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知音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38字数:119449

第九章

1知音

老妖狐听后不由勃然大怒道:“姓陆的老匹夫,你再满口喷粪,我就撕了你这张臭嘴,你枉活一大把年纪,说话颠三倒四,不知廉耻,你羞也不羞?”

陆文龙哈哈一声大笑道:“你这骚狐,居然有脸教训起老夫来了,真不知你脸皮又多厚,你身为天山派的首席大弟子,为了贪图荣华富贵,竟然背着师门,对那蒙古王子投怀送抱,而后又叛师逆祖如此不屑之徒,还有脸在这里教训自己的女儿,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老妖狐触到痛处,一张脸顿时变成猪肝色,要是依她暴戾的性格,早就挥剑砍过了去,可是陆文龙成名甚早,虽然一把年纪了,还声如洪钟,体型彪悍,威仪犹存。

陆文龙这些年隐匿在这山中,一定造诣非凡,方才有如此长命,老妖狐虽自命不凡,嘴上叫的厉害,但和陆文龙比起来,还是晚辈,真要向这活神仙挑战,胆气终究不足。

陆文龙见老妖狐不过是色厉内荏,早就猜透她的心意,却偏偏要惹她,趁机讥笑她道:“你这骚狐,怎么不说话了,常言道上梁不正下梁歪,你这种方法,只有教坏你的女儿,还不如让小丫头跟了老夫,老夫定能把她培育成才。”

又转过脸去对小魔头道:“小丫头片子,你对我徒儿的情义,老夫很是喜欢,做人就得这样,知恩图报,饮水思源,小丫头片子,老夫刚才多有得罪,爷爷给你赔不是啦!”

陆文龙边说边给小魔头施了一礼,小魔头脸色一红,胆怯地看了老妖狐一眼,轻声为老妖狐辩解道:“爷爷,我娘…我娘她也不是爷爷您所想的那样,她对我祖师奶还是非常尊敬的,晚辈恳求爷爷宽恕我娘,冰儿在这里不胜感激。”

陆文龙摇头道:“小丫头片子,这个爷爷可不能答应你,你娘实在是一个欺师灭祖的恶妇,她被那蒙古王子始乱终弃,走投无路之时,是我怀柔妹子好心将她再次收留,她不知报效,反而私自改变门庭,如此不忠不孝的逆徒,如何还能让她活命!”

陆文龙又厉声呵斥老妖狐道:“你这骚狐,本该将你碎尸万段,方能解老夫之恨,不过你有一个懂事的乖女儿,老夫就给你一个机会,你自行了断,爷爷赏你一个全尸!”

天山妖狐气得呵呵一阵狂笑,嘶声喝道:“谁要你这老匹夫饶了,你这老匹夫大言不惭,你当姑奶奶真的怕你不成,姑奶奶本来看在你年纪一大把的份上,不来为难你这个老匹夫,怎知你这老鬼一点也不知趣,步步紧逼,姑奶奶今日定要取你狗命。”

老妖狐心一横,手中寒冰剑一摆,一招“寒梅迎客”试探性地向陆文龙刺了过来,陆文龙怪笑道:“我的乖乖,骚狐恼羞成怒了!”边取笑边提掌迎了上来。

原来陆文龙自恃身份,不好先行动手,就故意羞辱天山妖狐,正是要激怒于她,见目的达到,不由呵呵一声长笑,暗道你这骚狐真是不知死活,老夫就成全了你!

老妖狐边打边叫道:“老东西,你的双枪呢?快取你的兵器出来,姑奶奶可不想占你便宜!”

陆文龙青少年时以双枪而闻名于世,打遍天下无敌手,可是这种上阵杀敌的外家功夫,在天山妖狐这些以内家见长的大高手面前却不管用,天山妖狐这是一报还一报,想要借此来嘲笑陆文龙。

陆文龙嘿嘿笑道:“老夫要杀你这么一个骚狐,哪里用得着双枪,老夫一双肉掌就行了,老夫那双枪可是神器,你这妖狐满身骚气,不要埋汰了老夫的双枪。”

天山妖狐本来想嘲弄陆文龙,却反被陆文龙给羞辱了一番,不由气得浑身发抖,心一横挺剑便刺,只想一剑就把这油嘴滑舌的老家伙给刺几个窟窿。

这二人都是当世顶尖高手,这一交上手,屋里立即劲风激荡,如同山摇地动一般,把个屋子里的柱子整得吱吱嘎嘎地乱响起来,幸好这屋子是土木结构,抗得住摔打,不会轻易倒塌,饶是这样,辛无病和小魔头还是给骇得面无人色。

二人快打快功如同高速旋转的陀螺一样,只看得辛无病和小魔头眼花缭乱,伸出的舌头缩不回来,两个小家伙均知场内的斗殴的两人是生死之战,都屏住呼吸连大气也不敢喘一下。

只过得片刻功夫,两个小家伙都感异常难受起来,屋里涌动的一热一冷两股气流相互交织,热的气流如同三伏天一样,让人想拔掉衣衫;而那股冷的气流扫到之时,又奇寒无比,让人如坠冰窟,冷得直打哆嗦。这真是平地里就感受到冰火两重天的滋味,这种滋味实在让人无法忍受,可两个小家伙关心场内的两个人,谁也不肯离开。

