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托孤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3:43字数:119449

4

安、何二人大惊,赶忙挣扎,可是那网越扎越紧,就是安淮胜那把青钢宝剑也奈何不了。安淮胜长叹一声道:“何大哥,这是金丝网,是刀砍不断火烧不烂的,还是省些力气吧。”

何大能也曾听说过这种金丝网,是青海湖边一种特有的金蚕吐的丝编织的,这种金蚕极为稀少,金丝网更是难求,看来闻正贤这回是花了大力气,是一定要除掉他们这两个绊脚石了。

何大能心中不服,破口大骂道:“狗娘养的“斑鸠四少”,比武不胜就暗箭伤人。有本事和老子再战三百回合,看老子不把你这四只臭“斑鸠”变成死“斑鸠”才怪。”

大“斑鸠”面有愧色,强辩道:“不…不…好意思,常…常言道…兵…兵…不…厌诈,是…是…两位…自己贪功冒…冒进,怎…怎么反倒…赖…赖起我…我们来了……。”这话结结巴巴,辩解得实在勉强。

“斑鸠四少”名声虽然不好,但向来作风硬朗,从来不屑于这种偷鸡摸狗之事,还不算是那种卑鄙龌龊的小人,这一次事关重大,方出此下策,他们虽然能言善辩,毕竟心中有愧,那些诡辩的话就说不出口。

“斑鸠四少”这次靠着金丝网取胜,四人均感脸上无光,可是少主闻正贤千叮呤万嘱咐一定要擒了安必胜,此事关系到未来西夏国的命运,四人不敢推诿,对何大能的责骂装聋作哑,只当没有听见,心中对安、何二人还是大为佩服,觉得他们是一条汉子。

何大能心中那口恶气未吐,还想继续责骂,安淮胜摇头道:“何大哥,这些人不过是一些傀儡而已,何必浪费口舌。”

安淮胜临了又颇有悔意地道:“安淮胜行事优柔寡断,不能及时揪出奸贼,如今反而连累了何护法,实在是说不出的惭愧,望何护法不要心存芥蒂才是。”

何大能含泪道:“帮主说哪里话,你我兄弟肝胆相照,能和帮主一起死,是何大能这一生的荣耀,何来连累一词,何大能愿为帮主粉身碎骨,死而后已,请帮主切勿自责。”

安淮胜点头道:“何大哥乃忠义之士,你我兄弟共赴黄泉,原本没什么遗憾,只是安淮胜有负洪老帮主的重托,心中羞愧不已,但愿你我兄弟,来世再驰骋疆场,共同杀敌。”安淮胜自知落入闻正贤手中,必死无疑,方有此说。

就在这时林中传来一阵得意无比的狂笑声,右护法成大器带着一群手下从树林中走了出来,这情景正好被躲在远处的辛无病瞧个正着,成大器身材高大,满腮尺余长的胡须,样子极是威猛,眼睛却滴溜溜地转个不停,显露出此人颇为奸猾。

就在这时四“斑鸠”像疯了一样,冲过去就给成大器两个耳光,嘴里恶狠狠地骂道:“你奶奶的成大器,倒是很逍遥自在,害得老子们跟着在这里丢人现眼,奶奶的,你这种窝囊废还想当什么帮主,做你奶奶的清秋大梦。”

“斑鸠四少”这仗打得窝囊,兄弟中有三人受伤,全是因为这成大器不肯出兵相救,一股毒火就全喷射在成大器身上。

原来成大器和闻正贤商定,由成大器带着“斑鸠四少”来捉安淮胜,闻正贤则带着一帮亲信,去拿帮中和安淮胜亲近的人。成大器早就埋伏在桃花林中,只是此人对“斑鸠四少”的武功颇为怀疑,怕露了自己的行迹,让安、何二人抓住把柄,不能在永乐帮中立足,迟迟不肯现身。

成大器这种小肚鸡肠被四“斑鸠”识破,方才有此一怒,成大器吃了一个哑巴亏,心中实在是恼怒无比,但此四人乃闻正贤心腹,也不敢当面发作。

何大能见状不由又呵呵大笑起来,高声讥讽道:“成大器,你这个没用的东西,这就是当奸贼走狗的下场。”

成大器本来洋洋得意,这一下不免弄得灰头土脸,一肚子的怨气发泄在何大能身上,飞起一脚重重地踢在何大能的腰上,他的那一脚少林派的无影腿端的十分厉害,当时就把何大能踢得背气过去了。

安淮胜大怒,厉声呵斥道:“姓成的,永乐帮待你不薄,你却和闻正贤暗中勾结,图谋不轨、还卖国投敌,你干出如此卑鄙无耻的勾当,就不怕有朝一日东窗事发,让天下有志之士把你千刀万剐!”

成大器铁青着脸道:“姓安的,你少给老子嫁祸栽赃,老子比你进帮早,功劳比你大,凭什么你能做帮主老子就不能,老子明告诉你,你这位子老了还就抢定了。”他回过头去恶狠狠地对那群手下喝道:“带走!”

