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惊变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32字数:119449

2

何大能走上前,装着很亲热地抓住少年的手道:“小哥儿,听口音你不是本地人吧,你大老远地跑到这桃林来干什么?还是有其他人指使你来的?你老老实实给我说,不然……”

何大能边问边暗暗使力,少年立即就感到手上像套了一道紧箍似地,压得他骨头骨节都要断了,少年痛得眼泪都要滚出来了,还是挣扎着道:“在下…在下…不过是…路过而已,听到小…小姐的…琴声,一时…一时……”

少年实在疼得紧了,那话就说不下去了,秦琪见少年脸色青紫,眼泪在眼眶里滚来滚去,只差一点就掉下来了,可还是咬牙忍着,心里立马就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了,不由暗自佩服他的坚强。

何大能看起来像一个乡下憨厚的老头,刚见他的人还以为他好说话,那绝对会错意了。何大能在永乐帮中向来也冷血著称,他心中只有安淮胜一个,对其他人根本就不放在眼里,谁要是敢兴风作浪违背帮规,除非不落在他手里,落在他手里的人,不死也得掉三层皮,连秦琪对他也十分敬畏。

秦琪就对旁边的安淮胜道:“官人,这小哥儿一看就是一个老老实实的乡下过路人,何护法是不是有点小题大做了,你让何护法放了他吧。”

安淮胜知晓秦琪心软,特别又是对孩子,恰好小乞丐又何安馨蕊一般大小,更容易激起她的慈母之情,就安慰秦琪道:“琪妹,何大哥这样做也是不得已,你放心,他会有分寸的。只要小乞丐没有问题,我们就会放了他的。”

秦琪不好再说,疼惜地看了少年一眼,见少年忒地顽强,虽然疼得浑身颤抖,脸上黄豆般大小的冷汗直滚,两眼却冒火直瞪着何大能,就是不求一声饶。秦琪实在有些看不过去,永乐帮这么多人,欺负一个小孩子,太不像话了,可是安淮胜已经发话了,她也不能再说。

何大能也不敢再使力,如果再用力,非把小叫花的手掌捏碎不可,自己乃成名的之人,如此对待一个小孩,难免遭人非议,况且,当着帮主夫人的面,须不好看。

何大能威严地哼了一声道:“臭小子,天下哪有这么巧的事,你哪里都不去,偏偏钻到这桃林之中来了,况且这个地方又没有村落,你如何行讨,难道你是想到这里摘桃子吃吗?”

众人都不由轻轻地哄笑起来,原来众人见何大能对付一个小乞丐,心里均不以为然,何大能如此一说,众人反而觉得这小乞丐真有问题了,就有人趁机叫道:“小乞丐,你还是老老实实说吧,免得受苦!”

也有人讨好道:“小乞丐,你可知道你面前站的是谁吗?你想欺骗于他,你这不是找死吗?何护法他老人家可是火眼金睛,谅你一个小乞丐如何是他对手,还是一五一十地招了吧。”

少年颤颤抖抖地怒道:“在…在下…招什么?在下要说的话都已经说了,况且,老子也不是小乞丐,老子有手有脚,干么要向别人乞讨,老子就是饿死,也不会丢了父母的脸!”

少年说到最后,明显动了怒,嘴里也就不干不净起来,少年自恃是读书人,颇知廉耻,日子过得虽然艰辛,但从不向人乞讨,即使从四川出来,千里迢迢,也是边走边打短工,挣自己的一口饭吃,此时众人异口同声都叫他“小乞丐”,叫他如何不怒。

当时就有人叫起来道:“咦,这小子还是茅坑里的石头,又臭又硬,竟敢对我们大喊大叫,还要给我们当老子!何护法,把他那一张臭嘴给撕了,看他还牛不牛!”

秦琪见何大能脸色不好,生怕他一怒之下一掌把小乞丐给毙了,就站起身来,款款地走到何大能面前,轻声道:“何护法,这孩子十分倔强,让我来问他好不好?”

秦琪乃帮主夫人,何大能如何敢不听,只得答应了一声“是!夫人。”就放开了小乞丐的手,站得稍远一些,可是却暗暗运起内力,把两只手摆在身前,蓄势待发,只要小乞丐稍有异动,自己立马一掌毙了他。

秦琪掏出一张手帕,轻轻地把小乞丐脸上的汗擦干净,柔声问道:“孩子,你这是从哪里来,要到哪里去,你老老实实给我说,我包你没事。”

少年给秦琪鞠了一躬道:“妇人,在下受人之托,到长安城的南边的永乐镇,找一个安帮主。”此言一出,众人心中大震,秦琪不由回过头去骇然地望着安淮胜,轻轻地叫了一声:“胜哥!”

