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知音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1:54字数:119449

2

就见场内的两人越打越快,老妖狐的寒冰剑就如同雪花滚滚,在屋里泛起一道道冷浸浸的青光,辛无病只觉得一股股浸人的寒风扑面,烦闷之气顿去,不觉清爽了很多,想不到不多时时局大变,老妖狐居然占了上风。

老妖狐斗到酣畅淋漓之处,不由哈哈一声尖笑,辛无病心中顿时紧张起来,心中暗道老妖狐果然厉害非常,陆爷爷毕竟年迈体衰,如何能跟正当好年华的她相比!要是陆爷爷打不过她,老妖狐如此心狠手毒,自己和陆爷爷就危险了。

辛无病想到这里就凝神观看起来,开初之时眼前一片迷糊,就感觉屋内有两团黑影滚来滚去,快得根本就分辨不出是谁来,不过,过了一会就感觉好了一些,不过这两个人还是斗得非常快,便如蝴蝶穿花一般,看得人眼花缭乱。

辛无病越看越觉得就显得惊心动魄,老妖狐一剑快过一剑,剑剑都在陆文龙要害之间移动,每一剑的刺出都让辛无病的一颗心悬在喉口上,差一点就惊呼出声,看过之后不觉又出了一身冷汗,一颗心跳得差点就要夺腔而出。

不要说辛无病看得冷汗直冒,就连小魔头自己也看得如醉如痴,要说老妖狐的天山剑法,小魔头是再熟悉不过了,老妖狐使的也不过是寻常的天山剑法,可是这平平极为普通的一招,老妖狐却把它诠释得淋漓尽致,她的剑法不但刁钻狠辣,也不乏圆润柔和,实乃天下一绝。

小魔头心中暗暗佩服,暗道怪不得祖师奶奶明知我娘有野心,最后还是把天山派的掌门人传给了她,天山派中那么多弟子,的确也难找出第二人能像我娘这样,把天山剑法演绎得如此完美,如此浑然天成。

小魔头心中又道,我还以为我娘要输,从现在的局面上看来,我娘还略占上风,陆爷爷不愧是一代宗师,真沉得住气,防守得还是异常严密,我娘想胜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可是又过得一炷香时间,场上形势又发生了微妙变化,陆爷爷渐渐地放慢了节奏,在他的带动之下,老妖狐的节奏也慢了下来,快攻快打之时,老妖狐那柄剑如风车一般,使得是滴水不漏。

这节奏一慢下来,老妖狐那柄剑就显得吃力起来,根本就攻不进陆爷爷身前的三尺以内,胜利的天平又开始往陆爷爷这边倾斜,辛无病此时才明白,陆爷爷刚才不过是在试探老妖狐而已,其实他一直掌控着场上的形势。

两人一慢下来,那两股冷热交替的劲风就变得更加强烈,一会是冷风占强,一会又是热风激荡,不过,还是热风统治的时候居多。老妖狐的脸色越来越青紫,越来越难看,这一慢下来,她的能力根本就发挥不出来,处处受人所制。

辛无病从来没有见过这种诡异的状况,心里一会儿兴奋,一会儿担忧,对陆文龙也大大的佩服起来,心中暗道姜还是老的辣,老妖狐如此狂妄,陆爷爷就该给她一点教训,让她明白山外有山,天外有天。

辛无病紧张的心慢慢地松弛下来,他突然想到要是老妖狐输了,冰儿姑娘不知有多难受,就侧过头去,见小魔头神色凄苦,眼中泪光闪烁,凄然欲滴,心中不由惨然起来,就假装不懂地轻声问道:“冰儿姑娘,他们这是在干什么?”

小魔头摇摇头,轻轻地颤粟道:“无病哥哥,你看不出来莫?爷爷这是要和我娘比拼内力,我娘…我娘…武功虽好,可是陆爷爷在这山中苦修这么多年,内力早就到了登峰造极,出神入化的程度,我娘…我娘…哪里是陆爷爷的对手!”

辛无病“哦”了一声,心中还是不甚明白,过了一会忍不住小声问道:“冰儿姑娘,在下听不懂你的话,什么叫比拼内力?是不是比刚才快攻快打还厉害得多莫?”