一会儿功夫,那群人就走得干干净净。辛无病从树后闪了出来,怔怔地望着那群人的背影,心中是悲愤万分,此时他方才明白安、何二人都是爱国志士,只是自己本事低微,相救不得,心中不免惆怅不已。

辛无病想了想觉得自己应该去永乐帮报信,找人搭救安、何二人,可是永乐帮中只有秦琪母女他方才认识,也不知这母女俩去了什么地方,到哪里才能找到母女俩,他却感茫然。

一天后,辛无病又出现在一条乡间土路上,他昨天沿着秦琪母女出桃花林的方向,找了整整一天多,最终一无所获。他就想不通那么大的一对人马,就像被蒸发掉了似地,怎么一下子消失得无影无踪了呢?

辛无病虽知永乐帮就在附近,但他也不敢贸然去找,他心里清楚此时的永乐帮已经是安、何二人口中的姓闻的天下了,“斑鸠四少”肯定在那里,他这一去不是送货上门么!思来想去还是觉得自己没这能力管这些闲事,只好遗憾地继续往临安进发。

中午时分,天气突然变了,早上还明明春阳融融的天空,不知怎么地就阴沉了下来。一会儿功夫,刮起一阵阵凉飕飕的飓风,把山岭之间树木刮得东倒西歪的,辛无病清楚大雨马上就要来了,不由加快了步伐。

转过一个小山坳,前面的树林中掩映出了一座古庙,那古庙在一簇簇新嫩的绿叶之中,看得也不甚端详,只露出庙的一角。辛无病渐渐走近,见那古庙甚是破烂不堪,连一个庙门也没有,想来没人看守。

此时有些豆般大小的零碎小雨点打在辛无病的额头之上,凉冰冰的让他全身不由一颤,眼看大雨就要来了,辛无病没有雨具,如果不赶在大雨落下之前钻进古庙,就会变成落汤鸡,心里着急也顾不得许多,一阵疾跑提起脚步就往古庙里钻。

辛无病前脚刚刚踏进古庙,身后的雨水就随之而至,晚春时节的雨不是很急,但如同毛发般细密,雨水又很凉,容易让人染病。辛无病刚进古庙时眼前一团黑,过了一会眼睛才慢慢地适应了,他惊奇地发现那尊破烂不堪的佛像下有一对惊恐的母女。

辛无病举目一望,心里不免又惊又喜,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这母女不是别人,正是在桃花林中遇到的秦琪母女。

六目交接,不由都发出光来,能在这古庙之中重逢,三人均感意外。秦琪嘴唇剧烈地颤抖着,半天才轻声道:“小哥儿,是你吗?你怎么到了这里?”

秦琪声音低柔软弱,辛无病眼睛不由一湿,满腹的话正要讲,突见秦琪身下流了一大滩血水,腰上缠了一块碎布,那布早就被血水浸泡透了。由于天色晦暗,迷迷糊糊地也看不清是否还在流血,不由惊呼了一声:“安夫人,您…您…受伤了?”

秦琪轻轻地点点头,苦笑道:“没事,小哥儿,你走近些,让我看看你。”

辛无病依言走近了些,这下看得更加清楚了,秦琪受伤异常严重,也不知道有没有性命之忧?辛无病心里咯噔了一下,不知怎地就想起了自己娘惨死的状况,眼中就掉下泪来,回头责备少女道:“安小姐,你娘这么重的伤势,你怎么不去找郎中?”

安馨蕊泪水涟涟看了魏青一眼,忧急道:“我…我…我真不知道在哪里找郎中,你知道在什么地方找郎中吗?小哥哥你救救我娘,你救救我娘!”

安馨蕊语气诚恳地连着求了两声,伤心地小声抽泣了起来。

辛无病一怔,这才意识到这个地方他只是路过而已,他同样不知道在什么地方能找到郎中,他都不清楚,何况一个小女孩到哪里去找?只好嗫嚅道:“你不要哭了,哭有什么用?也治不好你娘的伤,待会雨停了,我们就到外面去问问那些老乡,只要有嘴总能问到的。”

安馨蕊见辛无病说得有理,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果然停止了抽泣。

秦琪苍白的脸上有了一丝笑意,夸奖辛无病道:“男孩子就是有主意!”又慈爱地看了女儿一眼,嗔道:“那像你,就知道哭哭啼啼的。”

安馨蕊把眼泪一抹,伏在那秦琪怀中撒娇道:“娘,你就是偏心,你当初干么把我生成女孩子?”说完反倒破涕为笑了,秦琪笑骂道:“胡说八道,生男生女娘能做主就好了,不过蕊儿也听话孝顺,娘也喜欢。”

秦琪深深地叹息了一声,抬起手放在女儿的秀发之上,眼睛却盯在辛无病的脸上,她虚弱地勉强笑了一下,喘着气道:“小哥儿,来!坐下来,姑姑有话要问你。”

安馨蕊突然皱起眉头,看着辛无病不高兴地道:“你身上怎么臭哄哄的,难闻死了!你这么大一个人难道不洗澡吗?你离我远点,讨厌死了!”

辛无病被安馨蕊一顿抢白,一张脸顿时羞得通红,本来已走了两步,却又止步不前了。

辛无病觉得这安小姐的性格真是古怪之极,说话一点情面也不留,翻脸比翻书还快,本来对安馨蕊大有好感,这一下就荡然无存。

辛无病心里不由升起一股腾腾怒气,抬腿就想转身离去,但转念一想此时救人要紧,她一个大小姐自然有些臭脾气,我须看在安夫人面子上,不必和她一般见识。

起点中文网欢迎广大书友光临阅读,最新、最快、最火的连载作品尽在起点原创!。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