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治病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33字数:174215

  接下来,张叶华和陈建军的谈话就开始围绕各自的经历,进行相互介绍了。

  原来陈建军这次从这里路过是想去帮战友看望一位亲戚,而那位感激不尽的战友亲戚非要留他住宿一晚,所以只得今天起个大早,他得赶回南都市去转业后分配的单位去报道。哪知,就在他还没走到可以打出租的地带,却遇到了车祸!他只是在被撞昏的瞬间看见是一辆普黑色桑轿车,至于车牌号根本没机会看到。所以,陈建军虽然心怀气愤,但也没办法,估计那撞伤他的司机虽然当时吓得不轻,但看四周没人,立马走为上策,将陈建军仍在原地。要不是张叶华正好碰到,那位闯祸的司机就成了杀人凶手。陈建军的经历比较简单,从小喜欢习武,拜了老家当地一位练家子为师,然后考上军校。因为表现优异,毕业分配到部队后,被选拨到了新组建的特种部队,经历不少惊险的任务后,升到少校军衔。因为家里母亲身体不好,受不了他经常执行危险任务,常常逼他转业,这次更是以死相逼,一直孝顺的陈建军没办法,只能申请转业到地方。部队首长非常欣赏他,所以特别关照,将他转业到了南都市公安局,估计会执掌南都市番号为黒狮的特警大队,并担任大队长一职。他的家在北双市,是个与s省相邻的直辖市。由于家境比较富裕,所以这次转业后,已经赋闲在家的父母现在也来南都,在南都买栋别墅,和他们这个唯一的儿子住在一起。

  张叶华的经历没什么好讲的,除了最近几天的奇遇比较吸引人,以前的遭遇他轻轻带过。心气高傲的他,不想在人前提及他因感情而堕入人生低谷,只是说因为运气不好,工作不顺心,所以没多少时间就讲述完毕。

  知道张叶华的近况后,陈建军说:“老大,你要是不嫌弃,先去我家里住几天。为了方便上班,我还要在市区租一套房子,到时咱们一起住,等你想搬走的时候,随时可以搬走。再说你现在去住旅馆没有和我住在一起安全。毕竟你有些东西需要保密,嘿嘿!”陈建军很善解人意,也不明说这房子就是帮张叶华租的,而且帮他想好了理由。

  “我现在可是穷光蛋,身上只有不到一百元钱,不说租房子,养活小黄都够呛。既然能有你的帮助,我也不拒绝,不然就是虚伪了。呵呵~”张叶华讪笑一下,接受了陈建军的好意。   “老大,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吗?”

  “老实说,我没有清晰的计划。我的奇遇来的太突然,所以只是想先用自己的部分技能挣钱解决父母的问题,然后全身心的投入到小晶赋予我的使命。”张叶华皱了皱眉,也为自己以后到底如何实现小晶带给自己使命有些迷茫。毕竟,从小晶出现到现在,也就过了几天时间而已,真要说有什么计划,他心里确实没底,也没时间好好思考。

  “这倒不难,先安顿下来吧。凭你现在的能力,其实钱的问题很好解决。倒是接下来如何计划,老大你得好好思考下,可以和小晶商量商量,它肯定有办法的。”

  “办法很多,你可以自己选择。不过现在因为能量不足,储存资料无法完全调出。等你为我恢复能量后,我可以协助你做好计划。”小晶的话适时响起,并给出了答案。

  “好吧,目前来看只有这样。我们先坐车回你家!”张叶华也不犹豫,立刻就做了决定。

  “没问题,快到火车站了,前面应该可以打到出租车,咱们去打个车。”

  不知不觉,两人和小黄已经走了很远的路,快到火车站了。终于等到一辆出租后,他们坐上车向陈建军家里奔去。   40分钟后,南都市某花园小区,17号别墅楼前。

  一辆出租停在这栋别墅前,车上走下了张叶华和小黄,陈建军最后下来,沾满血迹的军装已经脱掉,只穿着毛衣。他怕母亲担心,将衣服塞在了背包里,还好裤子上除了泥巴,倒没沾上血迹。   “你家还真阔气!呵呵~”张叶华开了个玩笑。   “呵呵,都是父母的功劳,我是享受他们的成果。”

  “你自己很不错,只是追求不一样嘛。对了,你母亲什么病啊?”张叶华像似很随意地问了一句。   “哦,心脏病,很多年了。”陈建军也没多想。

  进入别墅,屋内的装饰比较古朴,典雅大气,符合老年人的审美观。但整体感觉体现出主人拥有的那种比较内敛、低调性格。没有一样物品让人感觉出很奢侈,但或许只有懂行的人才能仔细看出,这些东西都价值不菲。张叶华不是懂行的人,所以看不出这些东西的价值,但并不影响他能感受出陈建军父母不是那种暴发户。

  陈建军父母估计还在睡觉,家里的保姆正在厨房做早饭,没听见他们进屋。两人穿过一楼的客厅,走上楼去。打开一间屋子,一起进去后,陈建军说:“你暂时住这里吧,我的房间就在隔壁,我爸妈住楼下。你别觉着拘束,这房间是我爸妈专门给我朋友来玩准备的,你是第一个,必须用品都有,毛巾、牙刷啊什么的都在洗手间柜子里,都是新的。”

