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狐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50字数:119449

3

少年内心实在是惊骇无比,满腹疑团地看了白狐一眼,他虽然没有学过医,但这些生理基本常识他还是知晓的,少女受了这么重的伤,照理说应该呼吸微弱,怎么会有这么强的鼻息?实在让人费解。

少年犹豫了半晌,觉得自己还是应该救人,如果再不施以救援,这么寒冷的天,这姑娘怕是要冻坏了,到时想救都救不过来,就抖抖嗦嗦地取下自己身上的包袱,从里面摸出出一只盛水的葫芦来,在耳边摇了摇,里面传来一阵“咚咚”的响声。

少年心中大喜,不由暗自地叫了一声“阿弥陀佛!”幸好葫芦里还剩有水,自己还没有喝光,不然在这光秃秃的的山坡上,到哪里去弄水去?赶忙拔开上面的葫芦嘴,吸了一口水,呼地一声喷在那少女的脸上。

少年自幼便好博览群书,还是有一些急救常识的,就蹲在少女的身旁,在她的人中穴上狠狠地叮掐了几下,少女蠕动了几下,身体一震,“阿”地轻轻地叫了一声,便缓缓地睁开了眼睛。

少女醒过来之后,两手撑地慢慢地坐了起来,眼光首先落在了白狐身上,嘶哑着声音对白狐轻轻地地叫了一声:“仙儿!”少女看着白狐的眼光柔和,充满了疼爱之情,说的却是一口流利正宗的汉话,这让少年惊异不已,要是这少女学什么鬼叫,那就麻烦大了。

少年此时一颗心方放进了肚子,少女既然能开口说话,肯定是人,不是妖魔鬼怪了。白狐“吱”地发出一声欢叫,一下子就蹿到少女怀中,还扭过头来目光感激地看着少年。此时少年才听懂了,原来这只漂亮的白狐名唤“仙儿”,心中不由暗暗称奇,这白狐本来就有几分仙气,这名字起得恰如其分。

少女摸了摸卷缩在怀里的白狐,突然感觉有些不对,顺着白狐的眼光一转脸,这才发现了站在旁边一脸憨笑的少年,少女眼中先是闪过一丝愕然,突然就变得异常狞恶起来。

少年心里大惊,在姑娘想要干什么,我好心好意地救了她,她怎么像要吃人似地?笑容立马就僵在脸上了,颤抖着声音叫了一声:“姑娘……”

还没等少年问出口中之话,少女突然右臂一伸,(少女本来是躺在地上的,少年是个懂礼数的人,见少女醒来就站远了些。)少女离少年还有一段距离,少女又躺在地上,手臂怎么也够不着少年,谁想到一阵阵“咯咯嘎嘎”的乱响,少女右臂突地暴涨数尺,一把就扼住了少年的喉口。

这一下变化太过仓促,凭少年笨拙的身手如何闪避得了,一下子就着了少女的道儿。少女年纪虽小,手上却有一股想象不到的力道,少年立马就觉得自己的喉咙像戴了一个铁箍似地,扼得他喘不过气来。

少年只惊得魂飞魄散,难道这姑娘真是鬼怪不成?不然怎么会有这么古怪的性格?不由越想越怕,就控制不住地浑身颤抖起来。少年竭力来扳少女的手,猛然感到少女的手,如同钢爪一般坚硬,冷冰冰的,居然没有一丝活气。

同时少女心中也暗暗震惊,自己扼住少年的脖子,他怎么还能挣扎,这是出道以来从未有过的现象,开初还以为是自己伤后无力,就暗暗加了加力,才发觉少年的脖子上暗藏着一股反弹之力,她加的力量越大,反弹越大,只震得两手发麻,要想扼死少年,也不是件容易的事。

少女生的确不是什么鬼怪,她乃天山派掌门人天山夺命妖狐玛丽莎的独生女儿,名唤冰儿。天山夺命妖狐是一个冷酷无情、杀人不眨眼的大魔头,少女自幼耳濡目染,行事风格更是青出于蓝而胜于蓝,少年碰到她,只有自认倒霉。

少女起心要杀少年,倒不是有什么特别的原因,母女俩行事风格向来如此,普天之下除了她们天山派,全都是可杀之人,况且少年还是一个陌生人,又莫名其妙地出现在这大山之中,为了保护自己,少女的第一个念头就是杀了他。

少女杀不了少年,也暗自心惊,她自认为自己杀人的本领够大,自从出道这一年多以来,能够在她手上逃命的江湖好汉,几乎为零。这个少年笨手笨脚的,明显不会武功,杀他本来就是易如反掌的事。

