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托孤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41字数:119449

3

三人不停地吵闹,全然不把何大能放在眼里,仿佛何大能就是他们的囊中之物。其实这三个臭“斑鸠”心里对安、何大能还是非常忌惮的,永乐帮能驰名天下,那也不是靠吹出来的,是真刀真枪打出来的。

四人本来踌躇满志,在少主闻正贤面前夸下海口,要生擒活捉安淮胜,谁知半路里又杀出个何大能,打了一架方知安、何二人武功之高,生平罕见,心里是又惊又佩,才知少主闻正贤要他们谨慎行事,绝不是无的放矢。

“斑鸠四少”表面上狂妄自大,似乎胜券在握,但内心并非如此,三人你唱我和,原意是要激怒何大能,安、何二人中何大能武功稍逊,只有合力打倒何大能,再围攻安淮胜,才能达到生擒活捉的目的。

用大“斑鸠”缠住安淮胜,这是一步险棋,但四人要在少主闻正贤面前露脸,冒一冒险也是值得的。何大能虽察觉“斑鸠四少”的阴谋,可是这些话太过刺耳,句句无异于刻毒的挖苦和讥讽,不由越斗越怒,恨不得生吞活剥这几个臭“斑鸠”。

三个“斑鸠”嘴里虽然继续调侃何大能,可是手上却又阴险又毒辣,三“斑鸠”使的铁球用一根金链子系着,铁球被他舞得诡异多变,总能从让人意想不到的地方飞来,给何大能造成了不小的麻烦。

二斑鸠的大剪刀更是神出鬼没,全在何大能的命根子上下游荡,在加上四“斑鸠”沉沉的肉掌,何大能真还有些吃不消,好几次都是见机得快方才死里逃生。

何大能武功不弱,单打独斗当然会占尽上风,但是要以一敌三,那实在就有些勉为其难,况且,这三个臭“斑鸠”的西夏武功,和中原武功相差很大,一时真还难以应付。

何大能久斗不下,心里反而沉稳下来,又见帮主安淮胜斗得游刃有余,取胜是早晚的事,就下决心缠住三个臭“斑鸠”,好让帮主找到突破口,表面上却显得异常焦躁,打雷似地对三人吼道“闭上你们的鸟嘴,再胡说八道爷爷就活剐了你们。”

四斑鸠哂笑道:“两位哥哥,你们听听,这厮好大的口气,要活剐我们?这厮自顾不暇,就像那热锅上的跳蚤,还满口大话,这叫做什么?”

其它两个斑鸠异口同声地道:“癞蛤蟆想吃龙肉,心大嘴巴小!”说完,叽叽呱呱地大笑起来,几个臭“斑鸠”和张、刘二人在摩云寺中学习汉语,汉语说得非常流利,谚语却是生编硬造,让人啼笑皆非。

何大能只气得七窍生烟,偏偏这三“斑鸠”也不凑趣,嘿嘿地挪揄道:“老二,我们四兄弟中你最爱啃骨头,这厮全身上下二两肉都没有,这骨头嘛倒是出奇地好,到不如我们把他捉回去用盐水腌了,让老二你啃个够,那滋味肯定大大的妙。”

四斑鸠道“这家伙也太老了,除非二哥是铁嘴钢牙,哪里啃得动,倒是我们家那条大狼狗宙斯喜欢,不过把在老家伙送到宙斯嘴里,似乎有点太不地道了。”

二“斑鸠”道:“非也,非也,咱们家那条宙斯,那也算得上是英雄豪杰,不知有多少臭老鼠,死蛇都落在他肚子里,要是这老家伙有幸进入宙斯肚里,也算死得其所,无上光荣。”三人嘴里调侃,却把何大能给气了个半死。

何大能让三个臭斑鸠給气糊涂了。心智一乱手上不免就有些章法错乱,更加落于下风,几次都差点着了三个臭“斑鸠”的暗算。何大能心里不由猛醒,顿时静下心来,三个臭“斑鸠”一时也奈何不了他。

然而,安淮胜和大“斑鸠”相持,却渐渐有了分晓,大“斑鸠”虽然刚开始时和安淮胜斗了个旗鼓相当,难分胜负,但时间久了,大斑鸠后力不接,招式呆滞,被安淮胜抓住机会,一剑刺伤了手臂。

三个“斑鸠”见状大惊,四“斑鸠”和大“斑鸠”关系最好,当即大叫了一声:“大哥!”扔下何大能,舍命向安淮胜扑来,要救这大斑鸠。

这正是安淮胜所要的结果,他心里清楚何大能不是三个臭“斑鸠”的对手,不过是在苦苦支撑,要是还这样僵持下去,何大能很有可能被这三个臭“斑鸠”所伤。

安淮胜心里清楚,目前只能先解决了大“斑鸠”采用调虎离山之计,打乱“斑鸠四少”的部署,先让三个臭“斑鸠”自乱阵脚,减轻何大能的压力,方能取胜。

安淮胜见四“斑鸠”扑到,抢先一招范蠡献策就朝那四“斑鸠”的眉眼之间刺来。安淮胜功力深厚,那剑势如蛟龙出海,发出嗤嗤之声,直奔四“斑鸠”的眉心。

四“斑鸠”一心只在大“斑鸠”身上,冷不防安淮胜剑已递到,安必胜剑势何等快捷,四“斑鸠”不得不狼狈闪避,只觉得眼前冷森森一股寒气一闪,身上的黑僧衣被安淮胜的长剑削了一大截,四“斑鸠”自己吓了一大跳,锐气顿时就减了几分。

