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幽谷狼群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3:29字数:119449

第五章幽谷狼群

1

小妖狐冷笑着看着辛无病,眼睛中充满了挑衅和鄙夷,辛无病大怒,挺剑往小魔头喉口送了一点,剑尖刺破了小妖狐白嫩的肌肤,浸出了一圈血珠,辛无病沉声喝道:“我的话你没听见么,快叫仙儿回来。”

小妖狐还是默不作声,她看着辛无病的眼睛里充满了倔强,脸上根本就没有丝毫惧色,或许,她根本就没把辛无病放在眼里。小妖狐的鄙视让辛无病的热血上涌,他的眼光变得狰狞起来,他又把剑尖往前送了送,喝道:“你叫不叫!”

宝剑刺进了小妖狐脖子里,她脖子上的血水开始像泉水一般涌了出来,辛无病不敢再刺,他没有杀过人更不想杀人,他本意是想吓一吓小妖狐,让她放了杜怀中。

小妖狐突然叽叽地尖声笑了起来,她竭斯底里地冲辛无病叫道:“来呀!你这个窝囊废,你有本事就一剑把本姑娘杀了,来呀!”边叫边流出泪来,脸上的表情甚是痛苦。

辛无病怔怔地看着小妖狐,手上的剑也剧烈地颤抖起来,旁边地上杜怀中撕心裂肺的恐怖的绝望的惨叫,在山谷之中回荡,只听得辛无病头皮一阵阵发炸。

辛无病不敢回头去看,他清楚“仙儿”的本事,如果他不能让小妖狐回心转意,杜怀中只有死路一条,他和小妖狐就这样僵持着,谁也不肯妥协,过了一会儿,杜怀中的叫声越来越弱,渐渐地没有了声息。

辛无病手中的剑剧烈地摇晃着,突地“啪”一声掉在地上,他面如死灰般地看着小妖狐,他此时才知道他不是小妖狐的对手,不管是心狠手辣,还是斗计斗谋,他永远都处于下风。

辛无病眼里含满了热泪,他不想再看小妖狐一眼,红红的眼睛落在遥远的山谷里,山谷就像一个超凡脱俗的老人,寂静而又肃穆,它似乎看多了这样的生生死死,它在冷笑,冷笑辛无病的无能。

不知什么时候又起风了,凛冽的寒风从他们的身上荡来荡去,辛无病觉得这股寒意把他的整个人都冻住了,小妖狐突然在旁边冷笑一声,自言自语地道:“死了一个癞皮狗有什么了不起的,值得你这样吗?”

辛无病能听出小妖狐话里有讨好之意,她是想打破他们之间的僵局,辛无病懒得理睬她,对这个杀人不眨眼的小妖狐,他心里虽然深痛恶觉,但他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他唯一能做的就是不理睬她。

小妖狐突然咯咯地轻轻地笑了起来,自言自语地道:“仙儿,你看哥哥生气了,你去劝劝哥哥,叫他不要生气了。”

白狐得到命令,飞快地跑了过来,亲热地钻入了辛无病的怀中,吱吱地欢叫着,在辛无病怀里拱来拱去,还探出头来得意洋洋地看着辛无病。

辛无病本来对这只白狐十分喜爱,此时他对它也有说不出的憎恶,觉得它和小妖狐也没有什么两样,也是一个杀人恶魔,他突然一把抓起怀中的白狐,“啪”地一下扔在地上。

小妖狐大怒,厉声喝道:“你干什么?”

辛无病厌恶地瞪了她一眼,又回过头来抬头看了看天,此时,已经是下午时分,冬季天色暗得快,不知不觉中暮色渐渐围拢来了,要不了多少时间,天就要黑了。

那只白狐委屈地站在地上,眼泪汪汪不知所措地看着辛无病,小妖狐轻声叫道:“仙儿,回来!”白狐又飞快地跃了回去,躲进了小妖狐的怀里,小妖狐摸着它那软乎的体毛,白了辛无病一眼,轻声嘟囔道:“不知好歹的东西!”

辛无病一愣,他从小妖狐的话语里听出她并没有生气,这倒有些出乎意料,他还以为她会大发雷霆,又来折磨自己一番。辛无病心里还是异常愤懑,根本就不想理睬她。

辛无病还想抓紧时间把华山四杰给埋了,这是他唯一能为这四个好汉做的最后一件事,他这样做小妖狐肯定会不高兴,说不定因此而杀掉他。

但辛无病不在乎,这几个人是他心目中的英雄,他们死得那么壮烈,他总不能让这三个人暴尸荒野,让野兽给拖去吃了,这是对他们的最大的不敬。

辛无病刚想动手,突地想起了小妖狐脖子上的伤,就回头看了看小妖狐,她脖子上的伤口已经自己处理过了,血虽然流得少了还是没有止住,总不能让她自己流血流死了,就在自己身上撕了一块布,扔了过去。

小妖狐咯咯地娇笑起来道:“你这人心肠还是不错,你怕我流血流死了吧。”脸上突地一红,又撒娇道:“这脖子是你刺的,就得你来给我包扎。”

辛无病一愣,没好气地道:“你自己没长手吗?”

