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蚁汤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28字数:119449

2

辛无病和小魔头默默地对望着,心里不由大悲,眼里都是盈盈的凄凉泪光。陆文龙却不为所动,脸上的表情冷冰冰的,没有丝毫热气,此人戎马一生,完全是在刀剑之中滚过来的,心肠如同铁石般坚硬,哪里会在乎这些儿女私情。

小魔头心里对陆文龙残酷无情痛恨已极,可又拿他没有半点办法,只能眼睁睁地看着辛无病向八仙桌走去,无法阻拦。心中滚来滚去只有一个念头,无病哥哥是难得的大好人,我不能让替我去死。

辛无病走到八仙桌跟前,正要去端碗,陆文龙在后面突然不阴不阳地道:“臭小子,你可想好了,这“黑蚁汤”一下肚,马上就得去见阎王,为了一个小丫头片子,你值不值得?”

辛无病此时才知这碗里的黑汁叫“黑蚁汤”,突地想起陆文龙吃蚂蚁之事,心里突地一动,暗道这个所谓的“黑蚁汤”难道真是蚂蚁熬的吗?

辛无病心里顿时又惊骇起来,冰儿姑娘说蚂蚁有毒,据我所知有一种大黑蚂蚁的确有毒,但毒性甚微,不至于要了人命,可是这么大一碗,也不知要多少蚂蚁,而且汤汁这么黑,这么臭,说不定真能要人命。

辛无病本来不信陆陆文龙会杀自己,辛无病幼时便听娘给他讲岳元帅抗金的故事,娘多次对他提到这个陆文龙,说他善使双枪,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如探囊取物,是岳元帅手下著名的骠骑骁将,一生忠勇无比。

在辛无病心中,陆文龙就是一个大英雄、大豪杰,辛无病对他是敬佩无比,总觉得他活到如此大的年纪,就是前辈高人了,不会和他们这些晚辈斤斤计较的,更不会用毒物这么下着的手段,来对付自己。

辛无病此时不由怀疑起来,心中暗暗思忖道,看来陆爷爷是真恨自己帮助蒙古人了,要杀了自己,这件事本来是自己不对,小魔头奸猾无比且心狠手辣,早就该杀。自己为什么会替她说好话,自己也说不明白,但绝不是陆爷爷想的什么美貌,荣华富贵这些狗屁话。

辛无病又想到自己一念之慈,让陆爷爷误会自己是汉人的奸贼,自己再不济,也不会出卖国家民族,这死得真是冤枉极了,可是此时箭在弦上不得不发,如果自己再反悔,那不成小人了,就伸手去端碗。

小魔头此时却承受不了心里这么大的压力,突然爆发似地嘶叫起来:“姓陆的老王八蛋,有本事和我们打呀,比武不胜,就想出这等卑鄙下着的手段,我看你根本不配叫什么老神仙,应该叫老下流鬼才对。”

辛无病大吃一惊,小魔头这是怎么啦?如此口不择言,就不怕陆爷爷一怒之下杀了她吗?刚才看了陆爷爷抢小魔头的剑,辛无病心里就很清楚了,凭他们的那点微末道行,怎么可能是陆爷爷的对手,陆爷爷是没有和自己较真,他真要杀了他们两个,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小魔头不管不顾地继续叫道:“老下流鬼,本姑娘是地地道道的蒙古人,现在汉、蒙正是交战之际,你为了大宋要杀了我,我绝无怨言。可是无病哥哥他是汉人,你凭什么杀了他,我看你就是妒忌英才,怕有一天他超过了你,你这种人满口仁义道德,以前辈高人自居,呸,我看你就是卑鄙小人一个。”

辛无病停住了端药碗的手,回头赶忙喝道:“冰儿姑娘,你还不住嘴!”小魔头这次却不听辛无病的,眉毛一挑,顶撞道:“就不!”但马上就意识到无病哥哥就要命丧黄泉了,自己怎么还和他顶嘴呢,心里不由又疼又悔,忍不住呜呜地失声痛哭起来。

在辛无病眼中,小魔头虽然狡猾无比,却是一个坚强无比的女子,即使在华山四杰和群狼围困那么艰难的境况之下,也没有掉过半滴眼泪,如今小魔头变得如此脆弱,辛无病心里异常震惊,眼睛就湿润了。

