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15章 吃饭的烦恼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1:49字数:174215

听到陈母的话,陈父爽快的哈哈大笑:“小伙子,你真不错!看来你真不是个普通人!哈哈......”。能够让老伴减轻一些痛苦,他心里非常高兴,哪怕这些减轻只是一小会儿,他也很满足。

  “嘿嘿,我也就是对针灸有些研究而已,误打误撞让杨姨的症状有些改善罢了。”张叶华他不想自己过于引人注意,哪怕是在陈父陈母面前。

  “呵呵,不要谦虚嘛,年轻人有真本事,不用这么低调,该张扬就张扬,不要太难为自己。”陈父在商场经历过大风大雨,知道锋芒太露不好,但也不赞同过于低调,于是想鼓励鼓励这小伙子。但他不知道的是,张叶华是真的想低调,可不是故作姿态。

  “我对自己的针灸技能有信心,但我说的也是实话。针灸本身充满了奇妙,能否在治疗过程中见效,除了自身对针灸的认识和见解、丰富的临床经验以外,运气也占有一定成分。”张叶华平静的回答。

  “哦?是吗?我倒第一次听说,原来针灸治疗也含有运气成分在里面!要是让那些老教授听到,小张你可会被批的很惨哦!”陈父虽然不懂医,但多年在和医生打交道的过程中,也积累了一些相关常识,所以他调侃了张叶华一句。

  “呵呵,都是我自己的一些看法,不必当真的,让你见笑了。”张叶华也不想在这些方面和陈父过多纠缠,让他觉得自己仍是个愣头青,不是那么神奇就好。

  “好了好了,老陈,你别调侃小张了。小伙子为我治疗这么久,让他休息休息,看他一脑门子汗,累了吧?小张?”女人总归要细心些,见张叶华刚才治疗过程中头上出的汗还没干,就打断了他们的谈话。

  “没事的,由于我的原因,导致今天治疗只做了一半。还有一个穴位:膻中穴,要单独扎一次,等你中午午休的时候再说吧。”

  “呵呵,好的。先去客厅休息,我们聊聊天吧。”陈母心情不错,为自己病情的改善,也为儿子能交到这样的朋友。

  回到客厅后,主要是陈父和张叶华在一起交流谈话,陈母则去和保姆一起,估计在为午餐张罗。张叶华简单的介绍了一下自己状况,然后转过话头,聊其他的话题。陈父见他不愿多谈自己,也不好多问,也跟着一起聊起其他话题。这个令他好奇的青年,说话总是淡淡的,不像一般的年轻人,有些可能拘谨、有些可能紧张、有些可能腼腆、有些可能滔滔不绝。而他的表现总是淡淡的,很平静,与实际年龄很不相符。

  或许张叶华自己也不知道,以前动不动就兽血沸腾的他,变得很平静。这里面,有经受挫折的原因。更重要的因素,是他现在的着眼点已经不在于人与人之间最多见的恩怨、利益纠葛,不在于金钱、名利、权势,他更多的是在想着如何促进人类的进化方面。目标不一样,想法和表现肯定会不一样,不在乎的东西,自然无法引起他心情的波动。说的粗俗点,那就是你成了亿万富翁以后,会在乎一斤猪肉多少钱吗?李嘉诚如果亲自菜市场去买肉,***的老板即使不认识他,肯定也会觉得他不是一般人!这,就是思想的升华和境界的提升!但,这也就仅仅适合于他,他现在是真资格的可以不食人间烟火。因为,他只需要喝点纯净水就ok,一般人,做的到吗?

  所以,陈父眼中对于张叶华的感觉也不奇怪,尽管和他聊了很多,但总给他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这让陈父越发好奇,心中有高兴也有担忧,高兴的是为儿子有这样的朋友,担心的也是为儿子有这样的朋友。

  时间过的很快,转眼就到了中午,一边聊天的张叶华一边想的是如何找自己不吃中午饭的借口,正在这当口,陈建军回来了。

  “爸、妈,我回来了,那什么,我和老大要出去吃饭,因为有几个朋友邀请,你们先吃吧。”

  “这孩子,怎么不在家吃饭啊,难得在一起的。”陈母嗔怪的说。

  “哦,推不掉嘛,没办法。”陈建军也有点心虚,瞄一眼张叶华。张叶华心里神会:“是的是的,杨姨,我们那几个朋友很热情,我也知道不好推辞。那我们还是出去吃饭吧。”说完站起身,和还没进门的陈建军一起走了出去。

  走到外面,张叶华想起一件事,对陈建军说:“建军,你去给爸说说,下午我还给杨姨治疗,针刺那个穴位的地方有些特殊,你让你爸做些准备,我们回来就给杨姨做治疗。”

