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腿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49字数:119449

4

柳杜二人刚刚抢出,四弟牛苯已经命丧黄泉。二人张口结舌地瞪着地上的牛苯,脑袋嗡地一声就变成了一片空白,柳风庭只是下意识地用剑指着小妖狐,嘴里连连道了几声:“你…你……”后面的话却接不下去了。

小妖狐嫣然一笑,脸上还是那副天真烂漫的表情,柳杜二人却如见鬼祟,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阴冷感,连背脊梁上也凉冰冰的,柳风庭握剑的手不停颤抖,脸上的表情更是悲痛欲绝。

牛苯脾气暴躁,但为人耿直,对柳风庭又极为敬重,二人如同亲生兄弟一般,此时见他丧命,一时受不了这个致命的打击,眼睛就迷糊了。

杜怀中在华山四杰中排行老二,却生性暗弱,此时见小妖狐瞬息之间连毙两个兄弟,招式古怪离奇,动作又快捷无比,形如鬼魅一般,实乃平生所罕见,脸上虽无表情,内心却产生了一股畏惧之感。

辛无病见华山四杰接连丧命,一生中哪里见过这种凶杀场面,只骇得肝胆欲裂,身体摇摇晃晃,几欲栽倒。他想不到小妖狐说要先杀这詹白杨,果然就把詹白杨给杀了,小妖狐言出必验,手段残忍至极,实在让人不寒而粟。

柳风庭呆得半晌,突地发出一声悲壮异常的长啸,对身旁的杜怀中凄然道:“老二,想不到我们华山四杰纵横一生,今天栽在一个小姑娘身上,罢!罢!罢!你我兄弟,今天毙命于此,也是天数,就不要顾及什么江湖规矩,一起上吧。”

柳风庭这话说到十分凄凉,有一种英雄末路之感,杜怀中低低答应了一声“是”!中气却有些不足。柳风庭他们太过轻视对手,让两个兄弟接连丧命,此时追悔莫及,此仇不共戴天,无论如何也要报的。

柳风庭缓缓地抽出宝剑,向小妖女一指,这一招叫:“仙人指路”,乃华山剑法中极为普通平常的一招。杜怀中见柳风庭动手,立马扑地一滚,手中双刀舞动,向辛无病双腿席卷而来……

柳、杜二人决非浪得虚名之辈,柳风庭一手正宗的华山“清风”剑法,在江湖之上威名赫赫。而杜怀中却是山西地躺门的传人,家传的地躺功夫到他手中已历七代,在江湖上也称得上是独门绝技。

柳、杜二人长期在一起配合作战,彼此间心意相通,柳风庭的“清风”剑法专攻人上三路,而杜怀中的地躺刀法却专取人下三路,二人各有所长,优势互补,交战之时相互遮掩,配合得天衣无缝,可谓珠联璧合。

柳、杜二人在华山四杰中武功最好,又是两人联手,辛无病又无临场经验,如何能够抵挡,只得连连倒退,小妖狐虽然在肩上不停地指挥,辛无病还是觉得眼前白茫茫一片刀、剑之光,根本就迈不动脚步。

辛无病被小妖狐强行给拖入战局之中,而柳、杜二人又以为他们是一伙的,下手毫不留情,辛无病本想申明,但柳、杜二人动作太快,他哪里开得了口,料定这回自己必死无疑,心里又是着急又是悲哀。

小妖狐要顾上面还要照顾下面,虽然勉勉强强地挡了柳、杜二人几招,却是左支右绌,狼狈不堪,小妖狐自己心里也暗暗着急,越急就越是凶险,在这样过得几招,两人不免要成为刀下之鬼。

小妖狐突然叫了一声:“且住!你们不想知道你们时师伯的下落了!”

柳风庭一愣,猛地想起了自己的任务,就对杜怀中道:“老二,先停一下!”杜怀中不解地看了柳风庭一眼,只得停下手来。小妖狐一口气方才喘了上来,心中暗道,这二人好生厉害,西北第一大帮永乐帮,果然英雄辈出,名不虚传。

柳风庭却暗自思虑道,照目前这个情势,我和二弟杀了小妖狐不难,要是杀了她,两位兄弟的仇是报了,但时师伯的消息却断了,只有时师伯方清楚《波秘诀》的下落,此事关系重大,我可不能凭一时的义气行事,成为永乐帮的罪人!

