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天之骄子

小说:针灸也疯狂作者:四月耕牛更新时间:2019-01-15 22:19字数:174215

公元1993年,7月30日,中国,s省天关市

  张叶华挂掉电话,长吁一口气,在听到自己的分数后,多少天以来悬起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因为张叶华同学的高考分数确实超过了录取分数线,按照他填报的志愿来看,就算第一、第二志愿无法录取,第三志愿应该没问题。终于可以上大学了,接下来就是等待,等待大学的录取通知书了。张叶华心中那股按耐不住的喜悦瞬间充满了全身,浑身象油炸了一样,酥软松脆。   “喂,小华,怎样啊?”   张妈妈在一旁看见低头傻笑的儿子,关心的问道。

  “上分数线了,老妈,哈哈,你儿子现在是天之骄子了,哈哈哈哈哈哈,哟哟!~”张叶华一下在屋里来了个旱地拔葱,一跃而起,鬼哭狼嚎般的嚎叫着。

  “你个哈儿子,小心摔到起,呵呵......”听到这些,张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喜悦,宠爱的打了下这个调皮的儿子,脸上那绽放的笑容,是那么幸福和甜蜜。终于可以放松一下了,多年的期盼变成了现实,儿子的努力得到了回报,有什么还能比这更让让一个做母亲的感到骄傲和满足的呢?

  一个月以后,张叶华得到了大学录取通知书,是s省中医药大学,录取专业是中医。这所大学就在s省的省会城市,南都市。张父由于工作繁忙,无法送儿子去上学,就由母亲和张叶华的哥哥代劳了。其实张叶华想自己一个人去上学的,但是作为父母亲所在工作单位历史上第一个有考上大学孩子的家庭,轰动效应不亚于爆炸新闻,不亲自去送自己的儿子上学,如何能满足为人父母的那份在人前的骄傲和满足?看着父母坚持的眼神,张叶华深感自愧,于是愉快的接受了父母的建议。一家人在临走前夜送走亲朋好友后,兴奋的难以入眠。

  第二天,张叶华同学及母亲、哥哥,踏上了去省城的列车,开始了他的天之骄子生活。   公元1998年9月,s省南都市。

  五年的天之骄子生活眨眼而过,对于张叶华来讲,仿佛还没有过够,作为一个一直生活在父母身边的孩子来讲,五年的独立大学生活并没让他满足,甚至他都还没有完全做好独自面对生活的压力的准备。大学的生活费都是父母支付,从来没想过自己挣钱养活自己生活是个什么样子。

  由于在学校担任过团支书一职,做为学生干部,成绩还算过得去的张叶华被校方推荐就业到了南都市文侯区第一人民医院,院方一共接纳了两名他们学校的学生,还有一名是针灸专业的女同学,名叫方楠。

  兴奋的张叶华兴冲冲的赶到文侯区第一人民医院报道的时候,正好撞见了也来报到的方楠同学。

  看到前面苗条靓丽身材的美女,张叶华愣了一下,不会是那个也分这里的校友方楠吧,听说样子巨丑,但看后面,身材还可以撒。

  “耶,帅哥,你也是来报到的吧。”身材还可以的‘美女’突然转过身看见了提着大包小包,一脸帅气的张叶华同学,眼神放光,立即打了个招呼。

  提着大包小包的一脸帅气哥在看到转身的‘美女’差点一个趔趄,刚刚准备下咽的口水一下吞进了气管,一阵脸红紫胀的巨咳。

  “........”‘美女’有点纳闷,不会打个招呼反应这么大吧,她根本没想到,自己的‘美貌’已经把帅哥吓得不轻。

  “咳,咳,...没什,咳,..么...”张叶华刚缓过一点点,连忙回答,以掩饰自己的窘态。   “你也是中医药大学的吧,是吗?”   “是的,咳,咳...”张叶华的还没缓过气。   “那真好,认识一下,我叫方楠。”

  “咳...,不好意思,我叫张叶华,树叶的叶,中华的华。”

  “呵呵,我是方圆的方,楠木的楠。这样,咱们把东西先放门卫这里,先一起进去报到吧?”   “没问题,呵呵,一起一起。”张叶华有点悻悻的。

  在张叶华俯下身去拿自己刚掉下的行李时,眼神不自主的撇过了方楠同学波涛汹涌的胸前,把小张同学又震撼了一下下,“看来确实身材不错,可惜了。”

  方楠不知道某闷骚男正在嘀咕着她笑傲江湖的身材,去门卫室放好行李,愉快的和帅哥一起去医院人事科报到去了。

  到人事科门口,张叶华很君子的礼让方楠先进,顺眼观察了方楠的其他部位,心中暗道,“皮肤也不错,水嫩白皙,要不是那啥,绝对是个高杀伤级别的美女啊,哎,造化弄人啊,可惜了啊,真的可惜了。”

  人事科科长是位中年女性,看着一男一女两个浑身充满了青春气息的年轻人走了进来,前面女的长相有点震撼,但身材不错,后面那位高大帅气,皮肤黝黑,浓眉大眼,和电影里古天乐有得一拼。

  “老师你好,我们是中医药大学的毕业生,今天来医院报到的。”

  “哦,你们两个都是吗,欢迎欢迎,我还说你们会过几天才来呢,想不到这么快就来报到了。快请坐,我们医院非常欢迎你们这些大学生啊,尤其是中医,因为我们很多中医医生都不是正规院校毕业的,没经过系统学习,就是希望你们能够给我们做补充啊。”

  “我们刚毕业,什么都不懂,还希望多学习学习,才能更好的为病人服务。”

  “是是是,我们都是愣头青,中医看病注重临床实践的,我们的老师经常这么教导我们。”   ......