四“斑鸠”虽然躲过了安淮胜那一招,岂知螳螂捕蝉黄雀在后,就在他大愕之际,何大能丢下两个臭“斑鸠”,脚步顺势滑出,眨眼就到了四“斑鸠”眼前,何大能深恨这几个臭“斑鸠”,下手毫不留情。

二“斑鸠”和三“斑鸠”见大“斑鸠”受伤,一时走神,让何大能抓住机会,痛下杀手,两个“斑鸠”赶忙上前补救,但为时已晚,何大能烟管敲到“四斑鸠”左肩上,安淮胜剑势走偏,拦住了两个斑鸠。

四“斑鸠”的左臂顿时就痛彻心扉,整条左臂都举不起来了。这一下“斑鸠四少”中就有二人受伤,形势顿时逆转,辛无病坐在地上,见安淮胜剑法精妙绝伦,安淮胜妙招连连,只看得眉飞色舞。

二“斑鸠”见形势不妙,大叫了一声:“兄弟们,扯乎!”几个“斑鸠”得令,相互掩护着纷纷向桃林之外溃败,何大能手舞烟管望着安淮胜问道:“帮主,是否追击?”

安淮胜迟疑了一下,觉得这里面肯定有阴谋,但此时是揭露闻正贤身份的最佳时机,假如他们能拿住“斑鸠四少”中任何一人,那就是铁证如山,容不得闻正贤狡辩,此事关系大宋江山和永乐帮的存亡,怎么也得冒险一试,安淮胜是英雄豪杰,个人安危对他来说无足轻重,就点了点头道:“追”!

辛无病见安淮胜和何大能追了上去,不由大愕,心中暗道:穷寇莫追,难道安帮主这么精明的人对这个道理不懂吗?又见安、何二人很快追上了“斑鸠四少”,几人纠缠在一起,吆喝连天越斗越快,渐渐地移出了桃花林,谁也没来管他。

经过一段时间的调息,辛无病感觉身体大好了。辛无病本欲不跟着去,毕竟是小孩子天性,心中十分好奇,想看一个结果,况且自己真的掉头而去,不免让人讥笑自己胆小,不够义气,心中好生犹豫。

在辛无病心中还有一个重要的原因,秦琪母女对他不错,辛无病娘亲过世,这个世上再无亲情,不知不觉就把秦琪看成了自己的娘亲,假如有一天再遇到秦琪母女,他们追问起安淮胜的事情来,自己怎么交待?那不是要让秦琪母女失望莫,为了这个他也必须跟过去。

辛无病决定跟上去,就从地上站了起来,这才发觉自己居然恢复了原样,心情不由大好起来,就沿着安淮胜他们去的方向走去,走得百十来步,听到几个“斑鸠”的吆喝声震天动地,似乎也斗得更加激烈了。

辛无病无神力护佑,和常人无异,自己心里清楚,再也没有能力与那“斑鸠四少”抗衡,就轻轻地伏下身子,慢慢地潜行到安淮胜二人和“斑鸠四少”的一侧,为了不被这些人发现,他也不敢靠得太近,只是远远地看着。

安淮胜二人被“斑鸠四少”缠着,渐渐斗出桃林,桃林之外一块有很大的空地,空地的对面是一片一眼望不到边的柏树林,由于此地较为偏僻,宋时西北人口稀少,无人砍伐,这些古柏都生得十分高大,遮天蔽日的,透出一股阴冷之气。

安淮胜一见这地形,心里顿感不妙,这里是打埋伏的最佳地点,“斑鸠四少”引诱他们到此,必定包藏祸心,可是此时双方纠缠在一起,要想脱身很难,只能按照原计划进行,速战速决,方能保万无一失。

安淮胜暗暗给何大能丢了一个眼色、二人下手再不容情,一招狠过一招,招招都是杀着,要想杀出一片生机来。几人又斗了一阵,安淮胜一剑又刺伤了二“斑鸠”。

“斑鸠四少”中伤了三人,再也无心恋战,哨唿一声一齐向柏树林退去,何大能大喝一声:“哪里走?贼子留下命来!”舞着烟管抬腿就追,安淮胜要想阻拦,已然不及,只得跟着追了过去。

“斑鸠四少”退让林中之后,忽然不见,安淮胜和何大能怔在当地,不由面面相觑,半天作声不得。安淮胜突地猛醒,大叫了一声:“何大哥不好,快退!”

安、何二人刚刚退得几步,地上突然拉起一张大网来,一下就把安淮胜和何大能罩在网中。只听得哈哈一阵狂笑,“斑鸠四少”从林中再次钻了出来,狞笑着不无讽刺地看着安、何二人。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