  “好的!你先去换换你的衣服,让你妈看见一会担心。”   “嗯,那你休息会儿。”

  15分钟后,楼下客厅内,张叶华见到了起床的陈建军父母。他父亲脸相威严,头发花白,衣着得体;母亲则面色比较灰白,估计是长期心脏病原因,嘴唇也呈不正常的紫红色。

  “小军,你先去单位报道吧,让叶华在家里和咱们聊天。”陈父吩咐陈建军。“我们也难得有个人到家里,正好可以一起聊聊天,叶华你有什么事情要办吗?”他对张叶华第一映像非常好,想和这个年轻人亲近亲近。而且凭着多年从商的本能,感觉张叶华不是凡人。那眉宇间透露的淡定,眼神中那份自然而然生出的自信,浑身的气质虽高傲但没有距离感,仿佛一位修炼多年的老人,让人有种深藏不露的幻觉。这些,更勾起了他的一丝好奇心。

  “哦,我没什么事,我也想和你们一起聊聊天。”张叶华笑笑,给陈建军做了个再见的手势。

  “好吧,爸妈再见,老大,辛苦你陪陪我父母哈!”陈建军本来想带张叶华一起出去,顺便去选选所要租的房子,见他愿意在家里聊天,也没阻止。

  “去办你的事情吧,和我还这么客气!”张叶华指了指他,笑笑说。

  “这孩子!快去快回吧,别让你朋友老陪我们这两个老家伙!”陈母慈爱的看着陈建军说,声音有些倦怠,显得中气不足。

  “杨阿姨,你能给我说说你的病情吗?”见陈建军带门出去,张叶华转过头,开始和陈母聊了起来。

  “哦?你也是医生?刚才也忘了问问你了,呵呵。”陈母还未开口,陈父倒急着问了一句。

  “我只是学医出身,对中医的针灸有些研究,不过没在医院上班。听建军说杨阿姨身体不好,所以问问。”张叶华解释了一下,不然冒失打问别人病情,并不是一件礼貌的事。其实从见到陈母开始,他已经用超能力将陈母的情况扫视了一个明明白白,心里已经有了治疗这病的方案。傲气的他不想在陈家白吃白喝,总得做点什么,在来的路上他就已经做好了这个打算,现在看看陈母的病,对比自己蓝光的功效,估计帮陈母恢复健康不是件困难的事。

  “哦,是这样啊。那淑华你给小张说说,说不定他有些什么心得。”陈父好像有些期待,这个小家伙似乎想做些什么,但他没想到张叶华是想给陈母治病。

  “我这个病有20来年了,前前后后发作了几次,你陈叔叔一直劝我去做那什么心脏手术,我不想去......”陈母开始介绍自己的病情,那神态不像是在诉说自己的病,倒像是在回忆她和陈父的爱情故事。看来,这老两口的感情非同一般。

  听了陈母老爱跑题的病情介绍,张叶华真正体会到了什么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虽然陈母的介绍按照诊疗的标准来看,基本没价值,但是他听不听病情介绍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超能力,这就行了。

  “我说淑华啊,你这是在介绍病情还是在表扬建军他爸啊,你可别把小张给弄糊涂了。这样吧,小张,我把你杨阿姨的一些病情资料拿给你看看。”陈父笑呵呵的说了说陈母,然后站起身给张叶华去拿东西。

  “好的。陈叔,你们家有针灸用的银针吗?有的话,一起给我。”

  “银针?你想给你杨阿姨做针灸?”陈父有些惊讶,转过身看向张叶华,陈母也一脸惊奇抬头的看着他。

  “是的。我想我有一些把握,你别担心,不会影响杨阿姨的病情,只是些辅助治疗。”张叶华点点头回答,他尽量说的轻描淡写,怕他们拒绝。毕竟,在老人们眼中,他还是个愣头青。

  “看你样子很有自信嘛?不像是有一些把握吧?”陈父的观察很仔细,他接触过很多人,但没见过这么年轻的人,有张叶华这样的平淡自信,这种自信出现在经历丰富的中年人身上,更为合适。

  “呵呵,我在针灸上有自己的一些心得,和平常你们接受过的针灸治疗可能不太一样。”张叶华赶紧为自己接下来的治疗做些铺垫,免得出现什么异状也好解释。

  “能告诉我你现在是做什么工作吗?”陈父继续问道,但眼神已经透露出,他心里已经同意张叶华跟陈母做针灸治疗。

  “哦,我现在嘛,做一些关于针灸的研究工作。”张叶华进化后的反应还是很快的,一般人不容易察觉他的异常。

  “嗯!”陈父点点头,不知他是否看出张叶华在隐瞒什么,“我们家有一些银针,都是私人保健医生放这里的。你需要什么样的银针,来和我一起挑吧。”

  “小张,谢谢你啦,还为我做治疗。我这把身体早不中用了,其实也不用你这么麻烦的。”陈母有些感激。

  “没什么,都是举手之劳,能为你做些事情,我很高兴!再说我和建军的关系,你别和我客气。”张叶华边说边站起身,和陈父一起往书房走去。

  他们家的银针可不是象陈父所说的只有一些银针,大大小小,各种规格,各种材质,不下上千只!把张叶华小小的震撼了一把,好家伙,这也太夸张了吧。估计为了陈母的病情,陈父费了不少心血。

  张叶华选了一种最普通的,时下最常用的不锈钢材质银针,拿了长短不一数支。“就用这些吧,有医用酒精吧?”