  “你帮我妈治疗心脏病?”陈建军有些意外,他暂时还没想到这个问题,不过转念一想,心理倒是很感激张叶华,知道老大出手,母亲康复完全没为问题。

  “嗯,我针刺的穴道叫膻中穴,部位在这里。”张叶华指了指自己胸前。

  “膻中穴我知道!不过,老大,谢谢你了!”陈建军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别谢了,你我两个谢来谢去的,麻求烦,快去给你爸说说。”张叶华故作不耐烦,向陈建军挥了挥手,让他回屋去找他父亲叮嘱一下。

  坐上陈建军开的车,去看了几处即将租住的屋子,选了家空间宽敞的订下来,准备明天就搬过去,毕竟住陈建军家里,光解释不吃饭的事情就很麻烦。

  “昨天去看你战友的亲戚,你怎么不开车?”张叶华有些奇怪,要是开车的话也不至于遭遇车祸了。

  “我的车被战友借走了,就是我告诉你愿意接受你改造的那位,叫沈俊,东北人。现在这车是老爸的,平时我不喜欢开这个车子,有露富的嫌疑,能不用就尽量不用。就连我自己那车,我也很少用。呵呵。”   “你倒是不像个富家公子哥。”

  “嗨,别说这些了,要不今天晚上我们就搬过去吧。我现在也不能像普通人一样吃饭,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儿。中午新单位的人喊我一起吃饭,推了好几次才推掉。估计他们都认为我有些脱离群众,自命清高。”

  “小晶,你说说看,有没有什么可以改进的方法?”张叶华也觉得这样下去不是个办法,拿出裤兜里的小晶,对它问道。

  “生命体获取能量的方式决定了是否需要摄入相关的供能物质,你和你的下属,有一个共性,那就是以氢元素为主要能量,你摄入水,你的下属直接摄入你的能量。所以你需要排泄废物,而你的下属不需要......,资料无法提取,能量不足。”小晶说到一半,声音停了下来。

  “哎~,伤脑筋,看来今晚我得好好哭一场!”张叶华有点郁闷。   “你干嘛要哭一场?”陈建军有些奇怪。

  在张叶华给他做出解释后,陈建军觉得有些滑稽,忍不住想笑,憋了很久以后,终于大声笑了出来。差点因为拨错方向盘,撞到旁边的电线杆,还好路上没行人。   回到陈建军家里,两点半左右。

  陈母已经熟睡,陈父也做好了针刺的准备。见他们回来,轻声问道:“回来了啊?小张,你看要不歇会儿再开始?”   “不用,现在开始吧,杨姨在治疗房间里吧?”   “是的。银针也备好了。”

  “我先施两针促进睡眠的穴位,内关和神门,这样效果更好。”

  “好!我们可以旁观吗?”陈父还为上午自己冒失出声影响了治疗而后悔,所以特别问了问。

  “可以,你们都来吧,不过治疗完成以前别出声。”张叶华也特别叮嘱了一下。

  不用蓝光,用单纯的针灸手法于手腕横纹上两寸的内关和手腕横纹处的神门穴刺入银针后,张叶华准备开始针刺膻中穴,修复心脏的器质性病变。他选了三根最短最细的银针,因为怕对久病的陈母造成什么伤害,所以这针刺的道具选择危险最小的就好。他准备采取和修复陈建军头部伤口同样的方法,在膻中穴周围扎三只银针,然后形成三角流转,以修复心脏病损部位。

  针刺很快完成,蓝光注入也非常顺利,但同样因为注入量极少,所以张叶华得主动引导蓝光的流转,并不时需要维持。运用超能力的观察,他看到陈母心脏部位那些部分阻塞的血管开始松动,失去弹性而关闭不全的心脏瓣膜开始变得有些恢复活力,但蓝光的流转开始耗费他的精力,因为这些细微能量的控制,对他来讲可比操控光针的难度大多了。小晶处于能量缺乏状态,象个半昏迷的人类,没法给他提供帮助,这些都只能靠自己。现在虽然只控制小范围的流转,但比上午控制蓝光在经脉的流转难度大了很多。经脉就像有既有的通道,蓝光只要沿着通道流动就行。而心脏这里可不一样,蓝光的流转和轨道,都要张叶华自己控制,而因为能量极少,控制难度更增加不少。张叶华头上沁出的汗水,比上午治疗时要多的多。

  “建军,拿个毛巾帮我擦擦汗水!”双手不停触摸银针的张叶华吩咐陈建军,他的汗水可是剧毒物质,他怕滴在普通人皮肤上出现什么意外。

  持续30分钟后,张叶华收回了蓝光,取出所有的银针,吁了口气:“陈叔,我运气不错,这次效果很好!”经过半小时的蓝光流转,他观察到陈母心脏的器质性病变有了改变,虽然变化不大,但确实起到了效果,这给张叶华以很大的信心。对能量的控制也有了更深的体会,相信下次不会像这次一样费力。

