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惊变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49字数:119449

4

胖大和尚把手中的曹大海往何大能面前一扔,几个护卫赶忙上去把曹大海抬了回来,和尚那一口咬在曹大海的肩上,活生生地撕下好大一块肉来,曹大海虽然疼得死去活来,到底还是一声没吭,也算得上坚强之辈。

但另一个护卫周泰就没有那么幸运了,他已经被胖大和尚给活生生地踩死了。何大能拔出腰上的烟管,重重地往前踏了一步,就要找那恶和尚报仇,旁边的安淮胜低声喝道:“何大哥,你先退下!”

何大能想起自己的任务,恶狠狠地瞪了那胖大和尚一眼,就在这一眨眼间,只觉得眼前一晃,那和尚身后已经齐刷刷地又站了三个和尚,这四个和尚一个比一个肥胖,身上的僧袍也是五颜六色的,颇有些个性。

何大能和安淮胜骇异地交换了一下眼色,两个人心里隐隐都有些发冷。这几个家伙的动作太快了,简直就像从从平地上冒出来似地,事先根本就没有任何声息,这种轻功虽然说不上登峰造极,但是永乐帮中也没有几个人能有这种能力,看来这几个西夏武士真是不可小觑。

说起这几个西夏武士的来历,那还真有一段很长的故事,当年成吉思汗攻打西夏之时,把西夏王国的最后一支军队给赶到了青海湖畔,在青海湖畔把西夏王朝这只军队给全歼了。

当时战况异常惨烈,双方将士绞在一起,一波一波地反复冲杀,喊杀声惊天动地,都想趁机消灭对方,最后还是蒙古铁骑取得了胜利,西夏将士全军覆没,这四个西夏武士就是那场战争的幸存者。

说起来这四个西夏武士都乃西夏王族的后裔,父辈都是西夏王朝的高官权贵,世世代代受西夏王朝的隆恩,当然会誓死效忠西夏王朝。

当年这四个西夏武士的年纪都在二十岁左右,随他们的父辈被赶到了青海湖畔,为了国家为了家族的殊荣,他们在战场上浴血奋战,幸运的是在反复的冲锋中,他们有的掉进了壕沟,有的被敌军击昏,有的被自己人给踩昏了,当他们苏醒过来从壕沟里爬出来时,他们让战场上堆积如山的尸骸和染红了半个青海湖的血水惊呆了,第一次感受到了战争的残酷和无情。

他们的父辈在那一场战争中丢掉了性命,他们颤颤嗦嗦从壕沟里爬出来时,当时只有一个念头,找到自己的亲人,可是要从堆积如山的尸骸中要找到自己的亲人,是件谈何容易的事,但是他们没有放弃这种努力,就是在这种翻找中他们无意地聚在了一起。

或许是上天垂怜他们,尔后他们救起了一个受了重伤的的法师,在这个法师的指导下,在一个偏僻的山坳里,找到一个叫摩云寺的寺庙,并在那里潜藏了下来,这一次相遇,彻底改变了他们的人生。

而蒙古军队那一次大胜之后,认为西夏军队已经被全歼,他们完全陶醉在胜利的喜悦之中,对西夏伤兵和余党只是象征性地搜查了一段时间,就渐渐松懈了,那摩云寺不过是一个小寺庙,寺庙的主持又是汉人,根本就没有引起蒙古人的注意,虽然查了几次,都被主持给遮掩了过去。

再说这个西夏国法师斑鸠智,的确是一个了不得的人物,此人和两个汉人主持早年就有往来,且通晓中原文化,不但是一个满腹经纶的**师,还是一个内外兼修的武林大高手,四人就拜斑鸠智为师,刻苦习练武功,以期假以时日,能够找到西夏王室后人,重新恢复西夏王朝。

宋时的青海湖畔异常荒凉,只有一些流动的放牧的牧人,在水草丰美的季节,才在那里放牧一两个月,一年里大部分时间都没有人烟,这就为这几个西夏武士提供了天然的保障,不至于被蒙古人发现。

说起摩云寺这两个汉人主持,却也是大有来头的人物,这两个人一个叫张云,一个叫刘虞,原是少林寺的俗家弟子,同样有一身不俗的武功,而且,这两人常年在外奔波,见多识广,有着深厚的人文功底。

青海湖处在丝绸之路的文化带上,张、刘二人本是生意人,长期到波斯贩卖丝绸为生,一次不想在路上染上瘟疫,大队人马全都病死了,二人身体强壮,逃过一劫。

病好之后二人感觉年纪已大,再无力奔波劳碌,二人也没家室拖累,因资本亏损严重,又不愿回乡受人白眼,就在青海湖边建了一个小寺庙,定居下来。二人对这些在外奔波的商贾深有感情,知道其中的艰辛,建这座寺庙,原本是想为过路客商提供一些方便。

斑鸠智带着这几个幸存的阔少进了这摩云寺之后,寺庙之中粮食就招架不住,斑鸠智就带着几个徒弟到处狩猎,也想趁机锻炼他们的武功,和应变能力。

青海湖虽然地势偏僻,却物产丰饶,特别是野物和水鸟甚多,每年秋季的候鸟南迁,青海湖里白花花的全是鸟,少说也有百万来只,这个时候是斑鸠智他们储藏冬天食物的最佳时间。

斑鸠智这人训练徒弟,又怪又别出心裁,他从不允许徒弟射鸟,全要他们徒手活捉,捉回来之后,不许烧烤全部令其生吃,意下要把这几个徒弟训练成一头头恶狼,今后方能与蒙古人匹敌,这胖大和尚生吃人肉,那是有由来的,真还不是他故意恐吓。

