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食蚁翁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36字数:119449

第六章食蚁翁

1

辛无病他们又行得一程,始终无法摆脱后面的阴魂不散的狼群,二人都是从昨晚开始就水米未进,又和狼群缠斗了这么大半天,早就感到人困马乏,支撑不住了。

而狼群及时得到食物的补充,此时精力正旺,再加上它们天生就善于追踪和捕猎,要想摆脱它们,还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辛无病背负着一个人,空着肚子奔逃,早就累得两腿发软,两眼直冒金星,只想找一个地方躺下来睡上一大觉。

可是这些狼根本就不给任何他们歇歇调整的机会,它们寸步不离地跟在辛无病他们身后,瞪着一双双阴冷的眼睛,垂着红红的流着唾液的舌头,嘴里还不停地低沉地威胁着,只等着辛无病他们犯错。

天慢慢地暗了下来,辛无病心里清楚如果不想办法快速地升起一堆火,这晚他们就很危险了,他找了一个树林把小魔头放了下来,轻声道:“冰儿姑娘,天快黑了,我得弄一点柴来生一堆火,晚上我们的眼睛没有狼的眼睛好,就会很麻烦的。”

小魔头当然清楚这里面的厉害关系,到了晚上形势就会逆转,他们就会在明处,而狼却躲在暗处,没有火狼随时都有可能向他们发起攻击,就懂事地点点头道:“你去吧,我手里有剑,谅它们也不敢上来。”

辛无病对小魔头这句提气的话还是感到欣慰,心中暗道,这小魔头就是见过世面,要是其他胆小的姑娘,怕是吓都吓死了。心中虽然这么想,还是不敢走得太远,就在附近拢了一些干柴,先升起一堆火来。

有了火,辛无病的胆子方大了一些,才到树林的深处去砍了一些耐燃的枯死的树枝,弄到火边时天已经黑了下来,小魔头见辛无病一头是汗,体谅道:“无病哥哥,你别忙了,够烧一夜就行了,你歇一会吧。”

辛无病看了看地上的柴禾,的确可以对付一夜了,就在火堆旁边坐了下来,小魔头担忧地小声道:“无病哥哥,你很累吧,要不你先睡一会儿,我来守着火堆。”

小魔头说出这么懂事的话来,辛无病颇感意外,此时的他的确感到全身酸痛无比,两只眼睛又沉又重,实在是想睡一会儿,可是小魔头脸色青紫,不会比他好到那儿去,还是摇了摇头道:“冰儿姑娘,你谁吧,我来看着。”

小魔头泪眼迷蒙地道:“无病哥哥,你的眼睛都熬得又红又肿了,再这样下去怎么行呢,人又不是铁打的,你不歇一会儿,明天怎么对付狼群呢,现在…现在…一切都要靠你了。”

辛无病一开始还听得挺感动的,后来却越听越反感,心道原来小魔头是想利用自己对付狼群,心中就恨恨地想道,我辛无病又不是你的奴才,凭什么要听你的,心里虽然这么想,但此时的确是谁也离不开谁,嘴上也就没有说出来。

辛无病不想再理睬小魔头,就闭上眼睛装睡,过了一会儿,小魔头轻声呼唤道:“无病哥哥,无病哥哥!”辛无病听她的声音并没有什么事,就懒得睁开眼睛,心中暗道,老子要你睡,你却要逞英雄,那就让你当一回英雄好了。

辛无病虽然闭着眼睛,耳朵却警惕地捕捉着周围狼的动静,不过,的确是太累了,一会儿功夫,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醒来之时已经是半夜了。

辛无病一睁开眼睛,就见小魔头半靠在干柴堆上,手里拿着一截拨火的树枝,一双眼睛里全是红红的血丝,心里就不由有些惭愧起来。小魔头见他一醒来,就对他羞涩地一笑道:“无病哥哥,你醒了!”

辛无病见小魔头目不交睫地守了一夜,心里虽对她没有什么好感,的确有说不出的感动,就讪讪地道:“冰儿姑娘,你睡一会吧,现在该我来守着了。”

小魔头笑眯眯地看着他,轻声道:“无病哥哥,你刚才做梦了吗?我听见你说梦话了。”

辛无病一怔,一张脸就红了,嘴里抵赖道:“我说梦话了吗?我才不会说梦话呢。”心里却异常含糊,要是自己说了什么丢人的话,让小魔头听了去,那就太不好意思了。

小魔头嘻嘻一笑道:“无病哥哥,说梦话有什么丢人的吗?还死要面子不承认呢。”小魔头这话说到辛无病的心病上,辛无病更加羞涩了,半天才道:“我说什么梦话了?”

小魔头道:“你一晚上都在叫娘了,无病哥哥,你想你娘了吗?”

辛无病暗道,我想我娘了吗?小魔头肯定没有骗我,辛无病本来对梦没有多少记忆,这一下反而记起来了,眼中不由珠泪滚滚,心中暗道,我娘是在蒙古人攻打四川时死的,我现在却和仇人在一起,我真是不孝。

小魔头本想讨好辛无病,这才提起做梦之事,谁知辛无病脸上却露出了厌恶之色,也不知情由,弄得心里七上八下的异常忐忑,心中暗道这小子如此喜怒无常,我是拍马屁拍到牛屁股上了,也就失去了说话的兴趣。

过了一会,小魔头终于睡着了。辛无病睁着眼睛想了一夜,觉得目前还真不能和小魔头的起内讧,他们现在的最大的敌人就是狼群,要不把这些狼给灭了,他们也就难逃一死,要想杀光这些狼,得靠小魔头,她剑术卓绝,离了她还真不行。

