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砍腿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1:46字数:119449

第四章砍腿

1

杜怀中听后勃然大怒,压低声音对柳风庭道:“大哥,你看出没,这小妖狐两条腿不便,肯定被时师伯封了穴位,全靠这小子做她的马腿,好在这小子还是个雏儿,我看不如趁着这个机会先捉了她,再慢慢地拷问,我不信她不说。”

柳风庭心里也有同感,就轻声道:“好吧,不过你手上有点分寸,在时师伯未找到之前,先不要伤她性命。”

杜怀中点点头,大喝了一声:“小妖狐,**想老子给你赔礼道歉,简直就是痴人说梦,你当华山四杰全是傻蛋,任凭你欺骗?**自己找死,老子就先成全了你。”

杜怀中双刀一挥,就地滚来向辛无病的双腿砍去。这一次杜怀中多长了一个心眼,他同样也看出了辛无病武功差劲,想先砍了小妖狐的两腿,让她无可借力,只要砍了这条腿,小妖狐就等于是一个废人了。

这次柳风庭不敢托大,再犯从前的错误,自己两个兄弟都死在这小妖狐手上,小妖狐武功诡异,又狡猾无比,生怕杜怀中吃亏,回去就不好交代了,挺剑跟上。

柳、杜二人卷土重来,最难受的是辛无病,辛无病刚刚透得一口气,两人一扑上来,立即又感到泰山般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

柳、杜二人这次再不容情,刀剑一齐向两人身上招呼,辛无病周围都是刀剑的呼呼风声,和兵器相碰的“哗刺”“哗刺”的撞击声,只骇得他心惊肉跳,生怕一步走错,就成了这刀剑下的冤魂。

辛无病本来这次铁了心不想再受小妖狐利用,可是这四面八方都是刀刀剑剑,也不知从哪里就会飞出来一把刀或者剑,一下就把他砍成七、八断,百忙之中只好用小妖狐的教他“雪影无踪”躲避,哪里敢有半分懈怠。

辛无病头脑聪明,虽然对“雪影无踪”的口诀理解得差不多了,毕竟没有临场经验,还是让柳、杜二人逼得得踉踉跄跄,难看之极。

这“雪影无踪”本来是怀柔大师所创,怀柔大师又是一个讲究美的人,“雪影无踪”走起来姿态本来极为优美,就像天山回鹘人的舞蹈一样,很是好看,辛无病走成这样,连小妖狐都暗自摇头,要是怀柔大师还活着,见她的得意之作“雪影无踪”被人走成这样,只怕要生生气死。

辛无病自己是哑巴吃黄连,有苦说不出来,只好深一脚浅一脚地按照秘笈上指示的方法走,尽管是左支右绌、摇摇晃晃,居然就在刀剑丛中,堪堪躲了开去。

就这样过了十余招,辛无病渐渐适应了场上的节奏,再加上小妖狐在肩上不停地指挥他如何出脚,教他如何吸气换气,辛无病胸中烦闷之气渐消,脑袋里竟变得一片空明,脚上的步法也走得有模有样,虽谈不上飘逸、轻盈,却也不是当初的狼狈不堪。

柳、杜二人却越斗越胆战心惊,小叫花本来笨拙无比,也不知小妖狐给了他什么灵丹妙药,如此凑效,此时就像换了一个人似地,虽然步履还是很艰难,可是每每刀剑到了他面前,原以为他必定躲不过,可是每一次都差那么一点毫厘,就被他躲了过去,实在是匪夷所思之极。

杜怀中心中也很窝火,他的地躺刀虽说不上天下无敌,但在江湖之上沉浮了几十年,不知有多少英雄豪杰,倒在他的双刀之下,可是今天却奈何不了个武功差劲的小叫花,说起来真是丢人现眼。

三人转瞬之间就斗到五十招开外,柳风庭越斗越感到心寒,小妖狐的寒冰剑法如此之了得,如同长江大河一般,绵绵不绝,剑法之高,生平罕见。

柳风庭心中暗暗叹服,小妖女不过十多岁的样子,剑法能达到如此炉火纯青的地步,实在无法想象,由此可推想老妖狐的武功,要是老妖狐在此,两人怕是走不出三招,全都得毙命于此,原来一腔壮志豪情,此时不由感到有些心灰意冷。

列位看到这里可能有些疑惑不解,小妖女年纪幼小,就是从娘胎里开始练武,也高明不到哪里去,怎会有如此厉害?况且她又不是天山派掌门人,怎会这“雪影无踪”呢?是不是天山夺命妖狐玛丽莎爱女情深,私自传授给女儿的呢。

这样说起来还真有些冤枉天山妖狐了,天山妖狐虽然暴戾,对师父怀柔大师还是忠心耿耿言、听计从的,除了在婚姻这件事上悖逆了怀柔大师外,其它方面从来不敢越雷池一步,说起来这“雪影无踪”还是怀柔大师自己传授给小妖狐的。