斑鸠智乃一代忠臣,一心想恢复西夏江山,在加上和张、刘二人早年关系甚好,知二人武功甚好,就让几个徒弟拜张、刘二人为师,张、刘二人虽不愿收徒,对几个西夏子弟还是很同情的,有时也就指点一下,这几个西夏武士能够学成,一半里也有他们的功劳。

后来,斑鸠智和张、刘二人相继病故,此时的几个西夏武士在江湖上也小有名气,师尊一死,几个人就没了管束,更加肆意妄为。

再加上斑鸠智生前只注重教他们怎样杀人,根本就没有教他们怎样做人,这几个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国破家亡,山河沦陷,亲人尽丧于敌人的铁骑之下,心里的忧愤得不到排解,一出道就心狠手辣,杀人如麻。

这四人本就不是什么和尚,心中更没有菩萨,过得一两年,四人名气渐大,那在西夏宫廷里学得的恶习就露出来了,把个好好的摩云寺,搞得乌烟瘴气,江湖人士就把摩云寺改名为花花寺,原有讥笑这几个臭“斑鸠”之意。

四人武功高强,常常是来无影去无踪,江湖上根据其武功师承,给他们取了一个外号,叫“斑鸠”四少,由于这四人杀人时从不留姓名,江湖人士就根据他们的年纪,分别叫他们为:大斑鸠,二斑鸠,三斑鸠,四斑鸠。

再后来,这几个“斑鸠”的行踪被闻正贤所知,闻正贤正缺乏人手,就千方百计地找到他们,这几个人本来就是君臣关系,当然一拍即合,做起了恢复西夏王朝的美梦,这一次埋伏安淮胜,就是闻正贤委派他们来的。

安淮胜细心地打量了一下这几个“斑鸠”,就见东边那一个“斑鸠”年纪稍长一点,是这四个人最为肥胖的“斑鸠”,此人身披一件大红的袈裟,看样子应该是大“斑鸠。”

站在他左边的是一个回鹘人,穿了一件淡青的僧衣,右手是一个哈萨克,着了一件深蓝的僧衣。这四人着装大异,都是神态阴冷面无表情,可能是饱受高原气候和日照风沙的原因,这几个人都是皮肤粗糙黑得如同锅底一般,再加上胖得没了形体,模样确实不敢恭维。

安淮胜暗暗地给何大能丢了一个眼色,意思是由他来挡住这几个“斑鸠”,让何大能带着夫人、小姐及众多的下人先撤,何大能心领神会地对安淮胜点了点头。

安淮胜往前踏了两步,一把抽出身上的青钢剑,指着四个“斑鸠”厉声喝道:“尔等到底是何人?竟敢在我永乐帮的地盘上来闹事!”

穿黑色僧衣的四斑鸠粗着大嗓门对红衣的大斑鸠道:“老大,这厮是大宋皇帝吗?居然厚着脸皮说我们在他的地盘上闹事,这个地盘是他的吗?”

着深蓝僧衣的二斑鸠道:“老四,你这句话就问错了,他没有说地盘是他自己的,而是永乐帮的地盘。永乐帮是什么东西,我们兄弟可从来没有看在眼里,这厮在这里大言不惭,真是让人贻笑大方,贻笑大方。”

穿淡青的僧衣的三斑鸠道:“两位兄弟都没有说对,永乐帮不是什么东西,是一伙人,一伙酒囊饭袋而已,这厮说他是永乐帮帮主,我看也差不多,一伙酒囊饭袋的帮主,不过是一个更大的酒囊饭袋而已。”

着深蓝僧衣的二斑鸠道:“老三这话说得有道理,不过还是有一点点问题,这厮说竟敢在我永乐帮的地盘上来闹事,这话可没有说他就是永乐帮的帮主,不过,那方面的意思还是有的,至于大宋皇帝莫……”

穿黑僧衣四斑鸠不屑道:“老三,你说这厮像大宋皇帝,这厮尖嘴猴腮的,哪里像皇帝?如果他是大宋皇帝,可大失瞻仰了。大宋虽然那么多人,皇帝都这么糟,其他人可想而知了。还不如我西夏皇帝来当大宋皇帝,那才叫普天同庆,理所当然。”

穿淡青僧衣的三斑鸠辩道:“老二,你这句话就不对了,我们那神武英明的大西夏皇帝,虽然输给了成吉思汗亡了国,可是要当大宋的皇帝,又太跌身份了。像我们“斑鸠四少”如此英俊、如此潇洒武功高强的人物,普天之下哪里去找?要我们来当当大宋皇帝还勉为其难。”

何大能大怒,这四个臭“斑鸠”虽然表面上在打诨道趣,可是对帮主安淮胜全是侮辱、谩骂之词,这分明就是在恶意地挑衅,可是安淮胜没有表态,何大能也不敢妄动。

安淮胜心里同样异常恼怒,不过他性格稳重,还是能沉得住气,他却不知道这几个“斑鸠”在青海湖闲得无聊,没事就喜斗嘴,只要有个题目就会喋喋不休,没完没了,嘴皮子上的功夫那是早就练出来了。

两个人越听越怒,真想立马就封了这几个臭“斑鸠”的嘴,可是斗嘴却非安、何二人所长,况且,这几个臭斑鸠就像念顺口溜似地,这个完了另一个马上有接着,根本就插不上嘴,就在这时只听扑哧一声,有人在旁边笑了起来。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