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狼群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25字数:119449

2

辛无病心道,老子本来不想撕破脸皮,只是你这小妖狐太过无耻,老子今天怎么也要戳穿你,让你无话可说,就冷笑了一声道:“你杀人是为了我,请问我让你杀人了吗?这话是不是有点……”

辛无病的话里明显有讽刺挖苦的意味,没想到小妖狐根本就不生气,反而婉然一笑,细声细气地道:“无病哥哥,要是姓杜的逃了回去,肯定会找帮手来给他的兄弟们报仇,华山四杰是不是我们两个联手杀的?他们要是抓住你,你想想他们会怎么样?”

辛无病让小妖狐问得哑口无言,这个问题他的确还没想过,自己虽然没有杀华山四杰,但是没有自己小妖狐也杀不了华山四杰,小妖狐说是他们联手,一点也不为过,想到这里不由冷汗直冒。

辛无病好半天才强辩道:“可是这个人已经疯了,疯子能够说什么?谁会信一个疯子的话?你向一个神志不清的人下手就是不对。”

小妖狐道:“无病哥哥,你把问题想得太简单了,你就不怕姓杜的用的是苦肉计吗?这些人为了活命,什么事都做得出来的,最稳妥的做法就是……”小妖狐阴笑着把一只白乎乎的玉手往下一切。

辛无病浑身一颤,失声道:“杀人灭口!”

小妖狐点头道:“对,无病哥哥你想呀,要是那些人抓住你,你跳到黄河里也洗不清,只有死人是不会开口说话的,这是保守秘密最安全、最稳妥的办法。”

辛无病怔怔地看着小妖狐,半天都说不出话来,自己是受了小妖狐的强迫,是无辜的,可是谁又会信他呢?小妖狐说得很有道理,要是永乐帮那些人抓住他,他浑身是嘴都说不清的。

说起来小妖狐的确是为了辛无病,不过她用这么残忍的手段,辛无病还是难以接受,辛无病心中又奇怪地想到,小妖狐一直都想杀了自己,怎么会突然对自己这么好了,她分明就是想利用自己帮她杀人,这样一想心里刚刚冒起的一点好感顿时化为乌有。

辛无病气恼地一抬头,正想揭穿她,忽见小妖狐笑吟吟地看着自己,挖苦的话就说不出来了,小妖狐忽地古怪地一笑,轻声道:“无病哥哥,你真的很聪明,你是我见过的最聪明的人。”

这句没头没脑的话,又让辛无病一愣,小妖狐这晚真的像变了一个人似地,变得这么温婉多情,辛无病满腔的邪火,竟然发泄不出来,就讪讪道:“我怎么聪明了?”

小妖狐轻轻地一笑,羞涩道:“无病哥哥,真的,我没有骗你,你知道我祖师奶奶学这“雪影无踪”学了多长时间吗?”

辛无病不解地道:“什么是雪影无踪?”

小妖狐道:“就是我教你的步法呀,我祖师奶奶整整教了三年,我才学会了,你一天就学会了,你是不是很聪明,是不是难得的旷世奇才!要是我祖师奶奶在世,她指不定会有多高兴呢,肯定马上就收你为徒!”

小妖狐说到这里眼圈突地一红,声音也哽咽了,她想起了祖师奶奶对自己的疼爱,声音里充满了怀念之情,辛无病并不认识怀柔师太,如何能够理解她这种感情。

小妖狐的溢美之词,却让辛无病感到一种莫大的讽刺,他无意与小妖狐联手,根本就不想学什么狗屁“雪影无踪”,但在柳、杜二人的刀、剑逼迫之下,才不得不学“雪影无踪”,自己本来对这件事就心存歉疚,小魔头哪壶不开提哪壶,辛无病的情绪一下子就败坏起来了。

小妖狐见他脸色不好,关心地问道:“无病哥哥,你脸色不好,是不是刚才埋那几个臭家伙累了,要不你好好休息一会,我来看着火堆吧!”

辛无病愣了愣,小妖狐如此体贴他,他也不好伸手打人家的笑脸,就闷声闷气地道:“没有。”他实在不想和小妖狐说话,就别过脸去,不在理她。

小妖狐靠在一块石头上,熊熊的火光把那张脸照得诡异异常,真如一只充满鬼气的狐狸精,小妖狐似乎不甘于寂寞,突地诡秘地一笑道:“无病哥哥,你说这几个家伙是不是很笨,我娘不在这里自然就去追姓时的糟老头子了噻,这么简单的道理都想不到,还要非逼着我问。”

辛无病一愣,仔细一想的确不无道理,柳大哥他们可能是太想知道他们师叔的下落太想建功了,反而一开始就把自己绕进去了,就奇怪地道:“你为什么不告诉他们呢?”

