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砍腿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46字数:119449

4

小妖狐脸色苍白,却眼光狰狞,右手似乎很努力地举着那把软剑,想要把晕过去的杜怀中杀掉,不过那剑身摇晃得实在太厉害了,她已经没有力气再刺一剑了。

小妖狐深深地吸了几口气,想要凝聚身上最后一点内力,她心里清楚此时不抓住机会杀了杜怀中,一旦杜怀中醒来,后果不堪设想。

谁知这一吸气,反而牵动身上的伤口,小妖狐眼前一阵金星飞舞,喉口一甜,“哇”地一声喷出一口鲜血,便直挺挺地从辛无病肩上滚了下来,昏厥了过去。

原来小妖狐被时不嫌封了穴位,周身气流运动本来就不顺畅,此番激烈的苦战,因强行催动内力,导致内力消耗巨大,到这个时候体内已经空荡荡的了,根本就没有丝毫内力再供她使用了。

此时只剩下辛无病一个人还完好无损,但他哪里见过这种凶杀场面,只觉得浑身冰凉,脑袋里空荡荡的,一点意识皆无,恰好此时一阵寒风掠过,辛无病不由哆哆嗦嗦地抱紧了双臂,浑身上下汗毛直竖。

好半天,不远处地上的柳风庭颤动了一下,似乎马上要醒过来,辛无病这才缓过神来,他慢慢地向柳风庭走了过去,柳风庭两条腿已经被削掉,草坪里流了一大滩已经变得乌黑的血,积雪之上斑斑点点,说不出的恐怖,恶心。

辛无病对这位柳大哥很有好感,见他伤成这样,鼻子一酸,眼泪如同喷泉一样扑簌簌地滚了出来。辛无病赶忙从身上扯下一块布来,为柳风庭包扎伤口,可是柳风庭的伤太重了,布条缠上去,马上就浸红了,一点作用也没有。

辛无病急得头上冒汗,他的医学知识有限,根本就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只好又撕布条去缠,柳风庭被辛无病搬动伤口,不由“阿”地一声痛叫出声,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辛无病地含着泪歉疚地看着柳风庭轻声道:“柳…柳…大哥,在下…在下……”柳风庭淡然地一笑,伸手在自己腿上点了几下,一边虚弱地道:“谢谢你小兄弟。”

柳风庭止住了血,抬头看了看远处的昏迷的小妖狐一眼,眼里突地射出一股凌厉的光芒来,他一把抓住辛无病的手,急促地道:“小兄弟,你听我说,小妖狐内力耗尽,正是杀她的好机会,你把我的剑拿起来,过去把她杀了。”

辛无病怔怔地看着柳风庭,羞愧地轻轻地摇了摇头道:“对不住了柳大哥,在下…在下…知道这…这…小…小…该杀,可是我从来没有杀过人,也不会杀人的……”

柳风庭愕然地看了辛无病一眼,摇头道:“小兄弟,我知晓你心地善良,但是善良也要分人,小妖狐心地歹毒,杀人不眨眼,你今天不杀她,也不知有多少无辜的人要死在她手里,你杀了她,实际上是在除害,是在干好事。”

辛无病惭愧地看了柳风听一眼,低声道:“大…大哥,这个道理在下懂,在下就是下…下…不了手!”

柳风庭惋惜地叹了一口气,紧紧地握住辛无病的手道:“好,我们不谈这个话题了,我想求你一件事,辛兄弟能不能帮在下办到,在下在这里感激不尽了。”

辛无病点点头道:“大叔,你说吧,在下当尽力而为。”辛无病心里只要柳风庭不逼他去杀人,他什么事都愿意为柳风庭去做的。

柳风庭欣慰地点点头道:“谢谢你小兄弟,在下这个样子是没有办法去救我时师伯了,这件事只能拜托小兄弟你了,事关重大,请小兄弟切勿推辞。”

辛无病吃惊道:“在下…在下…”本想说自己本事低微,救不了人,这样说又好像在故意推脱,这话就说不出口了。

柳风庭歉疚道:“小兄弟,对不住,哥哥话没有说清楚,你只需拿着这把剑到长安南边的永乐镇,去找我们永乐帮的帮主安帮主,把我的这把剑交给他,就说柳风庭没有完成任务,愧对永乐帮上下,让安帮主另外派人去找时师叔就行了,此事关系到永乐帮的前途、命运,你一定要答应我。”

辛无病听柳风庭说得郑重,又见他这么相信自己,心里感动,冲口而出道:“好,在下答应你。”

柳风庭感激地道:“谢谢你,小兄弟!”柳风庭十分虚弱,闭了一下眼睛,喘着气道:“小兄弟,就此别过!”

最后一句话让辛无病一惊道:“柳大哥,你…你……?”

柳风庭轻声道:“小妖狐醒了,决不会放过我,我不能丢了永乐帮的颜面,受小妖狐的凌辱!”又大声道:“柳风庭这一生立誓报国,如今武功尽废,何必留在这世上拖累人。罢!罢!罢!休!休!休!”