柳风庭主意已定,就对杜怀中道:“二弟,暂且退下,先让小姑娘说一说时师伯的下落,倘若有半句谎言,再杀不迟。”柳风庭心中对小妖狐痛恨到了极点,可是自己一向儒雅著称,要想说几句粗话的确很难,这小妖狐三字更难出口。

杜怀中和小妖狐动手,本来是迫不得已,此时见自己两人占了上风,胸中信心大增,就想借此机会报了兄弟的大仇,心有不甘地道:“大哥,放虎容易捉虎难,小妖狐武功不在你我之下,岂能给她喘息的机会。”

柳风庭皱着眉头道:“老二,你就听我一句,暂且退下,时师伯的事情要紧,报仇的事情以后再说。”

杜怀中心中不以为然,但也不敢不听柳风庭号令,只得拱拱手,道了一声:“是!”收起双刀退到一边。

小妖狐见二人退开,赶忙用腹语对辛无病道:“臭小子,本姑娘现在传你一套武功的口诀,你如果不想死的话,你就好好给我记住了。”

小妖狐算准了柳风庭他们不敢不管时不嫌的下落,此计只是想拖延一点时间,好给辛无病传授天山派的独门绝技“雪影无踪”,来抵挡华山四杰。

“雪影无踪”是天山派中一套精妙绝伦的步法,当年天山派的开山鼻祖怀柔大师,为了研究这套步法,整整花了二十年时间,“雪影无踪”一直被天山派视为镇山之宝。

本来小妖狐不得掌门人允许,根本就没有这个权力把它传授给辛无病,小妖狐敢冒处死的危险,也是让柳风庭他们逼到了绝路上,如果让柳风庭他们捉了也是死,还不如寄希望于小叫花,说不定还有一条活路,至于以后被掌门人知道了,那是以后的事,暂不去管它了。

如此深奥的武学,就是聪慧无比的小妖狐也学了三年,更不用说辛无病是一个不懂武功之人,小妖狐这是死马当成活马医,学不学得会,就要看辛无病自己的造化。

小魔头边给辛无病传授口诀,边给他详细解释,辛无病一开始并不想学,觉得自己堂堂男子汉大丈夫,岂能受一个小姑娘摆弄,再说了要他帮着小妖狐和柳、杜二人动手,那是一百二十个不情愿。

待小妖狐传得几句,辛无病发觉小妖狐讲的不过是奇门八卦之术,不觉就来了兴趣,原来这奇门八卦之术,他在乡下时听一个道长讲解过,只是当时年纪幼小,听得懵懵懂懂,很多地方都不明白。此时听小妖狐详细说来,原来不解的地方也就迎刃而解,心中不由无限欢喜。

柳风庭和杜怀中见小妖狐的嘴巴在动,就是听不见说的是什么,二人料定小妖狐是在给那小子传授武功,不过这小子一看就没有学过武功,临时抱佛脚,能有多大一个作用,心中只是冷笑,也没有放在心上。

等了一会,小妖狐还是不说下文,杜怀中心中焦躁起来,就厉声喝道:“小妖狐,你这分明是在拖延时间,想等人老妖狐来救你们是也不是?如果你再不说,老子就对你不客气了。”

小妖狐此时已经把“雪影无踪”的口诀传授完毕,就把眉毛一挑,回敬杜怀中道:“本姑娘平生最恨那些逼迫本姑娘的人,本姑娘就不说,倒要看看你对本姑娘怎么个不客气法!”

小妖狐迫于华山四杰人多势众,说话一直不敢托大,此时大功告成,口气也就不那么客气起来。

杜怀中气得差点跳了起来,大声吼道:“老大,小妖狐狡猾无比,分明就是在耍我们兄弟,这等没有信义的东西,不如杀了她为两位兄弟报仇。”边说边舞起双刀,又要杀上。

柳风庭拦住杜怀中,口气颇为严厉地对小妖狐道:“你这小姑娘,说话好没诚信,如果你再欺骗于我们,你当真以为我们兄弟不敢杀你吗?”

柳风庭这话说得正义凛然,小妖狐抵赖不得,只得耍赖道:“大叔,要是你这样好言好语地问我,我早就说了,可是这位大叔却屡屡威吓于我,本姑娘向来吃软不吃硬,不受人威胁,要想我说,他必须给我赔礼道歉,磕三个响头。”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