安淮胜“呼”地一下从地上站起来,两眼紧紧地盯着小乞丐,瞬间心中转了千百个念头,暗自思虑道小乞丐性格刚强,何护法如此逼问他都不说,自己去问小乞丐未必肯说,就道:“琪妹,还是你来问吧。”

秦琪点点头,右手轻轻地拉着少年的手,把他拉到安淮胜跟前,指着安淮胜道:“孩子,这就是永乐帮的安帮主,你有什么话要对他说,你就说吧。”

少年狐疑地看了安淮胜一眼,又回头看了秦琪一眼,见秦琪眼中甚是柔和,满是鼓励之光。在少年心中,早就把秦琪当着自己的娘,觉得她温柔可亲,甚是可信,就解下自己的包袱,埋头找了起来。

须臾,少年捧出一把剑来,递到安淮胜面前道:“安帮主,这是柳大叔托我交给你的剑,他说你一见到这把剑,就什么都知道了。”

原来这少年正是辛无病,自从陆文龙离开秦岭后,辛无病又在陆文龙的茅屋之中,将养了一些时日,每天都练习陆文龙留给他的内功入门心法,直到身体再无大碍,能够自由行动了,才出了秦岭,不想冬去春来,到这咸阳之时,已经是阳春三月,桃花盛开的季节了。

这把柳风庭视为性命的“玉泉”宝剑,安淮胜如何不识,柳风庭曾有剑在人在,剑失人亡之说,安淮胜心中也感到不妙,就道:“小兄弟,是怎么回事,你能不能说一说。”

辛无病看了秦琪一眼,见秦琪鼓励地看着他,心中不想她失望,反正自己已经找到要找的人,完成柳大叔的托付了,今后的事情和自己也不相干。

辛无病就把和华山四杰相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只是把柳风庭要他加入永乐帮,跟他们的时师伯学武之事隐着没说,觉得这些人一个个凶神恶煞的,不像好人,也不想和他们相染。

听完辛无病的话,安淮胜和何大能半天都作声不得,许久,何大能才道:“帮主,原来时师伯落在天山夺命妖狐手里,这女人心狠手毒,又狡猾无比,可不好对付,时师伯多半不保了。”

安淮胜半天才道:“要说到“猾头”二字,时师伯不输于任何人,我看天山夺命妖狐未必就能占到便宜,况且小兄弟也没说亲眼看到时时师伯被擒,何大哥不必这么悲观!”

何大能又问辛无病道:“小兄弟,你说天山夺命妖狐的女儿小妖狐一个人在受了重伤的情况下,连杀了我华山四杰,她有这等本事吗?”

安淮胜道:“何大哥不可小看这小妖狐,天山派武功原在武林之中声望就高,小妖狐既然出自天山派,又受怀柔大师和老妖狐教导,武功心计应该差不了,小兄弟说的是实话,我们今后多加提防就是了。”

何大能点头道:“帮主说得是,只是时师伯之事,我们应该怎么办?”

安淮胜扫了一眼四周道:“此地不是说话的地方,此事回去再议。”又对辛无病和颜悦色地道:“小兄弟,刚才多有误会,请小兄弟原谅。”

何大能也抱拳呵呵大笑道:“不打不相识,小兄弟,骨头很硬阿,不错,不错!”

辛无病见二人变得礼貌起来,心中也就舒服了几分,抱拳道:“在下信已带到,就此告辞!”

安淮胜见辛无病提出要走,心中还有许多疑问未解,如何肯放,就对秦琪使了一个眼色,嘴里道:“小兄弟,一路辛苦,就在本帮盘桓几天,本帮主尽尽地主之谊,你看如何?”

秦琪也道:“小哥儿,你一路劳顿,到我家里我给你换洗一下衣服,你休息几天,等缓过了这顿疲劳劲,再走如何?”

辛无病本来只想早早离开这些人,可是秦琪发话了,就有些犹豫起来,心中的确想和这位温柔无比夫人盘桓数日,一旁的安馨蕊也道:“小哥哥,我娘都说话了,你就留下来吧。

就在这时安淮胜那匹神骏的玉骢马突然嘶叫一声,狂躁地半个身子直立起来,大声地哀鸣着,牵马的护卫居然控制不了,被玉骢马一脚差点给踢趴下了,安淮胜这匹马调教有方极为驯良,这一下大出人意料。

几个护卫敢过去,半天才将那马控制下来,可是那马两腿一软,一跤跌在地上,口吐白沫,两腿一阵蹬踏,就此而亡了。安淮胜心中震惊,几步抢过去,查看原因。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