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妖狐4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9 02:11字数:119449

4

辛无病背着小妖狐,蹑手蹑脚地来到山坡边的一块巨石后面,探着头往下面看去,就见山坡之下团团围着四个人,辛无病心中不由大为佩服,小妖狐真是神了。

四个人似乎正在山脚下歇息,隐隐有吵闹声传来,虽然距离较远,但这些人声音却大,声音顺着风飘了过来,字字句句还是能清晰地落入耳中。

就听得一个粗犷的声音道:“老大,你说时师伯这个人真怪,安帮主让我们去接他,他不在酒馆里好好呆着,冷不丁跑到秦岭来了,害得兄弟们寻了好几天了,鬼影都没有见着一个,秦岭这么大,谁知道他跑到那个鬼地方去了,这不是折磨人吗?”

旁边一个尖细声音道:“老四,亏你也真想得出来,时师伯他老人家虽然有点那个……他也不会拿这种事戏弄我们,我看是时师伯肯定遇到**烦了,一时来不及通知我们,不得已才躲进这深山老林的。”

尖细声音本来想说时师伯行事荒谬,是出名的老不正经,当着大哥的面议论自家师伯,有点以下犯上的味道,就用“那个”代替,不过后面这句话还有点道理。

就在这时,辛无病觉得喉口一紧,小妖狐又锁住了他的喉咙,小妖狐紧张地压低声音在他耳边威胁道:“小叫花,你不许出声,要不然我一掌就毙了你!”

辛无病听小妖狐声音急促且充满了巨大的不安,心中一动,难道这些人就是小妖狐口中所说的永乐帮的人,就求证似的想回头看看小妖狐的脸色,小妖狐立马发觉了他的意图,把他的头往下一按,低声呵斥道:“别乱动!想找死吗?”

辛无病不敢再动,就听到粗犷不耐烦地吼道:“老三,你龟儿子能不能把话说清楚,老子最看不惯你龟儿子装神弄鬼假聪明的样子。”

尖细声音又道:“酒保不是说了吗?时师叔和一老一少两个女人打起来了,后来就没有了影踪,你自己不会动脑子想一想,天下有大本事的女人不多,而且还能把时师伯赶得无路可走的女人,那更是寥寥可数,这一老一少两个女人不就清楚了嘛!”

粗犷的声音怒道:“你这话等于就是放屁!简直就是放了一个奇臭无比的大响屁,时师伯他老人家可以说得上是天下无敌,怎么会被两个女人就欺负了?格老子的,你杀了老子,老子也不信!”

听到这里辛无病心中一动,那人说一老一少两个女人,说的是谁呢?难道少的就是小妖狐?要不然小妖狐怎么会追问自己认不认识姓时的老头子?

辛无病又想到,小妖狐说的姓时的糟老头子和坡下几个人口中的时师伯不知是不是同一个人,假如是,那个老的女人又是谁呢?怎么一直都没有见到她和糟老头子影踪呢?

尖细的的声音唧唧笑起来道:“老四,那也未见得,时师伯武功的的确确很高,但要敌那个女人嘛……”尖细声音又嘿嘿地冷笑了两声,嘲讽的意思再明显不过。

粗犷声音怒道:“詹老三,你龟儿子居然敢瞧不起时师伯,老子一棒毙了你这个叛逆,仙人板板的,你敢说出这么大逆不道的话来,简直死有余辜!”

尖细声音恼羞成怒道:“老四,我说点大实话就是叛逆?你让大哥评评理,我这话对时师伯他老人家可有半点不敬?老子不像某些人为了溜须拍马睁着眼睛说瞎话,让人讥笑我们华山四杰没有见识。”

粗狂声音咆哮道:“放你的狗屁!你给老子说说看,那两个女人是什么来头?格老子的,你要是说不清楚,老子和你没完,怎么也要大义灭亲,手刃叛逆!”

尖细声音见粗狂声音如此蛮不讲理,实在是气不过,从地上站起来嘶声叫道:“那你就灭给我看!”边说边“唰”地一声抽出佩刀,粗狂声音也举起来手中的狼牙棒,大声吼道:“来!来!来!铁算盘我们来拼个你死我活!”

旁边响突地起了一个低沉的富有男性魅力的声音,这人不高兴地道:“老三,老四,你们这是干什么?想窝里斗吗?赶快给我放下手中的兵器。”

站起的两个人明显不敢违抗,拱了拱手道:“是!”还是相互不服气地瞪了一眼,才悻悻地坐了下去,

低沉声音道:“好了,自家兄弟干么不能好好说话,冷嘲热讽的成什么体统!老四,你这个急脾气也得改改,自家兄弟面前有话好好说,别动不动就脸红脖子粗的。”

低沉声音见两人默不作声,停了一下又道:“我们还是来说正事吧,眼下是找到时师伯才是要紧的,我看这样茫无头绪地寻找也不是一个办法,大家再合计合计,看怎样才能找到时师伯他老人家。”

其它三个人一起道:“大哥说得是!”又在山坡上坐了下来,一个黯哑声音对尖细声音道:“老三,你的意思是你知晓这两个女人的来头?你就别卖关子了,你给大伙说说,这两个女人是谁?”

