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狼群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3:27字数:119449

3

小妖狐痛苦地道:“是前两年的事情了,我娘派周师姐和其它两个师姐下山去执行任务,后来,我周师姐才知道,我娘派她们去这杀几个反蒙的汉人,周师姐她…她……”

辛无病大惊道:“她把那几个汉人给杀了?”

小妖狐摇头道:“要是周师姐杀了就好了,我娘也不会生气,可是周师姐却把那几个汉人给偷偷地放了,周师姐在山上,平时待人就好,对我娘忠心耿耿的,我娘也很喜欢她,根本就不想杀她,但是我们天山派门规森严,对叛徒是要严惩的。”

小妖狐道:“周师姐平日里是非常温文尔雅的一个人,这次却大胆地和我娘顶撞了起来,说我娘倒行逆施,私自篡改祖师奶奶的宗旨,还说蒙古人就是狼子野心,想霸占汉人的山河,要我娘不要成为蒙古人的帮凶,你想…你想……”

辛无病道:“你娘就这样把你周师姐给杀了吗?”

小妖狐无言地点了点头道:“我娘当时大怒,一掌拍在周师姐头上……”小妖狐说到这里声音就哽咽了,眼睛也湿了,迷迷蒙蒙的说不出的凄切。

辛无病心里大震,小妖狐这个周师姐顿时在他的心目中高大起来,他觉得她是汉人当中的女中豪杰,就颇为惋惜地道:“你们天山派那么多人,就没有人出来劝一劝吗?”

小妖狐摇摇头道:“我娘的脾气…我娘的脾气……,这个时候大家都怕惹祸上身,谁敢劝啊!”

小妖狐没有把那两个字说出来,明显是不想批评她娘。辛无病心里不由一片惨然,对那个素未谋面的周师姐,是说不出的敬重。

小妖狐又道:“那段时间,我很恨我娘,恨她杀了我周师姐,有两三个月我都不愿意和她说话,每天都爬到后山的冰峰上一个人偷偷地哭,偷偷的想念周师姐。”

小魔头凄凉地道:“周师姐在世时,经常对我说,汉人的文化中,最重要的是孝道,我娘虽然杀了我喜欢的人,但她毕竟是我娘,我是她十月怀胎生下来的,我也就不敢怨恨她了。”出能八道且饶人

辛无病默默地听着,不知怎地心里竟有些同情起小妖狐来了,对她的印象改变了许多,觉得她也没那么坏,他突地想到天山夺命妖狐这么凶残,要是柳大哥他们的时师伯要是落在她手里,不是很危险吗?

辛无病又想到柳大哥临终之时要我去找永乐帮,让他们的帮主去找时师叔,此时小妖狐愿意和我说话,我不妨先了解一下那个时师伯到底是怎样的一个人,要不是那个安帮主问起我来,我什么都说不出来,还道我撒谎呢!

辛无病就绕了一个弯子道:“冰儿姑娘,趁着现在时间还早,你就给我讲讲你们来中原的一些见闻吧。”

小妖狐此时对辛无病千依百顺的,就道:“无病哥哥,你想听吗?你想听我就讲给你听。”

小妖狐就从她和她娘下山讲起,不过是一些江湖争斗,打打杀杀的事,这些事让小妖狐娓娓道来,的确又紧张,又刺激,尽管小妖狐对她娘的做法尽量美化,也找理由解释她娘杀那些汉人的原因。

辛无病还是听得很气闷,也就明白了小妖狐一见自己为什么就要下毒手的原因,辛无病就是不明白老妖狐心里,为什么会对汉人有着如此大的深仇大恨,而且还灌输给她女儿,她的武功还是汉人教的呢,怪不得那么多汉人要杀了她们母女,小妖狐的祖师奶奶真是看错了人,教了这么个畜牲。

小妖狐慢慢地就讲到她和老妖狐咸阳埋伏姓柳大哥他们的时师伯时,突地红了脸道:“无病哥哥,这段就不讲了吧,这姓时的糟老头子就是一个无赖,说话下流得很,不要脏了你的耳朵。”

辛无病正听得兴趣盎然,见小妖狐住口不说,心里不由大失所望,又不好勉强,脸上就露出郁郁的表情来。小妖狐看辛无病的样子还想听,也不忍扫了辛无病的兴致,只得继续讲下去。

小妖狐道:“几天前,我娘得到永乐帮内部的飞鸽传书,知道姓时的老头子那天会在咸阳的忆秦楼出现,就埋伏在那里等他,我娘一见到老头子就哈哈一笑,走过去对老家伙说,你这老不死的,老娘找了你三年,今天终于逮到你了!”

