砍腿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29字数:119449

2

遗憾的是小妖狐六、七岁时,怀秋大师忽得怪病,在病榻之上挣扎数月,饮恨归天而去,玛丽莎是怀秋大师首徒,武功在天山派中最高,便继承了她的衣钵,执掌了天山派门户。

玛丽莎年轻时,乃武林之中一等一的大美人,且又单纯善良,深得怀秋大师喜爱,早年就列为自己的继承人,不料后来出了察合台这档子事,方才罢论。

玛丽莎回归天山派之后,痛定思痛一心一意为天山派出力,屡建功绩,怀秋大师就原谅了她背叛师门之事,临终时还是把掌门人之位传给了她。

玛丽莎执掌天山派之后,蒙古人开始征服大宋,却遭到了南宋朝廷和中原武林人士的激烈抵抗,战事一度胶着,当时的蒙古人大汗蒙哥为了打击中原抵抗武林人士,就利用玛丽莎和察合台这层关系,开始利诱她为蒙古人出力。

玛丽莎当上天山派掌门之后,无人管束得了,平时那些隐藏得很深的卑鄙龌龊的念头就全出来了,又经历了婚变和逐出师门两件人生大事,性情大变,不但刚愎自用,唯我独尊、且心狠手毒,弄得个天山派鸡飞狗跳、人人自危。

玛丽莎先是在天山派中排除异己,清理了一批平日里反对自己作掌门人之人,特别是对一些汉人,玛丽莎怕他们不服自己,联手夺了自己的掌门之位,将他们杀的杀赶的赶,将天山派的实权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中。

玛丽莎是个有野心的女人,她出生卑微,原是一回鹘富豪的家奴,曾经受尽了人世间的冷暖和沧桑,要不是怀柔大师救了她,把她带上天山,改变了她的命运,说不定她早就让富豪**而死了。

玛丽莎自幼便发誓要改变命运,今见蒙古人势力日益强大,南宋终究将为其所灭,又见女儿渐渐长大,并不满足于女儿将来继承自己的掌门之位,凭着他和察合台的这段孽缘,一心想要女儿认祖归宗,回归蒙古人之列,做一个君临天下的蒙古公主。

恰好这时忽必烈亲自找上门来,忽必烈本就是野心勃勃的一代枭雄,心智口才都居上品,凭着他的三寸不烂之舌,双方一拍即合,玛丽莎答应和忽必烈联手,条件就是让女儿认祖归宗。

这次玛丽莎带女儿下山,追查《波秘诀》的下落,就是奉了忽必烈的旨意,忽必烈深知《波秘诀》的重要,不想走当年金兀术的老路,让汉人给打得大败,铩羽而归,就聘请玛丽莎,追查《波秘诀》的下落。

玛丽莎私下里也有自己的想法,天山派的武功虽在江湖之上称得上一流,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如果她要想要江湖上的人不敢小视她天山派,立于不败之地,她就必须得到《波秘诀》上的武功秘籍,这次她和忽必烈可以算得上是各取所需。

玛丽莎这次带女儿出山,就是要考查女儿的在江湖上的应变能力,她虽知女儿武功不错,但缺乏临敌经验,江湖险恶,人心更恶,如果不让女儿在江湖经历一番风风雨雨,是很难把这个蒙古公主坐实的。

玛丽莎母女在中原游荡了大半年,根据永乐帮副帮主闻正贤提供给她的线索,终于在咸阳逮到了在昆仑山从她手里抢走《波秘诀》的时不嫌,两人言语不合当即动手,时不嫌不敌老妖狐母女,又不想给永乐帮惹下灭顶之灾,就匆匆逃往秦岭,老妖狐母女追至秦岭。

在秦岭山中,她刺了时不嫌一剑之后,一时疏忽大意,让时不嫌抓住机会打了女儿一掌,时不嫌为人虽然疯疯癫癫的,没有正形,但他毕竟是武林名宿,这一掌何等厉害,直接封了小妖狐腰间的穴位,造成了小妖狐的半身不遂。

由于时不嫌知晓《波秘诀》的下落,事关重大,老妖狐虽知女儿受伤不轻,但也不能不追。时不嫌是一个没有江湖规矩的江湖浪子,那脚底下就像抹了油似地,比泥鳅还滑,这次要让他走脱了,再想找到他怕是比登天还难。

自从当年昆仑山大战之后,老妖狐在江湖上找了时不嫌整整三年,连影子都没有逮到,要不是闻正贤为了自身的利益,出卖自己的师伯,老妖狐如何能够找到他,老妖狐岂肯放过这样的复仇的机会,当即扔下女儿,追了上去。

这就是整件事的起因,回头我们再来说说小妖狐和柳、杜二人的这场生死大战。

却说三人斗到百招之后,柳、杜二人都奈何不了小妖狐,两人开初是震惊,不敢相信,到后来就是惊惧,佩服,又无可奈何,小妖狐能够和柳、杜二人打成伯仲之间,辛无病居功至伟。