辛无病不由抬眼小心翼翼地看了陆文龙一眼,深怕他突然翻脸,连小魔头一并杀了,自己的付出就没有一点价值了。谁知陆文龙就像没有听见似地,依然板着他那张脸,一付胸有成竹、志在必得的模样,让人恼怒。

小魔头哭得如梨花带雨,脸上瀑布纵横,此女本身就生得貌美如花,有沉鱼落雁之容,此时如此悲戚,让人不得不大生同情之心,辛无病眼睛就湿了,哽咽道:“冰儿姑娘,你不要哭了,这样对身体不好。”

小魔头本想激怒陆文龙,把怒气撒在自己身上,这样无病哥哥就得救了。谁知对方毫不理睬,万般无奈之下只好收起眼泪,放软声音转求陆文龙道:“陆爷爷,这件事都是因小女子而起,不干无病哥哥什么事,你把那药碗端过来,就让小女子喝了它,出了你胸中这口恶气如何?”

陆文龙哈哈大笑起来,不无讽刺地挖苦辛无病道:“臭小子,老夫说你们是一对小情人,你还不认账,小丫头片子对你可谓痴情之极,总是千方百计地阻止你喝这毒药,我看你还是认输算了,爷爷也不强迫你喝这毒药了。”

辛无病迟疑地望着陆文龙,吞吞吐吐地道:“爷爷,您…您…这是什么意思?”

陆文龙冷冷地笑道:“你说我是什么意思,老夫成人之美,既然你和小丫头片子是一对鸳鸯,老夫就不用当这恶人,棒打鸳鸯了,要是小丫头片子成了汉人的媳妇,就算半个汉人,爷爷又何必杀她呢!”

陆文龙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小魔头立马就喜出望外地大声叫道:“无病哥哥,你不要喝那毒药了,我…我…一切依陆爷爷的就是了。”说到这里一张脸羞得通红,声音颤抖,那是惊喜无限。

辛无病摇了摇头道:“冰儿姑娘,在下和你是萍水相逢,就是萍水相逢,在下就是死,也不能玷污你的清白,爷爷这样说,岂不凭空污人清白,这种事我不能因为自己想活命,就违背自己的良心认了吧!”

小魔头颤抖着声音道:“你…你……”

陆文龙心中不由暗笑,臭小子迂腐得很,简直就是一个大傻帽,小丫头片子都厚着脸皮承认了,他却还要认死理,不过可以看出臭小子心里的确没鬼,也不是贪图小丫头的富贵美貌,全是出于仁慈之念。

陆文龙心中暗道,臭小子宅心仁厚、光明磊落,人品天下少有,这下老夫可以放心了,嘴里却道:“臭小子,不认输是吧,你就先把这碗药喝了。”

辛无病见小魔头脸色青黄,明显失望之极,就柔声安慰她道:“冰儿姑娘,你就别担心了,陆爷爷是英雄豪杰,怎么会无缘无故地杀了我们两个后生晚辈,爷爷这是要试试我们的胆量,爷爷您说在下猜的对不对?”

陆文龙冷冷地道:“这可说不准,你是信义重要呢,还是小丫头片子重要,你可要权衡清楚,你要是真喝了它,马上就得去见阎王,你对小丫头片子再好,也不过是过眼云烟了。”

辛无病本想拿话僵住陆文龙,让他不好意思逼迫自己,此时听他如此说,才知他定要自己死,不会改变心意。

辛无病心中那股英雄之气就被激发出来了,哈哈大笑一声,冲天长啸一声道:“大丈夫在世,当恩怨分明,在下为信义而死,死得其所,岂能反悔不成。”边说边去端起桌上的碗,本想一口气喝完,可是碗里的东西实在是又辛辣又臭,勉勉强强方喝了半碗。

辛无病半碗黑汁入肚,丹田之内立马升起一股暖烘烘的气流,刚开始时还能忍耐,可是这股气流却越聚越厚,越聚越厚,并且在丹田之内如同烈火一般熊熊地燃烧起来,那碗在手中便端不住,“当啷”一声掉在地上碎了,半碗黑汁全洒在地上。