小魔头点点头,面色忧郁地道:“无病哥哥,你没有学过武功,我一时半会给你讲不明白,这种比试内力,是学武之人最忌讳的,因为这样比拼的双方消耗最大,比那比试拳法和剑法厉害多了,有可能两个人…两个人……都会死的。”

小魔头说到这里脸色惨白,神色恐惧无比,辛无病骇异地看了她一眼,声音颤抖地道:“你说他们两个都…都……”

小魔头苦涩地点了点头,两片嘴唇剧烈地抖动着,半天才挣扎着道:“无病哥哥,我好怕……”

辛无病心里一颤,不由自主地向场内望去,果然见场内的两个人的衣衫都鼓了起来,在风中唰唰地作响,这屋里哪里有什么风,明显是两个人的内力所致,此时的老妖狐面目更加狰狞,然而她手上的寒冰剑却挪动艰难,没有什么威力了。

辛无病又望了望陆文龙,见他脸上露出一种异常诡异的微笑,两手在身前画着一个一个的圆弧,说来也怪,老妖狐的寒冰剑碰到这个圆弧,就如同碰到一堵软软的墙,不管她如何催动内力,那剑就是刺不进去半分。

就在这时,天山妖狐手臂一缩,突地雷霆万钧地刺出一剑,这一剑刺得异常突然,事先毫无半点征兆,辛无病以为天山妖狐黔驴技穷,必败无疑,想不到她做垂死挣扎,居然还能如此凶悍地反击,不由“啊”地一声叫了出来。

陆文龙同时也赞了一声:“好你个老妖狐!”右手变爪往天山妖狐右手抓去,左手一掌向老妖狐胸前袭来,老妖狐脸上一红,低低地骂了一声:“老不死的,你要不要脸。”

陆文龙呵呵一笑道:“彼此,彼此!”陆文龙嘴上调笑,手上却原姿势不变,这就逼得天山妖狐不得不后撤,她虽然一剑可以刺上陆文龙,但势必挨上陆文龙一掌,这种同归于尽,两败俱伤的打法,天山妖狐可不敢尝试,陆文龙比她武功高得多,她那一剑刺不刺得上,还得两说。

就在天山妖狐一犹豫那一瞬间,陆文龙右手已经搭上天山妖狐握剑的右手,左手快速地袭到天山妖狐胸前,这一下场上形势逆转,如果天山妖狐不变招,势必被陆文龙所擒。

天山妖狐不由大惊,赶忙把手中的剑一扔,右手一翻啪地一声抵住了陆文龙的右掌,同时左手一伸,两人四掌便粘到了一起。这是极为凶险的一招,陆文龙此举正是要逼那天山妖狐比拼内力。

陆文龙本来已经稳占上风,只要他再能这样坚持得了一段时间,老妖狐必定会内力耗尽,成为他的手下败将,用这种两败俱伤、同归于尽的打法大可不必,可是陆文龙有他自己不得已的苦衷。

原来陆文龙给辛无病喝的黑蚁药汤,正是他续命灵药,此时的陆文龙在这黑蚁药汤的研究上,也有百多年历史,对那黑蚁药汤的配置,已经达到了炉火纯青,无以复加的程度。

这黑蚁药汤中有一种药,叫黑草灵芝,长在南洋的大洋深处的一处孤岛之上,三十年方开一次花,陆文龙取这花蕊泡药汤,方有奇效,不但可以延年益寿,而且,三十年中只需服少量食物,照样精力充沛。

辛无病他们进山之时,恰好正是陆文龙服药之期,陆文龙自从有了培养辛无病的打算之后,一心想要速成辛无病,但辛无病没有内力基础,自己如何教他本事,如果辛无病从头学起,也不知是猴年马月方能达到要求。

陆文龙年事已高,他深知人难免一死,自己也不知哪天就走了,实在是等不及了,好在“黑蚁汤”在固本培元,增加内力方面有奇效,辛无病如果喝了“黑蚁汤”,在修炼内力方面就能收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由于小魔头在旁边,陆文龙也不好对辛无病明说,再加上这小子良心好的出奇,他知道原因之后必定不肯喝,就想办法逼他喝了“黑蚁汤”。

陆文龙原来计划把辛无病教导出来之后,自己再想办法再去配置这“黑蚁汤”,即使没有黑草灵芝,保命还是可以的,他根本就没料到天山妖狐这个时候会自动撞上门来,把他所有的计划都打乱了。

老妖狐少年之时有过奇遇,武功内力之强天下屈指可数,即使对她师父怀柔大师也是未遑多让。陆文龙要想胜她,的确不易。陆文龙又没有药物支撑,根本就不能持久,如果不速战速决,就这样耗下去,一旦内力不接,鹿死谁手还真难说,比拼内力,那也是无奈之举。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