,少年脸上却是汗珠滚滚。

少年正急行之间,不知怎地突然刮起了一阵阵阴森森的寒风,那风十分诡异,寒冰冰的夹带着一股血腥之味,让人嗅之欲呕。耳边也似乎响起了隐隐的风雷之声,刚开始时还离之甚远,须臾之间便越来越近,那响声便如万马奔腾一般,急速而至,震得耳膜嗡嗡乱响。

少年不由愕然止步,心中不免大奇,这寒冬腊月里哪里来的电闪雷鸣?这种现象生平之中从未见过,难道有什么古怪之事将要发生?少年本来胆大,也从不怕什么神和鬼的,此时无来由地感到十分的紧张。

少年不敢再往前走,停脚四周查看,就见刚才还暖洋洋的空中,不知何时飘来一股乌云,那云头越聚越大,越聚越厚,天空也就越来越暗,突然哗刺刺一声巨响,云层之中突然划出一道闪电,直击在少年头上。

少年让这道雷电给击得如同癫痫一般,全身如同筛糠似地剧烈地颤抖起来,身体虽然摇摇摆摆,脚步也是踉踉跄跄,却顽强地站立着没有倒下。只是两眼发直,目光呆滞,身体也异常僵硬,便如一个痴呆人一般。

就在此时,一件诡异无比的事情发生了,少年的双眉之间忽然袅袅地冒出一股青烟,待那青烟散尽之后,便长出了一只眼睛,那眼球上下诡异地翻动着,慢慢地射出蓝幽幽的光芒,直透那乌云深处。

就见乌云深处,一群凶恶无比的巨狼正在围攻一条羸弱的小龙,这些狼体格健壮,硕大无比,那条小龙虽然是水中之王,可是要对付这些饿狼却颇为吃力,狼和小龙在云层之中相互撕咬缠斗,场面异常紧张激烈,所用的招式怪异无比,少年从来没有见过如此残酷的搏斗场面,只看得张口结舌,气都喘不过来。

这群饿狼和小龙缠多时,少年便慢慢地看出一些名堂来,那些恶狼仗着数量众多,颇有优势,而那条小龙体质虽弱,却颇为机敏,面对群狼的强大攻势,并不正面迎战,只是与其周旋游斗,并不落于下风。

少年见小龙所使之战法,暗合奇门八卦之法,这奇门八卦之法,少年曾在乡下的道观中读过,本来有很多地方不明,此时见小龙使用出来,那难以明白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不由看得眉飞色舞,觉得那小龙把这奇门遁甲之法运用得无不恰到好处,就一边看一边默默记忆。

时间一长,小龙毕竟势单力薄,虽然竭力抵抗,渐渐支撑不住了,周身的鳞甲被恶狼撕得片片飞舞,眼看就要败下阵来,少年心里着急,可是又帮不上忙,只听得天崩地裂的一般巨响,那条落败的小龙向南方急遁而去,群狼张牙舞爪紧随其后,瞬间就不见了踪影。

少年浑身一震,便如梦中醒来一般,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再看他的前额,额头之上的第三只眼已经无影无踪了,少年揉揉自己的眼睛,很是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南柯一梦,可是自己明明是站着的,站着的怎么会睡觉呢?

少年再抬头看看天,见天空之上那朵乌云不知时候已经没了踪影,天空中飘着细微的雪花,再看自己身上,却厚厚地堆了一层雪,让自己身上的热气一蒸,把自己的全身都浸湿了,连头发都是湿漉漉的,难道自己睡着的时间下过一场大雪?

少年觉得这天发生的事实在是不可思议之极,怔怔地站在那儿,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结果来,心里总觉这不是一个好的兆头,心里冷浸浸的,又无计可施,就不敢再往前走。

就在这时旁边的一簇灌木一阵簌簌的乱响,这声音响得甚是奇怪,似乎有什么东西在里面急速穿行一般,窸窸窣窣的,同时伴着一阵低沉尖利的嚎叫,如同小孩夜哭一般,又如同鬼怪索命一般,让人浑身直起鸡皮疙瘩。

这声音开始还远远的,转瞬之间就越来越近,就像在耳边回荡一样,也不知是什么东西奔跑如此迅速,少年显然吃了一惊,顺手便手中拨出了腰间防身用的柴刀,探头望着前面的低矮的灌木丛,要想看个究竟。

就见灌木丛一阵急剧地摇晃,突出从里面蹿出一只惊慌失措的白狐来,这条白狐生得十分的小巧,比那家猫也大不了多少,通体雪白,浑身上下竟无一根杂毛,甚是漂亮。

白狐见了少年,只是微微打量了一下,就用两只后爪立住身子,如同人一般,举起前爪,竟冲少年拜了两拜,一双圆滚滚的大眼睛之中,居然掉下几滴泪来。

少年不由大奇,也不知这白狐到底是什么意思,傻傻地看着那只白狐,心中自是惊疑不定,谁知那白狐行完礼之后,忽地一跃,也不管少年愿不愿意,一下子就钻进了少年的怀中。

少年不由吓了一跳,赶忙伸手进怀中,想要把这只白狐给揪出来,又见灌木丛一阵阵剧烈地摇晃起来,少年心知有异,也不去管怀中的白狐,两眼死死地盯着灌木丛,只听哗啦一声,从里面又蹿出两头狼来,这两头狼长得异常壮实,一黑一灰,瞪着四只血红的眼睛,低声地咆哮着,把少年给围了起来。

少年骇得连连倒退了几步,方才明白那只白狐逃进他怀中的原因,原来是要求他的庇护,赶忙举起手中的柴刀,一边低声地威胁着一边驱赶着两头狼。两头狼此时正饥饿无比,见少年手中有把明晃晃的柴刀,毕竟不敢贸然攻击,可是美餐在前,却不愿就此舍去退走。

少年无奈只得团团地挥舞着手中的刀,嘴里大声地喝骂着,想把两头狼赶走,两头狼虽然有些畏惧,却是狩猎的老手,怎么肯放弃到嘴边的肥肉,一时也不急于进攻,呲着一口利齿,围着少年团团兜起了圈子,竟然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

少年连着驱赶了几次,两头狼只是稍稍退让了一下,又席卷而上,始终把少年围在当中。少年左冲右突,威吓的手段都用完了,却无法把两头狼给吓退,反而把自己累得够呛。

少年慢慢地冷静下来,清楚自己这样根本就无法将两头狼赶走,一旦自己把自己累垮了,反倒成了这两头狼的口下冤魂,当下稳住身形不再徒劳地驱赶两头狼,只是用刀挡在身前,稍稍移动脚步,和这两头狼周旋起来。

又过得半晌,两头狼见无隙可乘,反倒先焦躁起来,其中那头黑狼首先发起攻击,它突地全身一跃,张口血盆大口就向少年扑了过来,黑狼本来就蓄势待发,这一跃就如同电闪雷鸣一般,迅捷无比。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