说起小妖狐的武功和身世,这里面还有一段曲折离奇的故事,小子在这里就先给各位讲讲这段离奇的故事,再说后文,以解各位心头疑惑。

当年的成吉思汗大帝统一蒙古之后,又发动了几次东征,一时间蒙古国的土地辽阔无比,俄罗斯与欧洲大部、地中海东岸、两河流域、波斯与印度西北皆收入势力范围,这么多的领土成吉思汗照规矩肯定要分给自己的儿子。

成吉思汗就赐予他的四个儿子一个“兀鲁思”即一个部落,一个“禹尔惕”,即一片可供游牧部落生活的草原。他的二儿子察合台的领地就是昔日的哈刺契丹帝国,也就是现在的新疆地区大部也包括哈萨克斯坦和俄罗斯一部分。

察合台在成吉思汗的四个儿子中算得上最为英雄豪杰,此人心胸开阔,为人光明磊落、做事一丝不苟,最难得的是这人没有一般帝王子弟的贪欲,能顾全大局,不争权夺利,深得成吉思汗的赏识和喜爱。

察合台在哈刺契丹任职期间有一次和玛丽莎在大漠之中偶遇,当时的玛丽莎可以说是风华绝代的大美人,两人都是那桀骜不驯,**倜傥之人,免不了一见钟情,相互倾慕,从此后产生了一段孽缘。

但这件事却遭到了天山派的掌门人怀柔大师的反对,并且严令玛丽萨不许与察合台往来,怀柔大师本是峨眉首徒,因和师妹怀秋争夺掌门人一职,负气出走西域,后在西域天山创天山派,成为天山派开山鼻祖。

怀柔师太虽远在西域,仍心系大宋,她早就看出了蒙古人的狼子野心,怀柔大师对蒙古人深痛恶觉,自然对二人婚事不允,但这二人情魔深植,不可阻止,二人便偷偷摸摸地经常就在天山脚下幽会,终于造出事端来,玛丽莎有了身孕。

怀柔大师知晓此事之后,甚为震怒,照天山派的门规是要将玛丽莎处死的,但怀柔大师历来对这徒儿十分偏爱,又念其年纪不小了,一时善心大发,只是逐出门墙了事。

玛丽莎下山之后,只得投奔了察合台,察合台还是重情重义之人,把她宠在**,成了艳及一时的王妃,谁知这玛丽莎怀孕居然怀了整整三年时间,才得以生产。

临到玛丽莎分娩的前几夜,察合台的行营里突然闹狼,好几百头狼围在行营外整夜、整夜地嚎叫,驱之不去,还咬死了好几个护卫,弄得人心惶惶,察合台这一夜又做了一个恶梦,梦见一条母狼入怀,吓得一夜未睡。

第二日玛丽莎就产了一个女婴,这女婴只有一尺来长短,通体雪白,瞪着一双黑漆漆的大眼睛甚是可爱,但屁股之上却有一条小小的狼的尾巴。将屋内接生的几个婆子只吓得目瞪口呆,赶忙报给察合台,此时行营内狼又闹起来了,光天白日之下,横冲直闯,就连察合台庞大的护卫群都不能阻挡。

察合台苦苦等了三年,见爱妃怀孕这么长的时间,还以为爱妃子会生一个聪明绝顶的小王子出来,却料不到发生了这么多怪异的事,又生出这等怪物,顿时就觉得颜面扫地。

察合台见此女来的蹊跷,便认为是妖孽,举剑要来杀这女婴,玛丽莎年纪近四十,方得此女,虽然自己同样是满腹疑团,毕竟是亲生骨肉,女人身上那种强烈的母爱之心大起,也顾不得产后体弱,就拖着着虚弱的身体,来护女儿。

两人言语不合就动了手,察合台虽然是一代枭雄,武功方面和玛丽莎相去甚远,自然不是对手,被玛丽莎打成重伤。玛丽莎携女儿闯过重重守卫,逃离察合台行营,回到天山,从此和察合台结怨,直至察合台死,都没再往来。

说来也怪,玛丽莎离开察合台行营后,女婴尾巴就自动消失,和一个普通女婴也没什么两样。

玛丽莎回到天山之后,向怀柔大师哭诉察合台欲杀女儿之事,只字不提那些怪异之事,怀柔大师甚为震怒,见玛丽莎母女孤苦伶仃,很是可怜,就不计前嫌收留了她。

却说这小妖狐自幼便聪明伶俐,方一个月便能蹒跚走路,三个月就呀呀学语,两、三岁时就能舞刀弄剑,且天资极高,不管多么难的武功,一教便会,实乃学武奇才。

当时怀柔大师尚在,怀柔大师乃一代女杰,一生从事武学研究,从未婚嫁过,老年之时有这么一个乖巧伶俐的孙女在膝下承欢,自然是喜爱异常,不免视为掌上明珠,待小妖狐稍大一点,就将自己的武功倾囊相授,盼其长大之后能继承衣钵,将天山派武功发扬光大。

手机用户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