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惊变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1:48字数:119449

3

何大能紧跟随其后,两人站在马的尸体旁边警觉地向四周查看了一番,没有发现有什么异样,才蹲了下来,仔细检查马的全身,何大能突地低低地叫了一声:“帮主!”用手指了指马的耳朵,那耳朵有一丝血迹,不仔细看,还真发觉不了。

安淮胜抬起头来,一脸的惊愕地看着何大能,轻声道:“有人做了手脚?”

何大能点点头,翻开马的耳朵,就见那马的耳朵内有一枚乌漆漆的透骨钉,显然是喂了据毒,而且透骨钉异常小,只有一枚针大小,极为不易发现,那透过钉正在马的要害之处,怪不得那马会突然会发狂,原来是有人突施冷箭。

两人交了一个骇异无比的眼神暗自心惊,心道此人本事好生了得,什么时候做的手脚,竟一点感觉也没有。何大能四下里扫了扫,轻声道:“帮主,对方人不多,大概只有三、四个人,不过都是好手。”

安淮胜轻轻地“哦”了一声道:“何大哥,能否看出对方的师承来历?”何大能有些尴尬地摇摇头道:“使用这种暗器的人太多,卑职不能妄做定论。不过……”

何大能拔出那颗透骨钉在鼻子下嗅了嗅,举给安淮胜道:“帮主,这透骨钉里的剧毒,有一种甜香之味,是西夏宫廷里的剧毒,名唤“桃花醉”!”

安淮胜惊道:“西夏宫廷?桃花醉?”

何大能点点头道:“卑职二十多年前去过西夏,见过这种毒药,据说这种毒药本是西夏宫廷一个贵妃,在宫闱之争时让人配置的一种毒药,这种药物服食之后,人的精神处于错乱之中,亢奋无比,一般人都认为是精神错乱,不会怀疑下毒,不想有人把这种毒用在暗器之上了。”

安淮胜心里一动,若有所思地望着何大能道:“何大哥,你的意思是说……”

何大能严肃地点点头道:“看来姓闻的按捺不住想要提前动手了,只是帮主这次带家人出来踏青,乃秘密进行的,并无人知晓,莫非卫士当中出了奸细?”

安淮胜摇摇头道:“何大哥,我们先不要这么推测,姓闻的早就对我进行了监视,何大哥既然你能知道,姓闻的也能知道,免得伤了兄弟的心,还是同心协力渡过眼前的难关为好。”

何大能道:“帮主说得极是!帮主准备怎么办?”

安淮胜沉声道:“事已至此,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了!只是夫人和小姐都不会武功,得先护送她们离开,何大哥,我来挡住他们,你带夫人和小姐先退。”

何大能道:“还是帮主和夫人先走,让卑职挡住他们。”

安淮胜严肃地摇摇头道:“闻正贤既然想谋反,肯定是有备而来,他们的目标是我,未必料到你会在这里,所以,还是你带着夫人和小姐先退,这样夫人和小姐的安全有保障一些。”

安淮胜又道:“他们趁着我不在帮里,肯定已经先行动手了,现在帮里已经不能回去了,你们冲出去之后,就直接送她们去临安,夫人的家人和亲戚都在临安,我早有密信给他们,你们到了他们会知道怎么做的。”

安淮胜又给何大能说了临安的一个新地址,就握住何大能的手道:“何大哥,永乐帮保家护国的义旗不能倒,永乐帮也不能落在姓闻的手中,你护送夫人去临安之后,一定要设法找到我师妹和时师伯,揭穿闻正贤的阴谋,联合天下有识之士,杀了这个狗贼。”

何大能哽咽道:“帮主……”

安淮胜又道:“何护法,永乐帮不能落在姓闻的手中,成了西夏人复国的工具,你责任重大,一定要好自为之,千万不能凭一时冲动,让老帮主在九泉之下不能瞑目。”

原来安淮胜和何大能早就察觉永乐帮副帮主闻正贤怀有野心,就秘密派人调查,最后查出闻正贤乃西夏国王德旺的第九子,就猜测出他混入永乐帮的意图,不过,闻正贤在永乐帮中势力很大,凭安、何二人之力很难把他扳倒。

安淮胜派华山四杰去接时不嫌,就是想借时不嫌在永乐帮的身份地位,借整治帮规为名,把闻正贤清除出永乐帮,谁知这个计划被闻正贤察觉,反而把时不嫌的行踪透露给他的劲敌——天山夺命妖狐,险些让时不嫌丧命。

安淮胜又扭过头去把身后的贴身护卫领队胥云和莫飞唤到身前吩咐道:“你二人从现在开始,一切行动听何护法指挥,不得有违!”

