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知音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54字数:119449

3

陆文龙和老妖狐两手一粘,两人便如冻住一般,顿时便僵立在那儿,此时屋中的气流更甚,刮得那窗纸“哗哗”直响,甚是惊人。

不一会儿功夫,两个人头上都腾腾地冒出了白烟,好像在蒸饭一样,那泥土的地面似乎也受不了两人的这番折腾,慢慢地深陷下去了,很快两人的脚便埋在了泥土之中。

辛无病看得惊心动魄,他想不到两人功力会这么深厚,把地面都压下去四个深洞,而且,那洞越陷越深,慢慢地将两人的小腿埋了起来。

辛无病和小魔头深知此二人的拼斗已经到了生死关头,吓得连喘气都不敢大声了,老妖狐目光呆滞、满头大汗,明显在内力略逊陆文龙一筹,谁胜谁负,大家都心知肚明,等待的不过是时间而已。

辛无病见陆文龙要赢,本来心里如喝了甘露似地,有说不出的痛快。可是他见旁边的小魔头眉头紧锁,脸上的表情异常凝重,心情也就变得沉重起来,再也高兴不起来了。

又过了一会,小魔头突然痛苦地低低地叫了一声,辛无病举目一望,老妖狐脚下又陷下去了一大截,而陆文龙却原姿势不变,局面一下子明朗了,变成了陆文龙上老妖狐下,这下老妖狐不免更加吃亏了,要是再斗得一会,老妖狐怕是要自己把自己给活埋了。

辛无病和小魔头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均感到束手无策,这个时候除非两个人同时罢斗,都把内力撤回去,这又是不可能的事。

即使陆文龙和老妖狐两个人都有这种心意,这样做同样凶险无比,一旦一个人不撤,或者撤得稍迟一些,另一个人那就非死不可。换句话说,这两个人现在已经是欲罢不能,只能硬着头皮拼下去,直到一方内力耗尽为止。

比拼内力的两个人都是当世两大高手,两股内力合在一起,怕是有排山倒海之力,就是一头大象也承受不了,照样会给击得五腹六脏破裂而死,何况一个有血有肉的人!

辛无病没学过武功,他当然不清楚,小魔头心里如何不明白,她知道此时已经到了关键时刻,如果再不出手相救,老妖狐必定会被陆文龙的内力压迫而死。

小魔头咬了咬牙,果断地伸手从地上拾起一根棍子,摇摇晃晃地向老妖狐和陆文龙走去,辛无病不由惊呼了一声:“冰儿姑娘,你这是要干啥?”

小魔头泪光盈盈地万分留恋地回头看了辛无病一眼,哽咽道:“无病哥哥,我去了,你自己可要多多保重。”

小魔头边说边慢慢地向陆文龙他们走了过去,辛无病万分紧张地看着她,心中惶惑地思索道,冰儿姑娘这是要干什么,难道她想要用棍子袭击陆爷爷吗?我要不要阻拦她呢?自己拼命蠕动了一下,身子却笨重得很,根本就站不起来。

小魔头还未走到拼斗的二人跟前,就被两人散发出强烈的气流给刮得摇摇晃晃,站立不稳。辛无病万分着急地看着她的背影,心中气愤愤地骂道,老妖狐母女都是不要脸的人,比武不胜,就使下着手段,真是厚颜无耻之极。

小魔头武功不错,到底还是稳住了身体,她突然伸出棍子,向二人的中间挑去,棍子刺到中间,就像刺破了一个胀鼓鼓的气球似地,发出了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

小魔头在那两股奇大无比的气流的冲击之下,就像一只纸鹞似地腾地直向木板墙壁冲了出去,只听得一阵“哗刺、哗刺”的木板破裂声,居然把那厚厚的木板墙壁给撞碎了。

小魔头整个人一下就飞到院子里去了,接着,就是重物“砰”地一声掉在地上的声音,和小魔头“阿”的一声闷叫,就再没声息了。几个人都不由自主地扭头怔怔地望着木板破裂之处,老妖狐突然发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叫:“冰儿……”

老妖狐连爬带滚地把两只脚从深陷的土坑里拔了出来,发疯似的从地上一把抓起寒冰剑,剑尖斜指着陆文龙,瞪着一双血红的眼睛嘶哑着声音颤颤嗦嗦地道:“姓陆的,你给我听好了,要是我冰儿有事,我一定不会放过你这个老匹夫。”

陆文龙摇着头叹息道:“老夫就奇怪了,你如此冷酷无情,心狠手辣的一个恶妇,怎么就教出了这么一个好女儿,她居然舍命救你,老夫实在是让她的孝心感动了,罢!罢!罢!老夫今天就放你一条生路,你给老夫滚吧。”

老妖狐脸色铁青,心里实在很不服气,可是她内力基本耗尽,已经没有能力再继续斗下去了,怨毒地看了陆文龙一眼,蹒跚着慢慢地走出门去,过得片刻功夫,外面突地传来老妖狐的尖利的哀嚎声:“冰儿,我的女儿,你睁开眼睛看看娘啊!”

老妖狐的声音急促而惊惶,充满了巨大的悲伤,辛无病惊栗地看了陆文龙一眼,一颗心怦怦地狂跳了起来,他心中暗道,冰儿姑娘怎么啦?听老妖狐的声音可有点大事不妙,难道冰儿姑娘死了吗?