尖细声音悻悻地道:“你让大哥说就是了,免不得有些人不信,又要和我抬杠。”粗犷声音正想要说什么,被低沉声音狠狠地瞪了一眼,就乖乖地哑了口。

你道这四人是谁,这四人正是西北最大的帮派永乐帮,安淮胜帮主麾下的四员大将,号称华山四雄的玉面郎君柳风庭、双角龙杜怀中,铁算盘詹白杨,牛角尖牛苯,这四人倒不是真正的华山武士,只有老大追风剑柳风庭在华山习过武。

华山派历来就是英雄豪杰辈出地地方,其中华山剑法乃天下一绝,在武林之中历来受人敬重,四人就借用这个响亮的名号。四人后来被永乐帮帮主安淮胜网罗帐下,成了安淮胜的心腹,这次奉了安淮胜的将令,来接他们的师叔时不嫌回帮,铲除帮内的奸细。

谁想到时不嫌在咸阳被天山夺命妖狐母女发现,当即就打了起来,时不嫌胜不了天山夺命妖狐,只能三十六计走为上计,不想夺命妖狐在后面苦苦追赶,万般无奈之下,时不嫌遁入这秦岭山中,想借秦岭之险,摆脱妖狐母女。

黯哑声音正是双角龙杜怀中,他对玉面郎君柳风庭道:“老大,你就给大伙说说说说这个女人的来历,让兄弟们心里有数,想一个万全之策。”

玉面郎君柳风庭道:“二弟说得有理,前两天我和老三一问酒家那两个和时师伯打起来的女人的模样,就心中有数了,这个女人想必兄弟们都听说过,此人乃西域天山派的掌门人夺命妖狐玛丽莎。”

柳风庭此言一出,众兄弟尽皆动容,辛无病心里一惊,小妖狐说她是天山派的,这就完全对了,果然这些人是冲着小妖狐来的,看起来还是她的仇人。

辛无病心中不免有些兴奋起来,终于有人可以治治这小妖狐了,出了胸中这口恶气,但又觉得自己偷人家欢喜,有点小人之嫌,心中有些疚愧起来,就担心偷偷看了小妖狐一眼,小妖狐听得很专心,一动不动地盯着山下四人。

双角龙杜怀中半天方吁出一口长气道:“原来是她呀,怪不得……”说完,又摇了摇头道:“江湖上盛传,这女人心狠手辣,是天下第一大魔头,她怎么会和时师伯有过节,老大,想必你应该知道,你给兄弟们说说吧。”

玉面郎君柳风庭一怔,点头道:“这个…这个本来是本帮秘密,安帮主严禁外传,不过,兄弟们在这秦岭山中,和那夺命妖狐必有一场恶战,依我们的能力,怕是……”

柳风庭的话众人如何听不懂,牛苯气得大叫起来:“大哥,你也别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老子的狼牙棒也不是吃素的,惹得老子性起,一棒一个,将两个臭女人砸得稀烂。”

詹白杨不屑地道:“老四,我说你不知天高地厚,你还不服,老妖狐武功盖世,又是天下第一恶毒妇人,我怕你的的狼牙棒还没有挨到人家的天灵盖,你的脑袋就被人家给插了五个血糊糊的窟窿!”

这话虽然很逗乐,可是众人都笑不出来,辛无病旁边的小妖狐突然低声骂道:“这家伙嘴巴真臭,要是这几个家伙撞在我手上,我第一个先杀了他。”

辛无病惊异地回头看了她一眼,见小妖狐一付万分恼怒的模样,心里不由一动,联想到老妖狐这个称呼,突然就明白了,老妖狐原来是她娘。

就听得杜怀中道:“老四,老三说得有道理,你我兄弟的武功那是老妖狐的对手!你如果没见过这个女人,怀柔大师的武功你应该听说过吧,怀柔大师名满天下,连洪帮主他老人家都是非常佩服的。”

詹白杨也接口道:“二哥说得极是,我听江湖同道说这女人行踪诡秘,大伙尽管对她的传闻很厉害,可是对她的情况了解的人却少之又少,大伙只知道她是天山派怀柔大师的首徒,是一个回鹘人,见过她真面目的人怕是没有几个,这女人在江湖上血债累累,凡见过她的人都去阎王哪儿报道去了。”

牛苯恍然大悟道:“老大,去年双刀门一夜之间被血洗,全门三百余口无一人逃脱,这事是不是那妖狐干的?还有巴蜀的百花门、太湖的鱼刺帮,两湖两广的龙虎帮,这些在江湖上威名赫赫的帮派,一夜之间就烟消云散,难道…难道……”

詹白杨唧唧笑道:“老四,你能想到这些,你还不算很笨。”牛苯怒道:“你龟儿子聪明莫?你不过就有点小滑头而已,老子这叫实在,不叫笨。”

柳风庭面露微笑道:“老四,别说粗话,他是你三哥。”牛苯看来对柳风庭还是言听计从的,就默不作声了。

杜怀中道:“老三、老四,你们就别窝里斗了,我们还是听听大哥说说缘由吧。”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