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小妖狐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57字数:119449

第二章小妖狐

1

少女把嘴一瘪,不屑地道:“小叫花,你是怕本姑娘杀了你吧?嘴巴上说的好听,你休想让本姑娘上当。你还是老老实实地招来,你到底姓甚名谁?为啥到大山里来了?本姑娘倒是可以考虑饶你一条小命。”

少女这话说得大刺刺的,少年听得很不舒服,其实少年有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头,少女心里对他还是有几分胆怯,这几句话本来有捞点面子的意思,可惜少年却没有玩过味来。

少年本来向少女诚心认错,想不到少女一点也不领情,还说自己欺骗于她,自己坦坦荡荡做人,这欺骗二字不知从何而来,还要用性命来要挟,真是岂有此理,一口恶气直往上涌,两眼一瞪就想对少女发作。

少年突见旁边的白狐紧张地盯着自己,不停地摇头,眼中之光甚是担忧。少年何等聪明,立马意识到白狐是要他不和少女起冲突,少年心中一动,自己可不是小姑娘的对手,如果真惹恼了她,她要杀了自己那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

少年感激地看了白狐一眼,暂时忍下了胸中这口恶气,心道告诉她自己的名字有什么好难的,这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就道:“在下姓辛名无病……”

后面的话还没有说,少女突然嘻嘻哈哈地笑了起来,露出了一口洁白的牙齿,神态甚是娇媚,辛无病莫名其妙地看着少女,不知她为何要发笑。

少女边笑边道:“小叫花,这名字是谁给你取的?是你的爹爹和娘给你取的吧,你爹爹和娘肯定有病,才会叫你无病,你说本姑娘这个推论合不合理?”

辛无病的气呼地一下又上来了,少女侮辱自己没什么,可是她辱及自己的父母,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就瞪着眼大声道:“你…你…你说话别欺人太甚,在下情知不是你的对手,那也会竭尽全力,奉陪到底。”

少女冷笑道:“小叫花,胆量不错啊!凭你那三脚猫的功夫,也敢和本姑娘叫板,你是不是活得腻歪了,你要不服气,我们再来比划。比划!”

辛无病一张脸涨得血红,他情知不是小魔头的对手,和她比试只有自取其辱,可是心里那口恶气始终咽不下去,就别过头去不再理睬她。

少女还是不依不饶地道:“你小子说谎也不脸红,世上哪有这么古怪的名字?你欺负本姑娘是外乡人是不是?那你就打错了算盘,如果你再不老老实实说……”又威胁地哼了一声。

辛无病本来说的就是大实话,少女自己不信,还说自己欺骗于她,火就上来了,气忿忿地道:“姑娘,在下的名字那点古怪了?你说在下该叫什么名字?”

少女洋洋得意地吹嘘道:“臭小子,本姑娘走遍大江南北、连最远的海边也去了,你知道什么叫天涯海角吗?”辛无病一愣,这个自己的确不知道,就默不作声。

少女又道:“那就是天的尽头的地方,谅你也不知道,我给你说了还不是对牛弹琴。”辛无病听少女口中满是轻蔑之意,心中不由愈加惭愧,暗道小姑娘走到天边了?这话怕是吹牛,不过小姑娘从天山到这西北,这么远的路,比自己走的地方多,这个是肯定的。

少女又颇有得色地道:“本姑娘走了这么多地方,还不知晓你们这些汉人的臭习惯么?你们汉人喜欢给小孩子起什么小猫、小狗,你要是叫什么辛二狗,辛死猫、辛耗子,本姑娘还相信,你偏偏叫辛无病,不是欺骗本姑娘是什么?”

辛无病不由哭笑不得,少女自以为走了很多地方,就是见多识广了,她根本对汉人的文化一窍不通,就耐心地解释道:“姑娘,你说的是小名,可不是大号,对人说小名是极不尊重人的,每个人都有大号,在下的大号就叫辛无病。”

辛无病言下之意,是自己出于尊重小魔头,才告知他自己的姓名,少女一时语塞,却不甘心让小叫花给占了上风,横着眼睛嚷道:“什么大号小名的,你当本姑娘不懂莫!我娘给本姑娘起的名字就叫冰儿,就一直叫冰儿,哪里来什么大号?”

