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狐3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47字数:119449

3

过了一会儿,烤在火上的狼腿慢慢熟了,辛无病挑了一只又大又肥的,递给小妖狐。小妖狐赞许地看了辛无病一眼,心中有些欢喜起来,觉得小叫花真还是个懂礼数的人。

辛无病有个明理的娘,他娘从小就教他怎么讲礼节,还给他讲一些谦让的故事,这些故事自幼就深嵌在辛无病心中,养成了知事懂礼的性格。

小妖狐不客气地接了过去,伸着舌头轻轻地舔了一下,笑眯眯地对辛无病道:“不错,不错,味道的确不赖。”

辛无病见小妖狐吃得津津有味,心中有些欢喜也有些惭愧,这烤狼肉什么作料也没有,只有一把盐,这“味道不错”四个字,实在是有些贻笑大方。

小妖狐吃饱之后,抱着那只可爱的白狐,就闭着眼睛在火堆旁边养神,红彤彤的火光照映着她如同月儿般圆乎乎的脸上,更增添了几分说不出的妩媚,

辛无病看了一眼马上就转过眼睛,不敢再看,心中也莫名其妙地怦怦地跳了起来。说实话,长这么大辛无病还没有见过这么漂亮的小姑娘,就像仙子一样纤尘不染,实在是美极了。

要说有一个美貌的小姑娘在旁边,气氛说什么也应该是温馨浪漫,且充满神秘感的,又特别是在这种万籁俱寂,异常孤独的大山深处。

辛无病的心里却无半点温馨的感觉,反而有一种无形的压力,压得他喘不过气来。小姑娘虽然年纪幼小,却生性狡诈且心狠手辣,动不动就要取人性命,简直就是一个杀人魔鬼,让辛无头心里对她很是畏惧。

大山深处的夜晚如同死水般的沉寂,这种没有生命现象的静谧,会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恐惧,辛无病抱着腿坐在火堆的另一边,离小妖狐远远的。

小妖狐似乎很累,一会儿就有了微微的鼾声,倒是让人颇感意外。

小妖狐睡着之后,辛无病的心情才慢慢地放松下来,白天让小妖狐摔伤的地方,又隐隐地疼痛起来,让人无法入眠。

夜渐渐地深了,山谷里的寒风一阵紧似一阵,就如同千军万马一般,在山谷之间来回呼啸驰骋,好像像要把这周围的大山都要掀翻踏平似地,其浩大的声势让人不由自主地感到一阵阵心惊肉跳。

辛无病的睡意也慢慢来了,他还是努力地睁大眼睛,留心着周围的动静,不让自己睡着了,他得照看这堆火,要是火被风吹熄灭了,那就太过危险了。

山里狼多,狼的鼻子又非常灵敏,远在几里路外,就能嗅到血腥的味道,小妖狐杀了那么多只狼,血腥味早就被这夜风远远地散播出去了,很容易把其它的狼群招来的。

辛无病又加了一点干柴,迷迷糊糊地回头看了看小妖狐一眼,小妖狐依然闭着眼睛,毫无顾忌地做着她的美梦。辛无病心里突地冒出了个可怕的念头,小妖狐这么凶残,自己何不把火弄熄灭了,人饿狼今夜把她给吃了,不是一劳永逸莫!

辛无病又觉得自己的想法太卑鄙下着了,再说了饿狼也不可能单单只吃小妖狐一个人,自己也逃不掉的,死在饿狼口里毕竟不是一件什么开心的事吧。

辛无病也不知自己是什么时候睡着的,醒来时天已经亮了,睁开眼那一瞬间突地想起小妖狐和白狐,不由吓出了一身冷汗,赶忙扭头一看,见小妖狐和白狐在旁边睡得呼噜、呼噜的,这才放了心,昨晚实在是太困了。

辛无病又去烤了一点狼肉,方才叫醒了小妖狐,小妖狐见辛无病把什么都搞好了,嘴上虽然没说什么,脸上的表情可柔和多了,吃完之后,突然间又想起了什么,就对辛无病道:“小叫花,你去找一点水来,本姑娘有用。”

辛无病一呆,他在这大山之中走了这么久的时间,水源倒是碰见不少,可是离这山坡却太遥远了,怕是要走上半日,这会要他去找水,不是为难他莫!

