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托孤1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43字数:119449

第十一章托孤

1

几个“斑鸠”定睛一看却是个小叫花,心中均不由大怒,如此英雄豪杰的“斑鸠四少”,被一个小叫花嘲笑,说出去脸都丢光了,四“斑鸠”往前踏了一步,阴鹫地看着辛无病道:“小叫花,**敢讥笑老子吗?”

四“斑鸠”口气阴沉,眼中凶光毕露,小叫花要是说不出一个子曰,四“斑鸠”马上就会杀人。要是依得“斑鸠四少”的性格,哪里还用得着问小叫花,马上就会大开杀戒,只是安、何二人在侧,“斑鸠四少”自己也清楚,这两个人可不是好惹的。

辛无病见臭“斑鸠”的口气不对,心里不免“咯噔”了一下,但他生平就讨厌那些狂妄自大的人,见这几个臭“斑鸠”骄狂不可一世,还满嘴胡说八道,把个大汉民族践踏得一文钱不值,最可恨的是还辱及当今天子,心中早已是义愤填膺。

辛无病又见安、何二人号称西北第一大帮,说起来乃当世的大英雄、大豪杰,却任由几个臭斑鸠侮辱,心中委实不满。他却不知安淮胜历来老练、沉稳,一来因秦琪母女在场,不免有些投鼠忌器,二来也想搞清闻正贤在桃林之中到底埋伏了多少人马,才隐忍至今。

辛无病并不是一个爱出风头的人,他也知道这“斑鸠四少”嗜血如命,动不动就会杀人。但他为人极富正义感,几个臭斑鸠侮及整个华夏民族,就激发了他胸中那股豪气。

辛无病面不改色地嘻嘻笑道:“非也!非也!三位说的很有道理,只是小叫花有一事不明,倒要向几位如此英俊、如此潇洒武功高强的大侠请教。”

辛无病先把这几个臭“斑鸠”给美美地抬举了一番,口气又极为恭敬,几个臭斑鸠本来对这小叫花大大的瞧不起,不过小叫花如此会溜须拍马,心情不由大好,都喜笑颜开起来。

二“斑鸠”乐滋滋地道:“老四,你且退下,不要吓着这位小英雄了,这位小英雄虽然穿得差一点,那是乔装改扮,其实见识高明,眼光卓绝,小英雄有话但说无妨,我们几位大英雄一定解疑释惑,让小英雄满意就是了。”

二斑鸠特意把辛无病的身价抬高了一大截,冠之为“小英雄”,好与自己“斑鸠四少”的身份匹敌,这下和小叫花说话方符合自己的身份,也不至于丢份。不过小叫花一脸的沧桑,明明就是一个乞讨之人,这些溢美之词实在是太过牵强、厚颜无耻了。

众人见小叫花强自出头,均感诧异,暗自佩服他的胆量,又见他满口谄媚之词,均大大地倒胃起来,本想直斥其非,但是看几个斑鸠凶神恶煞的样子,不吃几口人肉是不会罢休的,谁也不想惹恼了几个臭斑鸠,弄得大祸临头,于是都缄默不语。

辛无病道:“各位大侠刚才笑我大宋皇帝不济,只是我大宋皇帝再不济,现今还高高在龙位之上,你们西夏皇帝的确英明神武,却是亡国之君!其中的是非曲直莫……”

辛无病叹了一口气,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几个臭“斑鸠”顿时给呛得哑口无言,“斑鸠四少”虽然能言善辩,但也不能睁着眼睛说瞎话,心中不由又气又恼,方知上了小叫花的恶当。

众人这才明白小叫花是在恶搞几个臭“斑鸠”,看着几个臭“斑鸠”一付窘态,一时不由心花怒放,觉得小叫花简直就是一个“问题天才”,可是这几个臭“斑鸠”,明显不是吃亏的人,又不由为小叫花暗暗地捏了一把冷汗。

几个斑鸠搜肠刮肚半天,实在找不出好的理由反驳辛无病,就一齐装傻道:“怎么样?”

辛无病道:“各位如此聪明睿智,怎么就这句话就听不懂了?这聪明二字怕是要大打折扣了,再说了各位真是生得英俊潇洒,我大宋的确难找这样的人才。”

几个斑鸠嘿嘿地笑了起来,有人还故意地挺了挺颠着的大肚子,辛无病又嘻嘻笑道:“各位大英雄,体型如此庞大,怕是有千百来斤吧,怪不得这位黑衣服的大英雄,一脚就踩得人屁滚尿流,要是大屁股往人身上一坐,那还了得,不骨头骨节都碎了才怪,如此天生的屁股功,佩服阿佩服!”