辛无病暗道,原来小姑娘的名字叫冰儿,这名字不错,像一个姑娘家的名字,念起来还挺顺口的,不过她姓什么呢?他却不知道这些域外民族的姓氏和汉人大为不同,读起来非常拗口,一般都不说自己的姓。

少女上下打量了辛无病一番,笑眯眯地道:“臭小子,我看臭小子长得还算壮实,倒有点像一头蛮牛,要不本姑娘就叫你辛阿牛吧,嘻嘻,这个名字取得不错,辛阿牛,辛阿牛!”

少女捂着嘴嘻嘻哈哈地窃笑起来,双眼媚波欲流,极尽妩媚之态,任何一个男子看了,都难免神魂颠倒,辛无病也看得一颗心狂跳不止,虽无什么邪念,也觉得这小姑娘真是美极了!

辛无病气呼呼地道:“你要是不信就算了,男子汉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如果你再侮辱于我,我就对你不客气了。”后面这句话说得有些骨力,其实心里对小姑娘还是有些虚火。

此时少女心思完全变了,她见小叫花长得还算结实,自己双腿不能行动,就想利用这小叫花把自己背出大山,那时再杀之不迟。少女故意侮辱辛无病,打击他的自尊心,原是想彻底征服这小叫花,要他听自己的命令,

不过,她心里也清楚,她还须查明小叫花的身份,要不是带一个暗雷在身边,那就太危险了,要是小叫花是永乐帮的细作,那还是得杀。

辛无病强硬的态度,让少女疑心更重,总觉得小叫花这个关键时刻出现在这秦岭山中,大有问题,就想在试探一番,右手突地一伸,闪电般的向辛无病抓来。

辛无病一听小魔头胳膊发出咯咯怪叫之声,就知道大事不妙,赶忙往后一退,可是小魔头的胳膊随影附形而上,辛无病骇得连连倒退,可是却怎么也摆脱不了小魔头那只利爪,小魔头冷笑两声,轻而易举又扼住辛无病的喉咙。

少女笑恶毒地讥讽道:“怎么样?还想和本姑娘拼个你死我活不?连一个小女子都斗不过,还自吹自擂自己是什么男子汉大丈夫!来呀,男子汉大丈夫,有本事就把我这个小女子打扒下,小女子就乖乖听你的话!”

辛无病被少女拿住要害,半分也挣扎不得,心里不由大灰,才知道自己和少女本事相差太远,就是想拼命也拼不了,也就放弃了挣扎。

辛无病几次和这小姑娘拼命,每一次都弄得灰头土脸,一时间不由万分沮丧,心中自知别人是坐在地上,自己站着都打不过人家,男子汉大丈夫太稀松平常了,在这小姑娘面前,只怕这句豪言壮语今后是再不能出口了。

等少女把手一松,辛无病就把少女的手一推,站起来抬腿就走。

少女在后面喝道:“站住!你往哪里走?”

辛无病只好回过头来,耐着性子道:“姑娘,常言道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在下和姑娘话不投机,留下也无益,我看我们就此别过,还是各走各的道吧。”

少女又冷笑一声道:“想走,有那么容易的事莫!”

辛无病一股气直冲头顶,大声喝道:“你到底想要干什么?老子……”又觉得后面这句吹牛的话没什么现实意义,就住口不说,脸色更加难看。

少女冷冰冰地看了他一眼道:“小叫花穷叫什么?话都没说清楚拍拍屁股就想溜,天下没那么好的事!不然……哼哼!”又连着阴笑了两声。

辛无病此时方才明白少女饶来饶去,费了这么大的劲,原来是要查他的底细。辛无病虽然觉得少女的话是在侮辱自己,但自己心中坦荡,也没有什么秘密不敢说出来,心里反而平静了许多。

辛无病知道自己如果不说实话,看少女的架势,是决不会放过自己的,就叹了一口气,无奈地道:“姑娘,在下是巴蜀人,受我娘的遗命到临安去找在下的爹爹,在下是路过这秦岭,在下说的话句句都是实话,你要不信在下也没办法。”

少女冷笑道:“小叫花,就这么简单?好!本姑娘就给你挑明了吧,你就是永乐帮的细作,是想混进山来寻找一个姓时的老头子,我说的话对不对!”

少女说完这句话,看着辛无病的两眼突地精光直冒,眼中潜藏的杀机再次涌动,她右手偷偷地抓过放在旁边的软剑,只要辛无病一句话没有答对,她立马就要痛下杀手,取了辛无病的小命。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