胥,莫二头目诧异地交换了一下眼神,也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可是帮主脸色严峻,一点也不像开玩笑的样子,料定是强敌到了。赶忙恭恭敬敬地道:“是,帮主!”

旁边的夫人秦琪忍不住颤声问安淮胜道:“官人,出什么事了?”

安淮胜低声对夫人秦琪道:“琪妹,你快带蕊儿离开,到临安去找岳父、岳母,我不与你信,千万别回来。”秦琪脸色大变,惊道:“官人,难道…难道是闻……”秦琪没有说下去,眼中泪光闪烁脸色苍白如纸。

安必胜肃然地点点头,轻声道:“你不用担心,我自有应付的办法,贼子野心岂能得逞!”秦琪泣道:“官人,你千万要小心,我在临安等你来接我。”

安淮胜吩咐完这些以后,就走到那桃林中央,大声道:“四个远方来的朋友,请现身吧!”

安淮胜话音刚落,桃林上空立即响起了一阵叽叽嘎嘎的笑声,这笑声带着一种金属之音,弄得人的耳膜嗡嗡作响,让人很不舒服,就有一个洪亮的声音道:“老大,我们被人家发现了,还是别藏猫猫了,出去吧。”

一个尖细的声音又道:“老三,凭什么我们被姓安的发现了,他这不过是咋呼,咋呼,想我们兄弟出去,我们不能上了他的大当。”

那洪亮声音怒道:“老四,你怎么这么笨,姓安的已经明明白白地说清楚了,四个远方来的朋友,他没有说三个,也没有说一个,或者说两个,他把我们看得这么清楚,还不是发现了我们了莫?”

那尖细声音狡辩道:“老三,你没听说过莫,兵者诡道也,虚虚实实,真真假假,是作不得准的,汉人狡猾无比,向来就爱使诈,我看姓安的武功就没有这么高明。”

二人吵吵嚷嚷,声音一会在东一会在西,不停地变换着位置,也不知道这两个家伙是在声音上面使诈,还是真的轻功如此之好,根本就无法判断他们的具体方位。

安淮胜心里不由暗自惭愧,他的确是猜的,这四个人武功太高,除了这个老三、老四的气息稍重一点,例外那个老大和老二,可以说是声息全无,他根本就无法气息去判断对方有几个人,不过这一诈呼,还真让对方暴露了身份。

何大能带了两个护卫站到安淮胜身前,冷冰冰地高声叫道:“花花寺的四个小斑鸠,在哪里吵什么,弄得老子心烦,有本事给老子滚出来吧。”

那个尖细声音大叫道:“老大,老二,你们听见没有,这个老家伙发现我们了,还藏着干什么,一点意义都没有了,老子先去会会这个老东西。”

就听得一阵扑棱棱的声音,一个着黑色僧袍的胖大和尚,越过桃树颠,飘飘摇摇地从天而降,还没等那个胖大和尚站稳,站在何大能身边的两个护卫大喝一声:“哪里来的野和尚,看刀!”抡刀一左一右夹攻而上。

这两个护卫乃何大能的贴身护卫,一个叫风火轮曹大海,一个叫铁板刀周泰,这二人乃山西百花刀的传人,一手百花刀的确使得颇有几分火候,在众多护卫之中还是小有名气,是何大能的心腹。

这二人想在帮主面前露一回脸,抢了头功,一上来就使出百花刀的精髓,两把刀闪耀着冷浸浸的寒光,夹带着滚滚寒风向胖大和尚席卷而来,胖大和尚冷笑一声,伸出两手竟向刀光中的二人抓来。

曹,周二人不由大喜,心中暗道这胖和尚找死,须怪不得老子了,一人挥刀宰向胖和尚的双手,一人滚地而来砍胖和尚的下盘。谁知挥刀宰手那人眼前人影一闪,还没弄清是怎么回事,自己的头发就被人揪住,凭空提了起来,而另外一人已被胖和尚死死地踩在脚下。

和尚把曹大海抓在手里,曹大海居然丝毫动弹不得,胖大和尚伸手“哗”的一声把曹大海的衣服撕开,张口咬下一大块肉来,血淋淋地在口里嚼着,众人哪里见过这种生吃活人的模样,一时间,不由看得目瞪口呆。

胖大和尚突地噗的一口把那块肉吐在地上,嘴里颇有不甘地嘟囔道:“***,这家伙皮糙肉厚的,太难吃了,不如换一个肉嫩一点的……”

胖大和尚边说边抬起一双阴霾凶狠的眼睛,在众人脸上扫了一遍,众人都不由自主地把脖子一缩,两股顿时颤栗起来,只听得“扑哧”一声闷响,接着就是一股臭味传来,有人吓得屎尿都流出来了……

手机用户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