小叫花这几句话说得极为刻薄,本意是讥笑几个臭“斑鸠”胖得像猪,没有什么大本领,只会靠体重取胜。众人心里如何不知,众人见小叫花说这话时也不笑,一脸的郑重其事,实在是说不出的滑稽,心里不由乐开了花,却不敢笑出声来,不免表情千奇百怪,让人捧腹。

这话如果出自于安必胜或何大能之口,几个臭斑鸠未免要大大地争辩一番。此时却出自于一个小叫花之口,那口气就发不出来,只憋得青脸紫色。

“斑鸠四少”向来骄傲无比,自视身份地位,要和一个小叫花争辩,不免大跌身份,这种亏本的买卖,“斑鸠四少”向来是不肯为的。

安、何二人见小叫花出头,和这“斑鸠四少”对干起来,本来就感到诧异,又见他说话有礼有节,讥讽挖苦之话说得恰到好处,那真是杀人不见血,句句都戳到“斑鸠四少”的痛处,让四个饶舌的家伙无法招架,无不感到心中大快。

安、何二人心中不免十分感慨,平日里这些手下一个个说起话来,那是赤胆忠心,可是让这臭斑鸠一恐吓,一个个就成了缩头乌龟,生怕臭斑鸠的火烧到自己头上,又是佩服小叫花的胆量又是担心,真还暗暗戒备,要是“斑鸠四少”突施暗算的话,只能拼死一战了。

四“斑鸠”性格鲁莽一点,可没有几位兄长那么好的忍耐力,当即又往前重重地踏了一步,怒道:“小叫花,胆量雄壮啊,是不是有人给你撑腰?你就不怕惹恼了老子,老子一口咬断你的脖子。”说完,露出白生生的牙齿,冲着辛无病冷笑起来。

辛无病见四“斑鸠”恼羞成怒,赶忙陪笑道:“在下哪里敢讥笑几位大侠,“斑鸠四少”个个年轻英俊,武功了得、最厉害的是不用兵器只用屁股就能杀人,这种武功怕是早就闻名遐迩,让天下群豪无不闻风丧胆,望风而逃了!”

“斑鸠四少”本来一把年纪,但这四人向来怕人家说他们老,辛无病无意之中正投其所好,这下不由转怒为喜,乐呵呵地道:“小英雄果然见识不凡,我们四位年轻英俊的大英雄、大豪杰万分佩服!”

三“斑鸠”美滋滋地道:“非也!非也!小英雄岂止见识不凡,简直就是英武神明,老大,这小英雄和我们年纪相差不大,不如我们这些英俊潇洒的大英雄、大豪杰,和这位见识不凡的小英雄结拜兄弟如何!”

辛无病这句话本来是反话,任谁也听得出来,可是这两个“斑鸠”却如此理解,还要和小叫花结拜兄弟,让人不由啼笑皆非,众人心里都对这“斑鸠四少”大大地瞧不起,均感这四个臭“斑鸠”,武功的确不错,但是心智见识那就不敢恭维了。

谁知正当众人放松戒备之时,那四“斑鸠”突地往前一蹿,一把把辛无病抓在手里,又快捷无比地退了回去。四“斑鸠”这个动作实在是出其不意,何大能和安淮胜虽然是老江湖,最终还是反应慢了一步,让四“斑鸠”将辛无病给活捉了过去。

四“斑鸠”将小叫花高高举起,哈哈大笑道:“小叫花虽然脏了一点,但是肉却嫩多了,老三你去找一盆水来洗洗,味道肯定比刚才那臭家伙好多了。”

几个“斑鸠”摆出一付**阵,让众人失了防备,才突施暗箭,安、何二人始料未及,方知这“斑鸠四少”是在装疯卖傻,实际上狡猾无比,可是小叫花已经落入敌手,反而投鼠忌器,不敢轻举妄动了。

众人不由面面相觑,作声不得。心中暗道,小叫花危也!这臭斑鸠如此凶悍,不扒了小叫花的皮才怪,安馨蕊赶忙大叫道:“爹爹,快救救小哥哥!”声音里带了哭音。

辛无病被臭“斑鸠”举在头上,听他说要吃了自己,知道这臭斑鸠说得出来就做得出来,不由想起刚才他生嚼人肉的凶态,吓得身上的汗毛都竖了起来,不觉间一股气直冲头顶,突然就感觉足少阳胆经上的环跳穴上一热,周身上下立马就变得暖烘烘地起来,这种情况还从来没遇到过,心里又是诧异又是惊喜,难道陆爷爷强迫他喝的“黑蚁汤”起了作用?

四“斑鸠”洋洋得意地举着小叫花,哪里知道小叫花身体里的这些变化,突然间感觉小叫花的身体往上一弹,他本来抓得死死的,可是手中小叫花的身体突然就变得像泥鳅一样光滑,一把竟没抓住,眼前又陡地一黑,脸上就重重地挨了一脚,接着腰上别的大刀已被小叫花给抢走了。

小叫花这几下动作快得就如同电光火石一般,众人还没有看清是怎么一回事,小叫花已经手握大刀站在地上。这种事简直匪夷所思之及,众人惊骇地瞪圆了双目,委实不敢相信,原来他们都走了眼,小叫花是一个深藏不露的大高手,怪不得他有胆量和这几个臭“斑鸠”叫板。

辛无病大刀在手,为了摆脱眼前的危机,也就毫不客气,唰唰唰地左砍三刀,右砍三刀,这全用的是当初陆文龙和老妖狐相斗时用的招式,只不过变掌为刀,辛无病劲力充沛,招招都隐含风雷之声,一下子就把四“斑鸠”给罩在刀光之中。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