辛无病虽出生贫寒,他娘却是一个颇识大体之人,再苦再难也要送辛无病读书,辛无病自小便养成了好读书的习惯,在道观之时辛无病就对奇门八卦之术颇有兴趣,这样走得几个来回,慢慢琢磨出一些诀窍来了。

其实,辛无病能够这么快学会“雪影无踪”,柳、杜二人是关键要素,柳、杜二人的刀剑威胁着,“雪影无踪”又是唯一躲灾的方法,辛无病出于求生的本能也不得不用心去学。

这样走得十来个来回,辛无病头脑之中一片空明,“雪影无踪”渐入佳境。小妖狐的武功本来就比柳杜二人高,又得到辛无病的配合,反而杀得柳杜二人手忙脚乱。

柳风庭越斗越感到惊心,心中的杀机越浓,如果此时不趁着小妖狐有伤,及时除了她,再过得几年小姑娘长成,凭她的心计手段,大有青出于蓝而胜于蓝之势,到时就将是整个江湖的噩梦。

柳风庭一生忠于安淮胜,而安淮胜受老帮主洪大寿的影响,毕生的志向就是驱逐鞑虏,恢复汉人天下。柳风庭原本对南宋朝廷的**死了心,才投笔从戎,当了响马,心里却有一腔报国热情,柳风庭之所以死心塌地地跟着安淮胜,就是敬佩他这种爱国爱民的热血男儿本色。

要向一个小姑娘下手,的确不是英雄豪杰所为,但为了天下大计,柳风庭也顾不了这么多,但要解决小妖狐,就必须先要解决她身下这条支撑腿,只有这样小妖狐才无可借力,胜她就容易多了。

柳风庭也不知这小子是从哪里冒出来的,开初还以为这小子是天山派的,越看越不像,武功哪有现学现卖的?这小子看上去不过是一个乡下的穷小子,不过其天分之高,领悟力之强,实乃天下奇才。

柳风庭估计是小妖狐被人封了穴位,两条腿才不能行走,这种事肯定是时师伯的杰作,想来时师伯念小妖狐年纪幼小,不忍心杀她,方搞了这种恶作剧,时师伯功力深厚,小妖狐要想冲开被封穴位,一时很难办到。

要想破这小妖狐,唯一的办法就是在这小子身上打主意,毁了他们之间的攻守同盟,小妖狐就不可惧了,柳风庭想到这里就一剑逼开小妖狐,大叫了一声:“停,柳某有话说。”

这一次是柳风庭主动叫停,小妖狐和杜怀中不明就里都罢了手,小妖狐不无得意地看着柳风庭道:“大叔,小女子的天山寒冰剑法和你华山英雄豪杰的车轮战相比,怎么样阿?是不是有点滋味?”说完,嘻嘻地笑了起来。

柳风庭何尝听不出小妖狐话里的讽刺意味,懒得和她打嘴仗,眼睛就转向辛无病,抱了抱拳道:“这位小英雄,不知如何称呼?能否告知在下。”

柳风庭如此客气,辛无病不由受宠若惊,一时竟反应不过来,傻傻地看着柳风庭,有些不知所措。

杜怀中在旁边叫喊道:“呔,那个小子,我大哥和你说话,你怎么不理不睬的,你小子真有些不知天高地厚,我大哥这是看得起你!”

辛无病这才知道柳风庭真和自己说话,赶忙回了一礼,嗫嚅道:“在下…在下…名叫辛无病。”

柳风庭对杜怀中摇了摇头,柔声对辛无病道:“在下姓柳名风庭。”又指着杜怀中道:“这是我二弟杜怀中,辛小英雄,恕在下冒昧,我们都比你年长几岁,你就称我们一声哥哥吧。”

辛无病红着脸道:“不敢!在下一乡下愚笨小子,怎敢与两位英雄平辈论交,在下还是称二位大叔吧。”

柳风庭笑道:“四海之内皆兄弟也,江湖之上哪来那么多礼节,小兄弟不要客气,在下听小英雄的口音,应该是巴蜀人吧。”

辛无病口吃道:“柳…柳……”本想叫一声大叔,见柳风庭脸色柔和,似乎在鼓励他,就大着胆子道:“柳大哥你说得对,在下是巴蜀人。”

柳风庭笑着点点头问道:“辛兄弟,你怎么到了这秦岭山中,莫非家中有什么为难之事?我等乃天下第一仁义大帮永乐帮安帮主麾下,辛兄弟有什么为难之事,尽管说出来,大哥一定会为你分忧解难。”

辛无病含泪道:“在下受娘的遗命,到临安去寻找爹爹,路过这秦岭山中,和这位姑娘……这位姑娘……也是偶遇。”

小妖狐听到这里,心中猛醒,姓柳的想用反间计,离间我和臭小子,这厮这一招好毒,就赶忙阻止道:“无病哥哥,你别听这厮胡说八道,这永乐帮哪里有半分仁义了?不过是一些**掳掠的无耻之徒而已。”

辛无病却越听越糊涂,心里吃惊道,这些人怎么啦,怎么一下子变得这么亲热了?刚开始时,柳风庭和他兄弟相称,这会儿小魔头又叫自己“无病哥哥”,怎么自己一下子成了香饽饽了!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