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蚁翁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52字数:119449

4

辛无病走过去默默地背起小妖狐,老头子怀疑地看了他们一眼,似乎有些明白了,不过他还是不肯相信,就沉着脸问辛无病道:“怎么回事?”

辛无病还没说话,小妖狐就抢先答道:“爷爷,你看不出来吗?我们这是饿的,等一会吃了东西就好了,保证不耽误和你比武就是了。”

尽管小妖狐给辛无病说得明明白白,辛无病心里还是异常忐忑,总觉得她不应该骗人,纸是包不住火的,老头子一旦明白受骗上当,老头子武功这么厉害,后果是不堪设想的,可是又找不到合适的办法,心里只有暗自担忧。

老头子“哼”了一声,对辛无病道:“那就走吧。”

辛无病跟在老头子的身后,转过一个山坡,就见前面的山势变得更加陡峭起来,树木也更加密集,山坳的深处出现了几间茅屋,茅屋掩藏在悬崖和林木之下,又遮风又挡雨,还十分的隐蔽,一般路过的人是很难发现的。

辛无病想,老头子这么厉害的武功,还用藏在这么个隐蔽的地方吗?还没等他把这个问题想明白,他们已经来到茅屋跟前,就见茅屋一排三间,周围是用半人高的石块砌起来的,中间有一个不小的天井,打扫得十分干净。老头子外表那么邋遢,却把住所弄的这么干净,不得不让二人大为惊奇。

老头子把他们带到厨房里,厨房有锅有灶,生活用品一应俱全,这倒让辛无病意料不到,老头子一个人生活在这深山老林里,这里离集市那么远,也不知他怎么把这套行头弄进山来的。

再看这些生活用具,铁锅上面锈迹斑斑,可以看出老头子很多年都没有生过火了,辛无病想,老头子难道天天就掏蚂蚁吃,这蚂蚁能填饱肚子吗?

辛无病心里疑窦重重,但他也不敢问,费了好大的劲才把铁锅擦洗干净了,他又把狼剥了,生起火在锅里炖了起来。这么多天来这还是他们第一次吃到可口的菜肴,两个人都暂时忘了自身的危险,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兴奋。

辛无病和小妖狐都盼望这顿饭,能够改变他们和老头子的关系,让老头子不再叼难他们,老头子却对他们的炖狼肉却表现出不屑一顾的神情,看来他真是习惯吃蚂蚁了,对老头子这个怪癖,两个人都有说不出的惊悚,老头子怎么就吃起蚂蚁来了,真是让人匪夷所思。

这是一顿难得的美味佳肴,两个人饥饿的人应该美美地饱餐一顿才对,可是老头子那张阴霾的脸,始终像一块巨石一样,沉甸甸地压在他们心头,让他们食不甘味。

好在吃过狼肉之后,天色已经渐渐地黯淡了下来,小妖狐想老头子总不会逼着他们挑灯夜战吧。

天黑之后,老头子果然没有再提比武的事,只是他不允许辛无病他们进他的卧室屋,这反而引起辛无病何小妖狐强烈的好奇心,老头子屋里到底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这样神秘!

两个人孤独地坐在院子里,像往常那样生起了一堆火,尽管老头子躲在屋里没有出来,两个人都没有逃跑的念头,这么寒冷的天,能逃到哪里去?

两个人好多天来第一次吃饱了饭,心里却没有丝毫的高兴,反而有说不出的沉重,老头子沉甸甸的压在他们心头,让他们喘不过气来。

小妖狐忧郁地望了辛无病一眼,忧心忡忡地旧事重提道:“无病哥哥,要不趁着夜色你带着我的仙儿快逃吧,仙儿很灵的,它一定能够找到路的。”

辛无病很不高兴地看了小妖狐一眼道:“冰儿姑娘,你想什么呢,我一个男子汉,让一个女娃娃帮我挡灾,你当我是什么人了?这种无聊的话你今后就不要说了。”

小妖狐含着泪道:“无病哥哥,这不是逞英雄的时候,老头子想看我的剑法,你在不在他根本不会在意的,我留在这里,受了这么重的伤,说不定他想看我的剑法,会因祸得福,帮我把病治好呢。”

这话小妖狐自己都不相信,更不用说辛无病了,辛无病放软口气道:“冰儿姑娘,老头子虽然性格不好,我看他也不是什么坏人,他不会杀我们的,明天我们就老老实实地给他说,我们不和他比武了。”

小妖狐心中暗道,无病哥哥就是太善良了,他哪里知道江湖险恶,人心更恶,就叹了一口气道:“无病哥哥,老头子是看我们能够和他对上几招,才对我们有些兴趣的,要是我们不和他打,我们存在的价值就没有了,他才不会给我们好脸的。”

辛无病道:“我们为了一口吃的,原不该骗爷爷,这下真不知怎么向他解释了。”他又看了小妖狐一眼道:“你身上有伤,怎么和爷爷打呀,我看还是认输算了,难不成他真的要杀了我们吗?”