陆文龙和老妖狐,二人虽然都以性命相扑,可是对内力的使用还是有所顾忌的,都怕伤及无辜,小魔头和辛无病都是二人的最爱,老妖狐要保女儿,陆文龙要顾辛无病,辛无病和小魔头虽处险境之中,暂时却也无碍。

老妖狐在打斗中动了歪心眼,曾几次偷偷地暗袭辛无病,想以此分散陆文龙的精力,都被陆文龙识破,给拦了回去。

小魔头猜透老妖狐的心意,知晓凭她娘的功力,只要稍稍扫到辛无病,辛无病立时就会丧命,就悄悄地靠过去拉住辛无病的手,实际上是用自己的身体把辛无病护住,把个老妖狐气得鼻孔朝天,心中暗骂不已。

不过老妖狐马上就明白过来,女儿看起来在保护辛无病,实际上是在提醒她,在陆文龙这等大高手面前,最好不要有半分侥幸的心理,一旦让陆文龙抓住机会,她立时便会丧命。

老妖狐意识到这一点,不由暗自出了一身冷汗,暗叫了一声:“阿弥陀佛!惭愧!惭愧!”便放弃了暗算辛无病的念头,一心一意地和陆文龙对拆起来。

小魔头抓住辛无病的手时,才发觉他的手颤抖得厉害,知道他心里万分紧张,便柔声地安慰他道:“无病哥哥,你别怕!他们…他们……”

小魔头说到最后一句时,自己也知道事态异乎严重,实在说不出什么轻松的话题,就接不下去了。辛无病惊讶地看了她一眼,见小魔头一双大眼睛里满是忧郁,心里也就更加紧张了。

辛无病突然提了一个异乎天真的问题道:“冰儿姑娘,你是希望爷爷赢呢,还是希望你娘赢?”辛无病问出这句话后就有些后悔,小魔头肯定是希望她娘赢,她毕竟是天山妖狐的女儿,怎么会希望自己的娘失败呢!

小魔头叹了一口气,幽幽地道:“无病哥哥,我希望他们握手言欢、罢手不斗了,我心里也不想我娘胜了,我娘胜了之后,她就会杀你,我娘做的决定,是谁也改不了的,就算我死,我也不想让你死。”

辛无病想不到小魔头会这样回答,心里不由一阵澎湃,眼睛就湿了,心里暗道冰儿姑娘为啥会对自己这么好呢?老妖狐可是她的亲娘,这世间哪有女儿不向着自己的亲娘的,难道…难道……

想到这里辛无病不由一阵一阵面热心跳,心里也怦怦地狂跳了起来。就举目往小魔头脸上望去,却见她一双眼睛专注地看着场内的老妖狐和陆爷爷,脸上的表情甚是忧郁。

辛无病猛醒,马上就惭愧起来,不由暗骂自己道,陆爷爷为了保护自己和老妖狐正拼个你死我活,我还在这里东想西想,真不应该,就在这时小魔头正好回过眼来看他,那眼眸异常柔和,眼里却满是凄苦。

辛无病脸上一红,柔声安慰她道:“冰儿姑娘,你不用担心了,爷爷对你的印象已经全变了,刚才他还在夸赞你呢!即使…即使……他不会杀你的。”

辛无病本来想说你娘输了,又觉得这样说太伤冰儿姑娘的心了,有一种偷乐的味道,老妖狐毕竟是她娘,其实二人早就从气流大小上判断出,陆文龙胜是早晚的事,老妖狐虽然凶悍,不过是强弩之末而已。

小魔头凄惨地摇了摇头,哽咽道:“无病哥哥,我不是这个意思,你想啊要是我娘她死了,即使陆爷爷他不杀我,我怎么…怎么…能够独活呢!”

小魔头停了一下,又泣道:“无病哥哥,我不听我娘的话,已经很不孝了,我娘虽然性格不好,可是长这么大,她从来都舍不得动我一根指头,要是她输了,以她的性格,她死都不会投降的…我…我……”

小魔头没有把话说完,意思已经很明显,辛无病心里不由一阵凄楚,他知道冰儿姑娘是出于孝道,自己是无法阻拦的,可是她对自己这么好,自己怎么能眼睁睁地看着她去死呢!

辛无病想到这里不由一阵热血上涌,就毅然地道:“你娘不是要杀我吗?我出去让她杀好了,他们就用不着再打了。”

小魔头一把抓住辛无病的手,摇着头道:“无病哥哥,你别傻了,他们哪里是为了你呀,他们这是蒙、汉之争,没有你,他们照样见面就会打的。”

小魔头这样一说,辛无病是彻底绝望了,就轻轻地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冰儿姑娘,那可怎么办?”

小魔头凄苦地摇摇头道:“没有办法的,除非蒙古人不在攻打汉人,或者,我娘答应从此不再下天山,为难那些抗蒙的汉人,可是这些都是办不到的。”

辛无病想了一想,感到的确是这样,她娘和陆爷爷都是异常固执的人,他们不可能听他们两个小孩子,就傻傻地无奈地看着冰儿,心中虽然万分着急,也是惶然无计。

小魔头两眼泪光闪烁,把头转向了场内,她突然“阿”地低低地叫了一声,眼光也变得异常惊悚起来,辛无病不由大吃一惊,赶忙顺着目光的眼光望了过去……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