柳风庭对天连叫三声,抬手一掌击在自己天灵盖上,一代英豪就此绝命。

辛无病只看得肝胆欲裂,要想救人已然不及,怔怔地望着柳风庭的尸体,哽咽着了一声:“柳大哥……”眼中两行热泪滚滚流下。

就在这时,旁边的小妖狐蠕动了一下,慢慢地睁开了眼睛,她看看辛无病,又看看地上柳风庭的尸体,眼中射出一股惊喜交集的光芒来,待看清地上的情况后,眼光又变得失望起来,冷冰冰地道:“这样死了最好,免得我动手!”

辛无病闻言回过头来,恶狠狠地望着她,两眼几乎快要喷出火来。小妖狐毫不示弱地回瞪着辛无病,嘴里大声嗔道:“你傻看着我干什么?快回来我有话对你说。”

辛无病迟迟疑疑地看了远处的小妖狐一眼,小妖狐想要干什么?她看出来我帮柳大哥包扎,想要杀了我?小妖狐见他不动弹,就低声催促道:“你愣着干啥,快呀。”

辛无病见她神态焦急,只得走回去,不过还是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心中暗道,要是小妖狐要杀我,我回头就跑,她站不起来,自然就追不上我。

小妖狐却轻声对辛无病道:“你快去把昏迷的那个人杀了,待会他一苏醒过来,首先就要杀了你我。”

辛无病赶忙往后退了一步,大声怒斥道:“不!你这个魔头,杀人有瘾吗?杀了这么多人,还没有杀够!要在下帮你杀人,你做梦!”

小妖狐让辛无病把鼻子都气歪了,两眼恶狠狠地盯着辛无病,辛无病不屈地回瞪着她,良久,小妖狐轻轻地叹了一口气,眼睛慢慢地变柔和了,眼中的那一股杀气也随之黯淡了。

就在这时地上杜怀中轻轻地蠕动了几下,睁开了眼睛,小妖狐心里大惊,这人是一心要杀了自己,他见柳风庭死了,肯定要给他们报仇,自己内力已失,现在就数他的武功最高,这可怎生是好?

杜怀中从地上摇摇晃晃地站立了起来,并没有去抓地上的双刀,而是揉着眼睛走到他们跟前,嘻嘻笑道:“你们俩是谁呀?,干么跟斗鸡似地,要想打架莫?”

回头突见地上的几具尸体,杜怀中一下子变得惊慌失措起来,颤着声音道:“这些人是谁呀?是你们杀的莫?你们好大的胆子,光天白日之下,竟敢杀人!”突然又一下子跪在地上,磕头如捣蒜地道:“你们别杀我,你们别杀我,我给你们磕头。”

辛无病和小妖狐面面相觑,一时惊得说不出话来,这人连他的结拜兄弟们都不认识了,这闹的是什么玄虚,小妖狐怔了怔突地厉声喝道:“你个王八蛋,少在你小姑奶奶面前装蒜,你再不老老实实的,小姑奶奶一剑杀了你?”

杜怀中“阿”地惨叫一声,双手抱着自己的头,哆哆嗦嗦地叫道:“你别杀我,你别杀我,你们是不是怕吃官司,今天的事我保证不说出去,我肯定不会说出去,你们相信我啊。”

杜怀中边说边哭了起来,他吓得浑身乱抖,一脸的无辜与恐惧,这可不像是装出来的。辛无病和小妖狐均想,这人是不是疯了?华山四杰个个道是英雄豪杰,单单他怎会如此胆小,真是不可思议之极。

原来杜怀中少年时就被吓疯过,经过多方医治方才医好了,当时那郎中就对他父亲说,此子不能再受惊吓,这一次的的确确被仙儿吓得不轻,旧病复发,一口痰迷了心窍真疯了。

小妖狐厌恶地看着伏在地上的杜怀中,厉声道:“滚!你给姑奶奶滚得远远的,要是姑奶奶再看见你,一定杀了你!”

杜怀中如遇大赦,赶忙连滚带爬地翻起来,抱着头就向山坡下逃去,嘴里喃喃地念叨着“谢谢姑奶奶不杀之恩!谢谢姑奶奶不杀之恩!”

谁知杜怀中刚刚跑得两步,脚下一软,又栽倒在地,这杜怀中此时也没有力量在爬起来,干脆就在地上拼命地往前爬,那模样既可怜又不可思议之极,突然“扑哧”一声闷响,一股奇臭无比的味道隐隐传来,杜怀中居然真把屎尿给吓出来了。

小妖狐冷冰冰地看着杜怀中,突然拍了拍怀里的白狐,冷酷地命令道:“仙儿,追上去杀了他。”

白狐闻得主人召唤,当即“吱”的一声怪叫,嗖地蹿出小妖狐的怀抱,向杜怀中追了上去,杜怀中如何跑得过那只白狐,瞬间就被白狐追上,白狐一跃一口咬住了他的脖子。

杜怀中负痛就在地上翻滚起来,边滚嘴里边大声哀嚎,辛无病突地抓起地上柳风庭的剑,一剑指在小妖狐的咽喉上,大声叫道:“你…你……,他…他已经疯了,你还不肯放过他吗?你快让仙儿放过他,不然,我就一剑杀了你。”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