辛无病就道:“冰儿姑娘,你口渴是莫?要不你就抓一把雪在嘴里,就能解渴了。

小妖狐柳眉一竖,怒道:“本姑娘要的是水不是雪,你快去寻来,不然我……”小妖狐又哼了一声,明显带有威胁的意思。

辛无病这回完全错会了小妖狐的意,小妖狐出自天山,那里长年都是冰天雪地的,这个道理怎会不懂?他却不知道小姑娘天性,哪有不爱美的!

小妖狐平时是一个极讲究的人,自己在这臭小子面前蓬头搭面的,已经很不好意思了,看臭小子看她的眼光,自己脸上肯定很脏,原意是要臭小子打一些水来,好梳理打扮一番。

辛无病如何听不懂小魔头话里威胁的成分,心里虽然万分不情愿,但又不能不去,人家是受了伤的人,怎么也得照顾一点,怏怏地找出水葫芦,朝草坪边沿走去。

辛无病刚一探头,就见山坡下白皑皑的雪地里,有几个小黑点快速地向这边移动而来,辛无病赶忙把头一缩,转过身来惊慌地对小妖狐小声道:“冰儿姑娘,坡下有人来了。”

小妖狐一凛,低声喝道:“你慌什么?”

小妖狐伏下身子,扒在地上听了一会,突地支起身子,目光炯炯地看着辛无病。

辛无病大惊道:“你……”小妖狐突地抖出绸带,绸带在她的挥动之下,翻滚着波浪,匍匐着向辛无病席卷而来。

辛无病本想要闪避,可是觉得满地都是红红的绸带,却不知往那个方向躲避,稍稍一迟疑,那绸带就卷上他的双腿,小妖狐又倒着把他拖了回去。

辛无病不由又惊又怒,又叫了:“你要干什么?”脖子一凉,小妖狐的剑尖已经低在了他的喉咙之上了,辛无病两眼骇然地盯着她,心里惊恐万状,难道小妖狐又要杀人了?

小妖狐凶恶地瞪着辛无病,小声喝道:“说,坡下的四个人是不是你的同伙?”辛无病一口气堵在嗓子里,气得话都说不出来了,他突地哈哈一笑。

小妖狐一愣,就把手中剑紧了一紧,在辛无病脖子上刺出了一个小红点,再想往前刺一点也不可能,小妖狐心中暗惊,不动声色地喝道:“臭家伙死到临头,还笑得出来?”

辛无病不怒反笑道:“老子想哈哈就哈哈!你想咋地?”又故意哈哈大笑了几声,横眉竖目地道:“你刺过来呀,一剑给老子来个痛快的!”

小妖狐气得咬牙切齿,辛无病也毫不示弱,两人你瞪着我,我瞪着你,就像斗鸡一般,那情形实在可笑之极。

小妖狐两眼骨溜溜一转,突然扑哧一声笑了,她把手中的剑缓缓地收了起来,娇嗔道:“瞧你傻乎乎那样,还不赶快背我过去看看。”

辛无病恶狠狠地瞪了小妖狐一眼,心中实在怒极,可是又拿她一点办法也没有,就站着不动。

小妖狐放软声音道:“无病哥哥,我冤枉你了好不好?你不要生气了,你是男子汉呢,还和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吗?”

小妖狐这么软声软气一求,辛无病心中的气慢慢就消了,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突然有了人,的确是一件无比惊喜的事,辛无病也正好想去看看来的是啥人,要是猎人就好了,他们就得救了,就蹲下身来把小妖狐背在背上。

辛无病嘴上不说,心中不免大奇,刚才他在山坡边也没有看清有几个人,这小魔头怎么会知道来了四个人,难道她长有千里眼莫?

辛无病没有学过武功,当然不清楚这里面的奥秘,武功修为极高的人,有一种听音辨行的能力。小妖狐年纪虽小,却自幼习武,除了临敌经验尚欠缺,武功之高,就是和她娘天山妖狐相比较,也是未遑多让,这种听音辨行的功夫对她来说不过是小菜一碟。

刚走得两步,小妖狐在背后扯住他的耳朵,轻声道:“臭小子,你居然敢冲本姑娘使性子,这次就算了,下次如果胆敢这样,本姑娘决不饶你。”说完,使劲把辛无病的耳朵一拧,咯咯地娇笑起来。

辛无病耳朵被扯得生疼,却不敢叫出声来,小妖狐话语里撒娇的成分多于责怪,辛无病心神不由一荡,暗自奇怪道,小妖狐这是怎么啦?难道转性了不成?

手机用户访问: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