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蚁翁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1:51字数:119449

2

辛无病和小妖狐骨碌碌地从断崖上滚了下来,断崖虽高,到下面时坡势却较为平缓,虽然坡上的冰凌和乱石碰得他们遍体鳞伤,下滚的速度却放慢了许多。

到地面时又被这个软绵绵的东西一挡,竟卸去了辛无病他们大半的俯冲之力,毕竟从这么高的地方摔下来,那一股下冲之力可想而知,这一跤还是跌得不轻。

辛无病和小妖狐从坡上滚下来之时,怕下去之时滚散了,就相互死死地抓着对方的手。到地面时居然分别跌了好几丈远,那手也不受控制地分开了,还好这深渊里全是软绵绵的积雪,两个人也没有受很重的伤。

辛无病灰头土脸地从地上爬起来,他的全身都裹满了白花花的雪渍,连嘴巴鼻子都给堵塞了。辛无病边抹雪渍边回头找寻小妖狐,小妖狐一动不动地直挺挺地躺在地上,没了任何动静,看样子是跌昏过去了。

辛无病赶紧爬起来,刚刚想过去救护小妖狐,身体还没直起来,抬头忽见他们刚刚滚下来的斜坡上,一个人像一根旗杆似地直昂昂倒插在斜坡上的一个狭小的山洞里。

这人的形状非常怪异,要是一般的人,即使脑袋卡在山洞里,身体会趴在斜坡上,而他却直挺挺把整个身体悬在空中,两只手撑着洞口的地面上而,两只脚乱蹬乱踢,似乎想要把自己的头从洞里拔出来,那样子既诡异又好笑。

辛无病呼地一下站起来,就想过去援手,把那人从洞中给拔出来,刚刚走得两步,突然想起屁股开花的事,心里“咯噔”了一下,赶紧偏着头看了一眼小妖狐,幸好她没有醒来。

就在这时,一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那个露在洞外的身体突然像一颗陀螺似地飞速地转动起来,边转那洞口的石壁还发出一阵嗤嗤之声,好像那个塞在洞里的头不是**之身,而是钢铁锻造的一般,还摩擦出丝丝的火花。

这个状况太不可思议了,辛无病不由自主地停下了脚步,直看得傻了眼,那人越转越快,越转越快,简直就像一个风车似地,全是泥土和石块的“嗦嗦”的掉落之声。

“腾”地一下那卡着的人的身体突然挣脱了狭窄的洞口,在空中连翻了几个筋斗,轻飘飘地掉落在辛无病的旁边。还没等辛无病反应过来,就被那人劈胸揪住,像提小鸡似地给提了起来,那人瞪着一双铜铃似地眼睛,凑在辛无病的耳边,打雷似地吼道:“小奸贼,你敢暗算老夫?”

辛无病的耳朵差一点被那人给震聋了,赶忙定睛一看,见这人披着满头银发,面目生得十分的狰狞、凶恶,一腮乱糟糟、白唰唰的胡须,长过胸口,身材更是出奇地高大,那蒲扇大的手,劈胸一抓,辛无病便丝毫也动弹不得。

辛无病被那老头子高高提起,而且背正向着小妖狐的方向,辛无病立马想起了自己尴尬事,赶忙伸手想去捂住自己的屁股,可是让这老头子一抓,周身上下劲力全无,手就提不起来了。

辛无病急得涨红了脸赶忙结结巴巴地道:“爷爷…爷爷…您…您…您行行好,快把我放下来吧!我…我……”一时又解释不清楚,声音里竟带了哭腔。

老头子瞪着双眼吼道:“你什么你?”

辛无病不好说屁股上的事,只盼老头子把自己放下来,就道:“爷爷,只是在下不明白,在下怎么暗算您了?”

老头子怒道:“老夫正在洞里寻找美味,被你这小奸贼在老夫屁股上一推,把老夫推进那洞里,你想把老夫憋死,这不是暗算是什么?”

老头子又恨恨地道:“你们这些狗奸贼,奈何不了老夫,就用这种卑鄙无耻的小伎俩,小奸贼,说!你受了谁的指使,又是秦桧那个老匹夫莫?”

原来辛无病他们从山上滚下来之时,这老头子正蹲在地上专心地查看这个山洞,说来也真神奇,辛无病他们两个刚好就砸在老头子翘起的屁股上。

老头子万万也没有料到坡上会掉两个人下来,根本就没有任何防备,在这股强大冲力的冲击之下,一下子就把老头子的头给拱进洞里去了,老头子屁股上又没长眼睛,自然认为是辛无病把他给推进去的。

辛无病闻言一怔,心中暗道,这老爷爷神经有问题莫?居然说什么秦桧,这是那年那月的事了?就叫屈道:“爷爷,冤枉啊!在下怎么可能认识大奸贼秦桧,他死了好多年了。”

老头子不过是一句年轻时的口头禅,让辛无病这么一提醒,这才想起秦桧的确死了好多年了,可是不愿认错继续咆哮道:“就算你不是秦桧那厮的同党,我看你这个小奸贼也不是什么好人,今天落在老夫手中,老夫岂能让你这小奸贼活命!”