小妖狐道:“你当我傻呀,我如果把什么都告诉他们了,我在他们眼里就没有一点利用价值了,他们就会毫不客气地杀了我的,要是他们四个人一起上,我怎么打得过,还不是让这些臭家伙给杀了。”

小妖狐说到这里又得意洋洋地一笑道:“如果我保守着这个秘密,他们就不会对我们真下毒手,这怪他们自己笨,可怨不得我。”

辛无病恍然大悟,才明白小妖狐为什么打死都不说柳大哥他们时师伯下落的原因,小妖狐太聪明了,柳大叔他们都被她耍了,自己傻乎乎地同样被她骗了,今后还是要多留神一点,免得上她的当。又想到自己明天早上起来就走了,今后再也见不到她了,留神一词也就用不着了。

小妖狐愧疚地看了辛无病一眼,低声道:“无病哥哥,我晓得你心地善良,肯定怪我杀了那几个臭家伙,就认为我是一个嗜血如命的魔鬼,可是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掉我们的,我这是自保,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辛无病“哼”了一声,心中暗道柳大哥他们的确如此,可是那个姓杜的本来已经疯了,你干么要杀他,杀了人还要往自己脸上贴金,找理由为自己开脱,真是可恶之极。

小妖狐见辛无病对自己的话无动于衷,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无病哥哥,其实我也不想杀人,我杀了人心里也不好受,我常常做恶魔,梦里全是张牙舞爪的鬼怪。”

说到这里小妖狐似乎动了感情,眼睛里有了一丝泪花,她抹了抹眼睛道:“我和我娘下山之后,到处都是要杀我们的人,我们在江湖上行走,实际上是步步荆棘,我和我娘是为了保护自己才这样的。”

小妖狐说出自己的心里话,辛无病心里多少有点震动,但一想到她的凶残和可恶,还是很难原谅她,就不吭声,心里暗道肯定是你娘俩好事干多了,才有这么多人要杀你们。

辛无病心里虽然这么想,嘴上却不便说出来,小妖狐又轻轻地叹了一口气道:“无病哥哥,你要不是汉人多好,我们就没有这么多误会了,我也可以求我娘教你武功,我们成了师兄妹,就可以天天在一起了。”

辛无病心里冷笑一声,暗道谁稀罕和你在一起了!嘴上却忿忿地道:“汉人怎么啦?你和你娘的武功还不是汉人教的,你们不思感激,反而恩将仇报,真正岂有此理!”

辛无病一句话把小妖狐给堵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轻轻地道:“无病哥哥,你说的这个道理我也懂,汉人也不都是坏人,像我周师姐,她虽然是汉人,却对我很好。”

小妖狐好几次在辛无病面前提起周师姐这个人,看来这个周师姐在她心中很重要,又听她说这周师姐是汉人,就道:“你周师姐是汉人吗?”

小妖狐轻轻地点点头道:“我周师姐是最温柔,最善良的人,对我也最好,我们天山派中没有人不喜欢她的,我还是我周师姐把我带大的,在我心中,她比我娘还亲。”

辛无病惊异道:“你周师姐?你娘为什么不带你呢?”

辛无病是跟着自己的娘长大的,在他的心中,做娘的带自己的孩子是天经地义的事,况且,那一个做娘会舍得自己的孩子,把自己的孩子托付给别人呢?

小妖狐苦笑道:“从我懂事起,我娘就是忙忙碌碌的,她很少时间留在山上,有时候一走就是好几个月见不到她的踪影,她的性格也不好,最讨厌人家哭哭啼啼的,小时候我一哭,她就不耐烦,把我扔给周师姐,要不是周师姐,我…我……”

小妖狐无限怀念地道:“在我心中,周师姐才是我的娘,我周师姐名叫周芝兰,她是汉人,我的汉话、汉字就是是她教的,她性格可温柔了,对人特别好,小时候我睡不着觉,周师姐就给我唱儿歌,讲汉人的一些稀奇古怪的故事……”

辛无病听到这里才明白,小妖狐之所以能够说一口正宗的汉语,全是那个周师姐教的,不知怎么地,小妖狐说到那个周师姐,他就想到了自己的娘。

小妖狐两眼迷迷蒙蒙地看着辛无病道:“无病哥哥,你真像我周师姐,你们都是汉人,对人又特别好,心地也善良,可惜周师姐她死了,要是她还活着,也许…也许……”

辛无病听到这里,大吃一惊道:“你周师姐死了吗?她怎么就死了的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