少女心里当时就有了一个奇怪的念头,难道有神灵在暗中帮助少年,不让自己杀他?这样一想,杀人的念头顿消,心里反而有说不出的惊悸。

少年只挣得双颊绯红,也没有把少女那只手扳动丝毫,少女手上劲力之大,实在不可思议之极,少女的手越来越紧,扼得那少年两只眼睛白眼直翻,几欲昏厥过去。

少年心里大悔,才知晓自己这会真救了一个妖怪,心中虽然恐惧异常,却也不愿意束手待毙,少年出生于农村,自小就吃过苦,身体比一般的同龄人结实得多,两条腿不停地乱踢乱蹬,想要摆脱这妖怪,居然把那草坪给蹬出了两条壕沟。

两人正僵持不下,旁边却急坏了那只白狐,它不停地尖声叫着,两只前爪又是抓又是比划,在少女身前团团直转,少女惊异万分地看着那只白狐,脸上的表情慢慢地变得柔和起来,左手揽过那只白狐,十分怜爱地叫了一声:“仙儿!”右手的劲力才缓缓地收了。

少年一口气堵在喉咙里,全身涨得要炸裂似地,此时喉口方得一松,一口气方才吐了出来,不由剧烈地大声咳嗽起来,直咳得两眼直翻白眼,要是少女再扼得一会,就是大罗真仙也救不了他了。

少女虽然放开了少年,却异常地凶狠地瞪着少年,嘴里厉声喝道:“你这厮是谁?怎么跑到这大山里来了?要是有半句话不老实,哼哼!”言下之意,要是少年敢欺骗于她,她就会对他毫不客气。

少年一边剧烈地喘着气,两只眼睛却惊恐无比地瞪着少女,少女那一只骷髅般的怪手,又浮现在了他眼前,他心惊胆战地想人怎么会长有如此怪异的一双手呢?那么长,就如同骷髅一般,除非……

少年脑海中鬼怪的念头再次冒了出来,这让他变得异常紧张起来。忽然间少年就意识到自己这回说不定是真的碰到鬼了,心中就“突突”地狂跳了起来。犹疑了半天,才答所非问地结结巴巴地冒出一句:“姑…姑娘…你…你…到底是人还是鬼?”

少女一愣,一张脸“唰”地一下子变得铁青,少年这句不合时宜的大实话,让少女感到极大的侮辱,刚刚按捺下去的杀心又冒了起来,想也没想抬手就给了少年一记响亮的耳光,嘴里恶狠狠地怒骂道:“你这厮灰头土脸、邋里邋遢的,才是一个饿死鬼呢!”

少年见少女右手一抬,就知道大事不妙,赶忙想往旁边躲避,不想这少女的手实在是太快了,他的念头刚起,少女的手就扇到了他的脸上,少女的手又硬又沉,直打得少年头懵眼花,两耳嗡嗡作响,几欲呕吐。

少年勃然大怒,他这一生中还没有被人这样胡乱打过,身上的血性一起,也顾不得眼前这少女是不是鬼怪,会不会吃了他,跳起来顾头不顾尾地向少女一头撞了过去,嘴里大声地怒骂道:“我和你这小妖怪拼了!”

少年扑到少女身前,还闹明白是怎么一回事,立马就感到头发一紧,整个身体就凭空悬了起来,少女居然单手把他给举了起来,就像拎一只小鸡似地,在头上舞得团团直转,然后随手一抛,少年不由自主地向旁边一颗碗口粗细的柏树重重地撞了过去……

“哗刺”一声,少年的身体撞在那树干之上,直把那树撞得吱吱嘎嘎一阵阵乱叫,扑簌簌地洒了一地枯枝和雪团。少年的身体在那树干上一弹,扑棱棱地飞了出去,发出“砰”地一声巨响,掉在那铺满积雪的草坪里,少年的身体一阵挛痉,两腿一伸就此不动了。

白狐肝胆俱裂地哀叫了一声,就像少年冲了过去,少女厉声喝道:“仙儿,你给我回来。”白狐回头哀哀地看了主人一眼,见少女目光严厉,不敢违抗,就委委屈屈地退了回来。

少女右手一探,就把白狐抱在怀里,轻轻地吻了吻白狐的娇小的头,慢慢地抚挲着它那一身光滑的皮毛,脸上却是一付无动于衷、冷异常酷的表情。只有怀中那只白狐,呆呆地望着雪地里的少年,眼里泛出了点点泪花。

就在这时,奇迹发生了,躺在雪地里的少年轻轻地蠕动了几下,一抬头呼地喷出了一口鲜血,然后就是一阵剧烈的干咳,接着又喷了几口血,才缓缓地睁开了眼睛。少年四仰八叉地躺在雪地里,两眼无神地看着阴云密布的天空,似乎还没有清醒。

过了好一会儿,少年空洞的眼中才有了一丝活气,他慢慢地扭过头来,两眼茫然地看着搂抱在一起的少女主仆,突地他似乎想起了刚才的那一场恶斗,一下子就清醒过来了。

少年两眼顿时射出一股恶狠狠的光芒来,这种充满仇恨的眼光,让极为胆大的少女不由自主地轻轻地颤粟起来,无来由的生平第一次她有了心慌和惧怕的感觉。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