辛无病心里就如同针扎一般疼起来,眼睛也不知不觉地湿润了,就听得外面老妖狐还在气急败坏地哭喊道:“冰儿,冰儿,你睁开眼看看,我是娘阿!”

紧接着就是天山妖狐哇哇的哭声,那哭声撕心裂肺的,特别的瘆人,天山妖狐边哭边喃喃的道:“冰儿,冰儿,你睁开眼看看娘,你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娘也不要活了……”

呼地一下辛无病的眼泪如泉水一般涌了出来,外面响了一声,辛无病不由一颤,仔细一听,感觉是天山妖狐站立起来的声音,紧接着就是一阵脚步声,和老妖狐的抽泣声,那声音越来越远,渐渐地听不见了。

辛无病的眼泪“哗哗”地流淌着,心里翻来覆去盘旋着一个念头,冰儿姑娘到底怎么啦?冰儿姑娘到底怎么啦?难道她死了吗?这个念头简直要把他折磨疯了。

辛无病很想出去看看,可是他不能动弹,即使他能走动,陆爷爷肯定也不会让他去的,老妖狐正想杀了自己,要是她躲在一旁伺机报仇,他出去不是送货上门吗?

辛无病这才发觉陆爷爷半天都没有声音了,他不由惊异地抬头看过去,一颗心顿时就怦怦地狂跳了起来,吓得连脸色都变了,嘴里叫了一声“爷爷……”就说不出话来了。

辛无病万万没有想到仅仅这么点时间,陆文龙就像生了一场大病似地,头发和眉毛、胡须全白了,精神头也没有了,人更是苍老得不行,他双手合十地跌坐在地上,正在调整呼吸。

可能是听到了辛无病结结巴巴的叫声,陆文龙抬起头看了他一眼,调侃道:“臭小子,怎么就不哭了?”

辛无病一张脸涨得通红,胆战心惊地问道:“陆爷爷,你这是怎么啦?受伤了吗?”

陆文龙苦笑着摇摇头,神情疲惫地看了辛无病一眼道:“臭小子,这句话还问得有一点良心,爷爷受伤那还不至于,只是那妇人暗中施毒,老夫一时大意,着了那妖狐的道儿。”

辛无病大吃一惊,结结巴巴地道:“爷爷,您中毒啦?要…要不…要紧?”心中却道,陆爷爷中了毒,冰儿说他们天山派的毒药是独一份的,只有老妖狐才有解药,老妖狐已经走了,到哪里去找解药,这可怎么是好?

陆文龙笑着道:“没事,天山派的毒药非常厉害,暂时还要不了老夫的命,不过有点小麻烦。”辛无病听陆文龙这么一说,心里的确放心了不少,心中暗道,爷爷武功这么高,老妖狐应该伤不了他。就红着脸道:“爷…爷……”

陆文龙呵呵笑道:“臭小子,是想问小丫头吧,你这点小心思可瞒不了爷爷。”

辛无病红着脸道:“爷爷,冰儿姑娘,她…她……?”

陆文龙摇了摇头,有些伤感地道:“小丫头自然是活不成了,这孩子虽然是蒙古人,难得的是却和她娘的风格迥然不同,心地也不错,是一个孝顺的丫头,难得!难得!可惜了!”

陆文龙接连叹息了几声,辛无病却如晴天霹雳,失声道:“爷爷,您…您说…您说…冰儿姑娘她…她…她……”

陆文龙怒道:“怎么,你怀疑爷爷的话!”

辛无病赶紧道:“爷爷,不是的,冰儿姑娘,她…她娘……”

陆文龙哼了一声道:“你是说老妖狐武功高强,能够救得了小丫头?你别把她想得太高大了,小丫头一个人承受了我们两个当世两大高手的内力夹击,就算是大罗神仙也救不了她。”

辛无病所有的梦幻都破灭了,一时之间心疼如绞,万念俱灰,一双眼睛中又滚出泪来,陆文龙不耐烦地看了他一眼道:“好啦,好啦,你哭就能把小丫头哭回来吗?老夫知道你和小丫头感情好,可这也是无可奈何的事。”

辛无病还是不放弃地追问道:“爷爷,我就是不懂,什么是我们当世两大高手的内力夹击?”

陆文龙道:“臭小子打破沙锅问到底,就是不想小丫头死,对吧!你小子想一想,小丫头用那棍子一挑,虽然把我和老妖狐的内力分开了,可是她却把我和她娘的内力全引到她一个人身上去了,这下你能听懂了吧。”

辛无病“阿”了一声,颤颤嗦嗦地道:“爷爷,冰儿姑娘她…她……她为什么要这样做?”

陆文龙怒道:“你小子真是一个猪脑袋,自然是为了救她娘老妖狐噻!这个你都不懂吗?她娘被老夫内力所压制,她如果不救,她娘就会被老夫的内力压迫致死。”

陆文龙说到这里,不由尴尬地笑了一声道:“其实,老夫也很感激小丫头,老夫当时也是外强中干,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而已,她如果不救,老夫和她娘说不定会同归于尽。”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