小妖狐叹了一口气道:“无病哥哥,该来的总是要来的,但愿明天我的功力能恢复几成,能够挡得了他几招,说不定他一高兴,就不会为难我们了。”小妖狐嘴里虽然这么说,毕竟希望太渺茫了,心里实在是绝望之极。

辛无病道:“好,你就早点歇歇吧,留点精神明天好和老头子打一架。”小妖狐点点头,两个人又怏怏地坐了一会,睡意就上来了,在这院子里也不用担心狼的袭击,两个人就在火堆边睡了。

第二天早上,天刚刚亮老头子就来到院子里,对辛无病和小魔头道:“两个小家伙,这一觉睡得踏实吧,昨天答应爷爷的话,今天应该兑现了?”

辛无病担心地看了小妖狐一眼,心中暗道,小妖狐的功力不知恢复没有?老头子如此不依不饶,这可怎么办呢?

谁知小妖狐却笑吟吟地道:“爷爷,您是前辈高人,如果您能看出在下的师承来历,在下就和您打。”

这话还真把老头子考住了,老头子上下打量小妖狐一番,半天方道:“小丫头片子的武功底子好像是峨眉派的,可是又不像峨眉派的,到底来自哪里呢?你让老夫想一想。”

辛无病和小妖狐都听得大为佩服,辛无病心中暗道,小妖狐曾经说过她祖师奶奶是出自峨眉派,老爷爷一眼就看出来了,爷爷不愧是武林前辈,见多识广。

小妖狐心中却万分紧张,小妖狐本来采用的是拖延战术,先给老头子设置难题,让他答不出来,老头子如果答不上来,心中就会产生羞愧之感,就不会为难他们了。

小妖狐早就看出,老头子是一个身怀绝技的隐士,他隐匿在这深山之中,对外面发生的事情,不一定就很了解,肯定猜不到自己的师承来历,自己就用不着和他打了,老头子给自己出难题,自己也给他出难题,这叫一报还一报。

小妖狐看到老头子的阴霾的目光,不由感到胆战心惊,只得硬着头皮道:“爷爷,你也知道峨眉派呀?”

老头子冷笑了一声道:“小丫头,你这剑法虽然出自峨眉,但又不是峨眉剑法,到底是出自……”说到这里,眼睛突然射出一股凛冽之光,牢牢地罩在小妖狐脸上。

小妖狐心里突突地跳了起来,难道这老头子看出了自己的武功路数,猜到自己是谁了?自己本来想瞒天过海,想不到却弄巧成拙,颤着声音道:“爷爷……”后面的话却说不下去了。

老头子阴沉着脸道:“小丫头片子,天山夺命妖狐是你什么人?你最好老老实实说来,不然……”老头子又哼了一声,威胁的意思异常明显。

小妖狐一张脸顿时变得煞白,好半天才结结巴巴道:“爷爷,您老是武林前辈,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你,她…她……她是我娘。”

辛无病一愣,不由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连他都能听出老头子的口气里充满了杀机,显然对小妖狐的娘天山夺命妖狐厌恶之极,她还敢直承天山妖狐是她的娘,可谓胆大之极。

老头子突地哈哈大笑道:“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小丫头片子倒是很爽快,老夫早就想上天山,为怀柔小丫头清理门户了,想不到你自己倒送上门了。”

小妖狐不甘心自己的失败,就一味装傻道:“爷爷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为什么要踏破铁鞋?难道您和我们天山派有仇,还是您认识我娘?”

白发老头子摇摇头道:“都不是,爷爷自然也不识你娘。”

小妖狐道:“这就奇了怪了,爷爷既然不认识我娘,为何说话凶巴巴的,好像和我们天山派有多大的仇恨似地,我们天山派地处西北边陲,很少来内陆的,应该没有得罪爷爷您呀,爷爷你哪里来的这么大的火气?”

老头子怒道:“小丫头片子装什么傻,天山派害我武林同道可谓臭名昭著,人人得儿诛之,再说了我虽不认识你娘,却认识你祖师奶奶,怀柔小丫头收了这种逆徒,老夫得为她清理门户,不然对她名声大大有损!”

手机用户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