老头子边吼边把辛无病高高举起,就要向旁边一块巨石砸过去,要是这一下砸实,辛无病不脑浆四溅才怪。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地上突然跃起一道白色的身影,就听得小妖狐娇喝了一声:“放下我无病哥哥!”右袖往前一扬,手中软剑中宫直进,就向老头子当胸刺来。

由于小妖狐穿着一身白,和地上雪的颜色也差不多,老头子一口怒气全撒在辛无病身上,就没有发现地上还有其它人,小妖狐还真杀了老头子一个措手不及。

小妖狐刚刚幽幽醒来,一见老头子要杀辛无病,心中顿时大急,全身气流直冲脑门,突觉环跳穴上一跳,气流快速地在全身转了一个周天,小妖狐顿感全身劲力充盈,功力竟得到了暂时性的恢复。

老头子没想到小奸贼还埋伏有帮手,惊愕之间见那软剑来势汹汹,招招都是玩命的打法,不由吓了一跳,只得一手举着辛无病,一手招架,嘴里大叫:“厉害!”

两人转瞬之间就斗了好几招,小妖狐虽然功力暂时恢复,心里毕竟没有信心,只怕自己不能持久,所以上来就使出看家本领一轮急攻,采取的全是同归于尽的打法。

小妖狐第一招就使出了天山寒冰剑法中的绝技“归去来兮”,这一招剑法是天山派鼻祖怀柔大师所独创,顾名思义就能看出这是一招异常悲壮的招式,是专门用在敌人很强时和敌人同归于尽的打法,小妖狐舍了命也要救辛无病,出招凌厉无比。

小妖狐这一招使出果然是风声雷动,端的厉害无比,她腾空之后,整个人在空中和手中的剑幻化成一条剑影,向老头子当胸刺来,剑到中途突然改刺为挑,直奔老头子的咽喉。

小妖狐能够达到这种人剑合一的境界,除了剑术很高外,自己本身的功力也必须达到一定的水准,才能有这种效果,怪不得老头子啧啧称奇。

这几下动作干净利落又辛又辣极为刁钻,老头子虽是行家里手,对这种同归于尽的打法始料不及,百忙之中只得把辛无病放开,先避其锋芒。

小妖狐一招逼退老头子,不由喜出望外,赶忙对辛无病大声叫道:“无病哥哥,你快走。”

小妖狐边叫边又向老头子“唰唰”刺出两招,一招叫“不死不活”、一招叫“风雪满地”两招,全是一些狠毒的招式,意在缠住老头子,不让他腾出手来。

辛无病双脚落地,这才松了一口气,见小妖狐和老头子斗得激烈,心中很是奇怪,她怎么就好了呢?就忘了屁股上的事,傻乎乎地问道:“那你怎么办?”

小妖狐只急得嗓子冒烟,没好气地得边斗边叫道:“你别管我,我自己有办法。”

辛无病摇头道:“我不走!”

小妖狐急得嘶声大叫道:“你想我们两个人都死吗?你快点走,你在旁边只能分我的心。”

辛无病“哦”了一声,却没有挪到脚步。

老头子避开小妖狐一剑,顺势还了一掌,嘴里调笑道:“两个小奸贼,原来是一对老相好,这情哥哥傻妹妹的,说得蜜里调油的,倒像那山猫在叫春一样。”

小妖狐羞得满脸通红道:“你这老不死的,老下流鬼,我和无病哥哥才不是你想的这样。你…你…你再胡说八道,我就杀了你这老下流鬼,刺你一百个大窟窿。”

小妖狐嘴上虽然说得厉害,心里却不怎么生气,辛无病在旁边也帮腔道:“爷爷,你不要想歪了,我和冰儿姑娘清清白白,你不能没有凭据地乱说。”

小妖狐大声冲辛无病喊道:“我叫你走,你怎么还不走?你…你……”小妖狐自己心里也清楚辛无病的意思,责怪的话也就说不出来了。

老头子“嘿嘿”一声冷笑,但又觉得“奸夫***”一词用在两个小奸贼身上,似乎有些不妥当,这分明就是两个乳臭未干的毛孩子,说什么也挨不上“奸夫***”的边。

小妖狐连连使了几招,都被老头子雄厚的掌力封住,根本就近不了老头子身前的三尺以内,自己体内的内力在一分、一分地流失,心中不由万分焦急,可是辛无病又不理解她,不肯逃走,只急得她浑身冒汗。

此时小妖狐的情形,和那临死之人的回光返照也差不多,不过就是程咬金的三板斧,熬得片刻功夫,身体一歪自己也萎顿倒地,再也站不起来了。

手机用户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