  “呵呵,看你很费力的样子,我可是紧张的不得了!你这个针灸治疗方法真的很特别啊!”陈父听到张叶华的话,心中大感快慰。

  “先持续治疗10天看看,估计症状会有一些改善了,只是让杨姨不再有不舒服的感觉,应该可以做到。”张叶华尽量按照普通医生的口气,给陈父造成他的治疗只是改善症状的错觉,免得他发现不对。毕竟光靠针灸治疗心脏病,对现代医学来讲,不亚于天方夜谭。

  “那就很不错了!我找了那么多的名医,都没能改善症状!儿子,你这个朋友可是深藏不露啊!”陈父有些感慨,不得不承认自己老了,张叶华的手段给他造成了冲击,让他对年青一代的创新能力有了新的认知。

  陈母的治疗结束,他们也想早点搬家,婉拒陈父的极力劝阻后,两人搬到了租住房。但是,小黄被留在了别墅。因为小黄的灵性让老两口非常喜爱,本来也是,现在的小黄基本上算是人见人爱。至于能否花见花开,估计要等到它遇到母狗才知道。

  在张叶华严厉的眼神中,小黄呜咽了一声,很不情愿的钻进了花园里那漂亮的狗屋,这是陈父吩咐保姆特意去为小黄买的。张叶华走之前低声嘱咐小黄说:“小黄,我和陈建军要去解决咱们关于吃饭的麻烦事,你喃,在这里陪着他爸妈,这是任务,不许拒绝!注意,不能表现自己的异常,明白吗?”不过张叶华做梦也没想到,因为将小黄留在了别墅,发生了一件非常戏剧性的事情,那就是咱们的小黄被陈母改了个很搞笑的名字。

  搬入新居后,张叶华和陈建军一商量,为了流出更多的眼泪,平白无故的大哭是不可能,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洋葱!去超市买了一筐洋葱,在超市服务员诧异的目光中将洋葱搬回了新居。令他俩发窘的是:小区的一位老大妈看见他们买这么多洋葱,急忙问他们,是不是听到什么消息,需要抢购洋葱?他俩只得报以尴尬的一笑。

  一筐洋葱起到了作用,小晶的能量开始恢复,但因为怕张叶华太多洋葱刺激受到伤害,陈建军阻止了张叶华继续‘流泪’。

  看着让自己泪流满面的小晶,张叶华问道:“小晶,现在能量恢复得如何了?”   “恢复了四分之一的能量。很好!继续!”小晶说道。

  “这样老大的眼睛会出问题的,别把眼睛搞瞎了!”陈建军立马出言阻止。

  “不会的,他现在的眼睛和地球生命体可不一样,有他泪液的滋养,这些刺激没问题。”

  张叶华只能继续泪流满面了。中途,随着眼泪的继续流淌,他口渴的速度越来越快,于是开始了喝水——流泪——上厕所的循环。

  一旁的陈建军见帮不到什么忙,而且老大也没什么危险,于是转身上床睡觉去了,毕竟他不像张叶华,可以打坐恢复体力。第二天早上醒来,他看见张叶华正在静静打坐,一旁的一筐洋葱已经全部用完,丢弃的洋葱块满客厅都是。一会儿,张叶华睁开眼对陈建军说:“方法找到了,其实很简单,用我的能量给我们的胃和肠壁内做一个保护膜!不过这方法有个缺点。”   “什么缺点?”   “那就是吃什么拉什么!”

  “好嘛!让人知道,不笑掉大牙才怪!”陈建军听了哭笑不得,“那什么,还有没有更好的办法了?”

  “这是小晶给我的方法中,缺点勉强能让我接受的一个。其他的,就不要考虑了。”   “既然这样,那就开始给我装保护膜吧。”   “已经装好了,在你睡觉的时候。”

  “哦?那我今天可以回家和老爸老妈吃顿饭了?哎~,以前怎么没发现,做个正常人其实挺好!”

  “再去买筐洋葱回来,我得打坐一会,今天争取把小晶的能量恢复完毕。”   “好!”陈建军起身,洗漱停当,出门去了超市。

  10分钟后,陈建军急急匆匆的跑了回来,大声说道:“老大!出问题了!”

  “什么事?”见到陈建军这个样子,张叶华吓了一大跳。

  “超市的洋葱昨晚被人疯抢,听说这状况已经蔓延到全市,到处都在疯抢洋葱!”   张叶华听后,好悬没一跟斗栽在地上!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