  “有!”陈父随即回答,将酒精拿出递给张叶华,连这装酒精的器具,都和医院的一摸一样。“我们家有专门给你杨阿姨治疗用的房间,那有张医疗床,我们去那里吧?”陈父征求张叶华的意见。

  “哦?那当然最好。”张叶华心里将陈父佩服的五体投地,难怪杨阿姨刚才述说病情是那种表情。

  一切准备停当后,在医疗床上躺着的陈母闭上双眼,等着张叶华开始施针。

  张叶华选择的方案很简单:选择全部的手少阴心经经脉的穴位,另外增加一处,膻中穴。选手少阴心经是用这条经脉的循环修复心脏的功能,选膻中是为了更方便的接近心脏,在不被察觉的情况下修复陈母心脏的器质性损坏。至于实体针刺穴位会不会造成什么异常情况,张叶华也不担心,有他超能量的保护,比较安全。

  在陈父的注视下,张叶华开始了他第一次的实体针刺。由于有陈父在一旁,所以他不能搞的太快,尽量减慢自己的动作。但是超能力能量的注入那就很快了,陈父就是不眨眼睛,也看不到超能力能量的注入。由于张叶华将蓝光注入极少量,以避免体内蓝光的运行时,从表皮看到皮下蓝光在运行。

  先将实体银针插入,然后从食指处注入非常微小的一丝蓝光,确认蓝光在皮下不能肉眼看见,然后再用超能力运转蓝光流转经脉。由于注入的蓝光太少,所以手少阴心经的穴位必须全选,不然不能完成一个循环,达不到治疗的目的。第一次在普通人面前运用自己的超能力施针,张叶华略微有些紧张,加上动作放慢有些不适应,他脑门上沁出了微微的汗珠。

  饶是张叶华放慢了动作,一旁观看整个过程的陈父,心中的惊讶如同发现了新大陆。他感觉小家伙动作飞快,选穴准而快速,施针干净利落,小小银针到他手里就像活过来一般,细细的针身插入皮肤毫无阻滞,仿佛插入水中。不到2分钟就施针完毕,不但和平时请来的那些教授选取的方案不一样,连施针的手法也完全迥异。

  假装将每根针细细检查一遍的同时,张叶华将蓝光引导,开始了经脉内的运转。也是因为蓝光太少的原因,不然何须他自己亲自引导,蓝光自动就可以完成经脉的运转。以极泉穴为开始,然后是青灵、少海、灵道、通里、阴郄、神门、少府、少冲。半小时后,微量的蓝光终于在张叶华细心的引导下完成了连接并开始第一次流转。还好陈母不能吸收蓝光,不然这么少的蓝光再被吸收的话,还真不好办。看着皮下缓缓流转于经脉内的蓝光,张叶华脸上浮起了笑容。

  “如何?有效果?”陈父敏锐的观察到了张叶华一副如释重负的神情,心中一动,赶紧问道。   “嗯!有效果!”   “我也感觉好了些。”躺着的陈母插口道。

  “你先别说话。闭上眼休息会儿。”张叶华怕出什么意外,提醒陈母,毕竟是第一次运用超能力治病。他所实践过的前面两位,一个小黄、一个陈建军,虽不是治病,但都是在睡眠状态完成的。他怕人体神经过度活跃的生物电反应影响蓝光的流转。

  事实上,张叶华的猜测正确!陈母估计受自己好转的影响,心情有些激动,蓝光在经脉内的流转受到影响,加上本来量就微弱,蓝光连接断裂,流转停止。张叶华见状赶紧收回蓝光,他怕蓝光自动积聚到一起,就可能被发现。

  见张叶华在陈母说话后,就一一开始抽取银针,陈父有些紧张。等张叶华操作完毕,问道:“是不是刚才说话影响到了治疗?”

  “有一些影响,不过影响不大。都是我,应该先让杨阿姨睡着了再开始治疗,不好意思。”张叶华为自己的过失有些歉意。“不过这几天我可以给阿姨每天治疗一小时,估计效果就可以显现了。”

  “都怪我不好,你是说你扎银针会对你杨阿姨的病有效果吗?我不是听错了吧?”陈父眼神中露出了不可思议。他可是很明白自己老伴的情况。

  “阿姨应该可以,可以——可以恢复健,不,恢复部分健康。”张叶华注意着自己措辞,他不敢告诉陈父,你老婆这病要不是你在面前,现在都是健康人了。

  “老陈,我现在感觉确实好多了。很久都没这种轻松感觉了,一直都感觉胸口闷闷的,小张刚才扎了银针,那种闷闷的感觉消失了。”陈母从床上坐起,轻声提醒陈父。    起点中文网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