辛无病听到这里不免吃了一惊,暗道永乐帮也有叛徒吗?我娘说叛徒比那蒙古人还可恨,就像秦桧一样,要不是他,岳爷爷怎么会死!这个可是一个天大的消息,我得想法告诉那个安帮主,不然老妖狐和叛徒内外勾结,就会坏了永乐帮的大事。

小妖狐又道:“那时我才知道我娘来中原就是为了找这个姓时的糟老头子,无病哥哥,你想阿,我娘那么厉害的人,都找了三年,你就可以想象这个老头子有多滑头了。”

小妖狐巧妙地用了一个不温不火的词“厉害”来形容她的娘天山夺命妖狐,辛无病知道小妖狐这是不明好说她娘异常凶狠狡诈,给她娘脸上贴金。

小妖狐继续道:“姓时的糟老头当时也怪笑了一声,看着旁边的我道:“不错,不错,老妖狐这是你的女儿小妖狐吧,这小女娃可美得紧了,比你这老妖狐还强百倍呢!”

小妖狐脸上一红甜滋滋地道:“老家伙一看就色迷迷的,说不出的恶心,不过他却很会说话,让人喜欢。”辛无病一愣,心里暗道这小妖狐真爱臭美,让人夸她一两句就有些得意忘形了。

我娘当时脸一沉,厉声呵斥他道:“你这老不死的,少在这里取巧卖乖,快把老娘的东西拿来!”

小妖狐学着糟老头子的声音调笑道:“拿来,拿什么来?你这天山派的骚娘们好不要脸,拦着一个男人就要东…东…,可有点像叫春的……”

小妖狐说到这里皱着眉头道:“无病哥哥,这句话太脏了,我…我…说不出口。”

辛无病也觉得这话说得太过了,就低声道:“算了,你不想说就算了。”

小妖狐看了辛无病一眼,又道:“糟老头子说…糟老头子说…不错,这东西在老头子身上,老头子可不能白白给你,老头子练的可是童子功,一生守身如玉,你这天山派的骚娘们虽然长得又几分姿色,要老头子晚节不保,那还是痴心妄想。”

辛无病心里知道柳大哥他们时师伯说的东西就是那个“波秘诀”,“波秘诀”既然是岳爷爷留下来的,当然得誓死保护,不能给老妖狐,辛无病觉得柳大哥他们的时师伯做的对。

辛无病心知那个时师伯这话是为了戏弄老妖狐,心里还是有些不以为然,他觉得这些脏话也不能在酒楼这样一些人多的地方随随便便地乱说,况且还有一个小女孩在旁边,就道:“你娘当时肯定很生气吧。”

小妖狐道:“当然,我娘手一抖,一剑就刺了过去。”

辛无病脸色一变,心中暗道,这老头子说话欠缺,的确该教训一下,但是也用不着一上来就杀人吧,就颤着声音道:“后来怎么样了?你娘把那时…时…杀了吗?”

小妖狐道:“糟老头子的武功好得很,比他这些师侄不知要厉害多少倍,怎么能一剑就能杀得了他呢。”

辛无病松了一口气,又听小妖狐道:“他当时就和我娘斗了起来,我娘很生气的,一边用剑刺他,一边骂他,糟老头嬉皮笑脸的,边跑边和我娘斗,从咸阳一直就斗到了这里……”

小妖狐气哼哼地道:“我和我娘一直追进了这秦岭山脉之中,老家伙就是一个油嘴滑舌的家伙,嘴里就像生了烂疮似地,说出的话恶毒得很,我娘气得直跳脚,恨不得一剑就刺他个窟窿。”

辛无病却听得忍不住想发笑,心中暗道这老头子倒有些英雄本色,面对老妖狐这么凶残的人物还如此谈笑风生,这种胆识天下难觅,就对老头子产生了敬佩之情。

小妖狐继续说道:“老头子和我娘斗得久了,可能是年纪太大了,后力不继,就露出了一些破绽来,被我娘抓住机会刺了一剑……”辛无病听到这里啊了一声,明知老头子逃脱了,心里还是异常关切。

小妖狐道:“老家伙也忒地顽强,肩上被我娘刺了一个洞,那血一股股往外面冒,嘴上还在满口胡言乱语,那话说得简直难听死了,老东西…老东西……”

听得这里,辛无病长长地吁了一口气,有听得小妖狐连说了两个老东西,肯定老头子说了更难听的话,不由有些想笑,又不敢乐出声来,拼命地忍着,那脸上的表情不免有些稀奇古怪的,好在小妖狐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并没有注意。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