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腿2

小说:狼唳狐媚作者:忆瑛更新时间:2019-01-16 20:39字数:119449

2

就在这时,眼前人影一闪,华山四杰分头合围了上来,这四人施展轻功向斜坡疾驰而上,四人显得极度小心谨慎,见眼前不过是一男一女两个少年,四人不由大大地松了一口气,颇感自己神经过分紧张了。

不过眼前这两个少年形态古怪之极,不知为什么会重叠在一起,模样倒像是在叠罗汉,可又和叠罗汉有些不同,这种情形平生还是第一次碰到,四人面面相觑,心中均感震惊!

柳风庭隐隐觉得有些不对,但又找不出什么可疑之处,估计这两个少年如此狂妄,肯定会有什么强硬的后台,就对詹白杨丢了个眼色,詹白杨心领神会,带着老二杜怀中向对面山坡疾驰而去,留下柳风庭和牛苯监视两个少年。

辛无病见柳风庭和牛苯怪异地看着自己,一张脸顿时就羞得通红,只想把小妖狐一把从身上摔下来,可是又无法办到,不免尴尬之极,恨不得找一个地缝钻进去。

一会儿功夫,詹白杨和杜怀中就回来了,詹白杨对柳风庭摇摇头,意思是什么也没发现。柳风庭这才松了一口气,不过,还是觉得不能掉以轻心,两个少年出现在这荒无人烟的大山之中,实在是蹊跷。

牛苯性格粗鲁,早就不耐烦了,首先厉声喝道:“呔,兀那两个小鬼头,大白天的装神弄鬼,仙人板板的这唱的是哪一出?”

牛苯一张脸长满如同刺猬般的刚须,外貌如同黑脸张飞一般,端的生得十分凶恶,再加上一双眼睛鼓得像铜铃似地,那声音如炸雷般大,还真把辛无病吓了一大跳。

詹白杨阴笑着假意对牛苯责怪道:“老四,你那么大的声音干什么,别吓着两个小娃娃。”

詹白杨两只三角眼在小妖狐的脸上溜来溜去,嘴里阴阳怪气地问道:“小姑娘,请问天山派的玛丽掌门是你的什么人?”

詹白杨如此一问,众人心中大震,几双眼睛立马就齐刷刷地落在小妖狐的脸上,谁知小妖狐咯咯地娇笑了两声,歪着头天真地答道:“是我娘呀!你们想找我娘吗?”

小妖狐直承自己的身份,把个华山四杰惊得骇然变色,一起举头望着大哥柳风庭,要看柳风庭如何处置。

柳风庭心中也暗自惊骇,小妖狐虽然成名很晚,江湖上谣传得却很厉害,此女武功心智不在她娘之下,她虽然年纪幼小,只怕是华山四杰的生平劲敌,要想胜她,实无把握。

不过,时师伯下落不明,小妖狐是寻找时师伯的关键人物,哪怕就是拼了四人性命,也得追问出时师伯的下落,对方摆出这个拼命的架势,想必听得了他们四人的议论,这个倒要谨慎处理了。

小妖狐身下的辛无病同样惊愕无比,辛无病原以为小妖狐怎么也要遮掩几句,到时自己正好揭穿她,想不到小妖狐如此胆大,倒弄得他没有了主意。

小妖狐刚才听见四人的议论,知晓这些人对自己母女恨之入骨,又颇为忌惮,与其让这些人盘来盘去,还不如直接承认,压一压对方的气焰,说不定还能出奇制胜。

柳风庭暗暗地给詹白杨使了个眼色,兄弟四个之中詹白杨最为聪明,鬼点子最多,柳风庭的意思是要他来盘问这两个小家伙,自己却不动声色地做好戒备,以防万一。

詹白杨得意洋洋地往前走了一步,笑眯眯地夸奖小妖狐道:“很好!很好!小姑娘,你是一个非常诚实的小姑娘,大叔很是喜欢,不过,大叔还有几个问题要问你,你能老老实实地回答大叔吗?”

小妖狐眼珠一转,白了他一眼道:“本姑娘干么要老老实实地回答你的话,你长得这般……”又指着柳风庭道:“要是这位英俊大叔问我,本姑娘就什么都说。”

小妖狐意思是詹白杨长得丑,追风剑柳风庭三十上下年纪,生得斯文俊秀,便如翩翩书生一般,的确称得上英俊潇洒四个字。而他的几个兄弟却相形见绌,特别是詹白杨尖嘴猴腮,外形猥琐,一看就是那鸡鸣狗盗之人。

詹白杨一张脸就变了,牛苯“哈”的一声就大笑起来道:“算盘哥呀算盘哥,你倒是诡计多端,只可惜你爹娘生你时少用了几两力,生成这般鬼模样,让个小姑娘也看不顺眼,好笑阿好笑!”