小妖狐不依不饶地道:“就是没长手,你要是不给我包扎,我就让它流死算了。”

辛无病恨恨地看了小妖狐一眼,只得走过去,把那块布捂在小妖狐的伤口上,仔细地包扎了起来,小妖狐嘻嘻笑道:“好臭,好臭,男人的东西就是臭。”

辛无病让小妖狐说得满脸通红,本想拂袖而去,不过他还是给小妖狐包扎好了,赶紧退了回去,思量着怎样安葬华山四杰。

辛无病找来杜怀中的双刀,挑选了一块他认为很满意的地方,就开始挖坑,小妖狐在旁边好奇地看着他,不知道辛无病这是要干什么。

过了一会,小妖狐见辛无病把地上的坑越刨越大,还没有住手的意思,方才明白他的意思,心里有些震动,嘴里却道:“你没事干是不是,花这种没用的力气。”

辛无病没好气地看了她一眼,觉得那坑也挖得差不多了,小妖狐在旁边不屑地道:“怎么,不服气呀!几个臭家伙,埋他们干什么?让他们给野狼拖了算了。”

辛无病心中不由大怒,本不想理睬她,心中的怒火实难消除,就厉声斥责道:“你还有没有一点人性!知不知尊重人?他们…他们……”本想说这些人都是中了你的阴谋诡计,才死的,又怕激怒了小妖狐,她要真出手阻拦,就不好办了。

小妖狐让辛无病给呛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又气呼呼地道:“这几个人是本姑娘杀的,你当着本姑娘的面安葬他们,就是和本姑娘唱反调,你再不停手,本姑娘…本姑娘就会对你不客气的!”

辛无病本不想理睬她,突地想到小妖狐真要阻止,还真有点麻烦,就一边挖坑一边思索道,我得想一个好的办法出来,让她无话可说才是。

辛无病就道:“这里荒山野地的,到处都有野狼出没,这些人在这里,会把野狼招来的,现在天都快黑了,我们又走不了,真把狼群招来,你就不害怕吗?”

小魔头犹自嘴硬道:“我怕什么,这几个家伙生前凶巴巴的,比野狼厉害多了,本姑娘都不怕,难道还怕几头野狼不成?最好是让野狼把他们全拖去吃了,那才叫痛快!”

辛无病见小妖狐始终不允,心中逆反心顿起,就暗自思忖道,小妖狐狂妄得狠,我得想一个主意出来吓她一下,杀杀她的傲气,她毕竟是一个姑娘,我就不信这个世上没有她怕的东西。

辛无病就冷笑道:“冰儿姑娘,你就不怕晚上你睡得正香时,这几个死人突然从地上爬起来,上来卡住你的脖子嘴里大叫道,还——我命——来,你——还——我命……来,还伸出冷冰冰的手,在你全身乱抓乱摸……”

辛无病故意把声音拖得很长,且手舞脚蹈,把鬼怪那种可怖的样子学得非常神似。恰好此时一阵寒风嗖嗖刮过,似乎有人在暗处呜咽,四周的山林之中同时一阵哗哗乱响,似乎真伏有万千鬼怪,说不出的阴森恐怖。

小妖狐果然脸色大变,抖抖索索地道:“你…你…你……,你就是一个坏人,专门说一些话来吓人,你…你想埋几个臭家伙你就埋吧,只要你不怕把自己累坏了,本姑娘…本姑娘…才懒得管。”

辛无病误打误撞,击中小妖狐的软肋,心中不由暗自得意,又见小妖狐吓得脸色青紫,觉得用这种话来恐吓一个小姑娘,的确有点过分,转念一想,自己不这样做,就安葬不了柳大哥他们,谁叫你不通人性,老子说这种话也是无可奈何,无法可想。

辛无病在安葬柳风庭时,想起他对自己说的话,眼里不由扑簌簌地流下泪来,心里暗道,柳大哥你走好,辛无病现在本事低微,不能报了你的大仇,就请你原谅。

辛无病安葬好西北四杰之后,天色渐渐地暗了下来,山里的夜晚是特别冷冽的,要不赶快升起一堆火,这夜就难熬了。幸好昨夜打的柴还剩下很多,辛无病又赶紧趁着傍晚之前的哪一点余光,去寻了一些干柴回来,升起一堆火来。

辛无病本不想理睬小妖狐,但又不能把她给冻死了,就在她的旁边升起了火堆,傍晚时分风又劲了起来,刮得四周的树木猎猎作响,一会儿功夫,天色完全黑了下来。

秦岭的大山深处,四周都是黑黢黢的高大的山峰,天一黑下来,就伸手不见五指,小妖狐一直乖乖地躺在火堆旁边,瞪着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怀里抱着仙儿,痴呆呆地看着空中,也不知道她在想些啥。

两个人都没有说话,默默地在火堆旁边想着各自的心事,过了一段时间,小妖狐似乎耐不住这种寂寞,在旁边自言自语地道:“有些人,就爱把别人的好心当成驴肝肺,本姑娘让仙儿杀那个姓杜的,还不是为了某些人的安全着想。”

小妖狐这话明显是冲辛无病说的,辛无病却不领情心中暗道,去你妈的好心,老子又没有让你杀人,怎么就是为了老子呢?这分明就是强词夺理,自己找理由为自己开脱罢了,就不由自主地冷笑了一声。

小妖狐冒火道:“你冷笑啥?”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