  两个‘愣头青’套话一个接一个,把人事科长忽悠的一愣一愣的。

  “医院对你们是这么安排的,方楠呢,直接去针灸科上班。至于张叶华,你呢,可能要在临床各个病区转一转,每个病区呆一段时间,大概一年左右呢,院方会根据你的医疗特长和病区对你工作的反馈意见再决定安排你具体该留在哪个科室。”   “好,没问题!”张叶华很干脆。   “好的,谢谢科长。”方楠很乖巧。

  两人一前一后走出人事科时,背后的人事科长不无八卦的嘀咕道:可惜了,可惜了啊,要是样子过的去,介绍给我侄儿做女朋友多好。倒是那个小伙子还不错,不过我没女儿,也没侄女儿,还是可惜了啊。

  两个人不知道已经被人事科长在心里将他们已经在婚姻人事方面也安排了一番,各自照着科长安排,去该报道的地方报道,安排自己的住宿事宜。

  接下来的生活,就比较枯燥乏味了。98左右的中国,医保制度没有完全执行,老百姓看病除了小病小痛到区一级医院,真正遇到什么病,都盲目相信大医院,南都市的大医院不少,三级甲等医院就有接近10家,有实力的市级医院也有十家,所以像张叶华目前工作的医院,基本上就和乡镇医院差不多,有可能还不如乡镇医院的门诊量。人事科长所谓的临床科室,其实就两个病区,不到60张病床,都是些挂床病人(挂床:医院内部的特称,指办理了住院手续,在医院输液但晚上不住在医院,以便在医保报销。)。相当于于两个全科病区。而张叶华同学的工资,一个月只有300多元,按他自己说的,相当凄惨。以前在学校,他父母给的生活费都是300元。现在工作了,工资也就这么点。这让这位天之骄子体会到了什么叫生活的艰辛。   一年以后,文侯区第一人民医院对面某公用电话亭。

  “喂,老同学,你传呼怎么回事,call你n久都不回电话哈,你娃生活在大都市,把我们这些老同学都忘了索。安?”

  “忘个铲铲哦,我现在是生活在繁华大都市的贫穷一族,是城市里的农民你晓不晓得,妈哟,一个月才300多,七股八杂一扣,老子一个月的钱只够吃饭,还得只是半饱哈。”

  “还怕不是得哦。”张叶华的死党龙宇扯起了他的地方口音。

  “我豁【豁:欺骗的意思,地方口音】你爪子嘛,真的撒。”

  “那么凄惨索,说的跟真的样。我现在在南都哈,我过来看看你撒,你娃办招待哈,去吃串串香。”

  “安?你在南都啊,好事情撒,快来快来,我们医院在九马桥这里。老子毕业有一年没看到你了,想死你龟儿子了,就算老子这个月不吃不喝,也要招待你娃今天晚上好好整一顿。”   一小时后,九马桥某串串香餐馆。

  坐在串串香餐馆,张叶华看到门外走进来的一个胖墩墩的男子,扁平头,带点自然卷,皮肤黝黑,脸上有点小时候出麻疹留下的“弹坑”,一双还算有神的眼睛,一张厚厚的招牌式黑人嘴唇。一手插在裤兜,一手卷个时下最流行的男士坤包,一幅成功人士的派头,在大厅里东张西望。张叶华笑嘻嘻的坐在原地望着这个家伙等他看到自己。成功人士在望了一圈后,终于看到了坐在餐桌旁嬉皮笑脸的老同学,展颜一笑,掏出插在裤兜的手晃了晃,径自走了过来。

  “狗东西,看到老子进来也不起身迎接。嘿嘿。”龙宇大大咧咧将包往座上一拍,一屁股坐下来边坐边说。

  “我要迎接你?爬远点哈。明明是你来大城市投靠亲戚,我当然要摆正自己的位置撒。整啤的还是白的?”   “肯定是啤酒哈,老子酒量你又不是不晓得。”

  “小妹儿,来4瓶啤酒!”张叶华也不敢多要,龙宇酒量不是不行,简直就是一瓶倒。

  “晓得你娃喜欢串串香,幸好我们这有家二娃串串香,南都最地道的哈,老子们上大学都是一个月才来这种地方打一次牙祭。今天老子算地道哈。”

  “切~,吃顿饭又吃不穷你,鬼才信你是大城市的农民。”

  “不信算求,来,整东西,从你家来的哇,饿到起了哈。”