这正是小妖狐的高明之处,她见詹白杨生性奸诈,不易对付,而柳风庭却显得忠厚些,他又是这些人的老大,料想他不会说出什么难听的话来,就假装幼稚,从中挑起矛盾。

詹白杨碰了一个软钉子,心中本来就不高兴,让牛苯抓住机会大大地嘲讽了一番,不由恼羞成怒,尖声喝骂道:“老子杀了你这个小妖狐。”把腰刀一拉,就要下手。

柳风庭喝道:“老三,你这是干啥,还不退下。”

柳风庭武功在四人之中最高,做事向来中规中矩,讲究分寸,很得帮主安淮胜的信赖,是安淮胜的心腹之人。此人外冷内热,极重情义,深得几个兄弟的敬重。

詹白杨不敢违逆,悻悻地瞪了小妖狐一眼,默默地退到一边,柳风庭虽觉小姑娘言语荒谬,但小姑娘毕竟是在赞美自己,心里还是很舒服受用的,就好言对小妖狐道:“姑娘,在下兄弟只是找人,只要你老老实实地告诉我们,我们不会为难你们的。”

小妖狐鬼主意得逞,心中暗暗高兴,就娇滴滴地道:“大叔,你要找什么人呢?我前几天和我娘遇到过一个头上没有几根头发,又长了一个大鼻子的糟老头子,是不是他呀?”

小妖狐说的正是柳风庭他们师伯时不待的特征,柳风庭虽知小妖狐很是配合,自动就说出了时师伯的特征,心中顿时欢喜无限,赶忙道:“正是在下师伯,烦请姑娘告知我师伯的下落,在下不甚感激。”

小妖狐瘪了瘪嘴鄙夷地道:“这个糟老头子就是你们的师伯吗?你们的师伯怎么是这样一个人,比刚才那位大叔长得还那个,一把年纪了说话疯疯癫癫的,一点也不招人待见。”

小妖狐说话时还不忘了捎带讥讽一下詹白杨,詹白杨只气得鼻孔朝天,见大哥柳风庭正在盘问小妖狐,又不好发作,只得硬生生地咽下这口恶气。

众人见小妖狐说的煞有其事,连师伯的特征也说得清清楚楚,就再也没有人怀疑她的身份,只是时师伯和天山妖狐二人都不见影踪,众人急欲知道时师伯的下落。

柳风庭嗫嚅道:“这个…这个…在下师伯说话风趣,那可能是有的。”

小妖狐哼了一声道:“风趣?那可全是一些无赖才说的混账话,这位大叔,我说句不好听的话,你们这位师伯,年纪虽然一大把,人品却实在不敢恭维!”

牛苯见小妖狐辱及自己师伯,也顾不得柳风庭的脸色,怒道:“你这小妖狐胡说八道,我时师伯是武林泰斗,人人都尊敬的,怎么会连说话都不知轻重,你要是敢诬陷于我时师伯,老子一棒打破你的脑袋!”

小妖狐受牛苯呵斥,脸上顿时露出怯色,赶忙辩解道:“我…我……”突地红了脸,牛苯不耐烦地道:“我什么我,你倒是说呀!要是说不出来……”又恶狠狠地瞪了小妖狐一眼。

小妖狐似乎吃逼不过,半天才委委屈屈地道:“你师伯…你师伯…他…他…他骂我娘是偷野男人的臭婆娘,说我娘…说我娘年轻时就到处卖弄**,是破铜烂铁一大堆,没人要了,才找了一个蒙古人来凑数,给人家当小老婆,我娘就特别、特别生气。”

众人不由全愣住了,心里均知自己师伯的为人,虽然在江湖上地位颇高,可是行事却荒谬无比,他说出这种大失水准的话,一点也不稀罕。

众人心中暗暗摇头,虽然心知时师伯是为了激怒老妖狐,才故意这么说的,不过这时师伯作为一个元老级的人物,当着一个小姑娘说出这种话来,的确有**份,小妖狐骂他是无赖,一点也不为过,脸上均露出了笑意。

小妖狐又天真地问柳风庭道:“这位大叔,只是有句话我不甚明白,糟老头子说我娘是破铜烂铁一大堆,这句话到底是啥意思?”

柳风庭脸上一红,还未张口,牛苯在旁哈哈大笑道:“小姑娘,时师伯……”可是话刚刚出口,就被柳风庭狠狠地瞪了一眼,赶忙收口不说,只是脸上的笑容僵在哪里,鼻子眉毛皱成一团,神态又是滑稽,又是古怪,反倒让人忍俊不禁。

小妖狐气愤地道:“糟老头子满口胡说八道,我娘是出名的大美人,怎么会成破铜烂铁了!”小妖狐说到这里,望着柳风庭嫣然一笑,嗲声嗲气地道:“这位大叔,你看本姑娘长得怎么样,是不是很美?”

小妖狐这话说得柔媚之极,柳风庭心中一荡,竟有些神思恍惚起来,自己赶忙收敛心神,一张脸不由变得讪讪起来,还是点了点头。

众人见小妖狐天真烂漫,说话又分外有趣,觉得这个异域小姑娘就是不一样,中原的小姑娘一般都比较羞涩,哪有自己夸自己美的?虽然是这样,心中却没一点厌恶之情,反而觉得小妖狐很是可爱。

小妖狐咯咯地笑了起来,洋洋得意地道:“我是我娘生的,我生得很美,我娘自然就会生得很美,怎么是破铜烂铁呢?对不对,这位大叔!”最后这个“这位大叔”叫得有些回味悠长,让人心里一颤。

小妖狐言语风趣,稚态可掬,本来是剑弩拔张的局面,让她这么一闹腾,竟让华山四杰失了戒备,满腔的杀意竟化为无形……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