第二天早上他们又出发了,狼群这一次没有再主动发起进攻,而是远远地尾随着他们,狼群损兵折将吃了几次大亏,也学得非常聪明了,它们就是要给辛无病他们施加精神上的压力,让他们自动崩溃,然后再寻找下口的机会。

不过畜牲毕竟是畜牲,它们虽然凶残有余,毕竟智谋有限,还是屡屡上辛无病他们的当,两天时间里还是被他们寻找机会成功地诱杀了几头狼。

狼群数量的减少,一定程度上缓解了它们的攻势,可是又一个问题出现了,他们好几天都没有进食了,两个人都饿得前胸贴后背,连腰都直不起了。

辛无病原来的打算,是盼望能在这深山之中遇上人家,最好是遇到猎户,狼群就不攻自破了。可是一连几天在深山里转,不要说人家,连鬼影都没见到一个,反而让狼群一逼,连方向都给搞迷糊了。

问题也就越来越大了,虽然他们一路上在不停地杀狼,狼群的数量也在一天天减少,可是这群狼在身边转悠,他们就没有寻找食物的机会。况且杀掉几头狼根本就无济于事,只要有一头狼还存在,对他们都是致命的。

此时两个人的体力都到了极限,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昏眩状态,要不是辛无病生长在乡下,从小就帮自己的娘干体力活,体质非常好,根本就坚持不下去了。

两个人心里都清楚,要想活下去,就得想办法找到食物,如果再找不到进口的东西,只要一两天功夫,就会丧失自卫能力,葬身狼口。

可是要想找到食物,这又是一件谈何容易的事,此时正是天寒地冻的隆冬腊月时节,食物本来就极度匮乏,况且又在这荒无人烟大山里面。由于疲乏和饥饿,两个人深深地感到绝望了,死亡的威胁再一次降临到他们头上了。

这天夜里,他们两个人坐在火堆旁边时,小魔头突然小声道:“无病哥哥,我看…我看…要不…要不…我想趁着你现在还能动,还能走,不如你带着我的仙儿先走吧。”

小魔头突然冒出这么一句石破天惊的话来,辛无病心里很是震惊,在辛无病心中,小魔头是一个极为自私的人,她可以为了自己的目的,随随便便地杀人,这也是辛无病最恨她的地方。

小魔头突然来了这么一个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弯,让辛无病很是震惊,以为她又是在试探自己,颇为不满地道:“冰儿姑娘,你这是啥子意思?拜托你能不能不要这样说话?”

小魔头惊道:“无病哥哥,你怀疑我?你看不出来现在的形势吗?我们俩好几天都没吃任何东西了,明天你还能背得动我吗?现在这个情况,只能把两个人都拖累死,与其这样,还不如你就带着仙儿走,只要你们能够活下来,我死了都值了。”

辛无病怒道:“你说的是什么屁话,怕拖累我早就跑了,还用得着等到现在吗?”辛无病觉得这样发火不好,又放缓和了语气道:“冰儿姑娘,你就放心吧,我拖也要把你拖出秦岭去,我决不会扔下你,一个人逃生的。”

小魔头含着泪道:“无病哥哥,我说的是真心话,你就别怀疑了。好不好!”

辛无病不高兴地道:“好什么好?老子是堂堂的男子汉,扔下一个女娃娃一个人逃命,这种无耻的事反正老子是干不出来,老子说实话,老子不喜欢你这个小魔头,不喜欢你乱杀人,但是老子也不能让你喂了狼,除非老子死了。”

辛无病这话说得斩钉截铁,没有回旋的余地,小魔头动容地看着他,一时语塞,哽咽着半天都说不出话来。

第二天,他们走进了一个山谷之中,这山谷狭长而又幽深、两边都是崇山峻岭,谷口非常的狭窄,中间只有一条羊肠小径,弯弯曲曲地向上延伸,通向不知名的远方。

小径的旁边还有一条流着哗哗流水的小溪,上面的流水上还漂浮着一些没有融化的冰块,足见前方是一块高地,越往里走,地势也就越来越高,隐隐可见一道高高的覆盖着冰雪的黑黑的山梁。

这道山梁横在眼前,要在平时这种隐没在半天云里的山梁,辛无病都有点犯怵,现在更加没有把握能够翻过去,此时他别无选择,他必须翻过去,他不能退回去,退回去就得和狼群生死一搏,小魔头昨晚已经说了软话,看来她的情况非常糟了。

辛无病吃力地小心翼翼地沿着这条小径往上攀爬,这条小径非常陡峭,湿滑,上面怪石嶙峋,一脚踩错,就会掉落下去,后果不堪设想。

辛无病用了一上午时间,颤颤巍巍地爬上山梁之后,眼前的状况不由把他惊呆了,他才发觉自己居然爬上一座很高的断崖,断崖下面云雾皑皑,深不见底,根本就没有路。

在回头望去,狼群已经快速地跟上来了,辛无病猛然意识到,这回他们走上了绝路,前面是悬崖,后面是狼群,他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辛无病目瞪口呆地站在断崖之上,心里涌起了一股股寒意,这个状况太出乎意料了,他这回是真泄气了,两条腿哆嗦着,连站立的气力都没有了,绝望压抑得他喘不过气来,就在这个时候背上的小魔头突然道:“无病哥哥,跳下去!”

辛无病心里剧烈一震,突然就觉得小魔头这个选择正合他意,他们死了也不能便宜这些可恶的狼。就背着小魔头小心地向悬崖下慢慢地摸去,可是这崖太陡了,越往下越艰难,辛无病一阵血气翻涌,眼前一黑一脚踏空,两个人就骨溜溜地向山下滚去。

两个人滚着滚着,辛无病突然觉得自己撞上了一个软绵绵的东西,紧接着“扑哧”一声闷响,辛无病吓得眼前一黑,胆战心惊地想,难道刚刚缝补好的裤子又破裂了吗……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