  一口气吃下几串毛肚,龙宇从包里拿出一张名片递给张叶华。继续埋头吃东西,像饿了几天的牢犯。

  张叶华也不管他,知道这家伙是个吃货,仔细看手中的名片。

  “耶,抖起来了,一年不见,你娃整洋盘了,还片区经理了,难怪弄了个包包装成功人士,看来人不可貌相哦。华民制药公司?南都最大那家药厂啊?你娃可以哦。”

  龙宇一边吃一边摆手,示意没显摆的意思。然后指了指张叶华的碗。

  “吃吃吃,你娃就晓得吃,看把你饿的,来,老子给你挑菜,吃死你龟儿。”   张叶华还不解恨,端起了面前的酒杯,伸到龙宇面前。   “喝酒哦,好久没见,今天一醉方休。”

  “喝毛!老子今天有正事给你聊。刚才一杯已经喝了,不喝了!等老子吃完再说。”

  “你不喝老子喝。切!~”张叶华一口干了杯子中的酒,继续倒酒喝,从天之骄子到现实生活,一年工作的压抑,现实和理想的巨大落差,正需要喝点酒让自己解解闷,何况还有大学的死党在一边,更勾起了他的酒瘾。

  “哎,对了,你们医院不是还有个和我们同级的校友哒,她和你熟不?”龙宇在吃的正高兴时候,抬起头忽然问道。

  “你说方楠嘛,恐龙哦,你喜欢啊,我介绍你们认识?”

  “我有下家了哈,我是问你是不是把她也叫过来一起吃撒,都是一个学校的,一起聊聊撒。多交朋友撒。”

  “你刚才又不说,估计她不在宿舍,我最近跟她学习针灸,知道她天天晚上都要出去,不晓得在干些啥子。”

  “动向把握得这么清楚,不要解释什么学习针灸,解释就是掩饰,男欢女爱,不就那么回事儿。”

  “我撞了你的鬼哦,我会看上她?你娃有没有搞错哦。”

  “好了,打住打住,格老子,看你一副狗急跳墙的样子,我就当被你义正言辞的语气给震住了。我相信你们之间干净纯洁,吃饭!”

  “我都不晓得咋个说你,不过这个妹妹确实可惜了哈。”

  “啥子可惜了?”龙宇满嘴食物,一边用发达面部肌肉有力的咀嚼食物一边瞪大小眼睛直愣愣的看着张叶华。

  “正一级身材,负一级相貌,真他妈可惜,不然绝对是个超级粉子。”

  “......唔,真的啊,晚上去你宿舍瞧瞧去。”龙宇满嘴食物嚼的差不多了,但嘴巴仍有力的在咀嚼。仿佛在回味食物的味道,也仿佛在意淫方楠的身材。

  “没得问题,晚上让你见识见识,娃儿没见过簸盖那么大个天儿,哎,世风日下啊。”

  时间过去不久,两人吃喝的差不多了。龙宇拿出一包云烟,递给张叶华一支,自己点燃一支,美美抽了一口,慢悠悠的说道,“这次来真有事和你商量,我听张博说你在南都确实混的不咋地,特意跑来问问你,想不想和我一起去做药,就是当医药代表。”

  “有搞头没的嘛,有搞头就去。”张叶华想都没想,他那颗年轻的心早就没有了在医院继续呆下去的心思。感受精彩的世界,活的有滋有味才是他真正想要的。

  “搞头是有,但是有点辛苦哈。看我嘛,去年老子一年就整了10来万,以前想都没想到,张博说他也想来,你要是也来的话,我去找我们领导说,正好我们做销售的那个省缺几个人,今年需要人,我们是学医的,有先天优势。一起整的话,我们仨兄弟又能在一起了。”龙宇像个说媒的媒婆,煽风点火的在那诱惑张叶华。

  “安?真的啊?我操,这么赚钱啊,咋不早点给我说喃,害我在这里天天安慰自己,劝导自己,像个悟道的高僧。”张叶华一听就跳了起来,就像一个付了钱没嫖到妓女的嫖客,一点没有被诱惑的觉悟。

  “我骗你爪子撒,我们同学这么多年,有好处不给你和张博说,老子睡觉都睡不安宁。再说,又不是喊老子拿钱出来给你们分。”龙宇一句话就露出了本性。

  “定了,这件事就这么定了,你负责联系我和张博同志的工作地点。我们负责自己的工作交接,党和组织考验你的时候到了哈,如果我们这里办好了,你那里给我拉稀摆带,别怪我代表党代表组织枪毙了你!”张叶华义正言辞,大义凌然的说道。

  “好。格老子,和你说话就是这么痛快,想到我们仨又能在一起,老子做梦都要笑醒了。哎,说到做梦,喂,晚上去看哈那个魔鬼身材妹妹,完了我再去找个宾馆住下,你和我一起。哈哈~~”龙宇还念念不忘方楠同学。不知道面容不怎么拿的出手的方楠同学知道了,心里会怎么想。

我要说两句 (0人参与)

发布