只过得片刻功夫,半碗黑汁便在地上煮了起来,发出了“**”的响声,甚是骇人。陆文龙冲辛无病怒道:“你这小败家子,浪费了爷爷半碗灵药,你如此不知道稀罕东西,你气死爷爷了,气死爷爷了。”口气甚是惋惜。

小魔头见陆文龙摇头晃脑,一付痛惜的样子,不由气不打一处来,姓陆的老家伙明明给无病哥哥喝的是毒药,好像他这毒药珍贵无比,世上居然有这种恶毒的家伙,真是万恶之极。

小魔头又见辛无病如同喝醉了酒一般,摇摇晃晃地根本就站立不稳,心里不由大惊,哪里顾得上陆文龙的讽刺,心惊胆战地问道:“无病哥哥,你怎么啦?”

辛无病痛苦地摇着头,抬起一双如同兔子一般血红的眼睛,迷迷糊糊地望着小魔头,嘶哑着声音道:“我…我……”终于支持不住,萎顿倒地。

冰儿见辛无病像条狗似地踡曲着自己的身体,嘴里呼啦呼啦地直吐白沫,身体不停地抽缩着,眼看就不行了,心里又疼又急,眼泪就忍不住流了一脸,嘶声冲陆文龙叫道:“姓陆的老家伙,你到底给我无病哥哥吃了什么?”

老头子嘿嘿笑道:“小丫头片子又不是傻蛋,这个你都看不出来吗?小丫头不知给臭小子灌了什么**汤,让臭小子甘心情愿地为你死,你捡了这么大一个便宜,还不偷着乐吗?”

陆文龙的话犹如五雷轰顶,把小魔头最后一线希望给击得粉碎,她泪眼朦胧望着在地上抽缩的辛无病,竭斯底里地厉声喝道道:“姓陆的老王八蛋,你这丧心病狂的老家伙,识相的你就赶快把解药拿出来,不然,我和你没完。”

陆文龙哈哈大笑道:“小丫头片子敢威胁老夫,老夫一生杀人如麻,可没有什么仁慈之心,你要想救这臭小子也不是不可以,那只有一个办法,不过……”

小魔头心里立即升起了一股希望,颤抖着道:“不过什么?爷爷,只要能救我无病哥哥,哪怕粉身碎骨,本姑娘绝不皱一下魔头!”

陆文龙冷笑着道:“小丫头片子,你可要想清楚了,你真要想救这小子,你就得拿命来换,你先拿你的剑抹了你的脖子,爷爷自然会给他解药。”

此时辛无病神志还算清醒,他赶忙忍住腹中的剧痛,抬起头对冰儿摇了摇头,沙哑着声音道:“冰儿…姑…姑…娘,千…千万…不…不…可!”话音刚落,腹中一阵刀绞般地疼痛,忍不住大叫一声,就昏了过去。

冰儿只看得目裂齿呲,嘶声哭喊道:“无病哥哥,你怎么啦?你怎么啦?”小魔头连问几声,见辛无病都没有回答,一张脸就被泪水浸满了,转过头来毅然地看着老头子道:“好,本姑娘就答应你了,如果你言而无信,本姑娘做鬼也不会放过你。”

陆文龙哈哈大笑道:“小丫头片子,你当你爷爷什么人?爷爷一诺千金,自然说话算话。”

老头子说完这句话,又叹息了一声道:“小丫头片子,你果然情深意重,爷爷实在不忍心杀你,谁让你是蒙古人呢,这年头蒙、汉势不两立,不杀你,就不知要死多少汉人,除非你答应爷爷,脱离你那个邪恶的天山派,和爷爷在山中过一辈子,爷爷倒可以考虑不杀你了。”

小魔头毅然地摇着头,泣道:“爷爷,本姑娘在这里先谢谢爷爷能够救我无病哥哥,可是本姑娘不能答应你,本姑娘自幼生长在天山,生是天山派的人,死是天山派的鬼,岂能做出这种大逆不道的事。“

小魔头说完这话,又望着辛无病异常温柔地叫了两声:“无病哥哥!无病哥哥!冰儿不能陪你去临安了,你就多多保重!”边说边拾起身边的软剑,抬手向自己的脖子抹去。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